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滬高鐵是全球最賺錢的高鐵,但中國其他高鐵幾乎都在虧錢,且還在蓋新的。

普遍虧損的中國高鐵正在重蹈日本覆轍。

高鐵不是基礎設施,而是「99%的人付費,1%的人乘坐

日本全國均等化投資建設高鐵,下場只能是全國範圍內的普遍賠錢。但中國依然執迷不悟,想把中國所有大中城市用高鐵連接起來——反正有全體中國人買單。
本文來源:網易回聲專欄
作者:黃童超
以下金額都是人民幣。

最近,京滬高鐵的一家股東披露,京滬高鐵2015年營業總收入達234.24億元,淨利潤65.81億元,不少人驚呼京滬高鐵已成為全球最賺錢高鐵

這不是京滬高鐵第一次傳出盈利的消息,在20151月,京滬高鐵公司就宣布,2014年京滬高鐵運送旅客超過1億人次,客票收入約300億元,而且首次做到盈利,中國高鐵的未來似乎充滿了希望。

但一條高鐵盈利算不了什麼。如果你嘗試了解其他高鐵線路的經營狀況,你就會發現公開數據極度匱乏。

界面新聞報導,鐵路部門表示,5年來,京滬高鐵是國內僅有的盈利高鐵線路;北京交通大學、長期研究中國高鐵的趙堅教授稱,中國是高鐵經營虧損最嚴重的國家

沒人知道高鐵經營虧損的精確數字,不管是原鐵道部,還是後來設立的中國鐵路總公司(下稱中鐵總),從沒透露過中國高鐵的具體虧損情況。


中國高鐵線路整體虧損,需要不斷借新債還舊債,盈利的京滬高鐵只是鳳毛麟角。

不過,只要經過一些粗略的對比和計算,就能知道中國高鐵整體確實在虧損。

首先,中鐵總每個季度都會發布財務報表,每年的前三季度報表都是虧損,例如2015年前三季度總收入6577.74億元,淨利潤-94.35億元,較上一年同期的-34.42億元,同比巨降了174.11%——也就是說,中國鐵路網整體一直在虧損。之所以不考慮年末的數據,是因為年末中鐵總會獲得一筆與虧損值等額的財政補貼,從而神奇般地扭虧為盈。

原鐵道部資產負債表顯示,2007年,原鐵道部債務總額為6587.06億元,資產負債率為42%左右,此時只有一條高鐵——秦沈客運專線(秦皇島瀋陽北)開通經營。

接著中國高鐵開始大舉建設,造成債務總額短期內急劇上升。高鐵開通經營裡程從2008年不足2000公里,暴增至2015年的1.9萬公里。

2015年中鐵總負債為4.09萬億元,資產負債率66%,都有了大幅提高。

2014年,財新網報導還稱,高鐵建設形成的負債已超過3萬億元。

2011517日,海南東環高鐵一列動車組車內剩餘許多空座。/視覺中國

高鐵產生這麼大一筆負債,只靠車票收入能還得起嗎?光是2015年,中鐵總就要償還本息3385億元。

按照上文提到的高鐵負債比例,假設償還本息中有75%都是償還高鐵負債,那麼相當於有2500億都用來償還大建高鐵欠下的錢,如今高鐵的客流顯然承受不起。

201412月,世界銀行(WorldBank)報告指出,2013年中國高鐵的旅客發送量大概占全國鐵路旅客發送量的25%。高鐵的票價一般是普通客車的3倍,而2015年中鐵總的客運總收入為2506億元,相當於其中有一半、也就是1250億元左右來自高鐵客運收入,遠不足以償還高鐵負債產生的本息2500億。

當然,這些只是粗略估算,並不精確,也沒把折舊等成本考慮在內。如果你被這一連串數字繞暈了,只要記住結論就可以了:中國高鐵整體確實在虧錢。


高鐵有客流量就有收入,有收入就有望盈利,可惜京滬高鐵不是范例,而是特例。

京滬高鐵盈利了,剩下的高鐵線路未必就有盼頭。

京滬高鐵實在太特殊了,京滬高鐵沿線有24個車站,縱貫北京、天津、上海三個直轄市,以及河北、山東、安徽、江蘇四省,連接環渤海和長江三角洲這兩大最發達、城市化進程最快的經濟區。

