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oogle的北京新辦公室,看Google中國有些什麼文化?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愛范兒(微信id:ifanr)
作者:王飛
Google 搜尋業務早已退出中國,但 Google 的企業實體仍然留在了我們身邊。
最近,Google 宣布北京辦公室遷址,喚醒了人們對於 Google 中國的記憶與期待。愛架式也在 Google 的邀請下適時參觀了這個新的辦公室。
沒有了搜尋業務的 Google 中國並不寂寞,Google 的企業文化依舊開放,大中華區業務仍然處於重要地位,而這裡的一些員工則希望讓世界通過藝術和文化了解中國。

1. 「數位化文化記錄」
「大部分中國人都不了解的那些民俗藝術,Google 現在要把他們告訴給全世界外國人。」 這大概是我參加完這個活動的第一想法。
實際上 Google 最近已經連續策劃了兩場活動,這是上一次活動一周後的第二場活動——Google 文化學院與中國相關博物館機構的簽約活動,他們希望和一些非盈利的博物館機構進行合作,讓世界更了解中國的民俗藝術。
也因為 Google 北京剛剛搬遷新址,每次活動 Google 都會給媒體一個簡短的 Office Tour,所以活動是一個前提,Office Tour 更像是一種文化輸出。
「中國遊客對於歐洲世界文化非常了解,但我們作為外國人對於中國的文化卻不了解,所以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更多的人了解中國。」Google 文化學院項目經理 Simon Rein 這樣介紹這個項目。

所以你在這個項目的線上地址可以看到很多具備民族特色的文化、工藝品,Google 在現場演示了一張捕捉到的蘇繡《簪花仕女圖》,經過幾十倍的放大效果下,圖片依然清晰可見。
Google 此前還曾為這種藝術品拍攝單獨發布一款藝術相機,愛架式(微信號:ifanr)也曾介紹這款藝術相機工作原理:首先把整幅畫作分為數千部分進行特寫拍攝,然後把這數千張特寫用內置的軟體拼接起來,製作成一張單幅照片。
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中國非遺產業聯盟、北京服裝學院民族服飾博物館、藝術平台手藝門、中國剪紙博物館以及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六家藝術機構策劃都是這次 Google 文化學院的合作夥伴。
他們希望通過這個平台將漳州木偶、蔚縣刻紙、華縣皮影等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手工藝作品收藏在 「線上」,Google 文化學院還出資幫助博物館拍攝了各種民俗藝術的製作過程影片,一同同步在網站上。

2. Google 北京

2016 年 8 月,Google 中國宣布了一條不大不小的消息——Google 北京辦公室搬出科建,來到了新址融科資訊中心。

新的 Google 北京辦公室位於融科資訊中心的 5-7 層,我們直接來到了 6 層,拍攝下了這張代表了絕大部分職能的樓層規劃圖,而實際上我們只參觀了 6-7 層。

位於 6 層最具特色的就是這個迷你博物館,它包括了 Google 旗下的大部分產品,這裡有當下很熱的 Google Tango,如果你懷舊的話還可以找到 Google Phone 的歷代機型,你甚至也能看到 Googler 揮舞著 HTC Vive——它用於展示 Google 的 VR 應用 Tilt Brush.

而 Google 北京辦公室 7 層就更好玩了,這裡有健身房、瑜伽房、甚至是按摩房,你可以選擇玩上一局台球,或是跟同事玩玩 Xbox,甚至坐在圖書屋裡喝杯咖啡——這看起來像極了一個娛樂場所。

值得一提的是 Google 北京辦公室內每層都擁有 Nap Room,這裡被精心布置的像日式的快捷休息屋,我們還在裡面發現了小米空氣淨化器。

北京辦公室的會議室的名字都很有特色,我看到了 Google 武館(I Know Kung Fu),裡邊布置了牌匾、功夫木人還有太極圖案;而飛翔的鳳凰( Flying Phoenix)則真的是在內部屋頂有一只註視你的鳳凰玩偶。

