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中國最南端,是怎樣一種體驗?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鳳凰網(微信id:ifeng-news)

2012年7月24日,中國最南端的地級市三沙市設立。

四年過去了,在這個年輕的城市裡,變化紛至沓來。

三沙市全富島海邊,漁民向遊客推銷三沙海產品——魚乾。(海南日報記者 宋國強/攝)

2016年4月17日,三沙市趙述島,漁民準備出海捕魚。

在陽光的照射下,湛藍的海水與天同色,美不可言。目前,三沙市所屬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永興、趙述、北島、晉卿、甘泉、羚羊、鴨公、銀嶼和美濟等9個社區居委會管轄的島嶼上,約有漁民共700多人長期居住。

他們在三沙耕海牧漁,守候著這片祖宗海。

2016年4月20日,三沙市趙述島,75歲的老漁民麥運潘在海邊「行盤」。

「行盤」是三沙漁民常見的一種捕魚方式,指的是在大海退潮後,在島嶼附近淺海的礁盤上,一邊行走一邊尋找撿拾公螺和割蚵,由於這種捕撈方式較為輕鬆,作業方式多數是年紀大一點的老人。

坐在趙述島岸邊的水裡,麥運潘阿公放下小刀,摘下水鏡,然後將兩個筐裡的公螺、紅口螺等各種漁獲逐一分類。

「今天撿的不多,等多一點再賣」,麥阿公將分好的螺放回筐裡,又放到海邊的淺水裡養著。麥運潘長期駐守趙述島,75歲的他是島上年齡最大的人。


2015年7月11日,三沙市趙述島附近海域,漁民符名友在潛水捕魚。「單氣」的潛水方式。

除了「行盤」之外,三沙的漁民還會採用一種被稱作「單氣」的潛水方式捕魚:潭門老一輩漁民從小就練就一身潛水的好功夫,不帶呼吸管一個猛子能紮到水下20米或者30米的深度,身手矯捷地抓活魚、割海參、撿公螺(馬蹄螺),這三樣被稱為「潛水撈三寶」。

2015年7月11日晚,三沙市趙述島,捕魚歸來的漁民把漁獲銷售給收購商。

在夜晚手持強光手電,潛水到20-30米的水下捕捉漁獲則是三沙漁民的另一個「絕活」。

漁民們說這個時候的大海裡的魚都睡著了,你用電筒照住它們的眼睛,魚兒幾乎在水下不動,很容易捕捉。

2016年4月16日,三沙市趙述島漁民捕獲的一條5斤多重紅石斑魚。

趙述島是漁民們重要的漁業基地。每年春天,漁民從海南島來到這裡,在趙述島的礁盤上打魚,然後在島上把魚曬成魚幹,秋天的時候帶回去,這種生產方式一直延續到今天。

2013年5月31日,三沙市趙述島上,漁民用來接雨水的簡易裝置。

吃菜、喝水、看電視、種樹……這些陸地上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在四周是一望無際的海洋的孤島上,曾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過去,三沙島礁上都沒有淡水,島礁上軍民生活依靠收集雨水作為飲用水。

2015年7月2日,三沙市趙述島,一位居民在門前洗頭。

2013年5月30日,三沙市趙述島上海水淡化裝置開始出水。這是三沙設市後首個有了海水淡化的島礁。

三沙市永興島,工程師戴世東在維護二級海水淡化設備。

據了解,該設備可日產淡水100噸。過去,永興島用著「沒有辦法的辦法」,靠地下水解決用水問題。

當地的地下水鹽分極高,不能飲用,只能用來洗澡、洗衣服等,且長期取用島水會對珊瑚礁地質結構造成破壞。

2012年11月,包括海水淡化與雨水淨化工程的西沙永興島供水工程項目開工,到2016年1月,永興島的海水淡化設備已經基本完工。

三沙市晉卿島,一位剛捕魚上岸的漁民在用淡水沖涼。

2013年7月22日,晉卿島上的島嶼海水淡化項目安裝完工,按80-100人的供應量設計,每天產直飲水兩噸,生活用水28噸。晉卿島常住居民有九十多人,淡水設備足夠需要。

島上的漁民高興地說,過去洗澡、洗衣服只能用海水或是半鹹半淡的井水,每次洗完澡,身上還是黏糊糊的,總感覺沒洗乾淨,現在終於能洗個痛快澡了。


2016年4月20日,三沙市趙述島,居民梁昌健在洗魚。

為紀念明代趙述奉命出使三佛齊而命名為「趙述島」是七連嶼的第三大島,島上有來自海南潭門的長住漁民200人左右,人口數量僅次於以駐軍及公務人員為主的永興島。

2014年7月24日七連嶼工委、七連嶼管理委員會成立,9月2日正式入駐趙述島辦公。

在上個世紀上世紀70年代,趙述島漁民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用珊瑚石建造房屋。趙述島有了獨一無二的珊瑚石屋。

隨著時間推移,島上居民的居所多數採用木條和防雨布搭建而成。圖為2013年7月14日,三沙市趙述島,一位居民在簡易房下做飯。

2014年11月16日, 三沙趙述島上,漁民在規劃區搭建臨時過渡房。

當天,三沙趙述島居民定居點項目建設拉開序幕,島上居民開始拆除在規劃建設區域內的原有住房,並同時搭建過渡房。根據規劃,居民點建築面積5504平方米,即將開建的一期項目共27套住房。

