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手機雷軍:經過六年高速成長以後,我們面臨很多的困難和問題。

在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機銷量排行榜中,三星、蘋果、華為、OPPO、Vivo位列前五,曾經創造增長神話的小米卻與五強失之交臂。

面對這樣的結果,2016年7月10日,雷軍在做客中央電視台《對話》節目時表示,小米的問題主要出在供應鏈。

“今天我們已經在賣的每一款手機,市場上都是極度缺貨的,”雷軍說。但他也承認,小米在經歷長達6年的高速成長後,確實也面臨很多困難和問題,而且這些問題也往往被華麗的數字所掩蓋。

在過去的兩年中,華為可謂是小米在手機終端領域最大的競爭對手。而外界在評價這對宿敵時,往往認為小米重營銷而華為重技術。

面對“小米沒有技術”這樣的質疑,雷軍錶示,如果要和蘋果、三星以及華為這樣的優秀企業相比較,小米的確是有壓力的,但是小米用短短幾年時間,一度成為中國第一、世界前三的手機品牌,就說明還是有強大的技術在支撐。

作為互聯網思維的“形象代言人”,雷軍曾在很多場合詮釋過他對互聯網思維的解讀和實踐。“專注、極致、口碑、快”這七個字被眾多互聯網界創業者奉為精神指南。


《對話》現場,雷軍再一次提到了他的互聯網思維理念,但他已經開始厭倦這樣一種說法。

以下是央視《對話》節目實錄(標題為編者按內容分段所起):

小米有沒有技術?

雷軍:我覺得把小米放在無論是和蘋果、三星,華為這些優秀公司相比較的時候,我們的的確確有壓力。比如說四年前,小米橫空出世。只用了兩年時間,一個十來個人,七八條槍的小公司,我們剛才講這個公司這麼強大。

為什麼在兩年前的時候他們被小米輕鬆就超越了呢?我們只用了兩年多時間,一個十來個人,七八條槍的小公司,成為中國第一,世界前三。這說明什麼呢?說明一定還是有非常強的東西在裡面,技術在裡面。

雷軍:真正的技術高手,至少相當於10個或者100個一般工程師,談到技術創新的時候,可能有另外一組數字,蘋果研發經費只佔營業額的2%和3%,但是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公司。

投資不僅僅是佔比,最重要是做出什麼產品。像小米,所有創辦人都是技術的背景,我自己每天花90%的時間都在產品研發上,去年我們申請發明專利國內是3000多項,國際上是,海外是2000多項,去年國內申請公司專利排行榜上我們也在前幾位,這些沒有辦法短時間跟一個創辦公司20多年的公司相比。我覺得需要一點時間一步一步說服大家。

出貨量下降

陳偉鴻: 2016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機前五強的手機廠商按照出貨量來排,三星、蘋果、華為、oppo、Vivo,想當年這樣一張圖上,小米榜上有名,雷總看到這樣的數據會不會遙想當年的英勇,略微有些感慨現在的痛處?

雷軍:第一,這是IDC一家的表。第二,這是今年一季度IDC報告。

陳偉鴻:之前畢竟有過輝煌,可能在各家統計裡面,毫無疑問都是榜上有名的,2016年這樣一個數據出台的時候,會是對你嚴峻的考驗嗎?

雷軍:我覺得挑戰存在的。小米到現在6年時間,經過超高速成長,應該說已經創造了一個神話。但是經過六年高速成長以後,我們面臨很多的困難和問題,因為沒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夠承受高達4、5年的超高速增長。

很多問題沒有解決,被掩蓋了,今年1月初我們公司內部的年會我提出幾個最基本的想法。第一就是回歸初心。從我們創辦之初,小米要認認真真做新國貨,這些數字,不管小米是在增長,還是經歷各種困難,這都不是我關心的事情。

生態鍊是為了最大程度複製小米

小米生態鏈似乎驗證了之前雷軍提出的要“通過小米模式複制100家小米”的言論。而終極目標,按照雷軍的說法就是:“用新國貨理念推動中國製造業升級”。

雷軍:我覺得至少我們有一個工作做的不夠,就是還是需要多接受采訪,多通過媒體跟大家溝通。

剛才談到小米裝修,我發誓我們真的沒有做,是創業公司貼小米的牌子,跟小米一點關係沒有,嚴重傷害了小米的品牌。

我們絕對不做電動車,居然有人搞一個很low的電動車叫“雷軍電動車”。我們花了兩年時間起訴它。所以小米絕對不做房地產,小米絕對不做電動車。滿大街能夠看到小米公寓,其實跟我們也一點關係沒有。當小米火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大家在佔小米的便宜,客觀上給我們造成巨大的傷害。

我覺得第二點,就是關於小米這麼多產品線,這一點大家可能理解,我們溝通的不夠。

我覺得小米在我們創辦的時候,我們就希望它做一家影響時代的企業,那麼我們的理念是什麼呢?是新國貨,就是怎麼改變國人對國貨的印象,怎麼認認真真把每一個小產品做好,有了這一個想法以後,我們希望用生態鏈的模式推動整個各行各業的變化。

所以過去兩年半裡面,我們參與推動了55家企業,這些企業早期的時候我們用了小米品牌,所以它也給用戶一種對小米品牌的誤導。最近我們為小米生態鏈企業推了一個很重要的牌子,叫米家。就是用小米標準做生活中的藝術品,怎麼認認真真把每一個產品做好。


跟大家說明,我們做的艦隊模型,就是大家把小米模式的企業簡單歸納成小米了。給大家造成了說,小米這個品牌不專注。實際上是小米和小米的55家生態鏈的企業,它是一個企業群。

陳偉鴻:這是跟小米相關的一些產品,移動電源 ​​、耳機,頭戴式耳機,藍牙耳機,空氣淨化器,攝影機,變形金剛,這麼多元的產業,怎麼才能跟小米有一個更好的融合和對接?

