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矽谷創業者到中國考察後的心得:在中國,山寨僅僅是起點,而不是終點。

文:CYRIAC ROEDING

本文編譯自:recode.net

來源:36氪

2014年,我將自己創辦的 LBS 購物平台出售給了 SK Planet,一年之後,我卸任了公司的 CEO 一職,之後便帶著妻兒來到北京、深圳和香港度過了三周的時間,希望能更深入地了解中國的創業圈、創業者和風險投資機構。

我已經很多年沒有去過中國了。然而在大概12年前,我差點就搬到中國定居了。我非常好奇自己會在中國發現什麼。

這次在中國度過的 3 周時間裡,我拜訪了 20 多家創業公司,這些創業公司裡既有處於創業初期的種子輪融資階段的公司,也有估值 200 億美元的後期公司。此外我還拜訪了十幾家風險投資機構、20 多位創業者和比較成功的天使投資人。

我首先拜訪了一些創業後期的公司和投資人,其中包括和美團的王興的一個長時間的早餐會,美團的估值大概有 200 億美元。

緊接著拜訪了一些 A 輪和 B 輪階段的創業公司,其中包括在線少兒英語培訓項目 VIPKid 和自行車創業項目 700bike,我同時還拜訪了經緯創投(Matrix) 和藍馳創投(BlueRun Ventures)等風險投資機構。


之後我拜訪了一些種子輪階段的創業公司,拜訪了一位空氣動力學方向的博士,他正在開發一種擁有更高能源密度的全新電動汽車引擎,並在北京的一處地下停車場向我演示了自己的發明。此外,我還參觀了深圳的硬體孵化器 HAX,並拜訪了風險投資機構真格基金。

在前期的拜訪過程中我深受感染,我覺得我需要探究更早期的創業階段。於是我拜訪了創業想法和概念的孕育集中地:車庫咖啡。我還拜訪了清華大學的創意創新創業教育平台 x-lab 和清華的經濟管理學員。我恰好碰到 Peter Thiel 正在做主題為 「從 0 到 1」(Zero to One)的講座。

隨著我的中國之旅慢慢接近尾聲,我開始思考我自己所在的矽谷能從中國學到哪些東西。下面就是我在中國考察期間的發現:

1. 在接下來的10年裡,北京將是矽谷唯一真正的競爭對手

北京不僅僅是一個創業勝地,它本身已經成為了一個大聯盟。創業公司在這裡能做到快速地規模化擴張,因為中國國內市場有 13 億人口,這是美國和歐洲人口規模的 4 倍左右。

隨著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在中國的 13 億人裡,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成為創業公司可以觸及的用戶。在美國,擁有智慧型手機的人數為 1.9 億。在中國,擁有智慧型手機的人數已經超過 5.3 億。在接下來的3年內,這個數字將超過 7 億。

然而光有一個龐大的市場並不意味著這個地方就能成為創業中心。要想成為創業中心,不僅需要有市場規模,同時還需要消費者對新服務的快速接受速度、創業精神以及創業者對規模化擴張的渴求。而北京恰好擁有成為創業中心的所有這些條件。

在北京,大量的創業者、來自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這兩所中國最頂尖的學府的科技人才和風險投資機構有機地融合到了一起。看了這裡得天獨厚的市場規模、發展速度、創業雄心、風投資金和人才資源後,我認為,在接下來的10年裡,北京將成為矽谷唯一真正的競爭對手。


當然了,世界上也有其它的創業中心,比如柏林,但規模差距還是很大的。有一個真正的競爭對手對矽谷來說是好事,因為它能驅動矽谷更快地發展到下一個新高度。

接下來讓我們分別看看北京和矽谷在速度、山寨 VS 創新、創業精神方面的 PK。

2. 矽谷為自己的發展速度倍感自豪,中國創業公司的發展速度更快。

在北京,經常會聽到一些創業公司之前為了在相互的競爭中勝出,有時會採用一些不那麼有風度、甚至不道德的競爭手段。

和創業伴隨而來的是極端激烈的競爭,其中主要的競爭驅動力是用戶採用率。

在中國市場,很多新移動應用的普及速度比美國要快很多,有的應用甚至在一夜之間就火爆大江南北。

對於大部分用戶而言,很多新服務給他們生活帶來的改變是巨大的,因為很多中國人直到近幾年使用智慧型手機後才第一次接入並使用互聯網的。

中國的創業公司要想發展壯大通常需要3-5年,而在美國則一般需要5-8年。因此一旦有什麼好的創業想法,中國的創業者便會快速行動、盡快將競爭對手幹掉。在中國的創業公司裡並不存在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Cyriac Roeding 和 Hugo Barra 在一起)

在中國的創業公司裡,會議可能會被安排在一天裡的任何時間。

我在北京和負責小米國際業務的 Hugo Barra 的會議就被安排在晚上 11 點。小米公司估值 450 億美元,是中國估值最高的創業公司之一。

即使會議安排到這麼晚,最後還是被推遲了,因為 Barra 被其它的會議耽誤了一點時間。最後我和 Barra 的會面從凌晨 12 點才開始。在我們的會面結束後,Barra還要去趕當天早上 6 點 30 分的飛機。

在中國,創業公司的工作文化大都是 「9/9/6」,意思是大部分員工的工作時間從上午 9 點至晚上 9 點,每個星期工作 6 天。

如果你認為矽谷的創業公司的工作時間很長,來北京之後你就會知道什麼才叫真正的長時間工作了。


而對於創業公司的創始人和高管而言,工作時間更長,通常是 9/11/6.5,工作時間從上午 9 點至晚上 11 點,每個星期工作 6.5 天。每天這麼長時間的工作,工作效率可能並不是非常高,不過在中國大家都這麼做。

