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路小民】帶動西藏經濟發展的青藏鐵路、公路,10周年了,看沿線百姓的生活。

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全線通車,運營十年來,無數遊客湧入西藏,西藏的經濟蓬勃發展。

缺氧,暴晒,寒風和塵土,護路工紗巾裹臉就算是最好的防曬;進藏的司機時常被堵在公路上;路邊小店裡,來自甘肅的年輕人煮著一碗又一碗有點生的麵條。

天路上,普通人的生活還在繼續。

來源:網易

攝影:吳芳、許國

編輯:封擺

▲青藏鐵路起於青海省會西寧,終至拉薩,綿延一千九百五十六公里。圖為黃昏的西寧,這座城市在不斷發展。

▲運行800公里,火車抵達格爾木。2016年6月23日早晨,格爾木火車站廣場上,道吉才旦在等車。他和七個朋友從甘肅蘭州出發,抵達格爾木,將轉車前往那曲旅遊。

▲格爾木向西60公里,由中鐵四局建設的雪水河大橋,大橋東頭的護路隊宿舍。30歲的紮西東周來自玉樹,在這裡守衛雪水河大橋已經5年了。

▲海拔3575米,列車經過納赤台。納赤台是一個無人駐守的車站。18歲的養路工狄桂剛和同伴們站在鐵路邊,等待列車經過。他用紗巾將自己的臉裹起來,算是最好的防曬。

▲納赤台鐵路上,幾名養路工在養護鐵路。他們大多​​是本地人,常年工作在高海拔鐵路上。

▲海拔3700米,崑崙聖泉,50歲的謝忠平穿著水衣在清除水里的垃圾。由於旅遊開發,聖泉邊居住人口以及遊人增加,人類活動對自然水環境造成影響。

▲青藏鐵路穿越戈壁荒漠、沼澤濕地和雪山草原。圖為2002年9月,崑崙山口,一台挖掘機在高海拔上作業。


▲海拔4768米,崑崙山口有一處臨時的房子,路過的遊人在牆面上塗鴉。

▲與青藏鐵路並行的青藏公路上,2016年6月22日上午10點,擁堵超過11公里,一位進藏的司機下車站在路邊。

▲過了崑崙山口,到了全年皆為冬季,7月平均氣溫也只有5度的五道梁。2016年6月23日,五道梁公路道班的養路工尼格爾在和同伴燒瀝青。他在公路道班工作已經3年時間。尼格爾說,雖然自己生活在高海拔,但幹活也會喘不過氣來,甚至頭痛。

▲五道梁公路道班的護路工人。

▲五道梁,50歲的周玉和丈夫在忙著給過往路人炒菜。倆人來自四川巴州,已經在五道梁打拼5年時間.

▲6月23日傍晚,沱沱河大橋上,一列從拉薩開往格爾木方向的列車駛過。

▲2016年6月23日晚10點,沱沱河鎮上,火車司機雷發設被堵在路上,他在青藏線上跑了10年。雖然鐵路通車10年,但公路上的大貨車依然有增無減,從西寧至拉薩跑一周時間並不鮮見。

▲鐵路與發源自唐古拉山的沱沱河交匯。2016年6月23日的夜晚,沱沱河鎮上,一個來自甘肅的小伙在給客人做麵條。

▲2016年6月24日,一起車禍導致青藏公路擁堵3公里,一位牧民牽著孩子走過。

▲過了沱沱河,遇到的第一個村鎮就是雁石坪。從這裡開始就離開青海,進入西藏了。圖為護路隊員索多一家三口,索多是青藏鐵路護路隊隊員,他把家安置在過去修建青藏鐵路的工地上廢棄的建築裡。

▲雁石坪鎮因青藏鐵路和公路而發展起來,主街僅有大約2公里,然而卻聚集了幾十家飯館,十多家大大小小的賓館,一個網吧,三座加油站。圖為2016年6月24日下午,雁石坪小學門口的孩子們對著鏡頭微笑。父母游牧,孩子們暑假也不回家。

▲16歲的尺仁百吉和15歲的尺仁布吉在雁石坪小學裡打籃球。尺仁百吉在廣東讀書,去年第一次乘坐火車出遠門;尺仁布吉在安多讀書,至今還沒有坐過火車。

▲2016年6月24日中午,雁石坪鎮一家私人診所裡,一名婦女在打點滴。

▲50歲的拉毛措是診所的醫生,從醫28年。青藏鐵路開通後只坐過5次火車,她說火車雖然經過家門口,但還是一個無人站。

▲診所裡,大貨車司機龐中昇在吸氧。他從山東送貨去拉薩,已經跑了6天,預計後天才能到。他說高原實在受不了,到診所裡來吸吸氧。

▲海拔5234米,過唐古拉山口是青藏鐵路海拔最高的一段路。2016年6月24日下午,一名徒步旅遊者經過唐古拉山口。

▲列車進入當雄,當雄境內有納木錯景區。湖邊兩名來自廣東的女孩在拍照。她們乘飛機到成都,然後自駕進入西藏。青藏鐵路開通10年,但一票難求,年輕人前赴後繼的進藏。


▲在青藏鐵路建設當初,納木錯是一個開放式的景點,沒有門票,遊人可以隨便參觀,而現在已經開發成為一個景區。圖為2016年6月25日,納木錯景區的遊人。

▲2016年6月25日,納木錯湖邊,兩個提供犛牛拍照的當地人躺在沙灘上等待顧客。

▲青藏鐵路的終點是拉薩。6月26日上午,西藏拉薩火車站站台,幾名僧人和另外一名高僧告別。

▲十年前的大昭寺也不收門票,免費參觀,現在大昭寺一年接待遊客一千多萬。圖為6月26日,拉薩大昭寺,幾名遊客在合影。

▲青藏鐵路建成十年,一端是城市,另一端是廣袤的青藏高原,路旁的人們各自謀生。2016年6月26日,拉薩,一名手藝人在繪製藏櫃。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