中國第一家「互聯網金融」咖啡店倒閉:眾籌千萬人民幣,卻撐不過一年。

克拉咖啡想做深圳版本的3W,但是它忽略了3W咖啡本身是有盈利能力的,做企業千萬不要忽略自己的主營產品是否盈利,投入和回報一定要成正比。

克拉咖啡閃耀門頭一寸光陰一克拉的標語,似乎在提醒路人,請珍惜每克拉的資金。

前言

離開業1周年只剩18天,中國首家互聯網+金融咖啡店還是關門了。

深圳克拉咖啡發布《停業通知》,克拉咖啡於201681日停止營業,持有本店現金充值會員開(不含贈送卡)的顧客,於201681日至831日攜會員卡及本人身份證,核對開卡信息後退還卡內相應餘額。

根據公開資料,克拉咖啡採用眾籌的模式,顯然利用眾籌賣咖啡的噱頭,難以覆蓋在深圳CBD高昂的運作成本。如果是打著羊毛出在豬身上的主意,只能說風口上的豬已死,羊毛又被薅了,所以克拉咖啡老板只能關門大吉。

克拉咖啡的倒閉,其本身的商業模式是沒有問題的,線上宣傳,線下舉行活動,路演。只是在成本的把控上沒有做到精細化,而最主要的是其背後股東問題。在創業中,找到靠譜的股東也是創業成敗的必要條件之一。

克拉咖啡的前世今生

公開信息顯示,克拉咖啡於2015818日開業,自稱是全中國首家互聯網+金融主題咖啡館,位於深圳福田CBD鬧市區內。

是由克拉博聯合眾多互聯網金融巨頭企業,發起的一家全國連鎖的眾籌咖啡館,為廣大互聯網金融企業提供交流、路演、宣傳的第三方平台。

據公開信息,克拉咖啡是由紅嶺資本、團貸網、E速貸、融金所、e微貸、京北金融、克拉博、聯金所、錢爸爸、高搜易、粵商貸等共同發起成立。

據工商信息,該公司股東有e速貸董事長簡彗星、京北金融董事長羅明雄、e微貸董事長陸浪濤、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克拉博CEO魏征、融金所董事長孫明達,以及深圳市添金金融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添金金融信息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由e速貸與紅嶺創投、團貸網、克拉博CEO魏征有共同投資成立,克拉文化傳播的法人為魏征。

卓越IN TOWN的克拉咖啡店占地逾600平方米,休閒區採用Loft復古設計,隨性、自在的裝修風格為店中更添一些懷舊情調。

互聯網金融元素在店中具有鮮明呈現,室內環形大屏360度展示克拉咖啡股東平台的最新資訊信息,還有來自各行各業的金融動態實時滾動更新。

店內還設有特色的金融主題圖書館,收藏了涵蓋經濟金融、投資理財、財務決策、互聯網IT等多方面內容近萬冊圖書,供咖啡店會員免費取用。


此外,克拉咖啡的股東們,簡慧星、周世平、魏征、孫明達、陸浪濤、羅明雄等人,一起投資成立深圳前海紅鴻牛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主要經營紅鴻牛股票配資平台,但是網站已無法打開。

(克拉咖啡開業,互聯網金融大佬齊聚深圳)

值得一提的是,5月份,克拉咖啡的股東之一,e速貸董事長簡慧星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依法逮捕。

520日,惠州警方到e速貸進行調查,525日惠州警方發布通報,稱廣東匯融投資股份公司利用「e速貸平台非法吸收的資金累計達數億元,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簡某和部分股東以股權投資、發標等方式將吸收投資人的部分資金占為己有。531日,正式對簡某進行逮捕。

根據網貸之家的數據顯示,20167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經營平台數量進一步出現下降,數量下降為2281家,相比6月底下降了68家,環比下降2.89%7月已經創了近一年正常經營平台的新低,可見P2P網貸行業從平台數量上看去糟留精的大勢已經不可逆。

眾籌開咖啡館本質是件不靠譜的事情,克拉咖啡那麼高的成本靠賣幾杯咖啡根本沒有辦法盈利。

相比之下,創業咖啡館中,位於北京中關村創業大街的3W咖啡館,最成功之處就在於牢牢抓住創業者的核心需求,由此創造出各種始料未及的商業模式,主要業務線清晰:3W咖啡、3W孵化器、3W基金、拉勾網、3W獵頭、3W鷹學院、3W傳播等,打造成一個創業服務生態圈的完整過程。

「最貴」咖啡館,究竟為何夭折?