雷軍:最最核心,我們來看什麼樣的人喜歡小米這些東西,是年輕人,科技範。所以我們是一個人群的品牌,我們極其在乎怎麼最好的滿足人的需求。比如今天玩無人機最酷,我們做無人機,今天科技水平已經可以走入千家萬戶了,我們的平衡車順勢發布,讓大家能夠體驗科技的樂趣。我希望在各行各業扮演攪局者。

陳偉鴻:在生態鏈當中這些企業,他們發展過程當中你最希望看到的場景是什麼?

雷軍:首先是堅持小米價值觀。小米怎麼對待產品的,怎麼對待客戶的,怎麼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也就是說怎麼最大限度地複制小米。

我希望他們在各個行業裡面扮演的是攪局者,顛覆者,不這麼攪一下,整個行業,整個產品品質起不來,大家談到小米手機業務,四年前小米下去攪一下,弱的被淘汰了,剩下的企業變的更強了,這就是我們的初衷。


改變便宜沒好貨的觀點

雷軍的小米手機是一條鮎魚,給手機市場帶來一場大擾動。而小米生態鏈,就像是他率領的一群鮎魚,用極致手段刺激著一個又一個傳統行業。極具性價比的單品爆款引發海量銷量,針對80%的大眾消費群進行精準打擊,讓小米生態鏈中的產品往往一擊即中。

但強勢的顛覆者也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即使在《對話》現場,雷軍也避不開質疑之聲。

雷軍:小米沒有摧毀性。

胡延平:小米對行業生態,尤其是創業生態,創新生態有摧毀性,這是毫無疑問的。快速把產品造出來,而且能造出來不錯的產品,但是價格通過單品爆款可以做到最低。最大的殺傷力還是價格,就是一個產品起來了,但一個行業倒下了,雙刃劍。

雷軍:大家忽略了小米本身也是一家創新的創業公司,小米生態鏈這55家也是創業公司,直接採用了扣帽子,打棒子的辦法。我覺得無論是新的領域還是舊的領域,經過殘酷市場競爭以後,最後一個行業能生存的公司就是三五家,這是無可厚非的。

單品爆款模式,是服務絕大多數客戶的,但是這個世界是多樣性的,小米只做單品爆款,其實把個性化的產品空間留出來給別人了。

我不能說小米生態鏈每一個企業都是最好的,但是他們絕大部分的品質都到了市場最尖端的位置。我們在設計、製造、產品、研發、技術創新,都代表了中國產品最前沿,所以胡延平你剛才那個觀點我絕對不認同。我覺得你把我們當一個巨頭來看待。

胡延平:您已經是一個巨頭了。


雷軍:我想改變便宜沒好貨這個觀點,跟小米生態鏈企業競爭的那些企業,他們打不過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如果他們的產品做的有特色,如果他們有創新,我覺得他們還是能走出完全不同的路。我們一定要在這個社會上鼓勵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把產品真的做的好。如果哪位做的產品比生態鏈企業做的好,我保證會公開點讚的。

今天老百姓一進商場買任何東西巨貴無比,甚至形成一種錯誤的觀點,認為東西賣的貴就是有技術含量,這個我不認同。國外很多東西都非常便宜,比我們便宜一半,甚至是1/10的價錢,這就是我辦小米最大的動力,我就是想改變便宜沒好貨這個觀點。中國缺少又好又便宜的產品。

小米模式被大家接受需要15年。我在辦小米的時候是6年前,我覺得大家都看不起國貨,我就在想,我們為什麼不能讓中國人改變這個印象呢?

我是怎麼有這樣​​想法的呢?美國有一個公司是Costco,我去的時候給我的震撼蠻大的,那些消費者去店裡買東西,兩個小時進去,都買一大堆,進去幾乎不看價錢,幾乎不看品質,因為在Costco賣的每一件東西,那個董事長承諾都是他家用過的,他覺得的好的東西,這是他的承諾。他的店裡只賣4000多種產品,主要面對美國的中產階級。

第二點,他們有一個公司憲章要求,店裡賣的任何一個東西,只賺1%到14%,如果超過14%,需要董事會批准。創辦20多年來,沒有任何商品賣到大家14%,綜合毛利6%到7%。他們用15年時間讓消費者接受,建立一種類似於宗教般的信任。接著他的商業模式開始出來了,當他建立這種信任以後,他開始收會員費,就是你給我一百美金的小費,每年小費高達20億美金。

所以小米模式要真正被大家所接受,從創辦第一天我就認為需要15年時間。所以今天無論在這裡怎麼講,大家都覺得我是在營銷,我是在推廣。反正我也不知道怎麼形成這個印象了。但是,所以過去六年時間,其實我能不參加的採訪我就不參加,能不參加的會也不參加。我們不謀求上任何平台宣傳我們自己,我們認為只要你堅持做下去,認認真真做,如果你能活到15年後,一定有人更崇拜你的。

有這麼多對小米的質疑,我特別能理解,我覺得主要來自於兩點。第一,階段性的業績波動。波動不表示小米要馬上關門。第二,基於小米模式這些企業,在市場上很強的時候,引起很多同行的反感甚至批評。我覺得這是必然的,反正我做這件事情就是想推動新國貨運動,把我們任何產品做好,做便宜。

今天老百姓需要又好又便宜的產品,這才是今天面臨的新常態和供給側改革要解決的,本質上就是中國缺少又好又便宜的產品。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