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上演14個領域的超級肉搏戰,參戰者均為國際級巨頭,結果將改變全世界。

商業競爭改善了人類生活,也改變了我們的世界,請看發生在中國的著名的商戰故事。

本文來自財富中文網(美國《FORTUNE》雜誌中文版)

作者:高揚、安琪、勱聞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即使中國經濟已經邁入「新常態」,但商業的戰火永不停息。

新技術和消費升級,正在為雄心勃勃的企業家們,開闢前所未見的戰場和舞台。

角逐能催生偉大的故事,最偉大的角逐則催生最偉大的傳奇。

然而,正是這些爭鬥改變了我們的世界。

滴滴出行+Uber,血戰P2P打車。

Uber和滴滴最終以一場「中國式合併」收尾。

在經過兩輪謠言和辟謠後,2016年8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與Uber全球達成戰略協議,滴滴出行將收購優步中國的品牌、業務、數據等全部資產在中國大陸經營。

交易完成後,優步中國將在合併後新公司中占20%的股份,成為滴滴出行的最大股東。這一里程碑式的交易標誌著中國共享出行行業進入了嶄新的發展階段。

滴滴出行創始人兼CEO程維表示,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滴滴出行和Uber在中國這片創新的賽場上不斷過招比拼,相互學習砥礪。

只需稍稍回顧這場已經持續兩年的燒錢大戰,就能明白程維所說的「過招比拼,相互學習砥礪」。為了在這個全球第一人口大國爭奪主導地位,Uber和滴滴都在進行補貼大戰。

這兩家私有科技公司的規模都非常龐大,此外它們還手握大量現金。

Uber最近一次融資估值接近680億美元,該公司累計獲得逾110億美元現金和股權融資。消息稱,滴滴的最新估值為350億美元,其累計現金和股權融資超過100億美元。

也正是這種殘酷的競爭,加速了P2P打車的合法化進程。

在滴滴宣布與Uber中國合併之前,7月28日,中國交通運輸部等七部委發布《網路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宣布網約車合法,這也是全球範圍內第一部國家級的網約車法規。

接下來,可以預見的是,易道、神州租車對於滴滴的競爭,並不會結束。

參考:

>「中國的uber」滴滴打車才三年多,就成為250億美元的公司!用了哪些增長手段?

>滴滴出行宣布收購Uber中國,塵埃落定後來看看有趣的整個「套路」。

>滴滴、uber中國合併之後,如何瓜分市場專心賺錢?「共享經濟」怎麼辦?

電商大戰,蘇寧易購、京東商城對決。

在2016年《財富》雜誌發布的世界500強榜單當中,京東商城上榜格外顯眼。

蘇寧易購和京東商城,張近東與劉強東。這是兩個人之間的競爭、兩個時代的競爭,並不需要誰屈服誰。

他們都是商業文明的推動者;他們也都將捲入商業歷史的洪流;而最終,他們也將被未來更加先進的生產力顛覆、打敗或者選擇融入其中。參考:

>蘇寧雲商與阿里巴巴聯姻相互持股,互聯網+「最強天團」誕生!

2012年8月15日,彼時的弱者劉強東知道,和強大的蘇寧必有一戰,於是劉強東的一條微博,引發了家電線上線下管道的價格大戰,而這就是京東的成人禮。

經此一役,消費者了解到線上購買家電的低價和便利優勢,家電製造廠商也充分認識到,京東這個代表時代發展方向的新興管道的價值,家電連鎖賣場對管道的壟斷被徹底打破,京東家電從此迅速崛起,三年間逐步打開家電市場,占有率節節攀升。

「815」一戰,不僅對於京東家電具有深遠的意義,對於電商和家電行業也是一個里程碑事件。

現在,強弱地位在不經意之間已經完成交替。

回望過去,蘇寧不可謂努力不多:它結盟阿里,擁抱互聯網,捨棄利潤,試圖獲得更多用戶的青睞。

蘇寧是傳統零售巨頭,在3C領域裡深耕多年,在供應鏈、物流配送、售後服務方面具備不可比擬的資源和得天獨厚的優勢。

而馬雲帶領的阿里巴巴,對互聯網商業生態的理解和運用,無人能出其右。

雙方資源整合共享,將傳統線下零售和先進理念的線上電商銷售形成有機融合,其交易便利性以及形成的壟斷效應,對將來零售生態發展趨勢將產生前所未有的深遠影響。

從本質上來說,張近東和劉強東都是零售業在互聯網時代的布道者。張近東認為,蘇寧即便是轉型互聯網,零售的本質沒有變,蘇寧雲商做的不過是「+管道」、「+商品」、「+服務」。

