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民創業遇上資本寒冬?投資人:熱錢還很多,只是市場理性了。

早在2014年9月,經緯中國創始人張穎所寫的一封《泡沫就在那裡——致經緯系CEO們的公開信》廣為流傳,提出未來12個月,創投市場資本寒冬將至。

彼時的張穎還較為樂觀地告訴創業者,寒冬的到來長遠來說是件大好事,只會加速沒有準備好的競爭對手的滅亡,和在新一波牛市來臨時成就一個更加強大兇悍的自己。

自2015年下半年股市動蕩以來,資本寒冬的這一概念的討論從沒有停止,投資機構趨於謹慎,獲得天使融資的創業公司掙扎在生死邊緣,一波波以O2O、P2P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的大量倒閉,還有以互聯網巨頭的報團合併。

近2年時間過去,情況似乎更加惡劣。

張穎在2016年5月12日大膽預測,今年年底,將有大批獲得天使融資的創業公司將死掉,僅有10%的創業公司能夠拿到A輪融資並繼續存活下去。

資本寒冬的概念是否被過於熱炒?

2016年8月3日,由香港青年協會及深圳市青年聯合會主辦的世界青年創業論壇,在深圳前海舉行。在其中一個分會場上,台上是來自全國幾家中大型的VC合夥人,而台下坐著來自中國內地和香港的青年創業者。

面對創業者的疑惑,這些風投機構的創業者並不悲觀。


曾經“錢都不是事”

中國最早的互聯網公司孵化器之一——創業工廠管理合夥人張瑋坦言,資本寒冬“真是”一個假現象,讓資本真正回歸到理性的狀態。

從2014年中到2015年中是資本過熱的狀態,每個人都在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每個人都在喊創業,造成創業者、創業項目、投資機構多和社會資本都很多,整個市場環境,包括基礎設施和過去完全不一樣。

導致市場環境不一樣的原因中,張瑋認為,產業互聯網、產業投資機構,比如BAT大規模資金投資,形成戰略性、多元化,產業和各個方面相結合的投資,使得很多熱錢砸入市場。

她回憶在2014至2015年間,北京中關村大街上都甚至說“錢都不是事”,一些創業公司的模式不是to B或者to C,而是to VC。


投風投機構所好,一擁而上的創業公司越來越多,也隨之出現了資本寒冬,包括O2O、P2P、智能穿戴、硬體設備等行業的企業死了上千家。

張瑋還指出,很多上門洗腳、做飯的項目做的東西不是沒有價值,但沒有自己的生產力和創造力,也沒有生產核心價值,“死亡是必然的。”

眾多風投機構在今年上半年的投資節奏仍然放緩,海內外的統計數據似乎也在佐證張瑋的判斷。

據彭博社援引英國咨詢公司Preqin的數據,今年第二季度中國VC的籌款額僅有4億美元,為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二,達近三年來的最低。

整個2016上半年來看,中國VC的籌款額僅有13億美元,僅相當於2015年上半年的一半,或是2014年上半年的1/5。

以最受投資者追崇的互聯網行業為例,“投資中國”網站7月13日公布的統計報告顯示,今年第二季度互聯網行業VC/PE交易放緩,融資規模大幅回落。其中,融資案例328例,環比下降3.24%,融資規模37.79億美元,環比驟降55.68%。

和在場不少投資者的觀念類似,張瑋強調,創投市場正回歸到理性狀態,市場上的資本很多,只是投資人不敢投,現在沒有人敢投O2O和P2P,所有投資人看到這幾個領域都是往後退的。


市場回歸正常與理性

海朋資本創始合夥人趙劍海則提出,資本寒冬真正的問題是估值泡沫的破裂,這才是問題的實質,有太多項目被稱作獨角獸。他舉例說,在他2006年加入創投行業,全世界一年產生一到兩個估值10億美金的公司,現在幾乎每個月都產生一到兩個,這太快了。

趙劍海指出,從創業者角度來說不需要太恐慌,從歷史角度來看,現在一定是創業最好的階段,真正好的創業階段一定跟底層技術進步和產業的推動相關,移動互聯網的推動還沒窮盡,智能大數據領域又產生了新的技術,對很多運作模式產生巨大的改變,優秀的企業家和創業者發揮出來,投資者已經準備好了。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夥人劉星曾主導投資新浪、阿里、京東、唯品會等公司,在他看來,目前的投資市場,相對於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上半年的情況更遜一些,但這是回歸正常的情況,回歸到正常的節奏和估值水平,可以持續健康發展的階段。

以美國VC行業的歷史經驗以及周期性的角度,劉星覺得今年上半年所謂的寒冬並沒有令人感到糟糕,不管從投資人還是創業者,讓心態回歸到更加平和健康,這更有利於讓大家的投資方向走得更遠。

以投資A輪公司的旦恩創投合夥人淩代鴻並不覺得資本太少,認為目前市場的錢仍然多得一塌糊塗,但依然處於資產荒的時代,優質資產太少。


創業投資與私募股權研究機構清科研究中心7月25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創業投資市場募資活躍度雖然有所下降,但大型機構的募資金額仍然十分龐大,致使募集總額下降幅度並不是很明顯。

投資方面,今年上半年共有1264起投資案例,同比下降33.3%,其中1052起披露金額的交易共計涉及584.95億元人民幣,同比下降12.5%,平均投資規模達5560.40萬元人民幣,與2015年同期相比,投資活躍度下降;

基金募資活躍度雖然有所下降,但大型機構的募資金額仍然十分龐大,募集總額下降幅度並不是很明顯。上半年中外創投機構共新募集173支可投資於中國大陸的基金,同比下降41.8%,環比下降42.3%;然而,基金平均募資規模為6.26億元人民幣,同比上升90.7%,環比上升58.8%。

創投機構的投資階段仍然主要集中在前期,但成熟期的創業企業募資金額很大,如鏈家網完成了60億元人民幣的B輪融資,美團點評也在上半年完成高達33億美元的融資。

下一個創業爆點在何處?投資者很小心

在這樣的環境下,創業公司如何尋找到新的創業爆點,資本最看重的又是什麼?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夥人劉星首先指出,千萬不要做to VC的事業,創業爆點是由創業者回答,不是由機構回答。“對問題的尋找和答案的創造,這是創業者該做的事,按照VC的最近喜歡投什麼就創業則是本末倒置。”

過度尋找創業爆點的過程本身也令投資者表示擔憂,創業工廠管理合夥人張瑋擔憂當投資人指出爆點後,在未來如果又產生幾十家甚至上百家的公司。盡管如此,張瑋還是給出了一些方向。

她認為未來幾個大的發展方向,包括產業互聯網,一是垂直行業嫁接互聯網產生新的價值,從而優化產業鏈;二是文化產業等泛領域,包括遊戲、電影、動漫、直播和新媒體等,都有非常大的機會。

對於爆點的概念,幾位投資者都很小心翼翼。

海朋資本創始合夥人趙劍海認為,如果投的是比較早期的項目,一定要在爆點沒出現前進行投資,但很難追逐到一個爆點。競爭結構的分析、底層技術在迅猛的發展,加上很多有商業頭腦加上技術結合,可能會產生很多項目。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