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大大最愛的中國網路重地「烏鎮」,有一位執勤36年的老郵差,他走過的路可繞地球六圈。

來源:騰訊新聞

攝影:成傑  

編輯:田野

沈文元是個「老烏鎮」,1981年,他還是個毛頭小夥子的時候,就已經在烏鎮周邊送信送報了。

烏鎮的子夜路日漸繁華,秀麗的西柵景區遊客更是熙熙攘攘;而從烏鎮大橋東面橋堍的小路往左,一直向南延伸的南柵老街則是另一番景象:錯落有致的小巷、高低斑駁的古橋、人來車往的嘈雜,青石板承載著濃濃的市井氣息。

參考:>在剛剛舉辦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烏鎮,聊聊當地人的網路生活。

>揭密烏鎮的中國互聯網頂級飯局:各大門派掌門人+小米手機,聚在民宿裡喝酒。

>中國已是世界網路強權,一場烏鎮峰會,台灣去了哪些人,該怎麼看待?

>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登場,回顧習近平對烏鎮高度網路化的「嘔心瀝血」。

沈文元是個「老烏鎮」,1981年,他還是個毛頭小夥子的時候,就已經在烏鎮周邊送信送報了。每天,流淌在青石板上的一抹綠色的身影,讓南柵老街多了一點別樣的味道。

推著自行車上下石橋送信是老沈的工作,日復一日,他堅守了36個年頭。

前些年單位給他們的工作距離進行了測算,一天大概要走30公里,一個月600公里,這樣算來一年就是7200公里,36年來整整25萬9千公里,相當於繞行地球6圈。按老沈的話來說,閉著眼睛烏鎮的小弄小巷也難不倒他。

沈文元的家就在單位不遠的職工宿舍,他總會提早來到郵局的投遞室,整理前一天從西柵景區內古郵局收集來的明信片。

盡管免費的無限網路早已在烏鎮普及,但來古鎮的遊客們依舊願意用傳統的筆端寫下真摯的祝福,用郵寄的方式從烏鎮傳遞一份思念。

老沈說,基本上每天能收到500多張,雖然工作量很大,但是看到寫滿祝福的明信片時很感動,只想著盡快蓋上郵戳,讓遠方的朋友早點收到這份來自烏鎮的祝福。

當桐鄉的送郵車來到投遞室後,一天繁忙的工作才算正式開始。把車裡的東西扛下車,老沈和其他同事一起熟練地分揀著當日需要送達的信件、報紙、包裹等。

數十年的工作積累讓日常的分揀工作駕輕就熟,經過他的手,信件、報紙一一被仔細歸類,放置在指定的位置上。

兩大摞的報紙和包裹已經把自行車塞滿,老沈說差不多有150斤。

這輛自行車跟了老沈十多年了,每次出車,他都會把車子擦得乾乾淨淨。

沈文元騎行在烏鎮的大街小巷,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標識隨處可見。

來烏鎮的外地遊客越來越多,時常有遊客找老沈問路,他都很熱情。

老街裡,流淌著的這抹綠色也成了獨特的風景。

這天天公不作美,雨一直淅淅瀝瀝下個不停,送郵車也晚點了。老沈顧不上吃中飯,兩大袋的報紙、信件和快遞小包把自行車塞得滿滿當當。

「不能讓人家等著急!」老沈說著,用雨披將郵件包裹得嚴嚴實實,就騎車上路了。古樸的烏鎮南柵老街窄小而狹長,雨天騎行的難度更大。小路泥濘,車輪濺起水花,老沈騎上去有些晃蕩,遇到石橋上高坡,他只能下車吃力地推著前行。

下雨天,老街上遊客並不多,店主拿著沈文元投遞的報紙,嘮嘮家常。「謝謝啦,老沈,停下來吃杯茶吧。」在烏鎮的老街區,大多數「老烏鎮」都認識老沈,每每見到他,都會和他打招呼。

在烏鎮鎮政府,沈文元把報紙信件放置到每個工作人員的名下。

在烏鎮互聯網醫院,工作人員簽收信件。烏鎮互聯網醫院因改變了人們就醫方式而受到巨大關注。

綠色的郵政工作服,沈文元穿了一輩子。

郵政工作30年,一本榮譽證書記載了老沈對工作的堅守。

日曬雨淋的工作讓他顯老,反覆蹬踏自行車的勞損讓他得了嚴重的關節炎。

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他和老伴約法三章開始戒煙。

老沈坐在家中若有所思,不高的薪水要負擔女兒學費和家中開銷。

在青島讀研的女兒是老沈夫妻的驕傲,家中還掛著她小時候拿獎的繪畫作品。

隨著烏鎮旅遊開發以及知名度的提升,來烏鎮的外地遊客越來越多,時常有遊客找他問路,更有一些小青年喜歡和他合影……他說,或許他也是烏鎮的一道風景吧。

參考:>在剛剛舉辦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烏鎮,聊聊當地人的網路生活。

>揭密烏鎮的中國互聯網頂級飯局:各大門派掌門人+小米手機,聚在民宿裡喝酒。

>中國已是世界網路強權,一場烏鎮峰會,台灣去了哪些人,該怎麼看待?

>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登場,回顧習近平對烏鎮高度網路化的「嘔心瀝血」。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inaoneday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