具體來看,蘇寧雲商在前台實行「電商+店商」的O2O融合,增加管道、商品與服務來擴大市場與流量,在後台對物流、供應鏈、信息、金融等核心能力進行建設,並且通過建立開放平台做零售服務商。

與張近東的觀點幾乎相同,劉強東指出,零售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個商業模式。

而迄今為止,零售業態的發展經歷了四種形態:最早的是集貿市場、商場模式、連鎖店模式、「互聯網+零售」,即電子商務模式。電商除了看消費者體驗的提升,還要看能不能大幅降低零售成本,提升行業效率。

為什麼四種模式不斷地更替、每一種業態都可以取代上一代業態市場?劉強東認為,原因在於後來的業態降低了成本、提升了效率。

一般來說,集貿市場C2C模式需要30%~50%的管道成本,四到五層經銷商,層層加價,消費者到最後需要付出30%~50%額外的成本。這也是集貿零售模式這種業態必須要有的成本,它固有的一整套產業鏈,需要很多分層合作。

由此說來,本質上來說,中國的電子商務市場是一場「效率之爭」,而比拼尚未結束。

阿里雲、騰訊雲,決戰雲端。

雲計算,就像生活中的水電,對IT能力按需取用,而不需要自己再建發電站。雲服務,是為做到互聯網資源的優化配置而生。

現在,巨頭們都想把「IT發電廠」掌握在自己手中。

從阿里雲、騰訊雲、百度雲到華為雲,中國的雲計算已經成為互聯網巨頭們生態布局之一,很多專業雲服務商也開始步入行業深水競爭。

2013年年底在亞馬遜AWS進入中國之後,這家全球最大的雲服務提供商,把中國雲服務市場徹底激活。

在白山雲科技創始人霍濤的印象裡,公有雲服務也在2013年被大眾所認可,阿里雲在2013年開始發力,並將雲計算作為阿里整個集團的戰略。

2016年下半年,騰訊雲的高調出場,再次將「雲計算」推到了大眾的視野。向來低調的馬化騰頻繁為騰訊雲站台,甚至稱「騰訊雲,已經成為騰訊公司企業級服務領域最重要的業務之一」。

雲服務能夠讓企業不再走IOE模式(以IBM小型機、Oracle數據庫、EMC存儲設備為IT架構),而是將業務放在了雲端。由專業的雲平台提供業務支撐,賦予個性化的雲計算能力。

市場研究公司Gartner發布報告稱,全球公共雲服務市場規模,2016年有望達到2,040億美元。

在巨頭的競爭激烈之外,又有一塊新興市場冉冉升起—雲後服務。

企業對於雲更高層次的需求是,自己的業務要在各個大雲之間完成流動。這種服務被霍濤稱為「雲後市場」,業界普遍的觀點是,中國的雲技術比美國的落後兩年左右。目前,中國的公司面對雲服務還在做多項選擇題,而美國的公司已經開始做綜合應用題了,其中的重要助力就是雲鏈接技術。

為了能夠讓企業數據在各個大雲之間流動,白山雲科技在中國市場引入雲鏈服務。雲鏈的核心是數據與數據的連接,為數據的產生、傳輸、消費和歸檔提供完整的生命周期服務。其包括雲分發、雲存儲、雲聚合,是針對企業數據內容的高速分發、在線存儲、流動與整合需求而建立的網路服務系統。

在霍濤眼中,雲後服務市場可能會出現「龐然大物」。

根據Gartner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雲鏈接的市場容量應該在1,600億美元。現在美國已經有了創業公司專門為大公司定制雲鏈接軟體。

「在公有雲領域失去機會的大企業,下一個目標就是雲後市場。」他表示。如果說雲服務的競爭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那麼誰能夠占據未來的雲後服務,可能才是真正的贏家。

