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抵制肯德基事件出現肢體衝突,兩造皆稱自己才是真的愛國。

19日一早,樂亭肯德基門庭冷落。新京報記者楊靜茹 攝

本文來源:新京報

記者唐愛琳、楊靜茹 

實習生:付子洋宋佳

編輯:蘇曉明

「想起來就生氣,我就是他們的犧牲品。」

坐在北京西站的地上,提起在肯德基門口拉橫幅的人群,趙大龍難掩氣憤。他的嘴角還腫著,左眼仍有青紫,右手手臂內側有一塊不大不小的烏青。

7月17日上午,河北唐山樂亭縣有部分民眾圍堵肯德基店,並打出橫幅「你吃的是美國的肯德基,丟的是咱老祖宗的臉」。

隨後,趙大龍連發了兩條影片質疑此行為,認為愛國要理性,影片裡,他不斷對那些圍堵者說著髒話。很快,他就被幾個人打了,趙大龍認出,其中三個就是圍堵肯德基的人。

其中打人者之一李亮(化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承認,他們去了三四個人,「就是肢體接觸,打了兩巴掌兩拳頭,心裡有數,覺得比較遺憾。」警方找他談了話,對他進行了批評教育。

39歲的李亮也是此次樂亭抵制肯德基事件的最先發起者。

他說,他做這件事,一不為了出名,二不為了利益,只是為了呼籲呼籲大夥有愛國的意識,沒有任何組織參與進來。「沒想到能有這麼大的轟動。」

據媒體報導,包括湖南長沙、郴州、浙江杭州、浦江縣、江蘇揚州、連雲港、泗洪、山東臨沂、安徽滁州、廣德、寧國等,全國至少11個市縣發生了抵制肯德基事件。


拉國旗、唱國歌、砸手機

一個網路上廣為流傳的影片中,一名河北口音的男子在肯德基門前攔住了三名青年男子,問三人是否知道南海裁決案,一名白衣少年點頭後,這位男子隨後表示肯德基是美國貨,吃肯德基就是給美國「造炮彈」,勸三名青年「像個中國老爺們兒」,這三名青年面面相覷,最終在其勸說下轉身離開。

影片中勸說青年男子離去的人便是李亮。

他向新京報記者介紹,7月16日,抵制肯德基活動的只有他自己,他在肯德基門口勸顧客——「能不吃就別吃了。」

但後來,越來越多的人進入了隊伍。「他們買了國旗,唱國歌。」李亮也拉出了那個「你吃的是美國的肯德基,丟的是咱老祖宗的臉」的橫幅。

多名目擊者告訴新京報記者,17號,人多起來,門口插了三面大國旗,好多人手裡拿著小國旗,「五六十個人的樣子,一直站到路邊,好多路過的人在那邊看,拍照。」 年輕人也有,上歲數的人也有,還有一個參加過抗美援朝的70歲的老人在講抗美援朝的事兒。

樂亭肯德基門店遠景。新京報記者楊靜茹 攝

抵制者打著橫幅標語,響應的人們都在橫幅上簽名寫字,「橫幅上名字都簽滿了」。直到晚上十點多人才都散去。

「現場並沒有暴力行為,只唱了國歌。」肯德基對面一家小賣部的店員說。

李亮說,當時現場有幾個年輕人,把自己的蘋果手機拿過來砸了。

17日下午,肯德基關門歇業,18日正常營業。

18號上午,還有人零零散散的聚在門口,到下午,人陸續離開。

「我一直對肯德基比較反感,我認為肯德基是比較有代表性的。」李亮說,他們都是最平凡的老百姓,他發起這個事情,完全出於愛國熱情,「中國人很多時候,可以說比較麻木,沒有人站出來說話。」

李亮覺得自己沒有違反治安管理條例,沒有引起社會騷亂,是理性的愛國。


「人人當梁山好漢,那社會就壞了」

17日下午,一則影片在網上流傳。影片中,趙大龍被人按在地上,臉緊緊貼在泥地上,一個穿著黑灰色T恤的男子將趙大龍的臉強行扭向「錄影機」。

趙大龍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反抗。

當天下午2點,趙大龍突然接到一個電話,約他去村裡一座橋邊。對方沒有說明緣由,只告訴他:「你來了就知道了」。

趙大龍搭朋友的車前往。他一下車,就被從另外兩輛車中出來的五六個人(人數雙方說法不一,李亮稱共4人)圍住。動手前,他們只問了一句:「你是趙大龍嗎?」

趙大龍想逃,對方一下按住了趙大龍的脖子。緊接著他遭受了拳打腳踢,還有一位女性用高跟鞋踹他。趙大龍的手機也被對方拿出,刪去了所有的微信聊天和影片記錄後,摔在田裡。

整個過程持續了約20分鐘。「我不能反抗,不然讓人家看笑話,兩個愛國的人在鬥」,趙大龍對新京報記者說,他覺得這是法治社會,打人者會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結束後,打人者開著兩輛車離開。擁有一家修車鋪的趙大龍清楚地記得,是兩輛日本豐田車。

