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憑什麼被選為G20的舉辦地?比得過北上廣深?全憑不按牌理出牌。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智谷趨勢(微信id:zgtrend)

作者:嚴九元

2016年94日,G20峰會即將在杭州拉開序幕,這個齊聚全球20位最有權勢領袖的巔峰會議,正在將杭州推向世界的輿論中心。

G20此前的舉辦地都是華盛頓、倫敦、多倫多、聖彼得堡這樣的國際城市,此次首次來到中國,沒選北京或上海,而是選擇了一座1.5線城市。

參考:

>杭州G20峰會舉行在即,哪些超級大咖出席,要談什麼?

其實,這已不是杭州第一次被追問「為什麼是杭州」。

過去近二十年,杭州由一座無可爭議,好山好水好人文的旅遊集散地,變成了一座「越來越說不清」的城市——

說它是一座明星旅遊城市,可它又是中國僅有幾個第三產業超過60%的都市;

說它是隱逸文化的發源,可它引領的移動支付和普惠金融,正在勇猛精進地帶著人們奔向未來;

說它是座1.5線城市,可它身上又有著太多讓北上廣深等正牌一線城市汗顏的「之最」;

說它水土宜人適合養老,可越來越多來自矽谷、華爾街的技術、金融精英紛紛回國入杭……

杭州憑什麼爆發出如此洪荒之力?

 

1那些讓北上廣深也汗顏的表現

 

如果不帶現金,只帶一部手機出門,哪座城市你能生活得最好?

 

答案是杭州。

 

杭州已悄然成為全球最大移動支付之城。

杭州98%的計程車、超過95%的超市便利店、超過50%的餐館都可使用移動支付,甚至相當部分的菜市場小攤也能用手機買單。

 

杭州有最完善的公共自行車租賃網路,是中國唯一一個被BBC評為「全球公共自行車服務最棒的城市」。

杭州有遍布全市的信用借還網路,憑芝麻信用分免費借雨傘、借充電寶。

杭州是養老床位最充裕的城市;是白領年終獎最高的城市;是國內大城市中,真正做到斑馬線前車讓人的城市。

北京大學4月發布的報告說,互聯網金融發展指數杭州最高,擁有金融街、中關村的北京和擁有陸家嘴的上海,僅排在第七和第八位。

 

 數據來源:北京大學互聯網金融發展指數第二期

杭州與北京、深圳一道被公認為中國創業潮的三大中心,而從最近的發展速度來看,杭州最快。

 

數據來源:杭州市政協調研報告

 

杭州當然還是電商之都,快遞之鄉,互聯網金融的絕對中心,是中國新經濟的代表。

 

一個城市所有的榮耀,不管是生活還是商業、科技,杭州似乎都拿到了。

 

2取消西湖門票其實是一種互聯網思維

 

杭州的這種成長蛻變,與四大一線城市不一樣。

北上廣深,多多少少都是政治助力的結果。北京不用說了,政治中心;上海的騰飛得益於浦東的政策紅利;深圳是因為老人在南海邊劃了一個圈;廣州有廣交會的加持。

 

杭州的成長蛻變,基本是靠自我生長,不按套路出牌,做到彎道超車。杭州式顛覆,有諸多要素,這裡重點談兩個不按套路出牌的關鍵節點。

 

第一個節點,本世紀初,杭州逆勢而動,在西湖拆掉圍牆,取消門票,成為全國第一個免門票的5A景區。

 

這期間,黃山風景區,旺季門票由80元上漲至230元。張家界的武陵源核心景區,門票由158元上調至245元。

 

杭州不按常規套路出牌,意圖是:不以旅遊作為直接贏利點,而是以旅遊業作為導流的入口,發展其他產業。

 

此後的發展按照杭州的預想進行。西湖免門票十年間,遊客數量增加2.1倍,旅遊總收入增長3.7倍,達到上千億元。

 

數據來源:中國統計信息網

 

人流量的增加,使得杭州餐飲、旅館、零售、交通等相關行業迎來井噴,擺脫了單純依靠門票的低附加值發展模式,同時對整個第三產業的發展都有促進。

 

15年間,杭州市第三產業增長速度達到9.3倍,將同為旅遊城市的西安、桂林近5倍增速遠遠拋下。相對於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杭州的第三產業也有速度優勢。

數據來源:中國統計信息網

 

回過頭來看,西湖模式就是在用互聯網模式發展城市:

用免費的方式獲取流量,不直接從入口賺錢,有了流量來發展其他業務。

 

西湖模式的效果廣受認可,但為何其他地方仿效的少?

