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商城劉強東:世上所有能活過百年的企業,都是實體企業。

京東商城CEO劉強東認為,將來所有的互聯網企業,如果想長久持續地成功下去,都會逐步朝重進行變化。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作者:管慕飛、高國華

最近,劉強東受邀參加央視《對話》節目,從京東為何要做自營、自建倉儲,一直談到最對菜鳥物流的看法。

劉強東認為,真正能活過百年的企業都是實體經濟,所有的互聯網企業,如果想持續地成功下去,都會逐步朝重模式發展。

參與本期節目的嘉賓還包括:今日資本創始人、總裁徐新,創業黑馬集團創始人、董事長牛文文,《創京東》作者、新經濟100人公司創始人李志剛以及《福布斯》中文版前副主編尹生。

參考:>中國最佳創業投資人、京東商城的第一位金主徐新,從基層爬起,做出人生三大抉擇。

節目中,劉強東還談到了當年創業的艱辛,稱自己有過兩次真正的恐懼:一次是非典期間因怕員工患病而關停所有門店,還有一次是金融危機,並爆料自己額前一簇白髮就是那時候出現的。

以下是節目影片:

以下為騰訊科技整理的部分實錄:

超越阿里成為第一,只是時間問題。

主持人:(京東)這種拼的色彩和感覺,大家可以在後面的這個海報上來找一下,你們看,「戰鬥戰鬥,只做第一」。

劉強東:我們京東定義的第一,不是只是寬泛上的第一名,我們希望我們要比第二名加到第十名還要大的時候才叫第一。

主持人:就是因為你想做第一,別人也在想做第一,所以你們就會有這種狹路相逢的時刻,有些人就會被認為是京東的對手。在這些對手當中,有些是大家熟悉的,我們看一眼(大螢幕),有馬雲、張近東、李國慶,背後這三個男人,你跟他們關係還好吧?

劉強東:都非常好,我跟李國慶是非常好的朋友。

主持人:但你偏偏沒有提馬雲,也沒有提張近東啊。

劉強東:可能是因為年齡吧,他們年齡比我大太多了。

主持人:太老了?

劉強東:就是有代溝了。

主持人:就這三個人當中來選一個,誰有可能成為你走向第一的過程中最大的阻力?

劉強東:目前只有一個,馬雲吧。

主持人:有沒有什麼樣的計劃,把他甩到身後?

劉強東:只要有足夠的時間,終究有一天我們會超過阿里。


京東為什麼要做自營?

主持人:我喜歡(影片)裡面一個詞叫「苦哈哈」,就是顯而易見,那麼多的平台,大家都不用苦哈哈地自己買來自己賣,那你為什麼願意去做這種苦哈哈的事?

劉強東:互聯網過去二三十年來,全球的互聯網大家都在追求虛,就是做得越來越虛。但虛到一定程度,其實你就發現,大部分互聯網企業的利潤都是在對實體企業的盤剝,其實並沒有給實體企業帶來任何額外的價值,不管做搜尋的還是做什麼的,你必須要給錢。

但是京東最早的時候,可以說是中國所有互聯網行業裡唯一的一個實體經濟,我們從來不把京東當做一個虛擬經濟。我們堅信,世界上所有的企業,真正能夠活過百年的,都是實體的企業。

主持人:其實自營這件事真的是眾說紛紜,包括剛才圖片上三個男人之一的馬雲,曾經也在很多的場合表達過,其實他不太看好這樣一種過重的模式。

徐新:我覺得我們投京東,一開始它就是重自營的,跟淘寶是不一樣的,但當時投京東(的時候),它就是做IT產品,很多DIY,但是老劉拿到我們的錢後就擴了兩個品類,一個是手機,一個是數位,成長特別快。然後當他要做大家電的時候,我心裡是特別打鼓的,我說「啊?大家電蘇寧這麼牛,我們3C還沒有占領新資就要做」,那老劉當時很堅持。