Airbnb、途家、小豬短租、住百家,互聯網短租。

沒有人想失去中國市場,短租之王Airbnb更是如此。

Airbnb在2015年8月宣布正式進駐中國市場,並且引入紅杉資本(中國)與寬帶資本兩家中國戰略合作夥伴,計劃搭建中國本土化管理團隊。同時,Airbnb也在北京進行了團隊招募和對CEO的招聘。

Airbnb也深知想要進入中國並非易事。其公司CEO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舊金山總部接受採訪時表示:「過去一年半,我們在中國市場一直處於試水狀態。我們努力學習中國文化,甚至去驗證‘中國用戶會不會喜歡使用Airbnb?’這樣的疑惑,現在我們要開始玩真的了。」

一些中國公司則希望,在Airbnb在中國大展拳腳之前,取得足夠多的先發優勢。

簡單看來,中國起碼有三家公司已經成為了Airbnb的競爭對手:住百家、途家、小豬短租。

比如成立於2011年的途家,創始人羅軍之前曾經擔任新浪樂居、易居中國的高管,對房地產市場相當熟悉。途家本身是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因為這一背景,其掌握了大量的房源,官網上提供的房源來源於途家自己旗下的房產。

但羅軍始終相信,無論商業模式與現在世界上已經存在的那些公司有多相似,要符合中國目前的市場現狀和華人的習慣,才能滿足用戶需求從而提供一個產品或者服務。

「但是就中國目前的情況來看,線下服務機構的成熟度還不夠,信任度與可驗證性也不夠。」羅軍認為,途家與Airbnb的第一個不同特徵表現在:途家會更多地考慮將線上與線下形成互動,並得到確定的認證。參考:

>市場巨大的中國,理論上民宿短租的生意會很火;實際上離國際品牌Airbnb還有多遠?

愛奇藝、優酷、土豆,IP大混戰

中國對於文化知識產權的爭奪,正在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參考:

>【泛娛樂】、【IP】之外,騰訊、國務院聯合發表【創意者經濟】概念。

中國影片產業,經歷過YouTube代表的UGC模式、Hulu代表的PGC模式和Netflix代表的IP模式的三種階段,盈利能力不斷提升,盈利方式逐漸從前期的廣告,擴展到用戶為內容付費、以IP為核心的娛樂內容全產業鏈的打造。

更為核心的是,電影450億的市場,手遊、頁遊650億的市場,品牌授權400億元,主題樂園300億的市場,這些以IP為核心的變現市場,都需要影片分發做到IP放大。

《老男孩》、《煎餅俠》的爆發,也印證了優質的影片內容分發平台,將會成為未來阿里電商除實物商品之外的數位產品的核心組成部分。

阿里巴巴已經把文娛和IP,上升到集團戰略高度。

2016年6月,阿里巴巴集團CEO張勇向全員發出「關於成立阿里巴巴集團大文娛工作主管小組的通知」的內部信,宣布正式成立阿里巴巴集團「大文娛工作主管小組」。該主管小組還直接管理如下8個具體業務部門:阿里影業、合一集團(優酷土豆)、阿里音樂、阿里體育、UC、阿里遊戲、阿里文學、阿里數字娛樂事業部。阿里巴巴此舉,意在做到文娛大IP的整合。

影片之外,對於IP的影遊聯動已經成為趨勢。

2015年,愛奇藝憑借對《花千骨》IP打造的泛娛樂產業鏈,而取得的巨大成功,其中影遊互動所開創的新模式,不僅讓觀眾在電視劇和遊戲產生雙向共鳴,更是讓《花千骨》的手遊首月流水破2億,這是IP經營中影視向遊戲轉化的突破之舉。

可以想像,由於IP直接影響到未來文娛產業布局,各大巨頭之間的爭奪只會愈演愈烈。


比亞迪、特斯拉、北汽、江淮、吉利,電動汽車的「風口戰」

2016年3月的最後一天,特斯拉的聯合創始人及CEO埃隆·穆斯克,推出了他的下一個明星級的電動汽車產品:Model 3。

在現場,穆斯克花了很多時間,介紹了電動汽車革命性的商業邏輯,然後簡單介紹了這台神秘的新車。等到三台樣車上台,他酷酷地離開舞台,留下了又一次被他感染的粉絲和媒體在台下尖叫。

