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公司數據造假,已成中國互聯網常態?兩岸知名投資人李開復認為,可能是同儕壓力?

兩岸知名投資人李開復,接受北京新京報專訪,以下是他發佈在自己微信的導言:

到今天,創新工場已經成立七年,中國的創業投資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非專業投資人湧入市場,繼續下去,專業投資人會退場嗎?

關於股權眾籌問題,又應該如何看待?
創業公司數據造假已成中國互聯網常態,原因為何?
曾經風口的O2O,如今出現了密集死亡潮,未來還有機會嗎?
隨著人工智能的崛起,未來的投資會不會被機器取代?
最近接受新京報專訪,分享我的看法。

以下轉載自新京報「尋找中國創客」:

採訪 / 新京報記者曾慶雪

攝影 / 新京報記者郭延冰

在《向死而生》出版後,李開復一度成了生命感悟的專家。高校演講、電視節目裡,主持人和觀眾喜歡抓著李開復的淋巴癌刨根問底。

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此次專訪前,李開復的一名身邊人士對記者擺擺手, 「千萬別再問他生命感悟了,沒意思」,朋友擔心標籤太多,大家會遺忘掉李開復的身份,他首先是一名卓越的商業人士和科技精英。

 

6月3日,在中關村鼎好大廈10層的創新工場,作為「尋找中國創客」導師的李開復不談生命感悟,而是向我們分享了他對商業邏輯、科技革命和創業風雲變幻的看法。

 

這位曾任微軟全球副總裁、Google全球副總裁的商業領袖,2009年9月在北京創立了「創新工場」,成為了中國創投的先行者,如今已成為中國創業者心中的「大眾導師」。

最近,很多人發現,李開復的頭像出現在了公車、地鐵站和樓宇廣告上為各種產品代言,有人質疑,李開復怎麼四處站台?

 

其實這是李開復「創業導師使命」的一部分, 「都是我們自己投資的項目,不收代言費,這是我能幫助他們做的事。」李開復說。

 

七年,李開復對創業者的幫助終於有了初步的成果。李開復說: 「國內的創業環境今年終於到了一個技術創新的風口。」


他和創新工場,終於可以回歸「鼓勵創新」的初心了。而過去七年,創新工場更多把精力放在了投資回報率高的項目上,這些項目更多是靠「經營」而不是「技術創新」。最近一年內,創新工場接連投資了25家人工智能公司。

 

這些「不懂」的投資人一定會賠錢 

那些有財無才的人,我覺得可惜。沒有經驗,但自認為懂,最後把辛苦賺來的錢賠掉。

 

新京報:到今天,創新工場已經成立七年,中國的創業投資環境發生了很大變化,很多投資人湧入市場,你會有壓力嗎?

 

李開復:沒有,我們在行業的地位比較鞏固。但我相信有些人可能碰到一些挑戰。

 

新京報:比如?

 

李開復:我們有時候會聽說,那個案子怎麼最後估值比我們想像多了三倍,誰投的?哦,原來是不懂的人投的。

 

新京報:這也是最近很多人在說的,過多的散戶風投進入市場,擠壓了專業投資人的空間。

李開復:確實有一些好案子,因為能拿到更高的估值,選擇了一些不是很懂的投資人,這就是我們說的劣幣驅逐良幣。

 

新京報:這個現象持續下去,專業的投資人會不會退場?你擔心嗎?

 

李開復:我不擔心,這些不懂的投資人,他們一定會賠錢。因為他們把所有的案子,增加了三倍成本,最後回報一定不會很好。這些土豪吃了虧就不投了,市場就會恢復常態。有些人覺得早期投資人人可做,一級市場好像不需要專業能力,這些人無論進入眾籌還是土豪型的投資,一定會付出代價的。


 

新京報:有人說這叫「一萬名天使的崛起」,你覺得現在投資人的數量是不是已經超多了?

 

李開復:這一萬名天使,是 BAT、京東等互聯網公司上市之後退出來的創業者,他們大部分是有財產、身價很高的人,經歷過創業,做過產品。這些人能多投就多投,能少投就少投,這些有財有才的人,我覺得越多越好。

 

新京報:那你說的劣幣是指?

 

李開復:是那些有財無才的人,我覺得可惜。沒有經驗,但自認為懂,最後把辛苦賺來的錢賠掉。

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

 

新京報:有人預測說,基金很快會迎來洗牌,大量投資人會退出,你覺得呢?

李開復:一級市場投資,一定是最好的 1/4 的公司賺到所有的錢,另外3/4的公司不賺錢,所謂的洗牌是不斷在發生的。我相信現在已經有很多不專業的早期投資人在用頭撞牆,開始考慮打退堂鼓了。

就像五年前「全民PE」,到現在還有多少家?當時國內PE手裡有將近一萬家公司在等待退出,一大批沒能存活到IPO開閘。 

股權眾籌是很危險的事情 

讓不專業的人來投資,把它稱為眾籌,是很危險的事情。散戶受欺騙,都是因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簡單。

新京報:說到散戶,最近有股權眾籌平台被指虛假宣傳,先前的承諾沒有兌現,投資人權益受損,你怎麼看?

