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問世就是全球第一、領先所有對手的中國無人機神話「大疆」,問題開始浮現?

本文來源:界面新聞記者:林騰

那些對大疆無人機充滿期待,並願意為之付出高昂費用的用戶,可能會發現:

隨著無人機在生活中越來越普及,這家被中國稱為傳奇的公司,其糟糕的產品和售後口碑,已經遠遠超過了它所宣揚的技術先進性。

同時,曾經遊離在市場邊緣的無人機廠商也逐漸意識到,他們眼中的巨無霸大疆,實際上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怕。

從一定程度上來說,大疆的知名度和所占有的市場份額,已經讓它代表了整個消費級無人機行業。

從消費級無人機誕生開始,大疆就一騎絕塵。

在整個市場中,大疆無人機穩固地占領著民用無人機市場的半壁江山。

在大疆之後,包括3D Robotis、昊翔、零度智控、億航等廠商都試圖爭奪這個市場,然而這些公司目前的市場份額幾乎都還差大疆十倍左右。


研究機構EVTank分析稱,受低空逐步開放的利好,中國民用無人機未來幾年將保持50%以上的增長,到2020年,全球無人機年銷量將達到433萬架,市場規模將達到259億美元。

雖然大疆在這幾年高速狂奔成長為全世界矚目的品牌,然而在這背後,包括技術和售後的問題正在成為這家公司的隱患,而危機的導火索已經逐漸被點燃。

隨著消費級無人機產品的普及,大量新手無人機玩家踏入了大疆產品的行列,這導致無人機損壞以及意外的事件發生幾率大大增多。因此即便是占有絕對優勢的大疆,在這幾年首當其沖地成為了用戶質疑的對象。

事情是從一家名為“SBDJI”的消費者維權網站中開始發酵的,因為僅僅在這個網站中,已經有多達1800多條用戶發出的無人機事故貼。

按照業內估算,大疆目前的銷售量也只是在100萬台的規模,這其中還包括了專業級和消費級兩種類型。與此同時,對比起手機、家電等消費級產品行業中,無人機產品故障率非常高。

一位接近大疆的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說,大疆與“SBDJI”投訴網站之間的鬥爭已經讓汪韜感到非常不安。

在這個網站中,消費者抱怨的地方無非兩點:在飛行過程中發生的炸機(由於操作不當或機器故障等因素導致飛行航模不正常墜地),這其中有大疆產品本身的原因,也有用戶操作不當的原因;其次是面對被損壞的飛機,用戶們普遍都在抱怨大疆售後維修價格高昂。


大疆的先天缺陷

“大疆的產品質量本身沒有什麼問題,技術也在業內屬於領先的水平,問題在於當無人機從極客群體過渡到普通消費者的時候,無人機的先天缺陷就會凸顯。”北京奧北航模俱樂部的相關負責人夏雨(化名)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幾年前,大疆只是定位於航模愛好者的飛行控制模型,剛開始大疆向國外業餘愛好者銷售,並在歐洲和北美受到了極客的熱捧。隨著產品知名度提升,大疆開始開發集成了錄影與無人機功能於一身的航拍一體機。

根據EvTank的數據顯示,民用無人機市場已經從2013年的15萬台爆發性增長到了2016年的260萬台。超過20倍增長的背後,是越來越多的新手玩家開始接觸消費級無人機。


“無人機比起手機、家電等常用的消費級產品來說,操作難度要高出太多,”夏雨說,大多數玩家不懂無人機的特徵,比如攝影愛好者會把無人機當相機一樣使用,而大疆所宣稱的易用性實質上對於新手玩家來說,還是有一定差距,但造成的損失往往是無法挽回的。

深圳普宙無人機的技術負責人對界面新聞記者說,消費級無人機發展較快,涉及到技術面較廣,主要包括飛行控制技術、組合導航技術、陀螺穩定雲台技術、成像技術、智能圖像處理技術、無線傳輸技術和智能軟體處理技術以及其他的集成電路設計、工業設計、電機技術等。

