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巨大的中國,理論上民宿短租的生意會很火;實際上離國際品牌Airbnb還有多遠?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記者:韓依民

創業4年,羅軍勤奮依舊:除了不遺餘力的在朋友圈宣傳自己創辦的途家之外,他還保持著每天凌晨一點鐘睡,早上七點鐘起的作息。

曾經將新浪樂居與易居中國合併成的中國房地產信息集團帶到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他也被視為對中國房地產市場最為了解的人之一。

2012年,羅軍帶領團隊在海南開始嘗試之後被視為途家特色的房屋託管模式時,與此同時,從趕集網出走的陳馳在北京上地一間民房裡開始實踐做中國版的Airbnb ——創辦了小豬短租。

途家與小豬是中國短租市場兩家頗具代表性的公司,途家以模式更重的線上+線下結合的房屋託管模式起家,小豬則是Airbnb的忠實模仿者,以C2C業務為主。

但在今年上半年,這兩家原本模式有別的公司,卻看上去越來越相似。


途家從去年下半年開始發力C2C業務,並在今年上半年收購了螞蟻短租,一舉攻入了小豬的腹地。小豬也加大了線下運營的力度。兩家公司更一前一後宣布要進軍海外市場。

4年前, Airbnb與Uber掀起的分享經濟已經受到中國創業者的青睞。同一年,在Airbnb與Uber的影響下,小豬、滴滴、快的等公司陸續在國內成立。

現在,途家成為了估值達到10億美金的獨角獸,但與滴滴的體量相比,這個數字仍舊顯得太小了。不過身處其中的玩家似乎並不著急。

途家聯合創始人羅軍

儘管在業務上競爭激烈,但在有關短租業的前景判斷上,羅軍與陳馳觀點非常接近,二者都認為,經過多年的耕耘與醞釀,中國短租市場已經處在爆發的前夜。

中國式玩法

在今年小豬四周年紀念日那天,陳馳對外發布了自己的房東日記——他一直堅持對外分享自家的一間房。在那篇名為“1120天,360個陌生人住進我家”的文章中,陳馳回憶了讓他印象深刻的若干個房客。

讓這位工作繁忙的CEO能夠對房客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彼時分享房屋這一想法在中國沒有得到大眾認可的現實。

小豬短租創始人陳馳

兩年前,當陳馳還在上地那間擁擠的民房辦公時,曾對騰訊科技講述了小豬剛誕生時如何開拓房源的經歷:動員身邊的朋友、親人,為了說服一位朋友把自己的別墅分享出來,陳馳甚至專門為那位朋友定制並換了門鎖。

小豬的C2C短租生意就是這樣開了場,四年之後,根據小豬公布的最新數據,當前小豬房源共十萬套,覆蓋全國301個城市。

途家則完全是另外一套打法。

2012年,44歲的羅軍選擇在海南租下兩套房子落腳開始拓展業務時,他看中的是中國旅遊地產過剩、無法獲得理想收益困境下的機會。

與房地產商或房東簽約拿下房源,途家做托管並對外出租,這種線上線下結合的模式幫助途家打開了局面,直到今天,這部分業務仍舊是途家重要的業務板塊。

這是兩家起點並不一樣的公司,它們被視為中國式短租的兩種典型玩法。

由於中國市場的先天不足,與Airbnb相比,小豬需要在房源管理上下更多功夫;而途家則利用中國房地產市場的特點,從B端進入,將模式做重。

不過經過四年發展後,這兩個被視為典型代表的中國短租公司,正在變得越來越相像。


爭搶C2C

在2014年拿到C輪融資後,羅軍曾對外宣稱途家不會做C2C。這一表態有其存在的現實原因:在觀念、信用體系都不成熟的中國,做C2C業務困難重重。

但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途家卻宣布要發力C2C業務。

對此羅軍解釋,「我們的目標都是階段性的目標,途家也從未對外說過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

羅軍認為在途家沒有B2C和C2C,這一說法建立在其對C2C短租模式的認知上,他認為,當前所稱的C2C短租業務含義複雜,有真正的房東對外出租(RBO,run by owner),有中介對外出租(RBA,run by agent),還有第三種是PM(project manager)。

「後面說的這兩種其實都不是C2C,是類似於B2C。所以比方說一個人擁有三套房子在經營,你說這是C2C還是B2C?非常難界定。」

與小豬相比,途家43萬套的房源數多了許多。不過從去年才真正發力的C2C業務在今年8月4日的暑期促銷中顯露了自己的重要性:在這次大促中,途家當日成交間夜量為56473間夜。羅軍在朋友圈寫到,這相當於途家2012年全年的成交量。而這將近6萬間夜的成交量中,C2C房源占到了40%。