最近該公司的高管透露,這台2017年交付的新車,最多的訂戶來自於中國。

從一些行業網站的數據可以看到一個分析:中國在電動汽車的增長速度,已經超越了全球任何一個其它市場。這個增長的背後還有政府補貼的助力。

在競爭上,中國幾家不同區域的車企,都開始專心研發電動汽車,試圖在這一個風口需求下彎道領先。

無論是深圳的比亞迪、合肥的江淮、北京的北汽,還是新進殺入電動汽車領域的吉利,中國車企都在利用各地政府和國家的補貼,快速迭代自己的產品,快速通過從0到1的發展階段。

目前中國公司的產品,在續航里程和駕乘的基礎細節體驗上,已經和國外廠商相差不大。

不過,除了比亞迪等少數公司,大多數內地公司在電池技術上,還依賴三星等海外製造商。而這背後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在內華達州的沙漠工廠計劃產能,接近全世界的產量。這一方面,中國公司是否再次在關鍵技術上會落後於歐美企業,將是重要的競爭關注點,也是比亞迪成為該行業重要公司的原因。

而這種核心技術競爭力,將在政府補貼製造的風口階段過去之後,對這些公司產生更加長遠的影響。

但同時,政府在基礎設施、尤其是充電設施的發展上的決心,給予了這些中外競爭者足夠的動力,來開始這場充滿不確定性的競爭。

VR 內容淘金

在VR技術、硬體日趨成熟之時,一場關於VR內容的爭奪戰已經悄然打響。

根據市調分析機構Canalys的最新數據顯示,2016年全球VR頭盔總出貨量貨位630萬部,而其中的40%都將登陸中國,這其中當然包含SONY的PS VR、Facebook的Oculus Rift以及HTC的Vive。

「中國虛擬現實內容領域沒有明確的領跑者。」Canalys駐上海分析師詹森·羅(Jason Low)說,「本土內容提供商、遊戲發行商和服務提供商,都爭相在硬體之外虛擬現實領域,施加自己的影響。」

然而對於中國市場來說,內容或許才是現在各方競爭的核心所在。

合一集團董事長兼CEO古永鏘坦言,用戶付費將成為VR內容商業化的主要模式,VR內容較傳統影片有更多用戶願意付費的增值點。

中國產業及信息技術部認為,鑒於中國5.04億熱愛在線影片的人口基數,影片及遊戲應用可能將成為國內VR行業最先興起的部分。市場沒有能主導VR內容的主管者,中國VR市場的戰爭主要集中在軟體平台的爭奪,已經遠遠超出了硬體範圍。


身為中國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也在為其4億用戶開發與虛擬現實相關的購物體驗。

該公司為數成百上千件商品製作的3D渲染效果,並將發布相應的標準,幫助商家製作自己的虛擬現實購物體驗。

2016年3月在北京與馬克·佐伯格(Mark Zuckerberg)共同討論虛擬現實技術時,馬雲說:「我在考慮如何方便女性在我的網站上購物,讓她們可以更快、更簡單地買到更好的東西。我還在思考如何用虛擬現實技術幫助賣家出售商品。」

阿里在近期的一份報告裡指出,一旦技術漸趨成熟,VR可能將在娛樂產業上「迅速上位」,最終占據40%的內容資源,因為「VR和AR設備將成為繼電腦和手機之後,人類社會的又一項重要發明」,而中國這次想從內容入手,值得期待。

參考:

>阿里巴巴不只有網購,從電影、電視、文學到體育,幾乎稱霸了中國娛樂文創領域?

支付寶、微信支付,占領支付。

似乎在一夜之間,所有人都被微信支付占領。

在騰訊發布的2015年微信業績報告裡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微信月活躍用戶已經達到5.49億,用戶覆蓋200多個國家、超過20種語言。

此外,品牌微信公眾帳號總數超過800萬個,移動應用對接數量超過8.5萬個,微信支付用戶已經達到4億左右。

支付寶並不想坐以待斃。

實際上,騰訊與阿里巴巴兩大巨頭的支付競爭從2015年就已經開始:在支付寶2015年發布的9.0版本裡,加入「商家」和「朋友」兩個新的一級入口,阿里的願望是,讓支付寶不再是對「社交」概念的簡單引入,而是意欲打造一個以人為中心的場景平台。

為爭奪用戶,支付寶拋下血本。此後在2016中國農歷新年期間,為了增長用戶數和提高產品的用戶參與度,中國多家互聯網企業開展了「紅包大戰」,公開資料顯示,螞蟻金服旗下支付寶發放了總額超過5億元的紅包。

