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在中國農村長大的男孩,終於考上大學之後,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高考轉瞬即逝,黃龍最終如願收獲了成長三年的果實:630分,班級排名第三,他順利被華中科技大學錄取。

這一年,他從一個農村高考生,轉變為邁入大學校門的大一新生。 

來源:在人間living(微信號:zairenjian11)

攝影:郝文輝

黃龍的大一是忙碌的,整天埋在難以掌握的功課裡,到了期末還得迎接各種考試。「太累了,誰想到大學會這麼累,雖然自由,可是壓力好大。」

高中學習時間雖然緊張,但是對於成績不錯的黃龍來說,反而沒什麼考試和學習壓力。但是在大學裡,老師上完課就走了,有很多不理解的內容,得自己課後花時間研究筆記和教材消化,他反而覺得學習壓力很大。

黃龍開始發覺,大學似乎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好」:同學之間的來往少了,不像高三時大家天天都黏在一起學習,互相之間也玩得比較開。除了宿舍的同學能經常在一起外,內向的黃龍似乎並沒有多少機會和他人打交道。

父親帶他入住宿舍的時候,兩人在新環境裡都顯得格外局促。剛來學校的黃龍滿心期待全新的校園生活,但同時也倍感壓力:既想減肥,又想好好學習,怕找不到馬子,怕以後找不到好工作。

2015年9月,黃龍和父親黃宏來到武漢華中科技大學報到。這是黃龍從小到大第一次出河南省,盡管武漢離老家還不到300公里。


清洗新買的床單被套時,這個平日裡只顧讀書的男孩表現得有點力不從心。離開母親的細心照料,即使假期已經幹了不少農活兒,他還是覺得不適應。

父親黃宏當晚與其他家長一起住到了學校西區的旅社裡,第二天一大早準備直接回老家了。黃龍似乎很少這樣搭著父親的肩膀,一老一小就在夕陽的餘輝裡提前告別了。

到校第二天,黃龍和室友一起出門買生活用品,東西走向的校園很大,黃龍問同學:「你不累麼?我感覺我一個暑假都沒走這麼多路。」後來班級組織參觀校園,疲倦的黃龍一直跟在最後。

剛入學的黃龍,似乎不怎麼主動和周圍同學說話。開學初他被分到了其他班級的宿舍,直到2016年5月份,他才主動與同學交涉換了宿舍。圖為新宿舍的舍友,正式班級第一次組織活動時坐在他身邊的同學。

這一天,班裡的25個同學輪流介紹自己,黃龍排在最後。他在心裡默念了百十來遍,還是用了以前介紹自己的方法:「我叫黃龍,‘四川的黃龍’風景區,龍鳳胎的龍,我還有個孿生妹妹叫黃鳳。」

新床位上下貼滿了「勵志貼」。黃龍覺得是同學留下來的,所以不好意思取下來,就繼續留著了。

高考後買的手機成了黃龍的新夥伴:上網、聊天、玩遊戲。恰逢NBA半決賽,他忍不住在課堂抄筆記時偷看了一會兒影片直播。

手機之外,父親給他添了一台筆記型電腦,這成了黃龍為數不多的財產。黃龍用它練習C語言、看影片、聽歌。這一天室友幫他整理了一個多小時的系統,他自己對這方面並不精通。

武漢是黃龍到過的第一個大城市。每學期有那麼一兩次,他會和同學一起跑到光谷商業街隨便看看。但除了離開前買了五塊錢的小吃,他並不花錢。在武漢待了一年,黃龍也沒去參觀過任何名勝古跡和旅遊景點。