這背後有一個不可言說的秘密:

門票收入比較確定,來錢快,更重要的是便於政府控制。如果免掉門票,客流可能增加一些,但旅遊財富都流向各色小販、旅行社、計程車公司、酒店等民間手裡,藏富於民,但政府能夠支配的財富就少了。這是很多地方政府不願意面對的局面。

 

敢於堅持流量入口意識,敢於藏富於民,這個不按套路出牌,一下子給了杭州較大的格局。

 

3彎道超車

 

第二個更為關鍵的節點,是真的互聯網來了。

 

兩個不按套路出牌者碰在了一起。

 

一個是杭州市,沒有按當時主流做法去發展重化工、製造業,而是重點發展第三產業,尤其是科技和金融。

 

另一個是阿里巴巴,在當時也是個不按套路出牌的存在。馬雲那時還是個屌絲,從一部叫《揚子江中的大鱷》的紀錄片中可以看到,回杭州創業是不得已的選擇,當時他在北京做網站,到處去找政府機構求合作,想幫他們在互聯網上向世界展示中國,但幾乎是被轟出門去的。

圖片來源:阿里紀錄片《揚子江中的大鱷》截屏

 

馬雲後來說:

阿里巴巴來到杭州,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總部)不在北京、上海,而選在杭州。我創業那會兒諾基亞很棒,它的總部在芬蘭一個小島上,所以重要的不是你在哪裡,而是你的心在哪裡,你的眼光在哪裡。北京喜歡國有企業,上海喜歡外資企業,在北京上海我們什麼都不是,要是回杭州,我們就是當地的「獨生子女」。


發展至今,很難說是杭州成就了阿里,還是阿里成就了杭州。但公認的是,杭州依靠這次出牌,完成了量級上的跨越。

 

最典型的表現就是,當前在國內經濟整體下行的背景下,有兩座城市的數據卻很搶眼,一座就是杭州,另一座是重慶。兩座城市今年上半年的增速都達到兩位數,在全國26個主要一二線城市當中分列一二名。

數據來源:統計局

 

杭州與重慶各有特色,因此,有人認為,「重慶模式」和「杭州模式」代表了中國經濟的兩種道路。

 

兩種模式有什麼不同?一言以蔽之,重慶模式重心在第二產業,杭州模式重心在第三產業。

 

數據來源:統計局

 

「杭州模式」的特點是以服務業立足,尤其是與互聯網相關的互聯網金融、電子商務、大數據等產業發展極快,信息經濟對杭州2015GDP增長的貢獻率已經超過50%

 

「重慶模式」的特色在於,其工業化道路的轉型比較成功,已成為全國最大汽車生產基地,筆記本電腦產量占比亦達全球四成。與其他內陸地區簡單承繼勞力密集型的產業不同,重慶重視產業鏈延伸和集群優勢,把加工貿易的「微笑曲線」大部分留在了重慶。

 

在重慶、杭州的雙峰並峙中,杭州模式被認為更具前沿性和趨勢性。

 

互聯網的嵌入和生長,幫助這個城市彎道超車,杭州從一個以旅遊為主打標籤的二線城市,升級為具有全局輻射力的中心城市。

 

4天堂與矽谷

 

彎道超車的過程中,杭州的氣質也在變。

 

天堂矽谷是杭州最新的一個稱呼。天堂,代表好山好水,悠閒的一面;矽谷,代表創業創新,拼搏的一面。

 

杭州不再是單純的慢生活城市,而有了快節奏和拼搏氛圍。

 

由阿里巴巴開始,杭州逐漸形成了一個互聯網生態圈

 

這裡有產業集群的效應。比如中國第一座互聯網金融大廈落戶在杭州,吸引了一大批互聯網金融企業的入駐,包括我們熟悉的螞蟻金服、挖財、銅板街、51信用卡、恒生電子、數米基金網等。在互聯網金融的企業集群方面,杭州走在前面。

 

另一方面,阿里巴巴會根據員工入職先後編排公號,如今已排到了十多萬,其中離開的有六七萬人,很多都選擇留在杭州創業或發展,阿里系成為了杭州創業圈中的第一大系(阿里巴巴lPO後出來創業的阿里系、浙大為代表的高校系、以千人計劃人才為代表的海歸系,以及創二代、新生代為代表的浙商系,是杭州四大創業系,俗稱「新四軍」)。


互聯網重鎮形成後,杭州就成為各大巨頭的必爭之地。有人曾勾勒了杭州的互聯網權力地圖:

杭城以西的餘杭,是阿里系的「天下」。

杭城以南的濱江,是網易系的「總部」。

杭城西南方向,在富陽東洲新區,一個規劃占地500畝,投資13億元的電商產業園已經整裝待發,投資者是京東。

而從富陽往北延伸30公里,百度在杭州的首家分公司宣告成立不久,已經簽約入駐「西溪籍」。

與之相鄰的,是幾個月前盛大開園的騰訊杭州創業基地。

5第三次出牌

 

第一次不按套路出牌,用流量入口思維治理城市,打開了發展的格局。

 

第二次不按套路出牌,基於互聯網和新經濟做到了彎道超車,在經濟轉型上成為典範。

 

現在杭州在進行第三次出牌,試圖把互聯網變成水電煤一樣的基礎設施。這還是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做到過的。

 

816日起,杭州用支付寶就可以坐公交了,這是全國首例。820日起,無須押金,只要芝麻信用分在600分以上,杭州居民和遊客便可在景區、機場、公交站等315個點免費借雨傘和充電寶,這也是全國首例。

 

如文章開頭所說,杭州城市的智慧程度已遙遙領先。

 

第三次出牌有一個核心,就是金融,城市生活的便捷性絕大部分都與支付和信用相關。這其中,最關鍵是普惠金融的做到。

 

普惠金融是聯合國首先提出的概念,目前已成共識。用大白話解釋,就是把金融服務變得和水電煤一樣,所有人,不論階層,不論貧富,不論城鄉,都能平等、方便享受到金融服務。做到這點的前提,一是保證風控安全,二是大大降低金融成本。

 

杭州敢於挑戰普惠金融的難題,在於有互聯網金融這張「王牌」。


 

業內流傳一件趣事,一個銀行系統和一個螞蟻金服的朋友在一起吃飯,別人問他們:你們對小額貸款的定義是多少?銀行系統的說,50200萬吧。螞蟻金服的說:最低幾千也貸,幾萬也貸,平均獲批額度在5萬塊左右吧。

 

螞蟻金服的朋友舉了個例子,解釋為何能服務那麼多低淨值用戶:每筆線上貸款的IT成本,不到1塊錢,這個成本,是銀行的幾百分之一。

 

技術帶來的成本降低和流程創新,使得普惠金融成為可能。2010年以來,有400萬家小微企業從螞蟻金服獲得貸款,其中95%的貸款項目,額度都在3萬元以下。

                                             

最近,北京大學發布了《互聯網金融發展指數報告》,其中一個結果比較有趣:不同城市距離杭州越近,距離北京、上海、深圳越遠,互聯網金融發展水平越高。

該報告說,這主要是因為螞蟻金服成為互聯網金融的最大數據源,距離該數據源越近,互聯網金融的推廣力度越大,從而互聯網金融發展水平越高,這也進一步說明互聯網金融並不是完全超地理的金融現象。

 

沒有任何傳統金融優勢和政策傾斜的杭州,借助互聯網金融的勢能,意外地成為一個金融重鎮,這是彎道超車的又一實例。

 

它的意義甚至超出了國界。

國際金融秩序一直由西方發達國家主導,但移動支付,中國卻走在了前面。一位業內人士幾個月前曾有過一段描述:

美國大約有15%用戶用過PayPalApple Pay等移動支付,但實際上並沒有成為日常生活習慣,對比中國移動支付發展的勢頭,可以說美國現在更像2013年的中國,在移動支付發展上落後中國2年以上。

6不想平庸的未來

 

不按套路出牌,肯定是想避免平庸。觀察一座城市能否具有世界性的影響,往往有三個衡量指標。

1.    有沒有舉辦世界級的盛會

 

1851年倫敦舉辦首屆世博會,1964年日本舉辦奧運會,這些世界級盛會,某種程度上是這座城市站到世界舞台中央的加冕禮。20169月,杭州代表中國首次舉辦G20首腦峰會。

2. 有沒有世界級的公司

西雅圖有波音、微軟,紐約有花旗銀行慕尼黑有西門子,東京SONY,杭州有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

3.有沒有向外輸出影響世界的產品或商業模式

 

洛杉磯的好萊塢電影公司向外輸出的大片和文化,慕尼黑的西門子向世界貢獻著工業4.0最前沿的技術,杭州的阿里巴巴和螞蟻金服正在向世界輸出互聯網貿易模式和普惠金融模式。

 

沒有政策紅利,完全靠原生力及不按套路出牌的發展思路,杭州在過去十幾年一路彎道超車,衝到世界面前。現在的第三張牌會有什麼影響和改變,拭目以待。

參考:

>杭州G20峰會舉行在即,哪些超級大咖出席,要談什麼?

閱讀原文

微信號:zgtrend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