眾籌咖啡到底靠不靠譜?眾人拾柴火焰高。眾籌模式門檻低、成本低、風險低,被很多創業者的追捧。

然而一些眾籌項目失敗的案例值得思考。眾籌被稱為販賣夢想的生意模式,如果忽視創業的本質,如市場、盈利、股東退股、轉股、分紅等問題,結局必然是倒閉。


縱觀全局,克拉咖啡的倒閉是一個必然,因為從出生之日起,就不符合正常的商業運作規律。

原因有:

1商業規劃有先天缺陷

這個咖啡店,因為格局不好,每次只能容納30人左右,因此很少有活動在那裡舉行。

況且,每天經營成本超過3萬,但一個下午場的活動只需要2000元,還包括飲料和茶點,幾乎沒有什麼利潤。

另外,附近有星巴克和埃克斯咖啡等連鎖咖啡店,單從咖啡這個品種而言,生意競爭也很激烈。

2低收益難掩「高成本」硬傷

高負荷的租金,思聰來了也燒不起

深圳福田卓越IN.TOWN,是全深圳租金地段最貴的商務區,克拉咖啡就位於此。

據公開資料顯示:克拉咖啡占地面積為600平,每天租金及經營成本超過3萬元,單日成本超過了普通咖啡廳一個月的經營成本。

如果以每杯咖啡售價25元,利潤8元計算,克拉咖啡每天要出售3750杯,一年出售136.9萬杯咖啡才能達到盈虧平衡,大約相當於深圳市所有人口中每7.76人就要喝一杯克拉咖啡,而克拉咖啡很難做到一天營收10萬,利潤3萬,克拉咖啡的咖啡業務每天虧損最少2-3萬。

(朋友圈截圖)

除了高昂的租金,這家眾籌咖啡館的花錢能力在其它方面的表現同樣也不手軟。

咖啡店要求環境,所以不少咖啡館老板都會在裝修上下大手筆,這點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比起克拉的手筆恐怕國內的咖啡店那都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了。

克拉咖啡館,僅用來布置室內裝修買的書就花了20萬,有的書鋪在地上的玻璃隔板裡面甚至從來沒有打開過。

(克拉咖啡金融主體圖書館)

克拉咖啡想做深圳版本的3W,但是它忽略了3W咖啡本身是有盈利能力的,在做咖啡的基礎上增加深度服務,所以做企業千萬不要忽略自己的主營產品是否盈利,投入和回報一定要成正比。

3創始人定位錯誤,克拉咖啡「不務正業」

對於,克拉咖啡的不務正業,其CEO魏征在一次私董會上也做過這樣的表示:克拉咖啡不會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咖啡裡,更多的是要投入到服務中,靠賣咖啡能夠賣幾個錢啊?克拉咖啡還是想定位於服務互聯網金融高端群體,重點依托深圳市網貸行業協會,通過海量高淨值客戶群體,打造線上線下投資人對接、項目對接、商務洽談、品牌宣傳、媒體推廣平台

但是,除非估值不摻假,按照實際硬性投入資金的110%120%作為估值,高出10%或者20%作為品牌溢價,同時考慮咖啡館自身的主營業務(賣咖啡、賣餐點)的盈利能力,其他什麼資源整合,項目整合都是虛的東西。實體企業必須要考慮主營業務的盈利能力,三年內談任何附加業務、收入都是不現實的。

4金融不景氣監管趨嚴,克拉「夢碎」

在克拉咖啡辦過活動的機構人士透露:在克拉咖啡一個下午場的活動只需要2000元,包括飲料和茶點,而大多數來捧場的都是互聯網金融圈子的人。

而今年,整個行業監管日趨嚴格,辦活動的公司和頻率和去年相比都大幅下降,和金融泡沫最終散去一樣,克拉咖啡也隨著金融行業的不景氣,指望活動賺錢、結識人脈,最終卻成了黃粱一夢。

(曾經的豪言壯志猶在)

5信奉外部資源不一定得「永生」

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融金所董事長孫明達、e微貸董事長陸浪濤、E速貸董事長簡彗星、粵商貸董事長應曙光、錢爸爸董事長袁濤、溢誠金融董事長趙博通、Hi投吧董事長李瑞、團貸網董事長唐軍、高搜易董事長陳康及克拉博CEO魏征、京北金融總裁、上海交通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所所長羅明雄……

以上的各位哪個不是互聯網金融圈子的大牛?哪個背後沒有一堆資源?可是,如果項目本身都無法盈利的時候,外部資源再強大,也無法救它於水火危難之中。

人們常說看一個失敗的案例,比看十個成功的案例更有營養,你在笑它的時候也會警醒你自己。直到今天我們仍然可以聽到類似於這樣的觀點:羊毛出在豬身上,狗來買單體驗可以免費,讓廣告商來買單」……

資本寒冬,請珍惜每「克拉」的資金

克拉咖啡想做深圳版本的3W,但是它忽略了3W咖啡本身是有盈利能力的,在做咖啡的基礎上增加深度服務,所以做企業千萬不要忽略自己的主營產品是否盈利,投入和回報一定要成正比。

或許克拉咖啡的關門,也折射了整個網貸行業的變化。

從去年到今年平台的增速放緩,上市公司並購P2P公司數量相比前兩年大幅下降,而且知名風投投資案例也基本上不再出現。

取而代之的是行業融資案例都是大平台,去P2P的跡象非常明顯,互金行業已經從屌絲逆襲變成強者恒強的集中化趨勢,任何想靠講故事來忽悠的做法已經被資本大潮退去之後,赤裸裸地揭露在大眾面前。

克拉咖啡50多米寬的閃耀門頭一寸光陰一克拉的標語仍然還在提醒著來來往往的路人,而整個互聯金融行業在資本寒冬的背景下,似乎更應該珍惜每克拉的資金,才能走得更遠。

本文綜合自網路資料,米龍谷編輯整理。

閱讀原文

微信號:digzone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