這大體代表了 Google 北京的辦公環境,我們能看到大部分的人並不會窩在工位,而是在公開區域遠程電話、在休息室探討學術甚至在咖啡廳適時的閱讀。

3. Google 中國
對於可能 「改變全球信息世界」 的 Google 來說,Google 中國業務顯得十分渺小——Google 在中國僅僅擁有五個辦公室,坐落在北京、上海、廣州(規模相對小),香港,台北,這些業務部門並不只是廣告銷售業務部門,Google 中國區辦公室非常重要,比如中國區同樣提出概念輸出觀念——在研究方面,Google 也有和清華大學的合作傳統。

「比如台北就有提出 Chrome,從工程師的角度來說,中國區的位置也非常關鍵。」Google 大中華區總裁 Scott Beaumont 介紹說。
工程師之多同樣體現在員工構成上,在我們參觀的 Google 北京辦公室——融科資訊中心 5、6、7 層都屬於 Google 的新辦公區域,但也只有 5 層的辦公區域不屬於媒體參觀的區域。
「我們在北京和上海都有工程師團隊,也有銷售團隊,以及像法務,公關,HR,行政等部門和團隊。」 但 Google 員工也告訴我,5 層是工程師聚集的樓層,我們不被允許參觀。
雖然我們也並沒有從官方拿到更詳細的業務人員構成數據,從一些媒體的傳言和還未被官方確認的數據來看,Google 在北京擁有接近 500 名員工,中國區範圍內員工人數接近千名,並且它保持一定的增速。

這也跟活動上 Google 大中華區總裁 Scott Beaumont 所說的差不太多——「搬入新地方,還新增了大概 100 – 120 個員工的辦公空間。」
結合樓層的安排對比,我們也大概得出一個簡單的結論——整個 5 層不被參觀的辦公區的中國工程師或許也是中國業務中不可忽略的一個群體。
其實在前一周的第一場 Google 活動,正是由 Google 輸入法工程團隊主導的一次見面交流會,他們提出了 「消滅豆腐」 計劃——目的就是讓字庫中的所有字體都顯示可見。

而面對 Google 中國的相關業務、以及是否有機會再次回到中國等這些記者最關心的敏感問題上,這位算是 Google 中國區最高高管也時常提及 「不予置評」,線下交流的過程中 Google 員工也幾乎會回絕此類問題,「抱歉,我們從來不會公布單獨區域、地區的數據。」
這些或許都透露出 Google 對於中國的謹慎,或是關心。
但這並不代表 Google 中國對於技術市場的影響就微乎其微了,從一些角度看,使用 Google 服務的中國公司大概是那些想要快速出海的——他們的應用可以通過 Google Play 發送到全世界,一些使用 Google 廣告業務的公司也可以通過 Google 的全媒體搜尋平台執行網路行銷——盡管那些中國的用戶看不到這些信息,但他們是給全世界看的。
這也成為了一些國外 404 公司在中國的既定方式。
在技術層面,一些媒體也曾介紹用於索引國內網頁的 Google 爬蟲依然可以正常運行,用於網站數據分析的 Google Analytics 也沒宕機——這甚至給人一種幻覺,經常使用 Google 服務的人可能覺得 Google 並沒有離開中國。
不過,確實沒有衡量中國地區的相關數據了。在愛架式(微信號:ifanr)想要從 Google 中國公關部拿到更多相關區域性的數據時,對方也是連連表示 「抱歉不能幫到你。」
這種感覺同樣讓我覺得很微妙。
Google 幫著我們推廣可能連中國人都不太留意的民俗文化研究工作,這些業務在 Google 口中是 「絕不會商業化,不會被用於項目盈利,對接的也是非盈利機構,甚至可以給博物館一些補貼。」
聯繫到 Google 「技術驅動,整合全球信息」 的歷史使命,這個公司對中國的影響似乎並沒有因為一些不可說的原因而變得微乎其微。
除了那道圍牆,這個公司從未離開中國的公眾視線。

閱讀原文

微信號:ifanr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