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廣的繁華白領之外,中國社會基層的民工怎麼生活?這是山西太原的例子。

在山西太原市大大小小的工地附近,經常會看到一個個特殊的打工者群落。

這裡的人們,有的住在簡易帳篷裡,有的住在改裝後的集裝箱或彩鋼板房裡,有的住在待拆遷或者未完工的房子裡……

來源:騰訊圖片:山西晚報

在太原五一路橋頭街與府東街標段的工地上,閒置的商業樓一個角落,住著8對務工人員夫妻,大家用布簾子遮擋床鋪,形成相對隱秘的空間。這些進城農民工,用自己辛苦編織著夢想,只為讓家人過得更好。

來自河南的工頭馬九續,將附近閒置的商業樓大廳租下,安頓自己手下的近百餘名工人居住,雖然四面透風,但夏天還算比較涼快。

上班期間,工友們將床鋪收拾得俐落乾淨。他們說,老闆找的地方不錯,咱收拾乾淨點住得舒服。值夜班的李師傅也介紹:“他在工地上打工已有20餘年,現如今的居住環境比以前好多了。”

在五一路與經營南橫街交叉口,一棟拆了一半的樓房二樓暫時閒置,這裡成了工人們的“家”。


這棟樓房二樓一字排開,擺了許多張床鋪。

在五一路一處甘肅務工人員的大帳篷裡,工友用木板和布簾將內部空間分成兩節,外面住著10餘名男工,裡間住著6名女工。

晚上休息時間,各人拿起手機與家人通話。與以前相比,現在進城農民工的居住條件好了很多。

雖然能住二三十人的大帳篷仍隨處可見,但是帳篷的質量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在遮風、擋雨、隔熱、保溫等方面,大多達到了野外作業準專業級的標準。

1989年出生的張福永(中)是工地的鋼筋工,每月3000多元人民幣收入,出來時姑娘剛出生7個月。閒下來,他就用微信視頻與老婆聊天看孩子。許多務工人員喜歡大通舖式的大帳篷,是因為在大帳篷裡,老鄉、工友們擠在一起,十分熱鬧。

來自四川的彝族小伙陳超今年24歲,家裡有兩個孩子,大兒子5歲,小兒子1歲,小兒子從生下來到現在都沒有回去看過。

因為之前打牌輸了不少錢,現在只能常年在外面多干點活儘早還清家裡的外債。每天晚上,他都會看愛人發的兒子的照片,想念自己從未見面的小兒子。

不管工人們怎麼調侃陳超,他也堅持每天晚上寫日記,為了有一天回去留給兒子看。


大帳篷內,工人借助電風扇降溫。

帳篷的裡間住著6名女工。

每個大帳篷都是一個“大家庭”,大家在這裡吃飯、睡覺、聊天。休息之餘,來自四川的袁強將自己及老鄉們的工作量記在本子上,以方便核對工資。

在南內環西街工地,兩對來自四川的夫婦臨時居住在廚房帳篷裡。廚師李師傅講:“每晚聞著菜的香味,睡覺都舒服。”

南內環街千峰路至和平路標段的工地上,江蘇淮安的“小工頭”張禮爺連夜為即將到來的女工搭建“小木屋”。

在南內環和平公園工地的彩鋼房裡,一些來自陝西漢中的農民工聚集在一起觀看電視劇,據了解,“小電視”是漢中的王師傅從老家帶來的,因為自己不喜歡玩紙牌,就帶了這個為自己和工友們晚飯後打發時間。

來自陝西漢中的農民工在一起打牌,這裡住著8對夫婦都是老鄉,床鋪用布簾遮擋形成相對私密的空間。


彩鋼房裡,陝西漢中的農民工回到房裡就點起蚊香驅蚊,儘管如此,他們身上還是被咬了很多疙瘩。

經過改造的集裝箱,相對來說是比較好的居所。一個配備高低床的住人集裝箱,一般可以住8—10人,還可以安裝空調、電視等電器。

來自臨汾25歲的小董是吊車司機,平時最怕熱,回到裝了空調的集裝箱房連鞋都沒脫便睡下了。

郭少軍來自太原小店區劉家堡鄉,因工期緊就住在工地附近的集裝箱房。每隔幾天,愛人就會帶著5個月大的閨女來看看他。

來自河南的劉師傅,今年60歲,是工地上的倉庫管理員,晚上9時,像往常一樣他每天睡覺前都會看一小會有關地理方面的書籍。

他介紹:我年齡也大了,不像年輕人愛打個牌、喝個酒、看看手機,雖然沒有什麼文化,但就是愛好看看書。

諾大的城市,街頭​​巷尾那一頂頂帳篷、一排排彩鋼房、一個個集裝箱構成了進城務工人員臨時的家。

不管住在哪裡,對於他們來說,總歸是漂泊的感覺,而支撐這顆漂泊心的力量,就是對家人的牽掛和對未來夢想的期盼……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