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90後少年遁入空門,在張家界高山修行「致青春」,每天爬999級天梯。

來源:騰訊新聞

攝影:李興頻 編輯:丁雲娟、苗錦錦

90後的出家師父容清、容覺於2011年遁入空門,目前在天門山寺進行著一場獨特的「致青春」修行。

圖為清晨6點,做完早課,容清、容覺相伴走出寺門,開始了一天獨特的禪修生活。

湖南天門山寺源自唐朝,寺內供奉有釋迦牟尼佛肉身舍利。晨鐘暮鼓,佛國天界,在這喧囂與沉靜之間,兩個90後的出家師父在這裡進行著一場獨特的「致青春」修行。

容清、容覺於2011年遁入空門,他們的師父——天門山寺主持懷梵大和尚告誡他們:「修行人,尤其是剛出家的年輕人一定要在山裡修行。因為剛出家心不夠堅定,要遠離城市中的各種誘惑和煩惱,再不定期的下山檢查自己的修行。」

圖為兩人在天門山頂一處懸崖旁邊進行晨練。

「天門山離天只有三尺三,坐轎要謝頂,騎馬要下鞍」,古老的民謠唱出了天門山的神奇巍峨。天門山海拔1518.6米,是湖南張家界的最高山,孤峰高聳、凌空獨尊。年輕的容清、容覺師兄弟選擇在天門山修行,就是為了找尋內心深處的靜。

兩師兄弟每天晨練有個重要內容就是比賽爬天梯。999級天梯直達天門洞,一般人爬起來都會眼冒金星,容清、容覺每天爬一趟覺得很輕鬆,趁著早上人少,兩人還在天梯上練起了伸展運動。

天門洞先後舉辦過飛機穿越天門、翼裝飛行等多個極限挑戰類活動,刺激精彩引世界矚目。每天在天門洞,除了鍛煉和膜拜,容清、容覺經常會就「飛機是怎麼穿過去」的話題,拿出各自的想像討論一番。

在天門洞下,容清、容覺很默契地用手指「捏住」了山坳裡剛剛升起的太陽,雖身著衲衣,但這一刻的俏皮定格了青春。

結束了晨練,容清、容覺開始巡山。天門山是一個四面絕壁的台型孤山,四周都是峭壁,山頂卻是一個林木蔥鬱的森林。天門山環山都修有棧道,容清、容覺很喜歡走在棧道上的感覺,就如同懸浮在峭壁之間,有一種別樣的心靈體會。

除了環山棧道,兩人在山裡走的大部分都是小徑。山裡就像是一個「大氧吧」,曲徑通幽,鳥鳴草香,置身大自然中,兩人總是走著走著就忍不住練了起來。

時至中午,兩人回到寺裡,這時寺裡香客已紛至沓來。圖為容清正在給一位行禮的香客回禮。

到了用午齋的時間,寺裡的僧人們都集中到一起,齋前大家都要先出食。圖為容清在出食。

寺裡為僧人們做飯的都是虔誠的居士,夥食很簡單,青菜、豆腐、番茄等。由於山上常年溫度較市區低6至8攝氏度,且濕氣重,居士們做菜都放了很多辣椒,既符合湖南當地口味,又有利於祛濕祛寒。

午齋後便是出坡時間,在山中為僧,出坡時間可以自由安排。年輕人總是好動,容清、容覺出坡的第一件事情就選擇練功夫。容覺說,寺裡面有位師父以前是少林寺的僧人,習武,經常會帶著他們練習,這幾天下山去了,他們就自己練習一套叫「八段錦」的拳。

練完拳,容清還是覺得不過癮,便飛身坐到了扶欄上進行他自創的打坐,說這樣更有利練習自己的定力。

正在練習中,一隻「狐仙」悄悄跑到容清身邊想跟他合影,容清嚇得飛奔而逃。原來,天門山下的實景音樂劇在山上取景拍攝宣傳片,狐仙演員看到容清在扶欄上打坐很有意思,便想過來合影,沒想到卻把容清嚇到了。

練習書法也是鍛煉定力的一種方式,相較於容清的扶欄打坐,容覺更喜歡的是練書法靜心。

遠離凡塵和誘惑,打坐練的是靜心和定力,每一次打坐必須2小時以上。山上溫度低寒氣重,容清、容覺打坐時拿被單裹住雙膝,以防寒氣從雙膝滲入。

容清、容覺接到師父通知去參加一個法會,兩人下了山,走進人群中。滾滾紅塵,一頭是喧囂,一頭是清淨,年輕的容清、容覺法師在喧囂和清淨之間用自己的青春書寫著一場別致的禪意。

閱讀原文

微信號:chinaoneday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