 

李開復:投資是一個專業性很強的事情,股權眾籌就是讓很多不專業的人來做投資。一個專業的投資人會用盡調(盡職調查)挖掘出很多問題,會用第三方資源來驗證是否真實,而不會被創業者的口才或者呈現的內容打動。所以讓不專業的人來投資,把它稱為眾籌,是很危險的事情。

 

新京報:可也有聲音認為,股權眾籌幫很多公司融到了錢,也讓很多人分享到了投資收益。

 

李開復:要記住,如果一個創業公司有能力拿到頂尖VC的錢,肯定不會去眾籌平台募資,所以一般來說都是二三四流的項目。上一次股災前,美國有一家公司,對接散戶和創業者,碰到了股災,公司幾乎倒光了,散戶的錢大部分賠掉了。

 

所以無論在任何國家,散戶受欺騙,都是因為把事情看得太美好太簡單,誤以為專業的事情不需要專業的知識,或者被一些不誠信的專家誤導。


 

新京報:所以你不贊成股權眾籌?

 

李開復:並非不贊成,但在設計上,應該有專業的人來確保不專業投資者的權益。比如美國的 Angel list,它的每一個項目都由專業的人領投,不專業的人跟投,盡調的工作由專業的人負責,利益的分配也傾向專業的人。這樣一方面可以保護不專業的投資人,另外一方面,也讓一些造假或者吹噓的創業者原形畢露。

 

新京報:股權眾籌的政策監管一直缺位,你認為應該如何從政策設計上控制風險?

 

李開復:可以參考一些成熟市場的做法。在美國,投資對沖基金或者一級市場基金,需要投資人是 Accredited investor (合格投資者),要證明自己了解所有的風險,被告知了所有可能遇到的問題,並證明財力可以做這樣的投資。 

創業者造假不能怪到投資人身上 

中國創業造假肯定遠遠大於美國。原因有很多,包括社會環境、大家的價值觀、媒體和大眾的監督都不同。如果造假,在美國付出的代價很大。

 

新京報:和投資的亂象比,最近很多創業公司的造假事件也被曝光。 「尋找中國創客」的另一位導師閻焱也說,數據造假已經成為中國互聯網的常態,原因是什麼?

 

李開復:如果造假變成一個行業普遍的現象,也會對有些人產生壓力。比如讀大學,周圍的人都抽煙喝酒,你不做好像也不對。現在任何一個創業者都來個五千萬、一億用戶,那根本不是真實的。

 

新京報:投資人為什麼會被蒙蔽?

 

李開復:現在很多投資人沒有足夠了解要監測的核心數據,比如說註冊用戶、下載用戶有三億,而付費用戶或者活躍用戶只有兩千萬,被衡量的應該是活躍度,有些產品甚至要看「月活」,所以投資人需要對不同的數據做更專業的評估。

 

新京報:你遭遇過被投的企業造假嗎?怎麼處理的?

 

李開復:不太多,我們盡調做得比較細膩。

 

新京報:那你們如何辨別是否造假?

 

李開復:大一點的項目要靠盡調,用各種方式去拿到真實的數據,小一點的項目是對人的盡調,對行業的盡調。


 

新京報:有創業者說,造假是投資人逼出來的。因為投資人急著看數據,不造假就拿不到錢,就得等死。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李開復:就相當於說考試都作弊,我也必須要作弊,有這個壓力存在,但是不能怪到投資人身上,自己的誠信自己把控,說考試作弊是學校逼的、老師逼的,這個講不過去。

 

新京報:美國也有造假的情況嗎?

 

李開復:比例上,中國肯定是遠遠大於美國的。原因有很多,包括社會環境、大家的價值觀、媒體和大眾的監督都不同。如果造假,在美國聲譽可能就毀掉了,付出的代價很大。

 

新京報:要怎麼做才能扭轉這種風氣?

 

李開復:需要大家出來呼籲,不能只是說我同意,然後什麼都不做,這樣反而會產生壓力,讓不造假的人覺得不造假就融不到資,我們絕對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一個滴滴就能把死掉的全賺回來

滴滴估值已經有200多億美元了,一個滴滴就可以把那些死掉的全部賺回來。O2O行業已經驗證了很大的價值,未來還有很多機會。

 

新京報:散戶投資人和數據造假,說到底都是在搶占風口趕時髦。今年有個現象,曾經的風口O2O出現了密集死亡潮,你怎麼看?

 

李開復:不用這麼悲觀,這其實就是個春夏秋冬的輪回。看整個VC界的投資,滴滴估值已經有 200 多億美元了,一個滴滴就可以把那些死掉的全部賺回來,所以不能只強調說死了三個、八個、十個,而不去考慮到巨大的成功案例。O2O行業已經驗證了很大的價值,未來還有很多機會。

 

新京報:但現在很多投資人幾乎是談O2O色變。

 

李開復:在O2O領域,中國是領跑世界的。中國的城市和人口結構特別適合O2O行業。因為人住得比較近,密度比較高,所以配送會更快、更便宜、更有效率。另外,國內做服務業薪資比較低,所以有一大批人願意進入這個行業。

 

新京報:但有人說線上線下結合已經完成差不多了,很多行業也出現了巨頭,這個領域還會有機會嗎?

