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uber中國合併之後,如何瓜分市場專心賺錢?「共享經濟」怎麼辦?

 

本文來元:騰訊科技

81日下午,滴滴出行和優步中國宣布了一場突如其來又預謀已久的併購。

 

一篇後來被證實來自Uber創始人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的博文,在81日早上就開始流傳。這封最早由彭博社獲得的博文中,卡蘭尼克對為何選擇合併進行了解釋。

 

他說:「作為一名企業家,我知道走向成功就是聆聽自己的心聲,並追隨自己的內心。Uber和滴滴出行都在中國市場投入了數十億美元,但兩家公司均未獲得盈利。做到盈利是打造可持續業務的唯一途徑,這才能長期更好地服務中國乘客、司機以及城市。」

 

作為滴滴出行董事局成員之一的經緯中國創始管理合夥人徐傳陞,曾深度參與並促成了2014年情人節滴滴快的合併;30個月後,他又再度親歷了一個歷史性時刻。他對騰訊科技表示,滴滴出行和優步中國的談判始於兩周之前。

投資者力主合併

三年前,為了考察能否在中國市場推出Uber服務,卡蘭尼克特意來到中國。當時Uber只是一家相對較小的初創公司,在中國市場名不見經傳,打入中國市場是一個「雄心勃勃」的想法。

 

而後盡管優步中國在中國市場上顯示出必勝的決心,也消耗了數十億的美元,但它戰勝滴滴的可能性並不大;而對於Uber來說,將中國業務並給滴滴相當於放棄了中國市場。但合併是雙方最現實的選擇。

 第一,滴滴與優步中國在估值和市場份額上都有較大差距。

 

今年6月,滴滴通過最新一輪的融資募集到73億美元,投資方包括蘋果、阿里巴巴集團和軟銀等,估值達到280億美元,而優步中國的估值約為70億美元。 

其次,二者市場份額也相差較大,其中滴滴方面提供的數據是滴滴專車(快車)用戶覆蓋數量占比高達88.4%,而優步中國提供的這一數據是40-45%。

 第二,Uber全球估值已經很高,再融資並不容易,也就沒有了繼續在華燒錢的資本,因此從中國市場抽身專注全球市場並不是件壞事。畢竟通過擺脫Uber在中國的巨額虧損,合併這一動作將幫助Uber掃清最終成功上市的道路。

 第三,雙方消耗戰繼續打下去是雙方投資者不願意看到的。

此前優步中國僅2015年就虧損了10億美元(約合67億人民幣),而滴滴2015年也至少虧損100億人民幣,且兩家公司都尚未做到盈利。

而雙方的背後共同的投資者包括貝萊德、高瓴資本、老虎基金和中國人壽,曠日持久的投資在一場難分勝負的消耗戰中不符合它們的利益。並且,在多輪融資之後,創業者的股權被多次稀釋,投資機構則擁有較大的話語權。

 


滴滴早期投資人、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在分答談及這次合併,稱雙方斷斷續續一直談過很多次,但Uber一直想要滴滴40%的股份,雙方的期望值差距很大,一直未談攏。

而近期,卡蘭尼克面臨來自董事會的巨大壓力,要求他把優步中國處理掉,「Uber在全球融到了很多錢,但Uber中國是一個獨立的實體,有其他股東,全球的錢以什麼樣的方式把錢放進Uber中國,很難獲得其他股東的同意,所以董事會給了他很大壓力。」

朱嘯虎表示,Uber首先遞過了橄欖枝,談判很快就達成,「Uber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燒掉了20多億美元終於明白40%的股份是不合理的,最終接受了20%的定價。」

滴滴穩固中國優勢

合併之後,滴滴和優步中國將會在產品、價格補貼以及市場競爭中引發連鎖反應。

首先是品牌和產品的獨立發展。與此前滴滴快的合併後,快的打車品牌銷聲匿跡不同,優步中國的軟體還將保持獨立經營,這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滴滴與優步中國在產品定位和目標人群上的差異。

 