這位技術人士還強調,無人機當中還存在一些並未成熟但容易造成重大隱患的技術。比如視覺壁障,現有的視覺壁障技術存在較大的漏檢和錯檢可能,而這種錯誤可能帶來的後果不僅僅是飛行器自身的安全,更可能威脅第三方,造成其他重大損失。

根據“SBDJI”站長提供的數據顯示,大疆精靈系列第三代之前,常見的故障原因有多種多樣,但最主要的幾個問題無非還是聚焦在抗干擾、電池耐用性等方面。

比如“地磁航向在飛控算法中依舊權限極高,很多情況下干擾導致操縱完全失效”、“從精靈2開始的智能電池使用壽命非常短”、“GPS檢測為中國地區,自動打開地圖糾偏沒有做到,導致使用航點、環繞等高級功能,因為地圖誤差導致撞機”。


“以無人機使用的鋰電池為例,在整個鋰電行業中,包括使用壽命和性能問題都沒有完全解決,再加上玩家的不當使用,所以會經常造成動力供應不足損毀無人機,”上述航模玩家說,多軸無人機有許多技術上的軟肋,不是大疆單方面通過提升技術研發和供應鏈的方法就可以解決的。

除此之外,許多無人機在設計之初就缺乏安全方面的考慮,沒有經過反復測試,就匆匆進入實戰。例如美國軍方墜毀的無人機最常見的是通用原子航空系統公司研制的“捕食者”。由於“捕食者”沒有設計各種備用系統(例如只有一個引擎、一台交流發電機、一個推進器),如果其中任何一部分發生故障,飛機都會墜毀。

換句話說,快速增長的市場需求試圖推動無人機成為像手機一樣普及的消費產品,但無人機本身玩法複雜、風險程度極高,再加上產業供應鏈無法短時間內滿足無人機的需求,讓剛剛接觸無人機的新手玩家們往往會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損壞價值高昂的無人機。這種情況不僅僅在大疆身上,包括小米、昊翔、億航等整個無人機行業中均有出現。

大疆創始人汪滔曾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承認,大疆寫了十年的飛控代碼,現有技術條件下極個別情況還會出現GPS信號丟失之後無人機漂移的狀況。雖然已經盡了最大努力把體驗做好,但是還是有很多風險是現在技術無法完美解決的。


從大疆最近一段的時間產品策略上來看,這家公司已經開始不再更多糾結於飛行技術上的硬傷,而是把產品的焦點放置於影像、雲台等方面。

去年11月,大疆宣布與哈蘇相機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後者是一家老牌的航空影像公司,曾經為美國太空局的“阿波羅計劃”提供過技術和設備;除此之外,大疆頻繁發布無人機周邊產品,其中包括專為飛行平台設計的嵌入式高性能機載電腦“妙算”Manifold,後者可以打造更加強大的無人機行業應用。在去年10月,大疆還在倫敦推出一款一體化手持雲台相機Osmo。

售後困境

如果說無人機技術問題尚屬行業通病,那麼對於大疆來說,傲慢而封閉的售後是讓其這幾年積累起糟糕口碑的主要原因。

深圳星圖無人機負責人曾對界面新聞記者說,大疆技術在業內還是領先的,但在售後方面卻是倒數。

按照大疆給界面新聞記者提供的售後條例,當收到需要維修的飛行器後,大疆維修部門將檢測損傷情況,確定飛行器的維修費用。如果判斷為非保修案例,會通過簡訊和郵件將維修費用報價告知用戶;如果用戶接受並支付維修費用,確認收款後,維修部門將進行維修,測試飛行器各項功能。


一位大疆售後的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大疆損壞後還能看到產品飛行的高度、坐標等數據,會通過分析數據確認責任,如果數據缺失無法讀取,則按照相應政策給出折扣購機方案。