除去國本土兩大巨頭外,蘋果也悄然加入中國的支付大戰。

2016年2月,Apple Pay正式進入中國市場,2月18號上線當天綁定金融卡就達到3,800萬張。

來自於蘋果官方的數據顯示,在中國,有將近一半的Apple Pay交易來源於手機app;其次自Apple Pay登陸中國大陸地區以來,手機應用app內的Apple Pay每日交易筆數增長150%。

專業人士指出,未來的競爭不僅僅再是單功能的競爭,而是多維度的競爭,具體表述就是爭奪用戶的使用場景的競爭。誰將占據更多線下管道,勝出機率或許更大。參考:

>圍剿第三方支付?中國五大銀行宣布,用手機轉帳、匯款,即日起免費。

爭奪糧倉

2015年年底,中糧集團全盤收購了來寶農業公司,該公司是中糧集團和來寶集團的農業合資企業,來寶集團是是在新加坡上市的亞洲最大的大宗商品貿易商之一。

來寶農業的雇員在1.2萬人左右,遍布25個國家,其業務範圍廣泛,包括中國的油籽壓榨廠以及巴西的糖廠。隨著經濟現代化進程的推進,中國放棄了長期堅持的糧食自給自足政策,中國國有糧食貿易商紛紛開始發展國際業務。

此前,中糧集團曾斥資15億美元購得來寶農業51%股權,隨後將這塊股份,連同其在荷蘭谷物交易商奈德拉(Nidera)所持股份,注入其與主權財富基金— 中國投資公司(CIC)成立的一家新公司。

這是一項宏大計劃的一部分,目的是創建一家綜合性的國際農產品交易商,在實力和觸角可及的範圍上足以抗衡全球四大糧商:阿徹丹尼爾斯米德蘭、邦吉(Bunge)、嘉吉(Cargill)以及路易達孚(Louis Dreyfus Commodities)。

2015年早些時候,時任中糧集團董事長寧高寧在英國《金融時報》於瑞士舉辦的一次會議上,闡述了相關計劃,擬將中糧打造成為一家公開上市的全球大公司。

他表示,他希望中糧集團成為一家國際公司,並且補充說,他計劃在北美這個大糧倉擴張。

寧高寧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就我們對關鍵的全球農業行業的期望而言,我相信我們買下100%股份的決定本身已經說明了一切。」

萬達、迪士尼、環球影城,主題公園的遠交近攻。

最近《財富》雜誌駐中國的編輯,在距離上海8小時車程的南昌參觀了萬達集團的第一座城市主題公園。他在公園外面看到了正在 「巡邏」的美國隊長。

「然後,在一家服裝店外有米老鼠在吸引購物者。你還會發現(星際大戰中的)帝國突擊隊員。」他寫道。

此前一周,中國首富王健林曾經放言,萬達開發的主題公園,會讓上海迪士尼在未來十年內無法盈利。

萬達集團在南昌項目投入了35億美元,項目包括有三座雲霄飛車的戶外遊樂場、一座室內電影樂園和水族館、多家度假酒店(包括號稱六星級品質的酒店),以及傳統的萬達購物中心。

拋開低劣的模仿和知識產權等問題,如果未來中國的主題公園產業能夠崛起,並與迪士尼等海外品牌競爭,那麼這個行業會回歸一種分層次的競爭:

首先,是處於最高層次的迪士尼,這家由極客CEO鮑伯·艾格執掌的公司,已經把自己的樂園打造成了一個由技術驅動的童話世界,加上他們的知識產權和品牌,該公司已經構築了一道很高的商業壁壘。

然而,萬達真正的圖謀在第二層,他們認定新興的中國中產消費者,會更願意去離家近的主題公園,而不是去上海迪士尼。

這一層的業務模式與美國的Six Flags類似。Six Flags為消費者提供區域主題公園,抓住那些不能或者不願承擔前往迪士尼樂園費用的消費者需求。

《財富》雜誌認為,萬達與Six Flags不同,地方政府為萬達提供了雄厚的財務支持,因為地方政府仍然在大力投資和擴建基礎設施。

而即便是這樣,未來五年,環球影城主題公園、Six Flags和多家中國公司,都已經在計劃建設新的主題公園—未來競爭大幕已經拉開。參考:

>中國首富王健林最新媒體訪談,談中國經濟和商業布局、不看好上海迪士尼。

>上海迪士尼打臉王健林,被中國首富唱衰仍繳出漂亮成績單,但挑戰還有不少。

富士康、ABB、庫卡、新松,機器人革命。

作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買家,中國正在興起一場政府支持的「機器人革命」,並試圖把勞力力成本上漲的問題,轉化為工業升級的契機。

在整個中國南方沿海製造業地帶,成千上萬家工廠正在向自動化轉型,其規模之浩大是世界從未見過的。

自從2013年以來,中國每年採購的工業機器人超過了其他任何國家,包括德國、日本和韓國等高科技製造業巨人。

根據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IFR)的說法,到2016年年底,中國將超過日本,成為全球運用工業機器人最多的國家。

IFR總幹事古德龍·利岑貝格爾(Gudrun Litzenberger)表示,中國顛覆性變化的速度是「機器人歷史上獨一無二的」。該組織的總部位於德國,這裡是世界上一些頂尖工業機器人製造商的所在地。

最近,中國最大的白色家電製造商美的,正在試圖將德國庫卡公司(KUKA)收入囊中。庫卡製造的工業機器人被奧迪、BMW和波音所使用,是世界三大工業機器人公司之一。


中國本土最具實力的工業機器人生產商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正試圖打破核心零部件的瓶頸,並豪言成為該領域未來的主管者。甚至富士康這樣的代工廠商,也在數年前立下雄心勃勃的製造機器人以代替人工的宏大計劃。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中國工業機器人行業產銷需求預測與轉型分析報告》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已經建成或者在建的機器人產業園超過40個,還有大量機器人產業園在籌備中。

近兩年間,幾乎每天都會誕生一家機器人企業,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機器人企業數量不到300家,到2015年年底,較純粹的機器人企業數量已近千家,僅在A股上市公司裡,涉及機器人概念的就超過50家。但它們絕大多數尚未掌握製造工業機器人的核心技術。

好在中國技術轉型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中國每1萬名製造業工人只有36部機器人,相比之下德國為292部,日本為314部,韓國則為478部。

不過,中國已經在改變全球製造業的面貌。

參考:

>【不要讓富士康跑了!】百萬員工,總體實力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最大工業集成。

百度糯米、美團、大眾點評,分割O2O地盤。

一切要從百度公司董事長李彥宏的那句「百度帳上有500多億現金,拿200億做糯米」說起。

在李彥宏放出豪言之後,百度糯米一直動作不斷。

2016年4月14日,百度宣布成立新的百度搜尋引擎公司,新公司整合了旗下原有搜尋業務群組、移動服務事業群組和糯米事業部,這意味著百度將更全面集中資源於搜尋、O2O等業務。

在百度面前的,則是美團與大眾點評合併之後的超級O2O公司。2016年1月,新美大對外宣布,獲得33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融資後新公司估值將超180億美元。此次融資當時創下了中國互聯網行業私募融資單筆金額的最高紀錄,也是全球最大的O2O融資項目。

簡·雅各布斯的著作《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給了王興不少啟發。城市要保持活力,需要多功能,建築物的年齡也要不一樣。

「不同業態對租金的承受能力是不同的,你完全追求租金最大化的話,就導致這條街可能只能開某種店,短期最大化了,但是沒有生態。」王興表示。

除了繼續擴大市場份額,生態建設者需要更多參與到產業鏈、價值鏈上下遊中去。

「所以在外賣領域我們也不會光做交易,我們也會涉及配送甚至扶持上遊供應商。」王興曾經對外透露。

面對新的市場格局,王興曾經在新公司的一次內部講話裡稱,中國互聯網已經進入「下半場」,用戶紅利所剩不多,O2O行業將進入精耕細作階段,如何更好地打造核心競爭力、更好地服務用戶,將是決定整個戰爭成敗的下半場。參考:

>百度、阿里、騰訊三大巨頭,在大陸十一黃金周上演的O2O爭霸賽,都是怎樣的打法?