在一款產品正式推出前的幾周時間裡,很多公司會選擇讓整個團隊在酒店裡封閉辦公。在酒店了,他們就做三件事情:工作、睡覺和鍛煉,排除外界一切干擾,全身心投入到產品開發中,確保產品能夠按照預期的時間推出。雖然我個人並不認為每天長時間的工作會提高生產力,但我還是被他們的動力和創業激情所感動。

3. 中國的創業者主要是靠山寨西方的創業公司?這個想法現在已經過時了

當然,在可能的時候,中國創業者依然會選擇山寨。但山寨潮目前已經觸頂了,現在已經沒有足夠多的好的創業想法去山寨了。山寨的產品在本地市場經常會失敗,畢竟不同市場上的用戶需求和行為是不同的。在中國,山寨僅僅是起點,而不是終點。

(Cyriac Roeding 和美團的王興在一起)

就以美團為例。我和美團的王興進行了一次持續了兩小時的周六早餐會。王興在 2010年創立了美團,在過去6年裡,他將美團打造成了中國最大的商務公司之一。美團目前的估值大概在 200 億美元左右。美團是目前中國最大的移動團購公司,最大的在線票務銷售公司和最大的外賣公司。

當團購網站 Groupon 在美國如日中天的時候,中國有上百個創業者都嘗試在中國山寨一家 Groupon,而王興就是其中之一。

最後王興在所有這些想山寨 Groupon 的競爭對手裡脫穎而出,他的取勝之道並不是比其他競爭對手投入更多的行銷費用,而是快速將美團迅速轉型為一家與 Groupon 非常不同的公司。

今天的美團專注於驅動消費者到店裡重復消費,而不是僅僅依靠很大的優惠折扣吸引消費者一次性消費,後面這種方式是很難持續發展的。目前的美團有 2 億的月活用戶。

4. 一股創新浪潮正從中國襲來

中國的創業者一般都是務實主義者。他們只想找到獲得成功的最快方法。當山寨已經觸頂之後,取得成功的最快方法就是創新。

以消費型無人機為例,無人機是硬體、軟體和設計的結合體。通常看來,這是矽谷創業公司的強項,取勝的可能性也更大。然而就在無人機領域,中國深圳的大疆無人機是當今全球消費型無人機市場的主管者,它占據了全球市場份額的70%。在中國,像大疆這樣的創新型公司正在變得越來越多。

創新通常要比山寨花更多的時間。例如,我在北京拜訪了一位空氣動力學方向的博士。他在過去三年時間裡帶領了一支 6 人的小團隊在幾乎沒有任何投資的情況下,設計用於汽車和機器人上面的動力 60 千瓦的電動機,電動機重 13 千克,傳統的 60 千瓦的電動機的重量高達 58 千克甚至更重。他在自己汽車地下車停車場裡向我展示了他的這個創新發明。

我在被稱為中國電子製造之都的深圳拜訪了 Benjamin Joffe 創辦的的硬體創業加速器 HAX。來到深圳後,你會發現你就像是進入了一個全新世界。


在深圳,元部件供應商可以在不到一天的時間內就能完成發貨,那裡的電子工廠隨時都準備好為你生產新的硬體產品。在 HAX,我體驗了一款 9 美元的計算機。你只需花 9 美元,就能夠將帶有 Wifi 和藍牙功能的 Linux 計算機集成到其它任何設備中。

5. 中國的創業公司所欠缺的東西

最近一代的中國創業者過於關注金錢和財務上的成功(快速變富)。當一項工作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取得成效的時候,這種金錢的驅動力通常難以持續。而一家創業公司要想創新,這又是需要花很長時間的。

然而下一代創業者的創業態度正在發生轉變,因為這些創業者大部分生活在中產階級的環境裡,快速致富已經不是他們的主要創業驅動力。

除了 「金錢思維」 之外,中國的創業公司最欠缺的東西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既開發高質量的產品,同時又能快速推動公司業務的增長。

深度技術正在進化中,比如在北京,一些有趣的人工智能項目正在開展中。和北京相比,矽谷的優勢在於它的核心技術,以及將市場需求、技術和產品設計的融合。

中國的創業公司的另一個缺陷是缺乏快速有效地進軍國際市場的能力。除了文化和語言障礙外,中國市場規模過於強大的事實導致很多中國創業者從來沒想過去拓展國際市場,因為其它公司在國外市場可能會很快山寨他們,這正是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創業公司在中國所遭遇的困境。

6. 相比中國的創業環境,矽谷太過奢華

從整體上來說,中國的創業者的創業精神、速度、勤懇專注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們在中國市場迅速擴張的規模讓他們將雄心變成了現實。我們將很快就能看到一波創新浪潮將從中國襲來。那種認為中國創業主要靠山寨的想法已經過時了。

我很喜歡中國的創業者的不自吹自擂和他們真實純粹的創業精神。很多時候,矽谷的創業環境太過奢華,被滋養地太好,優越感也太強,你從他們的創業辦公環境和各種俱樂部就能知道。

將所有這些表面的東西都抽去,裡面的核心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包括真正的創業激情,對產品和公司的癡迷。當然了,中國也存在一些問題,但中國依然有很多東西值得學習。

我熱愛矽谷嗎?當然。正是因為如此,多到外面看一看,將一些新的想法引到矽谷才變得更為重要。畢竟,不管是在美國、歐洲還是中國,結合科學的創業才是我們未來真正的發展引擎。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網易創業Club是網易科技推出的服務於創業公司、行業人才、風險投資機構和科技媒體的綜合性服務平台。這不是一個媒體欄目,這是一個創業服務平台。

微信號:tech_club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