京滬高鐵沿線人口占全國總人口26.7%,過百萬人口的城市占了11個。

20160630日,江蘇省南京市,旅客在南京南站等候乘坐京滬高鐵列車。/視覺中國

根據中鐵總、京滬高鐵公司,京滬高鐵於20116月開通,運量迅速增長,2012-2014年,京滬高鐵日均發送人次分別為17.8萬人、23萬人、29萬人。

客票收入也水漲船高,2012-2014年分別為173.8億元、222.58億元以及300億元。中鐵總的數據顯示,在2014年,京滬高鐵運送的旅客人數占到全國高鐵的八分之一。

而且,京滬高鐵由於吸引了平安資產管理公司和全國社保基金的投資,資產負債率也遠低於其他高鐵線路,2015年已經降至27.74%,而其他高鐵線路資產負債率普遍在50%以上。資產負債率越高,高鐵線路還本付息的壓力就越大。

比起京滬高鐵,其他高鐵線路可沒這麼好的運氣。上文提到的北京交通大學教授趙堅在財新網上撰文稱,位於中西部的鄭西高鐵(鄭州西安)於20101月投入經營,按照鄭西高鐵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在繁忙區段2010年每天開行59對高鐵動車組、2018年每天125對、2028年每天177對。

然而,如今鄭西高鐵每天僅開行30對左右高鐵動車組(一對包括往返各一趟)。

高鐵運行的成本一般包括車的折舊、線路的折舊、電費、維護費用、貸款本息、向鐵路局支付的委托經營費用,收入主要取決於客票收入,鄭西高鐵盈利能力令人堪憂。

20140331日,陜西省西安市,一列鄭西高鐵動車組列車在西安北站準備發車。/視覺中國

類似的還有投資1435億元的蘭新高鐵(蘭州烏魯木齊),全線39個站,從蘭州到烏魯木齊人口密度不斷遞減。目前蘭州到烏魯木齊每天僅開行5對動車組,只有蘭州到西寧這種用時1個多小時的短途線路開行了較多對動車組。

全長1776公里的蘭新高鐵號稱世界上一次性建成通車裡程最長的高鐵,如果公布蘭新高鐵的經營狀況,恐怕會很難看。

還有貴廣高鐵(貴陽廣州),2014年貴廣高鐵公司總經理直言,貴廣高鐵一年利息就要還30多億元,每年至少要虧20億元。

日本的經驗告訴我們,高鐵全國均等化的下場就是普遍虧損。而且一旦高鐵建設在全國鋪開,就很難停下來。

實際上,如今中國高鐵不過是在重蹈日本、法國高鐵的覆轍。尤其是日本的經驗早就告訴我們,高鐵在全國範圍內搞均等化,下場就是全國範圍的普遍虧損。

美國著名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e)的高級研究員蘭道爾·奧圖爾(Randal O’Toole)曾激烈反對美國總統歐巴馬的高鐵項目。

他指出,截止1949年,日本的大多數鐵路都是日本國有鐵道公司(下稱日本國鐵)所有。盡管日本國鐵是一家國企,但它每年並不需要政府補貼,因為它要麼能盈利,要麼至少可以盈虧相抵。在1960年,日本人出行5%靠汽車,77%靠鐵路——這一切都因高鐵徹底改變。


1960年代中期,日本第一條新幹線在東京和大阪之間開通,立刻賺得盆滿缽滿,因為它連接的是日本三個最大的大都市區,沿線人口超過4000萬,約占全國人口的40%

於是日本政客開始要求雖是國企、但有利可圖的日本國鐵建設更多的新幹線。結果就是,除了東京大阪這第一條新幹線能賺錢,其他所有新幹線都賠了錢。日本納稅人被迫為此付費。

2014924日,日本東京,乘客正登上一輛新幹線列車。/AP

由於新幹線不可救藥的擴張,到了1987年,日本國鐵的債務高達3500億美元。

隨著1990年代初日本經濟危機的爆發,日本政府被迫吸收日本國鐵的債務,並且將鐵路私有化,以不足建設成本一半的費用(這還沒調整通脹),賤賣了新幹線。截止2007年,日本人只有29%靠鐵路出行。