趙大龍在北京西客站候車,他將搭車去往蘭州。新京報記者唐愛琳 攝

趙大龍撿起地上的手機擦乾淨,發現還能用,便報了警,去派出所做了筆錄。

趙大龍向警察申辯,「我只是罵非理性愛國的行為,沒有指名道姓,也沒有違法,不過是看不過去發了兩句牢騷。」

17日上午,在修車鋪閒來無事的趙大龍在微信群看到了圍堵肯德基的影片,趙大龍很激動,覺得這樣的行為有些無理取鬧。

「這簡直給樂亭丟臉,到底是真愛國還是假愛國。」

趙大龍拿起手機自己也錄了一段,影片裡,他裸著上半身,情緒激動,不斷罵著髒話,為了對影片內容負責,還強調了自己是「姚家房子趙大龍」並說,「你找我就中了」。

趙大龍解釋說,自己正直,情緒激動,文化水平不高難免語言粗糙。

李亮對新京報記者說,他在網上看到了趙大龍發的影片,非常氣憤,他便召集人去了趙大龍的村子,把趙大龍約出,打了他。


接受採訪時,趙大龍仍有些激動,他覺得如果根據是否吃肯德基來評價愛國與否,那他一定是最愛國的。

活到35歲了,趙大龍從沒有吃過肯德基,也不清楚裡面究竟賣些什麼,不過他相信,肯德基在中國已經本土化了。

「你要相信國家,相信主管人,這樣做只能製造麻煩。如果人人都不理性,當梁山好漢,那社會就壞了。愛國無罪不能成為違法行為的借口。」

趙大龍認為,圍堵行為本身是違法的。不過如果有合法的抵制活動,他也願意參加。

「愛國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把孩子教育好。國外有肯德基,我們可以自己創一個品牌。」

他沒有覺得發影片有何不妥,自認為一向耿直的趙大龍從來都是「看到不中的事就會說」。他也評價自己,正直、愛講理。

錄完罵人的影片,他還錄了一段,號召抵制美國貨和日本貨。「我也是一個有熱血的中國人,外國人欺負咱們,我也會出去,拋頭顱灑熱血。」

愛國者趙大龍

趙大龍的家——姚家房子村距離樂亭縣城五公里左右,一條運載貨物的省道將村子分成東西兩半,馬路斜對過是趙大龍去年新開的汽車修理部。

趙大龍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父親當過兵,每天晚上都會看新聞聯播。趙大龍也常跟父親一起看,他喜歡看軍事和國際新聞。

受父親影響,他曾報名服兵役,「保家衛國」。「男子漢不當兵,那人生還是個什麼?」可是因為人中的位置有一道天生的傷疤,趙大龍被告知體檢不合格,五官不正。

趙大龍自小學五年級肄業便學做電焊,19歲那年打架,被以入室搶劫罪判刑了14年。之後在監獄裡,減刑三次,坐了10年牢。出獄後,憑借監獄裡習得的維修技能,趙大龍在村裡開了修車鋪。

他總說,這10年他接受了黨的教育。

「思想上、對黨的認識上,還有以後的人生,都有很大的觸動。」 趙大龍對新京報記者說。

2008年北京奧運會,監獄組織學習觀看。「我們的國家有那麼大的力量」,趙大龍覺得非常振奮:「我雖然犯了罪,但我還是個中國人。」

出獄後不久,他在網上看了電影《建黨偉業》,電影結束時,他感動哭了。「那麼多人為黨犧牲,建黨多麼不容易。」他還喜歡看《南京!南京!》,《歷史轉折中的鄧小平》,最喜歡的是一部講述知青愛情故事的電影。

艱難環境中的知青求學讓趙大龍感慨:「應該好好上學,為國家出一份力,做有意義的事。可是自己沒好好上學,成為了黨的負擔,現在接受了黨的教育。」

最近一次閱兵上的老兵和老共產黨員,趙大龍心想「當不了兵,如果可以去邊防我也會去守」;他也經常看中國長征火箭的發射,看到第一節火箭分離,總會感到振奮。

姚元(化名)是趙大龍的發小,姚元印象裡,趙大龍不是一個喜歡談論政治的人,但是正直豪爽,比較有正義感,所以這次才會在網上公布自己的信息。


「一時愛國有什麼難,關鍵要一輩子愛國」

李亮叫人打完趙大龍,回家洗了個澡,又回到肯德基門口。

警方找他談話,他認識到這件事是錯誤的。但他堅持認為,這不是個人恩怨,是「大非面前,肯定不能含糊。」

7月17日在甘肅蘭州打工的姚元看到了趙大龍被打的影片,內心很不平:「他說理性愛國,我覺得有一定道理,這添亂不是愛國。」

17日晚上,姚元給趙大龍打電話,邀請他到西寧、甘肅住幾天,「讓他出來散散心吧。」

▲趙大龍的家。新京報記者楊靜茹 攝

趙大龍擔心會被打人者報復,加之正好有朋友邀請,趙大龍決定出門散散心。臨走前,他把妻子和2歲的女兒托付給親戚照看。19日下午,他搭乘火車前往大西北。

想起那群圍堵肯德基的人,趙大龍還是很激動,他無法相信那群看熱鬧的人不知道圍堵行為是違法的。

但李亮並覺得違法,他覺得這是一次愛國宣傳,而且覺得參與者行為比較理智。

另外一位參與者向新京報記者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他說,「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人人都有愛國的心,但是別人有別人愛國的方式,我有我愛國的方式。」

這位參與者27歲,是李亮的好友,他也表示,此次活動沒有策劃和預謀。他回憶,當天下午有一個女士非常想吃的肯德基,來扯橫幅,很多人就說她是漢奸,她就走了。

「居然要我這個只受了黨十年教育的人,來教導那些一輩子受黨教育的。」 趙大龍對新京報記者說,「一時愛國有什麼難,關鍵要一輩子愛國。」

閱讀原文

微信號:bjnews_xjb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