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中國大陸的大學生,是怎麼樣的?大學四年,改變了這麼多。

每年七月,都有一批大學生返校繳回學生證,離開校園,步入社會。

回看自己的證件照,大一青澀的面孔彷彿還是昨天;大學四年的時光,他們除了學到知識,還通過各種大學生活,變得更加成熟。

以下專題照片,是受訪的大學生,拿現在的照片和昔日學生照作對比,很有意思。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中心攝影、文字:陳東

王婷,21歲,安徽池州人,安徽財經大學保險專業2016屆畢業生,考取西南財經大學保險學院碩士研究生。大三時通過競選擔任了金融學院團委宣傳部部長。關於那次競聘,她一直覺得沒有什麼希望,但是在學長學姐們的鼓勵下成功勝出。這件小事對她啟發很大,“感覺大學不僅需要努力,還需要勇氣。”

劉孝忠,22歲,河南南陽人,安徽財經大學金融工程專業2016屆畢業生,就業於深州市某銀行。他從小在農村長大,是一名由爺爺奶奶帶大的留守兒童,生性靦腆。大學期間被動進入了院學生會,被迫認識了很多老師和不同專業、不同年級的學生,從不善交流逐漸轉變為主動表現自己,大三時還主動成功競選了班級團支書。

王彤彤,22歲,安徽蒙城人,安徽大學應用物理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合肥一家光電科技公司任品質管理工程師。他是天文愛好者,大學期間自購了天文望遠鏡。由於長期觀測天空,他平時走路都有了仰望天空的習慣。畢業之際,同學送了他一把帶有星圖的傘。

杜榮,23歲,安徽馬鞍山人,安徽大學法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從事某健康產品的直銷。大學期間她參加了學生會和多個協會,做過很多志願活動和社會實踐活動,並且做過三年微商。她對直銷很有信心,目標是五年後月入十萬。她外觀大大咧咧、活潑開朗,其實內心堅強,班上的男生們都尊稱她“榮哥”。


婁淑敏,24歲,安徽蕭縣人,安徽中醫藥大學護理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徐州一家醫院從事護理工作。四年前,在大一的實驗課上她發現自己暈血,覺得自己當不了護士,開始想著轉行。但是經過在學校的鍛煉和畢業前的十個月實習,她克服了暈血,也喜歡上自己的專業。“有時候恐懼的東西不可怕,可怕的是恐懼本身。”

費優鵬,25歲,安徽馬鞍山人,安徽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畢業後將在安徽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耳鼻喉科當專碩研究生。大學期間學生會副主席和大學生記者團團長的經歷對他影響很大,大一時他根本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說話,現在已經不再羞澀。“大學改變了整個人的性格,也改變了做事的方式和能力”。

朱濤,23歲,江蘇淮安人,池州學院美術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上海擔任私人健身教練。他身高1.91米,大學最重的時候體重高達259斤,他用了半年時間裡降到150斤,後來又通過健身增肌,成為擁有八塊腹肌的“男神”。在瘦身時期,他堅持一日兩餐,每天晚上都堅持去操場跑步,無論刮風下雨從未停過。

朱建晴,23歲,安徽太湖人,安慶師範大學黃梅戲表演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安慶市一家黃梅戲劇院實習。她曾讀過三年戲校,因為覺得專業學得不紮實甚至想過改行。畢業之際得知安慶師大有黃梅戲本科表演專業,毅然報考。經過四年的學習,她覺得自己的專業提升了許多。“大學讓我再次想堅持自己的夢想,並且想一直走下去。”

張曼,23歲,山西洪洞人,安徽農業大學藝術設計專業2016屆畢業生,準備去北京尋找工作。她原本準備在合肥工作,但是父母希望她回北方發展。目前她正在家中為求職做準備,儘管對外面的社會做了充足的心理準備,但是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她仍有一絲緊張。“希望我不會被外界焦急了自己,先謀生,再謀愛,快點獨立強大起來。”

張芹,23歲,安徽固鎮人,安徽建築大學城建人力資源管理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合肥一家金融企業上班。大學期間參加了學校的街舞社團,多次參加晚會表演,對於自己的大學時光,她覺得“充實”。

王慧,23歲,安徽安慶人,安徽科技學院市場營銷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上海一家房地產公司從事經紀人工作。大學期間曾任校KAB創業俱樂部副主席。四年的鍛煉讓她從一個自卑的小女孩成長成眾人眼裡的實力女主席,自信,開朗,獨立,她認為自己的大學“精彩紛呈,充實幸運”。


王超,24歲,安徽無為人,安徽科技學院經濟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上海一家金融集團從事投資理財工作。大學期間,經過社聯和創業活動的鍛煉,他覺得自己已經從一個稚嫩的男孩成長成為一個有擔當和責任男人,做事情會學著換位思考。“要儘自己所能地去幫助別人,因為當你在幫助別人的同時,別人也會惦記著你。”

孟珂,23歲,安徽固鎮人,安徽科技學院法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畢業後考取沈陽航空太空大學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專業碩士研究生。大學四年他廣泛參與各種文藝演出,雖然大一第一次上臺時緊張得雙腿發抖,但如今的他充滿自信。對於大學,他的評價很是與眾不同,「青春太好,好到你無論怎麽過都覺浪擲,回頭一看都要生悔。」