此外,每個日本人平均每年在鐵路上旅行1950英里(約為3100公里),但其中只有20%是高鐵(即新幹線)線路,原因是定價太高。

正因為此,蘭道爾·奧圖爾在他的書裡毫不客氣地說,高鐵就是「99%的人付費,1%的人乘坐,即高鐵的定價注定了高鐵的乘客只能是有錢人和雇主幫其出車票錢的工作白領們,而全民卻要為此買單。

無獨有偶,2014年世界銀行的調查顯示,2013年中國高鐵的乘客出行目的多是商務和休閒。在長吉城際(長春吉林)高鐵上,乘客平均月入4300元,而普通列車為3200元;天津濟南段高鐵的乘客月入6700元,高於普通列車的4500元。

2012年,城鎮居民家庭人均月收入只有2238元,前五分之一人口月入4722元,說明高鐵的多半乘客是高收入者。按照北京交通大學趙堅教授的說法,原鐵道部在規劃設計高鐵時,其服務對象本來就是商務和旅遊客流,建設的是經營性而不是公益性鐵路。


中國要把所有大中城市都用高鐵連起來,但大多數地區都面臨「後繼無人」的窘境。

盡管有日本等國的前車之鑒,中國仍然馬不停蹄地準備繼續在建設高鐵的道路上前進。

前不久,國家發改委、交通運輸部以及鐵路總公司聯合印發了《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將中國高鐵網目前的四縱四橫升級為八縱八橫

2020年,高鐵線路裡程預計將達到3萬公里;到2025年,高鐵線路裡程將達到3.8萬公里;到2030年,高鐵網將基本連接省會城市和其他50萬人口以上的大中城市,做到相鄰大中城市之間1-4小時的城市圈。

201465日,乘客在武廣高鐵湖南衡陽西站等候上車。/視覺中國

一些中國媒體曾經無不自豪地報導,高鐵改變了中國,拉近了城市距離,改變了人們的出行方式。還有媒體稱中國高鐵是贏家,美國高鐵夢成了世界笑話

高鐵確實改變了中國,高鐵產生了似乎還不起、還在不斷增加的債務,這筆債務也許到頭來只能由國家——最終是每個中國人來支付。

而中國政府在高鐵上投入這麼多資金,不是為了更有效率,而更多是為了讓人民和外國參觀者感到敬畏。

參考資料


1.Randal O’Toole. (2009). High-Speed RailIs Not 「Interstate 2.0」. Cato Institue.

2.Randal O’Toole. (2010). High-Speed Rail.Cato Institue.

3.Randal O’Toole. (2010). Gridlock: WhyWe’re Stuck in Traffic and what to Do about it. Cato Institute.

4.Baruch Feigenbaum. (2013). High-SpeedRail in Europe and Asia: Less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Reason.org.

5.Benjamin Faber. (2014). TradeIntegration, Market Size, and Industrialization: Evidence from China’s NationalTrunk Highway System. Berkeley Economics.

6.Bree Feng. (2014). China Touts Itself asWinner in High-Speed Rail Stakes. The New York Times.

7.Gerald Ollivier & Richard Bullock& Ying Jin & Nanyan Zhou. (2014). High-Speed Railways in China: A Lookat Traffic. World Bank.

8.World Bank. (2014). Regional EconomicImpact Analysis of High Speed Rail in China. World Bank.

9.傅蔚岡. (2014). 注定荒蕪的高鐵新城. 華夏時報.

10.陳斌. (2015). 高鐵經濟學:看得見的和看不見的. 南方周末.

11.趙堅. (2014). 高鐵的「正收益」在哪裡. 財新網.

12.孫麗朝. (2015). 京滬高鐵經營3年首現盈利 下一條盈利高鐵會是誰. 中國經營報.

13.發改委. (2016). 中長期鐵路網規劃. 發改委.

14.Warren Meyer. (2016). 美國鐵路已經落伍了? 海德沙龍.

閱讀原文

微信號:lingyimian163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