劉強東:當時在網上賣大家電,幾乎所有投資人都反對(主持人插話「包括你對面的徐新女士?」),嗯,她也不支持,因為全世界包括亞馬遜,今天在美國,也沒有把大家電在網上賣出去。它只賣了電視機,冰箱啊空調賣得很少很少,全球沒有成功的案例。

但是為什麼我們來做?一個除了保證用戶體驗,豐富產品,還有很重要的是,我們分析了國美、蘇寧的財務報表,它們成本太高了,我覺得那是,因為兩個線下的連鎖店,自己的經營效率和成本管控能力太差,給了我們巨大機會。


劉強東:我們做自營跟兩個最主要(因素)有關,一個是2004年我們做電商的時候,其實我們什麼都沒有,而實際上已經有很多巨鱷,比如說當當已經拿到第三輪融資了,淘寶在我們04年做電商前兩年已經拿到了雅虎十億美金巨額的投資,老實說在那種情況下,我們如果再做跟淘寶一樣的,是沒有任何實際價值的;第二還是跟我們的商業信仰有關係,我堅持認為零售這個行業最後一定是自營,因為只有自營的零售,才能帶來行業成本的下降、效率的提升。如果是純平台的話,其實發現整個供應鏈的成本沒有下降,效率沒有提升,不管多麼火,都是一時的。

京東為什麼自建物流?

主持人:互聯網的本質是要輕還是要重?

劉強東:我個人認為,將來所有的互聯網企業,如果想長久持續地成功下去,都會逐步朝重進行變化,比如剛剛看到的滴滴打車,其做到在已經有八萬輛車了,百度也連接人和服務,也做了很多外賣。

尹生:我覺得輕和重是相對的,在不同階段它需要輕和重的比例是不一樣的,比如京東在當時那個階段,物流其實非常弱小,那你自己去做的話可能會比社會化的方式走得更快,今天京東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物流公司。

但是現在外面社會化的物流公司也起來了,包括順豐這樣很多專業性的公司,在目前來說,我認為京東的物流往下可能要跟這些社會化的公司去競爭,你的效率能不能比他們高,不然你的對手可能就會有優勢。

劉強東:尹生的觀點是比較有普遍性的,我們好多投資人剛開始也搞不明白,現在大部分投資人都知道了,京東做的物流並不是跟市場上的所謂的「三通一達」快遞公司一樣的,如果這麼做,確實沒有任何價值。

我們的物流其實是為供應鏈服務的,比如像市場上所有的快遞公司,它設計的初衷是希望物品要不斷地搬運,搬運次數越多,它才能夠有賺錢的空間,而京東物流從設計那天開始,我們最大的追求是什麼?是減少商品的搬運次數。

現在平均每件商品在整個中國要搬運七次以上,我要把它降到兩次,這才有巨大的社會價值,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快遞公司能夠做到的。必須是把它放到一個完整的供應鏈上去思考整個京東物流,才發現它真正的價值在這,它是供應鏈服務的很重要的一個部分。

徐新:為什麼建物流也跟中國的場景有關係,因為亞馬遜做電商的時候已經有UPX、Fedex,中國沒有UPS、Fedex,大家用戶體驗都很糟糕,這是一個;還有一個非常好的優勢,密度大呀,人口密度大,所以我們的物流成本其實還低的,這個好處也被老劉撈到了。


怎麼看待京東不停虧損?

主持人:我在做節目之前在網上查了一下,有一個數據說,從京東開始做物流到今天,他們的虧損都已經到300億了,我覺得今天是個好機會來驗證一下。

劉強東:我們去年按照USGAAP(美國會計準則)來講,是帳面虧損94億。

主持人:所以這個300多億也是專門為了黑你而創作的一個數字是吧?那這個數字不是真的,但這件事真的讓人有一點想要探討的欲望,就是在你之前,全世界都沒有人做過這樣的事,倉儲是倉儲,物流是物流,你憑什麼說你要做這個吃螃蟹的人?

