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華強北,「中國電子第一街」,被「嚴打假貨」後,如今創業家們是救星。

本文來源:第一財經周刊

記者:王玉鳳、尚雯

最近的華強北,正經歷所謂「史上最嚴查貨」,俗稱打假。

深圳的華強北是「中國電子第一街」,電子業大賣場林立。外界盛傳,許多商鋪因為這場打假風暴而撤退,華強北「一夜空城」。

事實上,商鋪的空置率與半年前相比,的確高了一些,但並未像外界描述的那麼誇張。不可否認的是,在市場大環境和電商衝擊之下,華強北的一些傳統商家在走還是留之間徘徊。

與此同時,創客正成為華強北轉型中一個非常突出的亮點。

華強北的元器件種類齊全,成為智能硬體創客們繞不過去的創業聖地,在賣場蕭條和山寨式微後,再次站在了硬體創新的浪頭上。

一些商家抓住華強北創客湧現的機遇,迅速轉身,代售創客的創意產品,迎來了銷售的春天。

「我們開業不過8個多月,銷售額已經接近1000萬元了。」28歲的鄭堅傑說起他們公司代理的無人機和掃描儀等創意產品的火爆時,頗為喜悅。

參考:

>孕育半個中國互聯網的北京中關村,以後不做「光華商場」了,將轉型為「中國矽谷」。

「經營仍然穩定」

10時半,華強電子世界和賽格等大賣場,寫有「嚴打收贓銷贓行為規範市場經營秩序」等字樣的紅色橫幅,被高高拉起。

與半年前相比,商鋪空置率沒有太大的變化,目測下來也就在兩成左右。在賽格二樓的一個拐角處,一個空鋪位上貼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面積8平方米,租金6850元/月」。

愛華市場和龍勝配件市場等規模較小的賣場,一樓商家滿滿的,二樓及以上樓層關門的店鋪則要多一些。

在龍勝配件市場的二樓,雖然已近中午,一條過道兩側的店鋪仍是鐵將軍把門。附近的商家說,貼著招租白條的是要轉租的;沒貼的要麼是回家「避避風頭」了,要麼是覺得上午人少,等到下午再來營業的。

一位售賣對講機的商家說,這次查貨的力度和以前差不多,就是今年查貨頻率高一點。

華強北雖然在電子產品領域出盡風頭,但山寨產品出沒,既損害消費者利益也不利於市場的長期發展。


這些年來打假行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開展,由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聯手華強北街道辦等主管部門主導進行。不過,據媒體報導,本次嚴打的力度相比以往更大、時間更長、範圍更廣。

在華強北街道辦副主任劉仁根看來,打假只是常態化的工作,對市場的長期發展有好處,華強北目前的經營還是很穩定的。

他表示,過去一些經營服裝的大賣場現在也開始做電子產品,另外即將開通的地鐵7號線將釋放超過2萬平方米的地下商業空間,這些擴容的面積需要時間消化,這就使得華強北現在看起來有點空。

「華強北以前是以手機和配件為主導,現在則以數位產品、電子元器件、安防產品和LED為主打產品。」他說,「在轉型的陣痛期,有進有出是自然現象。這30多年來華強北從來不缺轉型,也不怕轉型。」

2010年左右,是華強北最輝煌的時候;但是智慧型手機崛起之後,山寨手機仿制成本大增,利潤空間被擠壓。

福田區企業發展服務中心主任馮向陽表示,從2011年到2012年年底,華強北的人流量減少了10%,總營業額也下降了20%到30%。隨之而來的是一些櫃台的撤離,不過撤離的以小櫃台偏多,主要經營的是手機及配件,其中山寨機最為突出。

目前關於空置率還沒有官方數字,多位商家可能稱,空置率一般保持在兩成左右。

一個較為樂觀的聲音是,華強北的電子業市場以B2B為主,與其他地方一些以B2C為主的電子賣場相比,受到的衝擊相對會小一些,至少受電子商務的衝擊會小很多。

「每個月去掉租金等各方面開支,還能賺個萬把塊錢,相當於給人打工了。先熬著吧,實在不行再撤。」賽格一位賣相機的檔口老板說。因為修建地鐵,華強北已經封路三年,他盼著,今年10月底地鐵通車重新開街後,日均客流量能比現在的兩三百人翻一番。

國外創客來到華強北追趕時間

同時,智能硬體的創客正在華強北風生水起。

劉仁根說,華強北目前較大的創客空間將近十個,比如華強和賽格集團各自組建的創客中心,至於小規模的創客空間,那就太多了。

馬歡(化名)在華強電子世界的一個創客空間裡研發一款創意耳機。他說:「這個創客空間按人頭收費,我們團隊一共有3個人,每個人每個月租金1200元,包括物業費和水電費。在外面租個單獨的辦公場所的話,差不多也是這個價格。」

參考:

>孕育半個中國互聯網的北京中關村,以後不做「光華商場」了,將轉型為「中國矽谷」。

閱讀原文

微信號:hyzb8383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