2016年4月25日,三沙市趙述島,漁民在修復島上一間保留下來的珊瑚石屋。

為改善漁民居住環境,2015年5月,三沙市開工建設趙述島漁民定居點。

七連嶼管委會決定保留下僅存的兩間珊瑚石屋,作為還原祖輩漁民在七連嶼生活的一處人文景觀。改造後的珊瑚石屋命名為「趙述島珊瑚石屋」,由1號珊瑚石屋和2號珊瑚石屋組成,以展陳為主要功能,是三沙市七連嶼介紹南海漁耕文明的一個窗口。

2014年11月15日,在三沙市永興島碼頭,島上居民從「瓊沙3號」輪卸載物資。

「瓊沙3號」是擔負西沙群島駐島軍警民後勤保障唯一的補給船,於2007年2月10日開航。三沙市永興島距離文昌清瀾港180餘海裡,「瓊沙3號」輪航行時間約需15小時。

它擔負著運送三沙駐島幹部職工、漁民和部隊官兵上下島及補給生活物資的重要任務,被三沙軍警民譽為海上「生命之舟」。

2014年11月15日,在三沙市永興島碼頭,一輛電動三輪車從「瓊沙三號」輪上吊下碼頭。

三沙市永興島,趙述島的居民正在搬運從海南本島運輸過來的蔬菜等補給。

永興島上,漁民孩子在小木屋裡看電視。

在海島生活,除了缺水,漁民們還飽嘗缺電的痛苦。

過去,島上照明都用柴油發電機供的電,用柴油機發電噪音大影響睡眠,連覺都睡不安穩;柴油貴,漁民們不捨得在柴油上花錢,發電機每天工作時間很短,電視看不上,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有時連手機也充不足電。

現在,政府給每家每戶裝上太陽能家用發電系統。


三沙市永興島上,漁民在給孩子洗澡。每到假期時,永興島都可以見到放假來島上和家人團聚的孩子。

2013年7月17日,乘客搭乘椰香公主輪到達三沙永興島。

過去,從海南本島到永興島乘船需要將近20個小時,自從2015年1月,三沙市的交通補給船「三沙一號」輪投入使用後,往來海南本島和永興島一般只需要10個小時。

三沙設市後,往來於海南本島和三沙市永興島之間的船舶數量和航班次數都有增加。

三沙市永樂群島全富島海邊,漁民李遴君向遊客推銷三沙海產品。

隨著三沙旅遊的開放,在接待遊客最多的鴨公島、全富島和銀嶼,漁民辦起了5家漁家樂,漁民們為遊客加工親手捕撈的龍蝦、石斑和紅口螺等海產品,昔日寸草不生的荒島如今已成為遊客體驗漁家風情的重要一站。

三沙市羚羊礁,漁民在晾曬海魚、紅口螺等漁獲。

2012年11月10日上午拍攝於三沙市趙述島,從事13年漁業捕撈的漁民陳林在吃早餐,準備出海捕魚。

三沙市七連嶼工委、管委會設立後,陳林成為一名社區綜合管理人員,他負責駕駛交通船,管理趙述島的海水淡化發電機房。隨著七連嶼的發展,聘用的公共服務管理人員越來越多。

2016年4月18日,三沙市北島,北島社區居委會主任黃宏波。

除了北島社區居委會主任外,老黃還有個身份,北島海龜保護站站長。北島面積僅 0.4平方公里,島上只有3戶人家共14人。

三沙市北島是南海海龜最為集中的產卵地之一,北島環島四周礁盤交錯,自古以來就是「海龜的天堂」。64歲的社區居委會主任黃宏波的一個工作重點就是在島上巡護,保護海龜,為海龜提供一個良好的產卵地。

2015年6月5日,三沙市西沙洲,工作人員用帶來的淡水給樹苗澆水。

昔日的西沙洲是一片沙灘。在島礁綠化工作中,三沙人克服了很多困難。種樹用的紅土以及樹苗都是從海南本島運到各個島礁上,並採取了多種辦法提高成活率。如今西沙洲已漸漸成為一個被植被覆蓋的綠島。

三沙市西沙洲,一片長勢良好的木麻黃林。

2013年,三沙市加快推進島礁綠化一期工程,在鴨公島、羚羊礁、銀嶼、晉卿島等小島共種植3500多棵綠樹,2014年7月,三沙設市兩周年之際,三沙開啟島礁綠化二期工程。以西沙洲為試點,三沙全面展開「綠化寶島」大行動,在西沙洲上種下了1500餘株木麻黃。如今,綠色已逐漸覆蓋西沙洲。

趙述島潭門漁民詹道芳準備拜祭兄弟廟的祭品。

「祭兄弟公出海」是潭門漁民特有的海洋信仰。對於遠洋航海的潭門漁民來說,「祭兄弟公出海」是一種精神寄托和心理安慰,是祖祖輩輩闖「海上絲綢之路」漁民的精神支柱。

2016年4月16日,三沙市趙述島海邊,一位漁民在洗碗。不遠處,兩位漁民在做出海前的準備。

千百年來,世世代代的漁民,遠離大陸遠離親人,熱帶島嶼特殊的環境,讓他們只能把過上好日子的念頭埋在心裡。

2012年7月24日,中國最南端的地級市三沙市成立了。

四年來,在這個年輕的城市裡,變化紛至沓來,他們「日子變好」的願望正在慢慢成為現實。


「鳳凰網(ID:ifeng-news)」是鳳凰網新聞頻道唯一官方微信公眾號。除了提供關於重磅事件、政經熱點的「大新聞」,也推出有趣味、有營養的新聞解讀。歡迎關注。

閱讀原文

微信號:ifeng-news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