看到新鮮的事物,黃龍會不停地用手機拍照。可後來發現手機存儲滿了,他就把以前拍的照片都刪除了。

有段時間,他跟其他孩子一樣,迷戀手機網路遊戲,為此也曾充過錢。後來他把網遊都刪了:「說出來怕丟人,沒什麼意思,再也不玩了,太耗人。」


黃龍似乎仍然是個「規矩」的學生:早睡早起,按時三餐,在大學校園裡他還是習慣用「放學」這個詞表達「下課」。從入校到現在,他沒有逃過一節課。

黃龍幾乎從來不剩飯,而且大多數時間都在食堂解決三餐。同樣11塊錢的雞扒飯,愛吃肉的他知道哪個食堂的配料更多,哪個食堂的雞肉更好吃。

中午,黃龍在寢室復習功課。武漢的初夏燥熱難耐,他趴在書桌上睡著了。

黃龍有時會和室友在自習室偶遇。他們的課餘時間都是自己支配的,每天同一個點兒,有人在自習,也有人在寢室睡覺。

黃龍覺得自己的性格不算內向。其實在熟悉的人面前,他好動、愛耍寶,有時候抱著籃球在宿舍裡走來走去,似乎比其他幾個人都要外向。

暑期有同學們自己組織的社會實踐活動,黃龍也想出去看看,但是考慮到自費問題,他還在猶豫。整個大一學年,他從家裡拿的生活費也就4000塊,加上助學金,勉強夠他日常花銷。

下課後,黃龍和幾個同學走去食堂吃飯。大家都背著鮮艷的書包,只有黃龍的書包是買電腦時贈的。

黃龍平時很少運動。剛入學時,他還會跑步,但因為學業緊張,後來就放棄了。他說如果不是因為體育課考試,他連足球都不會去踢。


業餘時間裡僅有的讓黃龍喜歡的娛樂方式是打籃球。這天晚上十點鐘,籃球場的大燈關了,借著旁邊網球場的燈光,黃龍和室友跑到球場上練習投籃。

高考完一年,在電話裡,黃龍還是能細致地幫即將高考的孿生妹妹輔導功課,他甚至還清晰地記得高考數學的重點題型和具體解法。平時話不多的他,跟妹妹聊起天來就停不下來。

黃龍的老家在河南省信陽息縣黃鄉村,黃家出了個重點大學高材生這件事,在老家十裡八鄉遠近皆知。

上大學前,父母操辦了「升學宴」,黃龍說那是他第一次見到自己家能有那麼大的場面。雖然武漢和信陽離得並不遠,但迫於並不划算的路費,黃龍只有寒暑假才回家。

他幾乎很少給家裡打電話,別的孩子會和父母影片聊天,黃龍不行:老家沒有電腦也沒有網路,現在正值農忙時節,父母也不得空。

夏季的武漢陰雨不斷,黃龍依然打著那把陪伴自己整個高三的雨傘。傘面上黃龍的名字和高中學號是母親親自繡上去的,怕他丟傘。

黃龍說,以前確實沒想過大學生活是這樣的。很多事以前都要靠別人,現在幹什麼都得靠自己了。

更多時間,他還是選擇去自習。他花19塊錢買了一塊屬於自己的表。他的鬍鬚似乎從來沒有打理過,頭髮也是長得很了,才去修剪一下。

和很多孩子一樣,黃龍並不喜歡看書,但偶爾還是會去圖書館晃一圈,翻一翻跟自己專業相關的書。

理工科專業的課程有時讓黃龍覺得枯燥無味,他喜歡找人少的教室自習,學累了就躺在空椅子上翻一翻手機。

黃龍對自己不太自信:「我長得又胖又難看,哪有什麼資格談戀愛,誰會看上我啊?」

黃昏,吃完晚餐的黃龍在校園裡休息,很多時候他都是獨自一人。

室友們一起聚餐,路上大家還是會聊聊關於這個年紀的話題:戀愛、比賽、遊戲,他們對未來充滿了期待,想加速又有點怯懦。

黃龍這是每天盡量安心沉浸在眼前的學習和考試裡,談起未來,他說現在並沒有明確的安排,如果條件允許,可能還是會考個研究生吧。

六口之家給他的擔子有點重,對於校園外的世界,他還不敢輕易邁出腳去。

閱讀原文

微信號:zairenjian11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