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的風景那麼多,人民幣紙鈔上的風景是怎麼選定的?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人民幣上的風景都是些什麼地方,但你又可知道,那些印在人民幣上的風景圖,是怎麼製作的呢?又有哪些地方差一點也成為了人民幣上的美景呢?

今天就來八卦一下這背後的故事!

來源:人民日報

圖①:第五套人民幣100元背面圖案「人民大會堂」。

圖②和③:第五套人民幣20元背面圖案「桂林山水」。第五套人民幣10元背面圖案「三峽夔門」。

圖④:第五套人民幣1元紙幣背面圖案「三潭印月」。

圖⑤:第五套人民幣50元背面圖案「布達拉宮」。

人民大會堂、布達拉宮、桂林山水、長江三峽、泰山、三潭印月,這些都是第五套人民幣紙幣背後的建築和風景。

為何會選中它們作為背面主景?取景拍攝的照片能直接用到紙幣上嗎?

最近,大陸媒體記者來到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拜訪了當年曾參與第五套人民幣設計製作的人員,揭開有關人民幣上的風景的秘密。

主題設計:北京西站、酒泉發射場,曾是候選方案

人們都知道第五套人民幣是在1999年正式上市發行,而實際上,該套人民幣的設計研發早在1988年就已經開始,其設計的過程也是十分複雜和曲折。

單是關於主題的設計就經歷了很多次變動。第四套人民幣正面主景都是中國有代表性的民族人物頭像,背面主景取材於井岡山主峰、黃河壺口瀑布等名山大川,體現了中國各族人民意氣風發、團結一致的主題,到了第五套設計什麼主題好呢?

設計師給出的第一個主題是古代歷史人物,以朝代為序,春秋戰國時期的孔丘、屈原,漢朝的司馬遷、蔡倫都有「入選」;第二個主題是毛澤東、周恩來等當代領袖人物;第三個主題就是正面為毛澤東頭像,背面以中國知名風景、知名建築為主題,突出反映祖國大好河山。


在此過程中,還有主管建議以展示改革開放偉大成就為主題,可在票面上加入上海南浦大橋、北京西站、「三北」防護林、酒泉發射場等。

事實上,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將這幾個方案都設計出了彩色稿報送中國人民銀行,並由中國人民銀行再報送國務院討論。最終確定的便是現在我們看到的,正面採用毛澤東頭像,背面從中國的名勝古跡和建築、風景中,選取了人民大會堂、布達拉宮等著名建築和風景。

中國風景名勝那麼多,為何這些能入選?最基本的原則是不能用之前用過的景色。「要讓人能一眼看明白是在哪兒、要有特殊的地位和知名度、要有可表現力」,這是其中一位設計師心裡的標準

盡管也許無法囊括每一位設計人員所考慮的因素,但經過設計師們上百次反復討論驗證後,布達拉宮、泰山等的勝出的確是實至名歸的。

「曾經也有人提議五十元的背面採用黃山,但經過討論後大家認為黃山之前採用過,而且布達拉宮不僅能體現民族大團結元素,其宗教意義也為其加分不少。」產品開發辦公室主任、第五套人民幣設計的負責人劉永江說。

實地取景:西湖神秘采風人,冒雨也要近距離拍攝

在印鈔造幣公司的員工心中,人民幣是他們生產的「傑出代表產品」,希望得到百姓的認可和喜愛,但人民幣畢竟也有其特殊性,以至於在設計、製作過程中全程保密,甚至不到面世那一刻一般老百姓都難以見到。人民幣雕刻師孔維雲給記者講述了一件取景過程中發生的趣事。

當年孔維雲到杭州西湖采風1元紙幣背後的三潭印月,按保密規定,只有當地人民銀行貨幣發行處的處長知道他此行的目的,安排他的住宿和行程,不巧的是采風那天正好趕上下雨。

西湖有規定,下雨的時候不能出船,不坐船就無法近距離拍攝三潭,怎麼辦呢?孔維雲對船工說自己是廣告公司的,任務緊急,明天就要回京,今天必須去拍攝,船工說要開船也行,但船上必須有兩個客人,孔維雲只好花錢雇了個導遊。

終於成功開船,但路線又不合意。景區的船都有固定的行駛路線和時間,可孔維雲有自己特定的拍攝點,無奈只能多花錢讓船工臨時改路線、加時間。「船工還納悶,問我西湖那麼多美景為何不多看看。」


一定要拍到實物嗎?孔維雲說,不同於設計師可以通過看畫冊找靈感,作為雕刻師必須要看到細節。如果不看細節,就不知道雕刻時邊邊角角怎麼做,不清楚三潭石雕上的花紋、圖案是怎麼回事。因為不能告訴船工真實意圖,孔維雲開玩笑稱自己是「西湖神秘采風人」。

在第五套人民幣設計階段,孔維雲和其他設計師、雕刻師還被拉到長城腳下的一棟小樓裡「關起來」,進行兩周時間的封閉式創作。這裡沒有「外人」,吃住都在樓裡,由於當時手機不普及、交通不便利,可以說真的是與世隔絕,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好。

「組合式」風景:想要景對景拍照?其實不能完全對上

第五套人民幣推出後,背面景色成了熱議的話題,還有遊客拿著人民幣到背面景色所在地景對景拍照,但設計師李志農告訴你,「別想了,你找不到完全一樣的地方。」

李志農告訴記者,與以往幾套不同的是,第五套人民幣明確提出可以使用「組合式」風景。也就是說,你所看到的紙幣背面的長江三峽、三潭印月等在現實中是很難找到完全一樣的角度再次拍攝的,它們是組合起來的「全新」風景。

以最具代表性的泰山來說,五嶽獨尊石刻、南天門、玉皇頂都是泰山的標誌性符號,但遊客很難找到一處地方就能拍攝到這三種元素。為何要組合到一起?李志農說,泰山山體的特徵並不是很突出,如果只是描繪山體風貌,很難辨別出是泰山,因此,為了更好地展現泰山的雄偉壯觀,同時方便辨認,索性將那三種元素都融入到一張圖中。


同樣地,經過了前期大量、多角度取景拍攝後,在設計時為了構圖更加美觀,設計師們還「挪動」了桂林山水裡幾處遠山的位置,「搬走」了在布達拉宮附近的一些土堆、「壓低」遠山突出其雄偉,讓柱子作為人民大會堂的裝飾、穹頂的五角星和燈光變成它的背景……

「色彩與面值其實並無緊密的對應關係,一百元是紅色,但曾經一元也用過紅色。」劉永江說,色調是為主題服務的,他們要保證不同面值之間不能混淆,要讓人容易辨別。

當然,怎麼設計並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甚至可以說人民幣設計的每一個環節都有無數人的辛苦努力。

不僅有設計師選取景物、設計角度畫出草圖,有專人畫出素描稿進行完善,還有雕刻師用點線,從符合印鈔工藝的角度去塑造景物……設計、繪畫、雕刻的每一稿都會有不同,經過每一個環節,景色都可能會發生細微的變化,「鈔票因為有工藝限制和防偽要求,上面的風景一定要經得起推敲,經得起挑剔。」劉永江說。

<!–DSC0004.jpg–> (571 Bytes)

閱讀原文

微信號:jinrongbaguanv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