另外,優步中國的架構比較扁平且人員只有800人,此次合併不會對原來的架構造成太大影響。比如一個城市的經營團隊一般是由三人組成的團隊作戰,包括一名城市總經理,負責整個城市的業務;一名經營經理,負責司機的上線和車輛審核;一名市場經理,負責市場行銷等活動。

 

其次是價格長期看漲。對於普通用戶來說,雙方合併的最大影響就是價格,盡管滴滴出行方面表示在相當長的時間內,針對乘客的紅包補貼和司機的獎勵將繼續發放。

但事實上,按照新出台的網約車新政規定,滴滴和優步中國的價格不可能比計程車低太多,況且合併之後二者也都有了增加收入的空間和動力。

 


而接下來的出行競爭中,神州專車和易到的位置會比較尷尬。

就在宣布合併消息的前兩天,網約車平台拿到了「許可證」,政策利好無疑讓滴滴與優步中國的合併錦上添花。

在這種情況下,滴滴與優步中國的結合將占領中國互聯網主要的出行市場,有數字顯示二者將占領網約車市場90%的份額,這將直接導致神州專車、易到地處尷尬地位。

 

另外,對於Uber來說,將中國業務交付給更有經驗的滴滴好處很多,比如在政府關係方面更有優勢的滴滴,能夠幫助到優步中國這個頻頻收到監管挑戰的公司,為其帶來更多支持。

Uber「輕鬆占領全球

長期來看,放棄了中國市場的Uber通過入股滴滴,將會獲得在全球市場「一統天下」的局面。

 此前,滴滴和Uber此前在全球市場的競爭激烈程度並不亞於中國市場。滴

滴出行在全球化的打法是和當地企業聯手整合線下資源。具體合作上,滴滴出行此前投資了Uber在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Lyft,並聯手打車軟體GrabOla建立共享出行全球合作框架,在中國、美國、東南亞和印度提供出行服務。

 

合併之後,雖然滴滴出行表示會加快國際化,進入其他海外新興移動出行市場。但這應該被理解為是敷衍的公關辭令。與二者的合併邏輯一致:董事會和大股東不會同意滴滴投入巨額資金在美國、印度,甚至歐洲市場與Uber競爭。

 

尚且不論,Uber在全球市場建立的巨大優勢。數據顯示,Uber目前已覆蓋全球73個國家和地區超過450個城市,截至618Uber的總訂單量達到20億。

外,根據在線出行及支出管理服務提供商Certify的一項最新研究顯示,2016年二季度Uber在美國的市場份額超過70%,而其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Lyft的目標是在2016年底爭取拿下美國40%的市場份額。

分享經濟向何處去

Uberis in the business of happiness (Uber的核心價值是提供令人愉悅的體驗)——這是卡蘭尼克對Uber的定義。

 

滴滴與Uber的區別在於,滴滴聚焦在出行領域,想要把自己打造成一站式出行平台,希望解決的是用戶怎麼從 A點到B點。

 

圍繞這個核心,滴滴深挖出行領域的服務,推出了計程車、快車、專車、巴士、順風車、企業用車等一系列產品。通過在出行領域裡不斷增加多元業務,滴滴獲得的好處是服務層次非常豐富,公司能更快的從中找到某一項擁有盈利能力的點。

 


Uber看起來更像是一家算法公司,它的核心是共享模式和算法。

 

因為核心不同,Uber的業務邏輯不像滴滴那樣是線性的,而是發散式的:只要算法適用的場景都會去嘗試;只要是需要實時調度和按需分配的資源,共享經濟的算法就能發揮作用,也就是說,連接不僅僅是人與車。

這在Uber推出的UberEatsUberRush等服務上就能看出端倪。此外,Uber在研發自動駕駛汽車方面投入了很大心力。在Uber從外部募得包括沙烏地主權財富基金、私募股權公司TPG 以及百度投資的135億美元後,Uber針對地圖和無人駕駛汽車等新技術領域加大投資力度。

 

總的來說,擺脫了中國市場巨大的虧損包袱將助於Uber深耕全球市場,並按照自己的定位衍生出更多圍繞「共享經濟」的服務,從而走向最終的首次公開募股;而對於滴滴來說,既然走向全球並無太大勝算,倒不如通過收編優步中國擴大自己在中國出行市場的份額和影響力。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