劉強東:這也是為什麼京東在全球電商界梳理了一個全新的標準,到今天為止,大家如果在美國亞馬遜上買東西,它的服務、到貨速度絕對比我差很多,我們的用戶體驗絕對要比亞馬遜好很多。

主持人:但是為了這樣的用戶體驗,你是需要不斷去燒錢的。

劉強東:我們當時算過帳,我們有兩種模式,物流的投資主要是人的投資,其實真正花錢的是倉儲,倉儲我們可以選擇租賃,我們算過帳,也可以只需要大概二三十億就可以建立一個覆蓋全國的網路,現在投資最多的是買土地建自己的庫房,因為租不到這麼大的物流中心就必須要自建,這才是重投入,一年可能要上百億投進去。但這些本身都是公司的資產,並不是燒掉了,不像現在很多互聯網公司真的是燒掉了,補貼什麼的,我們其實真是燒錢很少,都變成公司有價值的資產。


主持人:但是投資人人家是真金白銀地拿給你的,他需要你真金白銀地來給他回報,你不能就一句話說,我用戶體驗好,你等著吧,十年八年我肯定還給你,但他們可能等不及吧?

劉強東:最核心的就是,融資的時候要跟投資人說得很清楚,為什麼最後只有五六個基金投了我們?看我們案子的很多,可能幾百個基金看我們,不投我們說明它不認為,但是既然投了我們,它們就認可我們的模式,認可我們的思路,認可我們商業的核心價值觀,所以他願意陪伴著我們,能夠有時間等待,給我們更多的錢。

主持人:我特別願意和牛文文先生站在一道,就是說,劉強東真的太幸運了,他燒了那麼多錢終於燒出了一個新世界,有多少人燒著燒著就沒了。

劉強東:燒錢一定要燒出核心競爭力,任何一家公司你如果能燒出核心競爭力你就可以成功,如果你燒錢沒有燒出任何競爭的壁壘,那麼我覺得你的錢燒得沒有任何價值和意義。

主持人:你建立起來的壁壘是什麼?

劉強東:全球最好的用戶體驗。

京東未來的規模會有多大?

主持人:那目前快遞員在京東這個大家庭中占比有多高,有多少人?

劉強東:有50%,六萬多人。如果把倉儲和客服算上去,京東70%(員工)是來自於物流員工。

主持人:那如果來比拼一下的話,京東應該算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了吧?

劉強東:員工數肯定是的。將來我們在各方面都會成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包括淨利潤,終有一天,我們的淨利潤會超過所有的互聯網企業。

主持人:馬雲給你算了一筆帳,他說中國在十年之後每天可能有三億個包裹,那這麼一算下來京東需要一百萬人來完成快遞的交接,光這一百萬人就得讓你管個夠,讓你睡不著覺。

劉強東:我相信,90%以上的概率京東有一天員工總數會超過一百萬人。但我並不認為說一家公司沒有能力管一百萬人,因為非常簡單,沃爾瑪全球有一百四十萬名員工,管的很好,富士康在中國大陸就有一百萬名員工,也管的非常好,還有無數企業有幾十萬員工,有很多很多,所以我可以說管人算是京東過去一個很重要的核心競爭力。如果不能控制這家企業,我寧願把他賣掉。

如何評價菜鳥網路?

劉強東:菜鳥網路本質上還是要在幾個快遞公司之上,搭建一個數據系統,說的好聽點就是提升這幾個快遞公司的效率,說的難聽一點,最後,你等著瞧,幾家快遞公司大部分的利潤都會被菜鳥物流給吸走。

主持人:你怕不怕這麼說有人不高興啊?

劉強東:其實他們現在都知道,但只是現在已經沒有能力離開了,因為你不這麼做,不停它的,你會被它踢出去,你的包裹量可能50%就沒有了,所以命根子已經被抓到手裡了。只有一家順豐是拒絕這麼做的,所以我相信將來只有一個順豐能夠在獨立的快遞公司當中,長時間的存活下去,而且能夠有很好的利潤。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