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新媒體衝擊下,中國大陸的傳統媒體力求轉型,近半數不看好未來。

來源:騰訊圖片
攝影:趙赫廷
編輯:王崴

美通社2016年發布的調查顯示,三成中國報社記者表示未來5年將脫離採編職業,43.6%的受訪者表示不看好所在媒體的發展前景。
在互聯網媒體的衝擊下,中國傳媒行業正在發生明顯的結構調整,一些傳統媒體人在危機感的驅使下重新思考自己的職業定位。

他們相信,與其“眾聲齊哀”,不如積極求變,在創業大潮中果敢轉型。

2016年3月27日,湖南長沙,34歲的沈家訓帶著兒子在自家經營的飯店門口打車。他曾在媒體做了十年的採編工作。2013年他還在報社任職編輯的時候,就在報社旁邊和家人開了一家餐館,很多同事朋友都會到他的飯館吃飯。慢慢生意越做越好,他也厭倦了媒體的工作,便於2015年辭職,和朋友合開了一家更大的飯店。

一家兒童遊樂場裡,沈家訓坐在角落裡用手機看這新聞,兒子在一旁玩耍。以前在報社做編輯,他基本沒有太多時間陪家人;現在出來做飯店生意,他雇了店長看店,自己有了更多的時間可以陪孩子。

下午四點,沈家訓躺在按摩店裡睡著了。以往這個時間是他進入單位準備開始工作的時間。

沈回到自己的飯店裡,坐在前臺看管生意。他在湖南廣電還開了一家小飯店,許多媒體朋友會去光顧,利用媒體資源,沈家訓也給自己的飯店生意做了很多推廣活動。

徐向東、朱輝峰、劉海波(左往右)三人曾在長沙一家報紙的地理板塊工作,經常一起搭伙出差,徐向東是司機,朱輝峰是攝影記者,劉海波是文字記者。2014年前後,三個人分別離開所在報紙,徐向東提議成立一個旅行社,三人一拍即合,重新走到了一起創業。

他們來到一家飯店裡準備吃午飯。除了劉海波是主動從報社離職,朱輝峰、劉海波都是在2015年到2016年期間的裁員潮中離開。“去年報紙裁員,如果主動申請被裁去,能拿到一筆補償金,所以當時我們就走了。”朱輝峰說。

2016年3月21日,他們在新成立的旅行社裡開會。會議內容是三個人以前採訪時走過的一些省內路線。他們籌劃組織一些活動,帶動旅行社的人氣。

33歲的張佚坐在公司的走廊裡抽著煙。2015年,他所在報社的汽車部門工資大幅下降,迫於無奈,他只能跳槽到一家廣告公司做策劃。工作之餘,張佚和報社的同事毛傳合夥在湖南瀏陽的山里開了一家養雞場。

毛傳也是33歲,目前仍在報社任職。他在報社做了10年記者,和張佚是前同事。他所在的部門因為廣告縮減導致報紙版面減少,平時幾乎沒有什麼採訪任務,一天中大部分時間就坐在辦公桌前上網。

從廣告公司下班後,張佚來到長沙一家市場取他飼養的雞。對於現在自己身份的轉變,張佚並沒有太大的感覺。他認為平媒時代向多元化媒體時代過渡的時期,必然會導致大批媒體人的轉型,這是一個洗牌的過程。這一點他早就已經想到了。

週末,張佚和毛傳開車去城郊養雞場。兩人搭配分工,張佚負責線下的一些業務工作,而毛傳做線上的網店和推廣。

張佚和毛傳在養雞場和飼養員交流。“剛幹這個的前兩個月,有朋友還跟我們開玩笑,說你做記者的怎麼還去養雞去了。我說是啊,去“做雞”了,支持下。那個月,周圍的同事朋友都挺支持的,賣得還挺好。”兩人的身份從記者變成創業者,在創業的過程中仍然用到了自己以前工作的一些技能,與客戶打交道,利用新媒體傳播產品內容。

