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會上網叫外賣的人近1.5億,市場巨大引來大量看不見的「黑餐館」。

本文來源:人民日報

記者:賀勇、張丹華

每到飯點,打著各家平台醒目招牌的送餐小哥,騎著電動車風馳電掣,已經成為很多城市的街頭一景。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6月,網上外賣用戶規模近人民幣1.5億,以31.8%的半年增長率,位列今年上半年增長最快的個人互聯網應用;手機端網上外賣用戶規模的增長更為明顯,半年增長率為40.5%,用戶規模達到1.46億。

在網上外賣迅速火爆的同時,食品安全問題也如影隨形。不久前,隨著媒體再次曝光“黑餐館”重新上線,曾經午餐基本靠網路的北京媒體人張林清,內心的小焦慮又一次被觸發了。

“看起來‘高大上’,誰知道吃到的是不是‘髒亂差’?”

看不見的餐館,如何納入實打實的監管,著實成了擺在相關部門面前的一道難題。

部分平台瞞報資質不全的商戶

8月26日,北京市食藥監局再次約談多家網路訂餐平台,繼此前公布了美團外賣、百度外賣、餓了麼3家網路訂餐平台上60家無證店鋪名單後,又通報了3個外賣平台的30家問題店鋪。

截至8月25日,北京市食藥監局監測了美團外賣、餓了麼、百度外賣三大平台共5.1萬商戶,北京地區在線店鋪的信息公示率由今年“3·15”期間的幾乎為零提升到86.5%。

《北京市網路食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規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應當對申請進入平台的食品經營者資質,進行審查和登記,及時更新經營者身份證明、食品經營許可等資質證明材料,並在其從事經營活動的主頁面醒目位置公示相關信息。

對於不具備食品經營資質的經營者,不得允許其在平台開展食品經營活動。

“從3月份開始就要求企業公示平台商戶信息,最終定在7月15日前必須公布,結果外賣平台一拖再拖。”

北京市食藥監局食品市場監管處處長李江說,有的企業設立“陰陽帳目”,給政府部門的數據和企業內部的數據不一致。部分平台為了自身利益,瞞報一些資質不全的商戶。

在約談的頭天晚上,北京市食藥監局互聯網監測中心整整一夜都在搜尋固化平台上的信息。

讓人詫異的是,工作人員固化證據後沒過一會兒,就發現已經有店鋪開始下線了。

“他們對自身存在的問題一清二楚,普遍用自己是新興產業不成熟、人手少、商戶多等理由推脫。監管部門查一查,他們就動一動;媒體曝光哪家店,他們就下線哪家店。”李江說。


監管手段有限,罰款震懾力度小

“網路訂餐是否安全,第三方平台能否負起責任很關鍵。”陜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餐飲服務監管處負責人胡改琴對記者說,“高風險區主要是小餐飲這一塊。陜西省有小餐飲9萬多家,在網路訂餐的商家中占了很大的比例。”

面對網路訂餐的火爆,現有的監管手段有些力不從心。

“在突擊檢查中,我們各轄區食藥監局(所)試圖約談轄區範圍內的第三方平台子公司,但多數公司的負責人不到位。”

胡改琴認為,加強對第三方平台的監管需要多部門的合力。“比如,陜西範圍內的網路訂餐第三方平台出現問題,但是該平台的註冊地在北京,監管起來就比較困難。”

而在網路訂餐平台註冊地集中的北京,情況也不容樂觀。

相關部門曾先後4次對美團網的開辦者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先後2次對百度外賣、百度糯米的開辦單位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未對入網食品經營者審查許可證的行為進行查處。

百度外賣平台下線了1000餘家問題商戶,其中北京地區286家。美團外賣平台下線9000餘家問題商戶,其中北京地區2000餘家。餓了麼外賣平台在今年“3·15”後累計下線近2200家商戶。

“我們罰款已經準備好了,來罰吧!”執法人員甚至聽到有網路訂餐平台如此回應。

按照《食品安全法》,網路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未對入網食品經營者進行實名登記、審查許可證,或者未履行報告、停止提供網路交易平台服務等義務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五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款。

據艾瑞咨詢統計,2014年大陸外賣O2O市場規模為人民幣95.1億元,2015年飛增到人民幣442.4億元,2016年預計將達到人民幣715.8億元。“最高20萬元的罰款,根本比不了這些店鋪給網路訂餐平台創造的高額利潤。”北京市食藥監局負責人說。

“以網管網”,深入查處違法行為

“現代生活節奏快,少不了網路訂餐,希望相關部門加大監管力度。”在西安一家國企工作的員工張波說。據調查,目前用戶選擇外賣平台最看重的因素中,餐品衛生安全保障性排名第一。

“監管部門對於互聯網的監管,必須對照其特點進行調整。”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副研究員董文勇認為,對網路訂餐平台的監管,需要“以網管網”。

“一方面,我們考慮和第三方平台建立信息共享機制;另一方面,也希望在工商、通信、公安等部門充分合作的基礎上,建立有效的約談機制。”胡改琴介紹,陜西省食藥監局從今年起,對達到標準的小餐飲頒發小餐飲經營許可證,在源頭上提高食品安全標準。


目前,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管局開發了全國食藥監系統首個互聯網監測平台,同時成立了全國食品藥品監管系統首個網監大隊,已經開始利用高科技手段對互聯網違法行為進行搜尋監測,為監管部門提供了一批違法線索。

北京市食品藥品監管局互聯網監測中心負責人趙鑫介紹,搜尋監測方法有幾種:

一是通過食品經營許可系統的比對,如果店鋪名稱不規範,就被列入可疑名單;

二是對店鋪的地址進行比對,例如,多個店鋪使用一個地址,可能存在著無證或未在原址經營的問題;

三是比對電話,未標明店鋪電話信息,或者多個店鋪使用一個電話號碼的,可能存在一證多用的違法行為。

北京市食藥監局副局長唐雲華表示,今後,北京將每周公布三大平台資質欠缺商戶名錄,由媒體和市民監督整改,直至平台認真履行其法定的審查公示義務為止。

對於廣大消費者來說,點外賣時不能太貪圖便宜,盡量選擇知名度高、有明確地址的餐飲企業,遇到“黑外賣”要積極舉報。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