王子健,23歲,安徽肥西人,安慶師範大學市場營銷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為合肥一家教育集團市場部宣傳企劃專員。大學四年一直擔任班長,曾任校學生會副主席,參加過省和國家創新創業大賽並獲獎,關於大學,他覺得“不後悔,沒遺憾,充實豐富,每個細節都值得餘生慢慢回味” 。

儲有玲,23歲,安徽金寨人,安慶師範大學漢語言文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現在金寨縣一所學校擔任語文教師。大學期間,她成功減肥35斤。除了外形的變化,她還學會了內斂,學會了遇事冷靜不再瘋瘋癲癲。

褪澀青春  

撰稿:陳東

在去往北京的列車上,剛剛從安慶師範大學畢業的王霜霜又沒出息地哭了。她收到了正在參加畢業典禮的室友發給她的校長寄語。因為工作的原因,她無法請到太多的假,只好缺席了隆重的畢業典禮。

在回校辦理畢業手續的三天時間裡,她哭了一次又一次。開完最後一次班會,她站在教學樓下,看著同學們一個個走出,她努力地想記住每個人最後的表情。

“我很抱歉,大學四年來,我把時間精力放在了自己認為值得傾付的地方,卻對自己身邊的同學所付甚少,甚至單純把他們當做人生中的過客。然而走出學校才發現,再也找不出這麼可愛、這麼認真搞笑、這麼真的一群人,所以我羞愧難當,站在雨裡哭了又哭。” 

六月正是草木蔥蘢,一切欣欣向榮的氣象。

但是在每一所大學,校園裡卻都瀰漫著感傷的氣息。

“散伙飯”上的真情告白,校門口的抱頭痛哭,踏出這個校門,邁入一個新的開始,告別的不僅僅是大學,也包括他們的青春。

許多人感慨地發現,對一所大學的眷戀原來是從收拾行李那一刻開始的,“我們都是在快畢業的時候才愛上學校的。我們都是在快結束時才想要好好開始的。” 

從大一到大四,抑或大五,是一個人褪去青澀的關鍵時期。

FT中文網專欄作家薛莉說:“大一學生青澀,是純真;大四再青澀,就成了書呆子。而四十歲了還不太懂人情世故的話,會被認為很’二’。 ”

從入學到畢業,大學生們除了學習還會參加各種各樣的協會、組織,在與老師、同學打交道的過程中,他們不斷增長辦事能力,體會和領悟各種人生道理,也慢慢懂得一些“人情”與“世故”,而這些都成為他們踏入社會的基礎。

從小在河南農村長大的劉孝忠,是一名由爺爺奶奶帶大的留守兒童,生性靦腆。在安徽財經大學讀書時被學長“拽”進了所在學院的學生會,因為工作,他被迫認識了很多老師和不同專業、不同年級的學生,生性羞澀、不善交流的他在不知不覺間發生變化,他開始敢於主動表現自己,大三時還主動成功競選了班級團支書。

安徽科技學院畢業的孟珂至今都記得,大一時參加學校的演出,剛上舞台時雙腿都在發抖,歌詞怎麼也記不住。然而在老師的鼓勵下,在學長學姐的帶領下,他逐漸變得自信,舞台表現有了很大的變化,後來多次參加學校團隊到校外進行演出。如今的他,在辯論和演出等多方面已經游刃有餘。

合肥工業大學畢業的曾天是一個偏於學術研究的大學生,大三時參加全國智能車競賽並獲一等獎。這次鑽研與合作讓他明白,任何一件簡單細微的事情,只要認真對待從一而終做好,最後一定能夠取得好結果。

經歷這次鍛煉,尤其是一些小挫折後,他覺得自己“不會再對未知的知識領域恐慌,遇到問題能夠仔細進行一番評估,從小到大,分析問題解決問題,從這樣的過程中獲得提升。” 

大學是學習的地方,不僅僅是課堂學習,還有許多關於如何做事的學習。

對一個人的成長與變化,很多同學認為,後者比前者更為重要。

安徽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專業2016屆畢業生費優鵬,大學期間曾擔任校學生會副主席、大學生記者團團長,大一時根本就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說話,一說話就會臉紅、語無倫次。但是經過幾年鍛煉後,當年的羞澀在他身上完全不見了踪影,他會經常組織開展活動,做事中會想得更多、更全面,會主動考慮如何與他人合作謀事。“大學改變了整個人的性格,也改變了做事的方式和能力”。

當年,他們背負行囊,帶著對大學的憧憬走進了象牙塔,懵懂而青澀。

如今,他們又背負行囊,帶著對大學的依依不捨踏上新征程,希冀而忐忑。

雖然他們面前的路,可能不是那麼清晰明朗,但是他們都清醒地知道,“不能再依靠父母了,自己奮鬥的時刻到了。” 

致謝:這也許不是一期出彩的專題,但是肯定是一期用心的專題。

在酷暑的炎熱中,一次次奔波他地,在陌生的高校中拍攝陌生的同學,於我而言,是一次考驗也是一次鍛煉。

非常感謝所到之處學校領導老師給予的幫助,非常感謝七十餘名同學欣然答應拍攝,使我有了充足的素材。

根據專題的內容需要,也更因為水平有限拍攝得層次不齊,更多的拍攝對象無法在這裡得以呈現,衷心向你們表示歉意,衷心感謝你們對本專題的支持!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