2016年3月25日,湖南長沙。下午,蔣麗梅走出報社,準備去和客戶商談拍攝照片的事情。蔣麗梅在報社做了三年攝影記者。2015年,她和朋友在工作之餘開了一間攝影棚。

蔣麗梅和她的伙伴西瓜在一間咖啡廳裡給客人拍攝藝術照。靠著自己的工作室,她目前的收入已經完全超過在單位上班所賺的工資。

蔣麗梅在報社工作。因為自己影棚的原因,蔣麗梅從記者轉崗做了編輯。平時她就在辦公室裡利用空閒時間編輯自己影棚的微信公號。

慢慢的生意越來越多,她和朋友在長沙租了一間別墅,準備辭去報社的工作,完全投入到自己的攝影工作室裡。

2016年4月25日,蔣麗梅正式提出辭呈。

蔣麗梅與她的同伴和客戶走在長沙街頭。現在的生活對蔣麗梅來說每天都很輕鬆,不需要像以前工作的時候兼顧著壓力和記者隨時待命的狀態。現在如果不想工作,就休息。“其實我也沒想賺太多的錢,現在的生活就很好,一個月裡接十單活就足夠了。其餘時間想休息就休息。”蔣麗梅說。

2016年3月21日,湖南長沙,陳澤水用手機翻閱他寫的劇本。陳澤水在報社工作了四年,做過記者和策劃。陳澤水的夢想是做一名導演,做記者的時候他就開始拍攝紀錄片和微電影。2014年,他決定離開單位,做一名獨立導演。

陳澤水來到長沙一家酒店里和朋友見面。現在他的時間都是由自己自由支配。除了寫劇本,陳澤水還在外面給企業或者政府拍攝宣傳視頻,一年只需要接幾單宣傳片,就可以獲得不錯的收入。其餘時間都是忙自己想做的事情。

2016年5月3日,陳澤水在辦公室里拉片。他經常看國外的一些電影拍攝的紀錄片,分析和學習知名導演在拍攝現場的技巧。

陳澤水在修改劇本。一年前他開始寫一部愛情輕喜劇,現在已經進入尾聲。目前他找到了投資人,為這部網絡劇投資一百萬。即將開始拍攝。

耿志方在家中打電話,聯絡第二天要採訪的人物。35歲的耿志方在媒體工作了十年有餘,這期間他從平面媒體轉型到新媒體,一直做著採編的工作。後來他感到體制內的禁錮越來越多,便離開了單位,開始和朋友一起在長沙嘗試做自媒體微信公眾帳號的運營,工作內容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只是更自由了一些。

2016年3月23日,湖南長沙,耿志方走在採訪的路上。在離開媒體單位之前,耿志方就想好了做自媒體的事情。“沒有公家單位了,其實沒有一丁點失落感,反而能自己自由地做事情。沒考慮去賺大錢,只是想做自己熱愛的行業,自我認可,這對我來說更有意義。”儘管耿志方目前的收入並沒有在媒體工作時拿得多,但是他覺得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才是真正想追求的。

耿志方和他的同伴一起採訪一位學者。耿志方和朋友運營的微信公號“長沙客”在本地已經有了一些影響力,一邊採訪當地的人物故事,同時也可以積累一些社會資源。他現在的收入來源主要靠給企業寫一些有故事性的軟文,以及一些採訪對象的資助。

耿志方和一位老闆互留了聯繫方式。現在他需要留心去做一些資源積累,整合起來幫助自己創業。以前在媒體工作的時候他從來不需要考慮這些。

耿志方在家中編輯、整理稿件。“做自媒體跟以前還是不一樣,可能以前做的事情都很“新聞”,但現在做的事情感覺是在摸著這個城市的筋骨——“人”來走。很多人雖然沒有被新聞關注到,但活得很有特色。去挖掘他們身上的故事,成功的或者是失敗的,這是我現在最想做的。”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