羅森、7-ELEVEn便利店的巷戰

自從便利店在20世紀60年代,成為美國零售業一個獨立業態之後,這種能夠即時滿足人們日常消費需求的管道,也被看作是城市化進程的重要標識。

和大賣場高度商業化的面貌不同,小巧、靈活的便利店,更多展現出現代城市溫情脈脈的那一面。

更多的便利店,意味著更舒適、更便捷的生活。

作為現代便利店的鼻祖,7-ELEVEn重新定義了這個商業模式。

7-ELEVEn、羅森、全家們的激烈競爭,也使日本成為了便利店密集程度最高的國家。在2001年時,日本已經擁有近5.2萬家便利店。

如今這些極具代表的日資便利店品牌,正在將戰火燃燒至中國的街頭巷尾。

最近,日資便利店巨頭羅森,宣布將加快在中國的開店速度,力爭到2020年使店鋪數量翻兩番,從目前的約750家擴大至3,000家左右。

另外一家便利店巨頭全家,在中國的擴張也在提速。此前有報導稱,全家提出,將在2024年做到1萬家門店的開店目標。

幾乎在便利店行業競爭格局悄然生變的同時,零售業也遇到空前的挑戰。電商已不是在蠶食、而是在吞噬大賣場、百貨甚至購物中心的生意,便利店是線下零售業態中最幸運的那一個。

參考:

>便利店是中國的新風口?京東商城宣布要開一百萬家,半數在農村。

>競爭這麼激烈,家樂福要怎麼在中國開便利店?


復星、萬達,爭奪體育產業「入場卷」。

中國商人已經不滿足於,僅僅將自己的廣告牌放置於世界頂尖體育賽事的場邊,尤其是歐洲的足球賽場。

在復星集團同意斥資4,500萬英鎊收購二流足球隊狼隊(Wolverhampton Wanderers)之後,中國富豪郭廣昌承諾,要讓該隊重返並且「留在」英超(Premier League)。郭廣昌有時候被稱為「中國的華倫·巴菲特」。如今,他也成為了投資歐洲球隊的日益增多的中國商人裡的一員。

這位復星董事長是第二位投資英冠(Championship League)球隊的中國富豪。此前在2016年5月,另外一位中國富豪夏建統,曾經同意買入阿斯頓維拉球隊(Aston Villa)。將目光投向歐洲二流球隊,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中國商人在對海外足球資產投資競爭的白熱化。

2016年3月,億萬富翁王健林旗下的大連萬達集團與國際足聯(FIFA)達成了一項贊助未來四屆足球世界盃(World Cup)的協議,具體數額不詳。

王健林甚至支持創立一項賽事、與歐足協(UEFA)的冠軍杯(Champions League)展開競爭的計劃,推動歐洲各大聯賽和俱樂部,加入這個將重新劃分足球運動頂層權力結構和財富的新賽事。2015年,萬達以4,500萬歐元獲得了馬德里競技(Atlético de Madrid)足球俱樂部20%的股份。

最新的消息是,AC米蘭(AC Milan)即將成為一家被中資收入囊中的歐洲頂級足球俱樂部。

事實上,中國零售集團蘇寧控股斥資2.7億歐元,剛剛收購了國際米蘭(Inter Milan) 70%的股份。

此外,2015年12月,由中國投資者組成的財團,斥資4億美元收購了曼城(Manchester City)足球俱樂部13%的股份。

近幾年來,中資企業集團已經耗資近百億美元,用於收購歐洲足球俱樂部和體育公司的股權。一些西方媒體將此事解讀為一項特殊的投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公開表示,希望把癡迷於足球的中國,變成一個能捧回世界盃冠軍獎杯的「體育強國」。

但更富邏輯的分析可能是,受到中國數量龐大的千禧一代喜愛海外體育的推動。他們經常在中國用手機觀看這些體育賽事的網路直播。

一些觀察者認為,在中國企業許多海外收購決策的背後,是大約4.15億千禧一代的個性化需求。

出生於20世紀最後20年的那一代人的喜好,是如此獨特,以至於中國新興的跨國企業正在全球搜尋目標,以滿足他們的願望。

正如投資銀行高盛集團在2015年的一份報告裡所指出的:「中國的千禧一代,可能是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口群體。」

參考:

>中國「蘇寧」買下歐洲足球豪門「國際米蘭」:我要你的虛名,你貪我的錢!

>「籃球場」本身就是一門生意!中國市場體育資本的「風口」已經來臨!

閱讀原文

微信號:FortuneChina-WeiXin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