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發展太快,幼兒園在大陸是稀缺資源;請看中國式家長的資源爭奪戰。

每到報名季,中國的幼兒園門前總會出現一道特別的“風景線”。

一支“排隊大軍”佔據著幼兒園門前狹小的人行道,隊伍中有老有少…

中國式家長,在教育上總是害怕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為此他們起早貪黑的爭奪資源,殊不知也許這是一場無用之“戰”。

來源:網易圖片編輯:劉書琪

據北京市朝陽區教委的一項調查數據顯示,90%的家庭希望孩子進入公辦園,他們認為,公辦幼兒園享有大量政府補貼或者財政撥款,可以以低廉的價格得到優質的服務和教育。

圖為2009年10月20日晚,丰台區第五幼兒園三環新城分園門口,夜色中,90多人在路邊排隊,為的是給孩子報名上幼兒園親子班。

據了解,這些家長來排隊主要是因為該幼兒園就在社區內,接孩子上下學方便。另外,這個幼兒園屬於公立,收費比私立幼兒園低。園方表示,只要孩子加入了親子班,明年就能直接入園。法制晚報吳海浪/視覺中國

在需要幼兒園離家近、收費相對合理等的情況下,“ 入園難”成為了中國社會存在的普遍問題。圖為2012年8月20日,上百名家長擠在河南許昌實驗幼兒園門外,帶著板凳排隊為孩子辦理報名手續。牛書培/視覺中國

圖為2015年5月23日,北京丰台區家長排隊搶小區內幼兒園100個名額,為了能讓孩子上離家最近的幼兒園,一些家長已經連續排了五天五夜的隊。法制晚報/視覺中國


中國家長們來之前就做好了長期作戰的準備,備上了部分生活用品,如茶壺、炊具和蚊香等。圖為2015年5月23日,丰台區小區幼兒園門口,一些家長帶來了茶壺等裝備。法制晚報/視覺中國

城市“入園難”有其主觀原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入園難”是相對的,更多的是指進入公辦幼兒園難。

目前不僅在大城市入公辦園難,這個問題同樣困擾著很多中小城市的家長。當然,幼兒園“入園難”,最大難在於:公辦園還要努力趕上人口增長。

圖為2015年8月20日,江蘇淮安,到清河幼兒園報名的家長排起長隊。當日是該幼兒園報名的日子,由於幼兒入學需要面試,家長不得不抱著幼兒排隊耐心等候。賀敬華/視覺中國

各大幼兒園入學火爆,導致家長為了子女入學晝夜排隊,中國家長在對待子女教育問題上,長時間扮演吃苦耐勞、無怨無悔的角色。

圖為2016年4月6日凌晨2時許,在西安市雁塔區啟源繽紛南郡幼兒園後門,50餘名家長穿著棉衣冒著小雨連夜排隊,為了孩子秋季入學報名。華商報鄧小衛/視覺中國

圖為2016年7月25日,昆明,安寧市第二幼兒園貼出招生通知後,引來家長排隊領號,家長邊就餐邊排隊守號牌。冰清/視覺中國

圖為2016年8月15日凌晨,山西省運城市稷山縣稷王幼兒園東門口,為不錯過給孩子報名機會,許多家長排起長隊席地而臥。

據了解,稷王幼兒園以“劃片、就近、免試”的原則,招收適齡學前兒童。因名額有限,許多符合招生條件的家長怕錯過機會,不得不早早排隊等候。史雲平/視覺中國


在中國,幼兒園屬於非義務教育,實行的是“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公民辦並舉”的原則,按照這個原則,中國沒有要求公辦園要覆蓋100%戶籍人口。故導致公辦幼兒園的教育資源並不充足。

圖為2014年10月8日,長春家長為子女進行學前班報名,200多名家長通宵排隊“搶”300多個招生名額。

有的家長提前24小時來校門口排隊,還有人花了300元僱人排號。人行道上,支起了二三十頂帳篷,上百把椅子和行軍床排出300多米長龍。在幼兒園門口,坐著和衣而眠的人。魯翼/視覺中國

教育專家朱敏說,“人都有一個選擇的驅動力,在有條件的時候,永遠選擇最好的,所以入優質的幼兒園會難”。

圖為2016年4月6日凌晨,在西安市雁塔區啟源繽紛南郡幼兒園後門,50餘名家長穿著棉衣冒著小雨連夜排隊,為了孩子秋季入學報名。華商報鄧小衛/視覺中國

中國城市居民經濟收入的差距,也導致家長不得不為了節省一部分教育經費,去爭奪不多的公立幼兒園資源。

圖為2015年7月8日,哈爾濱市道里區紅霞幼兒園門口,各式紙板上寫著家長排隊的編號。很多家長徹夜排隊,只為孩子擠進這所公立幼兒園。小剛/視覺中國

但並不是所有參與了這場教育的起跑線爭奪戰的家長,就能夠讓孩子到達起跑線。教育資源分配不均,招生名額受限等問題讓很多小孩無法入園。

2015年7月20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里區建新幼兒園準備招生,幼兒園前家長搭帳篷等候多達八天八宿。圖為等待入園的孩子,夜幕下在幼兒園門外向幼兒園裡面觀望。張澍/視覺中國