 

李開復:我認為 O2O 領域的變革還沒有結束。好像外賣一旦發生,未來的餐館也會被顛覆。過去是靠人流賺錢,現在是看有沒有中央廚房,配送做得好不好,產品有沒有吸引力,跟百度外賣、美團外賣的關係如何,整個遊戲規則都在改變,最後被顛覆的是傳統行業。

 

再過五年回頭來看,會發現中國可能有一些餐飲巨頭,因為沒有趕上時代被淘汰了,傳統而不與時俱進的才會是最大的輸家。 

拿投資人的錢不能總堅持「情懷」

拿著投資人的錢賺錢,要考慮到投資回報率,不能總堅持去投有情懷、有科技的項目。直到今天科技的趨勢起來,創新工場在科技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布局。

 

新京報:你時常鼓勵創新,國內現在的創新有沒有達到你的期待?

 

李開復:國內的創業環境今年終於到了一個技術創新的風口。七年前我們開始做創新工場時,科技創新很難做,水平跟美國落差太大,創業者更多的是參考國外的商業模式。而現在,中國的教育水平在提升,海歸越來越多,互聯網拉平了技術落差。


 

新京報:科技的趨勢起來了,基於什麼判斷?

 

李開復:從美國的創業投資市場來看,今天最火的幾家創業機構是什麼?是YC、Founders Fund、Elon Musk,這些人都是科技牛人,所以我覺得今天真的懂科技的投資人,應該很有機會。

 

新京報:創新工場成立之初就要推動技術創新,但實際上過去幾年投的科技創新公司並不多,為什麼?

 

李開復:我們畢竟拿著投資人的錢賺錢,要考慮到投資回報率,不能總堅持去投有情懷、有科技的項目。所以我們必須接受這個環境,去投那些潛力最大、經濟回報最大的公司,有一段時間是投 App,有一段時間是O2O,這些沒有太多的技術含量,更多是靠經營。

 

直到今天科技的趨勢起來,創新工場在科技方面做了非常大的布局,就拿人工智能一個領域來說,過去一年,大概已經投了25家公司,比如 face++、地平線機器人技術、Uisee(馭勢科技)等。

新京報:人工智能很早之前火過一次,然後集體踏空了。你怎麼確定這次的爆發不是泡沫?

 

李開復:過去的踏空,是基於幾個因素的不成熟。現在算法成熟,數據量夠大,快的機器被使用,所以我對這波人工智能非常樂觀。

未來投資肯定會被機器取代

過去兩年我個人在二級市場的投資都是機器在做,機器買賣股票比人更可靠。

新京報:許多人都對人工智能的崛起感到恐懼,認為這將對人類造成嚴重的威脅,你會擔心嗎?

 

李開復:人工智能的應用場景很多,可以根據一個人出車禍的概率,來決定保險金額度;可以幫助醫生做判斷,把所有的數據輸進來,針對過去生病的案例,給病人開藥。

 

新京報:那未來不需要醫生了?

 

李開復:把數據給醫生做參考,最後判斷還是醫生做。但未來10到15年,人類一半的工作會消失,收集信息、做出判斷,這些工作會越來越多被機器取代。

 

新京報:投資也會被取代嗎?

 

李開復:肯定會被取代。過去兩年我個人在二級市場的投資都是機器在做,機器買賣股票比人更可靠。


 

新京報:人工智能現在到了全面爆發的臨界點嗎?

 

李開復:人工智能創業的井噴時代還沒來到,這個要等待平台的建設。就像移動互聯網,當安卓出來以後,小米就可以更自然地產生。人工智能的平台今天還沒有,大概還需要兩三年的時間。

 

新京報:5月底發改委頒布了《「互聯網+」人工智能三年行動實施方案》。人工智能時代,政府也加大力度推進,中國有機會引領創新嗎?

 

李開復:我覺得很可能會,中國的年輕工程師是學習能力最快的,他們有很好的教育基礎和背景,再加上資本的力量。

 

新京報:提到幫助創業者,最近有人發現你的頭像頻繁出現在微博、地鐵上,說你變成代言人型的投資人了。

 

李開復:很多人說我最近曝光度有點高,其實我做代言都不是商業行為,主要是為了幫助我們投資的公司,還有是幫助合作夥伴推廣。

 

新京報:會不會覺得這種代言太多,是對自我形象品牌的損耗?

 

李開復:我看到一個好的產品,就會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對我們自己投資的公司,這是我能幫助他們做好的事情,所以我願意去做。我從來不收代言費,而是憑著良心,負責地、不過於誇張地,把好的東西推薦出去。

閱讀原文

微信號:kaifu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