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的南方,每逢暴雨常成「澤國」;本文盤點這些年南方百姓的「漂流」智慧。

來源:網易新聞圖片編輯:駱雯雯

每逢雨季或颱風過境,中國的南方地區就變成了“澤國”。在那些內澇成災或洪澇氾濫的城鎮鄉村裡,市民和村民們每年都經歷著奇幻又現實的“澤國”漂流記。

南方地區是中國暴雨天氣的重災區。每年5月至10月,受梅雨季節和颱風的影響,南方地區都會遭到大範圍的暴雨天氣沖擊。圖為2013年10月11日,浙江餘姚,受颱風“菲特”影響,餘姚城區在暴雨後積水,積水淹過了房屋和汽車。梁臻/視覺中國

在暴雨襲擊下,由於城市和鄉村的排澇系統難以應對,內澇和潰壩常常出現,暴雨成災成為南方地​​區雨季的常態。而與暴雨洪澇抗爭,在積水成災的“澤國”正常出行,也成了受災地區民眾必備的生存技能。圖為2009年7月3日,廣西桂林,暴雨造成漓江水位暴漲,桂林城區嚴重內澇,市民乘竹筏出行。李凱/​​視覺中國

自製“小船”漂流是受災地區民眾最常用的出行方式。在洪澇積水中漂流不受工具限制,只要“駕駛”技能過關,任何一樣漂浮物都可以成為洪澇時期的交通工具。圖為2009年8月10日,浙江蒼南縣,受颱風影響,整個蒼南縣城被洪水圍困,一位市民劃動一塊泡沫板出行。胡元勇/視覺中國

2010年5月22日,江西樟樹市義城鎮太和村宋家組,當地被洪水圍困,村民們劃著輪胎、木桶進出“孤島”。鄒海斌/視覺中國

2014年9月20日,廣西南寧市邕寧縣,受暴雨影響,當地街道內澇,一名男子坐在汽車內胎上“行船”回家。唐輝吉/視覺中國

2009年8月10日,浙江蒼南,颱風過境,蒼南縣城被洪水圍困,一位市民用木棍劃著沙發在水中前行。胡元勇/視覺中國

為了應對洪災,方便出行,災民們無時無刻不發揮著自己的智慧。圖為2015年7月23日,湖北武漢,漢口解放大道單洞門路段因暴雨嚴重積水,一名男子在積水中騎水上自行車出行。黑風/視覺中國


2015年5月15日,安徽安慶,由於暴雨的持續襲擊,市區多處發生內澇。在集賢北路過黃土坑段,一名市民將店中的鋁合金水池拿出做船,以鐵鍬做漿,在水面劃行。楚接輿/視覺中國

2013年10月8日,受颱風“菲特”影響,浙江餘姚市區積水嚴重,一隻小狗坐“傘船”出行。胡元勇/視覺中國

2013年10月9日,浙江餘姚,小災民坐在塑料浴盆中出行。胡元勇/視覺中國

為了增加舒適度,一些災民還為自製的漂浮物加裝了設備,進行升級。圖為2009年8月10日,浙江蒼南,在受颱風影響被洪水圍困的縣城,一位災民頭戴安全帽,坐在加裝了椅子的自製木筏上出行。梁臻/視覺中國

2009年8月10日,浙江蒼南,一對坐著“升級版”泡沫板出行的小姐妹。胡元勇/視覺中國

2009年8月10日,浙江蒼南,颱風過後,市民們划起龍舟在被洪水包圍的市區前行。胡元勇/視覺中國

這些自製的“小船”在積水模式下不僅保障著人的出行,還為轉移財物保駕護航。圖為2016年6月14日,廣西柳州,一個混凝土公司被淹,公司員工利用泡沫材料做成小筏子轉移電腦等物品。視覺中國

2005年10月3日,福州一家銀行的職工在水中運送乾糧和食品以備堅守崗位。颱風“龍王”過後,福州市內主要地段和街道發生嚴重內澇,積水最深處達1.5米。常剛/視覺中國

2014年8月20日,浙江麗水遭遇暴雨突襲,麗水城區、部分鄉鎮及道路受淹,青田縣臘口、碧湖平原吳村圩多處地區民眾受洪水圍困。圖為一個災民用自製的筏子搶救被淹的家畜。梁臻/視覺中國


災​​民們自製的漂流工具儘管簡陋,但卻是洪水包圍下的城區最實用的交通工具。圖為2013年10月9日,浙江餘姚,受颱風“菲特”重創,餘姚市70%以上城區被淹,一位市民劃著充氣皮艇經過一輛被淹的汽車。梁臻/視覺中國

2013年10月7日,浙江瑞安,受颱風“菲特”襲擊,由於海水倒灌,瑞安市外灘成為一片“澤國”,三名男子在被淹的公路上撐著一個泡沫箱出行。視覺中國

2013年10月11日,浙江餘姚,一對夫婦划著自製的“小船”經過被淹的加油站。梁臻/視覺中國

在常態化的內澇和積水災害中,在城市中漂流已成為南方“澤國”的雨季常景。圖為2013年8月19日,汕頭潮南區溪南村,暴雨導致積水,不少地方水深超過2米,村民自製竹筏自救。南方都市報/視覺中國

2013年10月11日,浙江餘姚,受颱風影響餘姚市區被淹,市民劃著自製的交通工具出行。梁臻/視覺中國

而那些在洪水中漂流的人們,在堅忍的背後,更多的還是面對災難時的無奈與無助。圖為2013年10月9日,浙江餘姚,颱風過後,一位市民在馬路上背著自製竹筏行走。梁臻/視覺中國

2013年10月9日,浙江餘姚,被淹的街道上飄浮著的市民們的自製交通工具。胡元勇/視覺中國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