“大疆無人機不像載人飛機,如果發生故障會有比較詳細現場記錄的過程,一般鑒定事故責任都需要寄回大疆原廠去鑒定,”夏雨說,這就造成了事故由大疆單方去判定事故責任方。

除此之外,由於大疆無人機的高度集成化,機器一旦發生故障往往會遭遇比較大範圍的損傷。上述技術人士說,由於無人機設計時候需要保持穩定和動力供應,因此往往會通過更加集成的結構讓無人機的降低無人機的重量。

“無人機本身就是一個高維修頻率的產品,高度集成化讓玩家每次維修都需要付出高昂的費用,”一位航模玩家說,他有一次修理大疆機器花了將近購買機器價錢的一半價錢,而且經常修好了一個模塊,另一個模塊又產生了問題。

除了高昂的費用,大疆封閉的維修模式也讓玩家苦不堪言。一般而言,像手機這樣的消費產品做法,由於零配件市場相對公開和透明,當產品發生故障時,除了官方維修,還可以尋求第三方維修服務。但在大疆的售後體系中,往往只有“官方”一個管道。


一位玩家在發布的大疆技術帖中稱,大疆會在自己的產品中屏蔽其他類型的配件,只有從大疆官方管道購買的配件才能正常使用,此外,這些配件的價格都比第三方的產品高出許多。

“毫無疑問,大疆在維修和零配件層面擁有絕對的定價權,用戶不接受也得接受,”上述玩家說,蘋果也壟斷了自身的售後核心零配件,但蘋果的返修率比起大疆來說低很多,無人機本身就屬於經常需要維修的產品,所以玩家要在這些方面付出更多高昂的成本。

消費級無人機普及會讓新手玩家惹禍,但未來幾年會有更多的玩家學會無人機知識和原理,也會湧現更多的熱心資深玩家為其他用戶維修,甚至出現第三方維修,但大疆把卻把更有利於新手無人機玩家的方向給堵住了。

蓄勢待發的競爭對手

很難說大疆相對封閉的問題是否已經被競爭對手們盯上,但從目前大疆之外的無人機行業來看,越來越多的公司走著跟大疆涇渭分明的路線,而從本質上來說,競爭對手們會更加強調無人機的開放性。

以3D Robotics為例,這個廠商可能是大疆繼續主導消費級無人機市場的最大威脅之一。福布斯對此評價,如果說大疆創新是無人機行業中的“蘋果”,那3D Robotics就是“安卓廠商”。

跟大疆相比,3D Robotics四旋翼無人機Solo更加簡易。封閉的大疆操作系統所不同的是,3D Robotics的操作系統屬於開放源,這就能夠吸引開發人員和其他公司的興趣,比如數十家正在用價格低廉的無人機削弱大疆優勢的中國山寨廠商。其CEO安德森也曾經表示,如果每個人都在使用3D Robotics的軟體,那麼控制這個市場的將是3D Robotics。

從目前的無人機發展趨勢來看,越來越多的科技巨頭正試圖通過控制核心產業鏈的模式圍攻大疆。


去年10月,移動晶片巨頭高通在也為無人機市推出了“驍龍飛行平台(Snapdragon Flight)”,它是可以大幅降低無人機的生產和設計門檻的晶片解決方案,這讓大量無人機公司跨過了難度最高的門檻。

在大疆精靈4推出避障功能之後,被英特爾6000萬美元巨額投資的無人機公司昊翔也推出了一款具備避障功能的無人機昊翔Typhoon H,後者使用的正是英特爾的最新研發技術realsence。

今年1月份,零度宣布與互聯網公司巨頭騰訊合作開發無人機,零度的目標也很明顯,通過騰訊強大的社交網路和遊戲經營能力,讓簡易型的無人機能夠在更大範圍上進行推廣。

“大疆所宣揚的技術領先更多是一種市場手段,實際上有實力的無人機廠商的技術實力差距並不大,後者在一些特殊行業有過很成功的應用和領先的技術,只是還沒有完全普及到消費級產品,”普宙無人機技術負責人說,大疆的優勢在於用戶群體較大,能夠根據用戶的需求不斷自我改進,從而讓更多用戶接受。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