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互聯網上走得最遠的台灣人」驟逝,「胡同台妹」臉書最後一PO是寫戴立忍。

本文來自鳳凰網,這個宮鈴曾經服務的大陸媒體,今天(7/17)第一時間即發布此文。

被譽為「在大陸互聯網走得最遠的台灣人」的宮鈴,網名「胡同台妹」,因憂鬱症於2016年7月17日凌晨離世。

她是台灣資深媒體人。

2005年報導中國“兩會”,獲總理溫家寶提問。她的問題是關於“反分裂國家法”。

她曾任鳳凰網台灣事務總監,策劃並執行大陸網民對話馬英九。

2009年起,她以「宮鈴_胡同台妹」為網名,活躍在新浪微博上,被《南方人物周刊》稱為「在大陸互聯網上走得最遠的台灣人」。

她長居北京,用「台妹」和「大陸人」兩種眼光分析兩岸的種種光怪陸離。

她發表在個人臉書上的最後一篇貼文,某個程度上可視為遺書:「有感而發是因為戴立忍」。

7月15日,她在臉書上留下最後一篇文章:“在經歷過幾次文章、文字乃至主持電視節目時的’遭遇’後,我深深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中國沒有一件事與政治無關……你可能無心地開了個玩笑,但被玩笑的人或許會認為你是敵對勢力派來鬥爭他的。”

這篇文章中回憶了數次與大陸合作節目的不愉快經歷,說:“我也就沒地方可以寫文章了,包括在台灣某些聽話的媒體”。

“今天有感而發是因為戴立忍。我不認識他,更沒看過他電影,但是換角一事,我很清楚不會以他的意志為轉移,跟趙薇也沒多大關係,甚至連戴立忍是不是台獨關係也不大,他必然犧牲,為了南海、為了蔡英文,他就是再發多少聲明都得要為了與他無關的事犧牲,因為他已經被選作祭品。”

她說自己“因為許多莫須有的標籤,承受了不少壓力,甚至在精神上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愛政治,這兩年漸漸悲觀

她本來是很受大陸網友歡迎的一位台灣女性。她在北京望京租房,儘管其網名數度被設為“敏感詞”,她仍通過各種網絡渠道與大陸網友隔空笑罵,也耐心交流。她的書《從台北到北京》,不少讀者認為“寫得很真誠”。

她曾多次積極參與網絡論戰。比如星巴克入駐故宮,她認為重要的是製度考量和招商程序是否公開透明,而不應該空談文化的強大和沒落。這顯然也招致敵意。“我對胡同台妹這麼多年遭遇的各種謾罵和誤解簡直感同身受,”現已辭職的原西北政法大學副教授諶洪果在得知她離世後寫道。

今年五月,她在《新周刊》上發表文章:《台灣女人為什麼愛政治》。

“和有些內地朋友熟悉了,他們也會問我:女人這麼愛政治,要幹嘛?可見在內地,男人不習慣女人在時政界’叱吒風雲’。”

在文章中,她舉了一系列台灣女性從政的例子,從大名鼎鼎的龍應台、王如玄、洪秀柱、蕭美琴,到新當選“立委”洪慈庸,“這代女性政治人物非常優秀,她們不僅專業、理智,在這個特定的時期,她們以自己的女性優勢在台灣的政治發展中起到了真正的作用,因此改變了大家對性別的看法。”

但是,關心政治的她,近兩年漸漸悲觀。“她有比較嚴重的抑鬱症,來大陸以後才有的……她一直很清醒並且痛苦地生活在兩岸,她對時局異常悲觀,”其好朋友夏阿說。

“她是眷村長大的,對兩岸關係有著美好的期待,人比較溫和,卻經常遭憤青攻擊。她說的雖然我不是全部認同,但是我很尊敬她,”網友龍ago 說。

曾在新浪微博極為活躍的她,這兩年已漸漸淡出。2015年全年,她總共才發了5條微博。今年也只發了5條。

在新浪微博上,她的最後一條微博發於4月21日,轉發了一條“官僚主義是怎麼毀了東北經濟的”。

她因憂鬱症離世的消息在微博上傳開,數百名網友默默點了蠟燭。

“啊?我以為說的’走了’只是對微博上最近發生的這麼​​多事進而對大陸微博環境失望選擇離開而已,”微博網友草地上的一顆露水默哀。

以下是她在臉書上留下的最後文字——

宮鈴的個人臉書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