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各地競求發展,新城鎮建案超過3500個,能住34億人,怎麼辦?

本文來自北京新京報

一些地方面臨引進人口難,人口淨流出“失血”狀態;專家指出,規劃人口激進擴張源自土地財政追求。

新京報記者近期在多地採訪發現,在特大城市限制人口、中小城鎮擴容的情況下,一些中小城鎮迫切希望加速發展,紛紛提出2020年、2030年人口倍增的目標。

根據中國國務院有關部門數據顯示,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6年5月,全中國縣以上新城新區超過3500個,規劃人口達34億。

這些規劃能容納全世界近一半人口的新城,誰來住?

“裝下全世界約一半人口”

考慮進城意願、落戶能力等多方面因素,不管怎麼算,也填不滿34億人口的“大坑”。

2015年,中國城鎮化率為56.1%,“十三五”規劃綱要提出,到2020年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60%,戶籍人口城鎮化率達45%。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李佐軍說:“目前我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為39.9%,未來還要提高5個百分點,相當於有1億人在城鎮落戶,任務艱鉅。”

然而,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地方提出了更加宏偉的目標。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調查顯示,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6年5月,全中國縣及縣以上的新城新區數量3500多個。據該中心此前發布的調查顯示,這些新城新區規劃人口達到34億。


國家發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的研究顯示,3500多個新城中,國家級新區17個;各類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高新區、綜保區、邊境經濟合作區、出口加工區,旅遊度假區等約500個;各類省級產業園區1600多個;較大規模的市產業園1000個;縣以下的各類產業園上萬計。

“規劃人口34億,約相當於中國目前人口規模的2.5倍,足以裝下全世界約一半人口。”華南城市規劃學會會長、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授胡剛表示,這種規劃顯然脫離實際。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表示,中國人口的生育高峰已經過去,即便全面放開二胎,人口增速不會出現大幅上漲,城鎮化的主要增量來源於進城農村轉移人口。考慮進城意願、落戶能力等多方面因素,不管怎麼算,也填不滿34億人口的“大坑”。

“重要的任務就是搶人”

近期出版的《國家新型城鎮化報告2015》顯示,中國農民工流向地市級以上的佔70%以上,流向小城鎮的不到10%

如何落實人口規劃?西部、西南部幾個地市規劃部門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搶人”。除了進城農村轉移人口,一些城市也把人口引進目標聚焦在區域和城市間人口流動上。

中國區域科學研究會理事長、南開大學教授郝壽義等受訪專家表示,城市人口規模差別化調控的信號已經明確,特大城市嚴控人口規模,中小城市加快放開落戶制度。隨著特大城市人口“溢出”,對小城鎮、小城市來說,可能會迎來承接一部分大城市轉移人口的利好。

然而,現實中擔當集聚人口重任的中小城市卻面臨尷尬。近期出版的《國家新型城鎮化報告2015》顯示,中國農民工流向地市級以上的佔70%以上,流向小城鎮的不到10%。


北京某事業單位的小張近期選擇回山東濟南工作。在他看來,雖然在北京生活成本大,還面臨戶籍、住房等限制,但回老家縣城工作顯然更不現實,“發展的機會、就業的機會都少得多。”

一些地方不僅面臨引進人口難,還處於人口淨流出的“失血”狀態。記者近日在“小吃之鄉”福建沙縣看到,在縣城新區,數十個樓盤正在促銷,即使一些售出的房子,入住率也並不高。

“為了去庫存,沙縣從2014年就停止住宅用地的供應。”據該縣建設局羅積清總工程師介紹,目前沙縣樓市均價每平方米四五千元,相對於高峰期房價已接近“腰斬” 。

福建省沙縣建設局相關負責人介紹,沙縣全縣人口26萬多,按照規劃,到2030年城關人口要達到35萬。“現在四分之一的人口都外出從事小吃行業,人口不淨流出就不錯了。”

中山大學城市與區域研究中心教授許學強認為,隨著特大城市控制人口規模以及經濟發達地區產業轉型升級,人口出現由大城市向中小城市流動的跡象,但要“搶人”,需要硬實力,很多中小城鎮城鎮化和產業化脫節,沒有產業就沒有就業,再加上公共服務供給不足,造成中小城鎮仍在“失血”。“首先要明確人來了能做什麼,而不是簡單把人忽悠到城裡買房,當做去庫存的接盤俠。”許學強說。

亢奮的城市規劃根由是土地財政

專家指出,規劃、土地、人口三者緊密聯繫,規劃人口“畫大餅”,直接的影響就是房地產過度開發,去庫存艱難。

“規劃人口的激進擴張,背後是地方政府對土地指標的狂熱追求。”胡剛表示,每多一個人進入城鎮化序列,與此對應的人均建設用地指標就多。例如,按照目前人均城市建設用地100平方米計算,20萬人口和40萬人口的土地指標差別很大,潛在的土地出讓收益就多,根由還是土地財政在作怪。


最新公佈的《國土資源“十三五”規劃綱要》顯示,“十二五”時期全國城鎮建設用地增長約20%,遠高於同期城鎮人口11%的增幅,城鎮建設用地增長速度約為同期城鎮人口增幅的180%。

專家指出,規劃、土地、人口三者緊密聯繫,規劃人口“畫大餅”,直接的影響就是房地產過度開發,去庫存艱難。國家發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的研究顯示,雲南某城市一個新區,招拍掛土地中,住宅高達74.63%,商業服務業設施項目只佔15.53%,工業項目只有5.24%。

中原地產首席市場分析師張大偉分析,目前一些三四線城市的新城發展過多偏重於住宅這一單一模塊,34億的人口規劃意味著房地產市場又要大發展,將進一步增加難以消化的商品房庫存。


 

專家指出,這類行政造城功能單一,很難形成持續擴大和升級的消費需求和服務需求,不能提供穩定的就業崗位來吸引人口聚集。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蔡翼飛等指出,以規定地、以建定需的“拍腦袋”規劃,必然會讓土地利用粗放低效。

北京交通大學中國城鎮化研究中心主任趙堅認為,新型城鎮化的新突破應主要靠市場機製而不是政府行政手段,靠行政手段增加中小城市數量,會造成嚴重的資源“空間錯配”。

胡剛等人建議,應在區域和省一級對發展方向、人口規劃進行統籌,探索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規劃相結合。一些基層幹部表示,要根據實際情況適時對規劃進行調整,協調好“一張藍圖繪到底”和城市實際發展需要,注重規劃的延續性和科學性。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