圖為2016年6月29日,在山東省日照市濟南路小學幼兒園門口,300多名家長們正在排隊等候報名。劉明照/視覺中國

圖為2016年6月17日,西安一幼兒園開放65個新生名額,故143個報名的小孩需要通過抓鬮入園。視覺中國

現今社交媒體的發達,也加重了家長“入園難”情緒的發酵,有些局部的焦慮被放大。

儘管部分市區教育局事先已告知家長報名先後與錄取結果無關,還是有無數的家長提前十幾個小時就趕到幼兒園門口排隊等候取號報名。

圖為2016年8月13日,江蘇淮安市多家幼兒園開始秋季招生報名。

據現場排隊家長介紹,從12日下午左右就有家長在幼兒園門口排隊,帶著被子和馬扎等通宵輪流值班晝夜等待報名,只為小孩爭取一個入園名額。此前,學校告示提醒不要提早排隊,但是多數家長還是擔心報不上名早早前來排隊。趙啟瑞/視覺中國


在這種情況下,往往會出現排隊的家長人數過多導致報名現場秩序混亂的情況,甚至造成一些隱患。圖為2012年7月13日上午,廣西柳州,為防止現場混亂,出動了多名警察來維持。顏篁/視覺中國

圖為2014年8月22日,山東省濱州市實驗幼兒園門前排起了“長龍”隊,家長們頂著烈日為自己的孩子報名入園,由於孩子太多, “長龍”排上馬路造成了很多隱患。喜力高/視覺中國

現今中國各地城鎮化仍在推進,城市“變大長高”的步伐邁得很快。新建小區基礎配套沒有跟上城市人口規模不斷擴張的速度,因而造成了想進幼兒園需要晝夜排隊報名的現象。

近年來,不少地方新城越建越大,居民越來越多,但公共服務配套建設卻成“短腿”。不僅公共服務設施嚴重不足,而且服務能力和水平也較低。圖為2013年6月15日零時25分,廣西柳州,家長在幼兒園門前通宵排隊。顏篁/視覺中國

2016年7月25日,昆明,安寧市第二幼兒園貼出招生通知後,引來家長排隊領號。圖為一位家長領到的報名號牌。冰清/視覺中國

圖為部分家長用鐵鍊捆綁,聯合看守。冰清/視覺中國

有專家指出:“入園難最大的原因是供需不平衡,只有從這個問題入手,同時政府予以政策引導、資金支持等,入園難才會得到根本緩解。”

圖為2016年8月9日,吉林延吉市向陽幼兒園門前出現了一道特別的“風景”,一支“排隊大軍”佔據著幼兒園門前狹小的人行道。他們晝夜排隊,全力“備戰”為孩子拼幼兒園名額。席海波/視​​覺中國

中國小孩讀完幼兒園,中國家長還會操心他的小學,初中,高中…2005年6月11日凌晨,北京,眾多家長守候在東高地第二小學的門口,等待天亮時為孩子報名入學。因為供求關係的緊張,眾多家長在前一天下午已經守候在那裡了。新京報楊杰/視覺中國

中國家長總是在盡力為子女規劃人生,即使社會環境競爭激烈,他們還是想給孩子最好的一切,爭取更多的資源。圖為2011年8月24日,是鄭州市區小學入學報名的日子,一些家長拖家帶口來報名。白周峰/視覺中國

很多家長認為“小學教育是打基礎的重要環節,沒有如願進入一家好的小學就讀,會直接影響孩子未來的升學和求職。”為了進入一所好的小學,很多家長費勁心思。

2012年5月11日,廣州小學入學報名正式開始。非雲景業主自發在培英實驗小學大門前設置輪候登記冊。廣州日報獨家稿件/視覺中國

圖為2012年5月11日,廣州小學入學報名正式開始。雲景培英實驗小學門前,一天前至此排隊的家長熟睡在街邊。廣州日報/視覺中國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這句話卻被部分中國家長們改成,讀書要趁早。家長希望孩子小小年紀便讀名校,然後讀重點初中和高中,最好在最小的年紀就考上名牌大學。但幼時的好學校也並不就能決定將來必然考上好大學,或者有精彩的人生。

2008年6月14日,河南鄭州市管城區教育中心報名點,家長們焦急地索要報名表格。當日,鄭州市區小學升初中報名工作正式啟動。沙浪/視覺中國

中國家長被形容為世界上最望子成龍的父母。受獨生家庭結構和傳統文化的影響,中國的下一代在家庭中備受關注,養育孩子幾乎成為家庭生活的全部內容,甚至有些家長為了養育孩子不惜犧牲自己的自由。

圖為2015年6月28日,成都中考成績公佈前,許多家長為了子女能順利就讀高中,從28日早晨就開始在學校門口排隊等候報名諮詢, 28日晚11點百餘家長在排隊等待。華西都市報/視覺中國

中國家長對孩子教育的重視程度與日俱增,但“入園難”同時也反映出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隨著二胎政策開放,孩子會越來越多,該問題可能會愈發嚴重。但無論是家長怕輸在起跑線,還是有些小孩有可能沒有起跑線,長大後的這群學生,步入社會時又會存在新的起跑線。

圖為2016年2月15日,山西省太原市,節後人才大市場舉行首場畢業生招聘會,吸引眾多“95後”學子扎堆找工作,求職場面震撼。胡遠嘉/視覺中國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