40%這一數據,足以說明C2C業務對短租市場的重要性。


羅軍認為,中國的房地產市場現狀與信用體系不健全,決定了短租行業在獲取房源上只能走途家這種先2B再2C的模式,一步一步拓展房源,在供給端積累多樣化的住宿資源。但途家這種大鋪產品線的做法遭遇了外界質疑。

在途家宣布收購螞蟻短租的當天,陳馳言辭激烈的對外表示:這次途家希望通過並購來扭轉競爭的劣勢,小豬願意觀其成效。羅軍則認為,這是對手在感受到壓力後做出的反應。

雙方在C2C市場短兵相接,背後是短租市場逐漸成熟的現實。

此前陳馳在接受騰訊科技採訪時表示:小豬大面上有橫向和縱向兩個大的發展方向。橫向上是以短租為分享經濟的起點,延伸到車輛分享、美食分享等其他領域;縱向則是圍繞短租業務,衍生出的保潔、管理等周邊服務。

「在當下,小豬並不計劃將橫向作為發展重點,而是更加看重對縱向業務的投入。」

小豬在今年陸續推出無憂入住、管家服務、房東結算統計等功能,為了在中國把市場做大,小豬開始完善包括信用體系、房源管理等一系列工作。

為了確定競爭優勢,途家在今年上半年推出了途立方經營平台,是針對開發商和購房業主優化升級的住宿分享解決方案,這被認為是途家構建短租行業的規則。

在自營業務接近盈利的背景下,為了經營好複雜的產品線,途家還在去年把線下業務團隊全部遷到上海,北京團隊專注做平台。

隨著雙方各自入侵對方領地,這兩家曾經差別明顯的短租公司之間的競爭將越來越激烈,但擺在他們面前的還有共同的難題:如何獲得更多用戶。


共同的難題:教育用戶

在去年發力C2C業務後,羅軍認為途家已經從一級市場(房地產商)、二級市場(RBO)、三級市場(RBA)三個層面完成了對房源的布局。接下來,如何讓更多人認識和接受途家被提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上。

今年年初,途家推出了鑽石卡,用戶購卡後便成為途家鑽石會員,享受預訂折扣和積分獎勵等。羅軍曾多次在朋友圈親自上陣推銷這張卡。8月4日,途家還搞了一次大促。途家高級副總裁莊海認為,這次大促是途家的一次練兵,接下來,途家在用戶側,會投入更多精力去經營。

莊海介紹,目前口碑傳播、老用戶拉新仍是途家獲取新客的主要方式,老用戶復購則是重要的訂單來源。而隨著流量越來越昂貴,途家現在行銷的重點會放在經營會員上。這不是一個能快速獲取大量用戶的方法,但在當前的消費環境下,這可能是擺在途家面前的最好選擇。

明星房客、特色房源是小豬堅持的推廣方法,這一打法源自分享住宿的鼻祖Airbnb,通過在國外的出色經營,Airbnb已經證明這是樹立品牌調性的好辦法,但它在中國市場近一年的嘗試也說明,這一方法要讓短租從「特色」走到「大眾」,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困難看起來仍舊很多,但與四年前相比,當下的短租市場仍舊給了從業者很大信心。而如果用戶的這道坎一旦過去,短租市場的爆發期就會到來。

陳馳表示,「四年前的短租市場其實是在一個荒地上,所以小豬短租最開始是解決房東獲取的問題。第二個階段是在2013年和2014年,從早期種子用戶向少數人群跨越。

整個行業最明顯的改變從第三個階段也就是去年開始,更多的人了解和接觸到這個行業,意味著這個業務已經到了更大的階段。早期形成的很強的社會效應一旦釋放,這個人群基數就很大,可以被更多社會大眾接受。整個行業從去年開始跨越第三個鴻溝,一旦跨越過去之後這個行業發展速度將會非常迅速,現在還在跨越中。」

與陳馳不同,途家的高管更喜歡從宏觀層面來樂觀分析途家的未來。莊海認為:中國出行的人最多,中國是最大的國內市場,最大的海外市場,最大的客源地,最大的花錢的地方,無論從哪個角度講,中國這個市場都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中國正在爆發的旅遊熱以及巨大的國內市場都給了羅軍十足信心:「我知道這生意時間很長,我一點不吝惜自己的時間、精力以及面子。」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