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有個創業項目是仲介記者寫「業配文」,採O2O模式;官方通令各大媒體全線封禁。

本文來源:PingWest中文網

作者:張信宇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6 月 15 日下午,一則這樣的通知流傳於許多大陸新聞媒體的微信群裡: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致力於連接創業者與媒體記者的項目「找記者」被叫停,已參與過的媒體記者要立刻停止加入並向單位說明情況。

搜尋公開報導得知,這個「找記者」項目的基本信息如下:

1、隸屬於北京眾志匯信息技術有限公司,CEO 伍王應,於 2014 年 12 月上線,是一款記者幫創業者寫發稿的智慧共享平台,意在幫助眾多初創型企業通過一鍵呼叫記者來幫助宣傳自己的產品和服務。2015 年底,「找記者」獲得西山天使會數百萬元天使投資。

2、一端連接記者,一端連接創業者,通過微信服務號連接兩端,創業者錄入創業項目資料之後,通過找記者的微信平台一鍵呼叫記者。下訂單後,平台雲端通過撮合機制將訂單推薦給合適的記者,記者們搶單,創業者選擇確認搶單記者並支付到平台、稿件的交付和修改,最終平台根據創業者發稿需求推薦給各大媒體發稿。


3、找記者平台會對記者的報價和質量進行綜合人工審核,對於不合適的價格進行調整。

4、而更遠的未來,伍王應希望找記者能夠成為聚合創業者的流量入口,發展出更多的增值服務。甚至可以讓創業公司享受到免費的媒體曝光服務。


現在搜尋「找記者」的微信公眾號仍然可以看到它的認證資料與歷史信息,介紹中是「中小企業 PR 服務眾包平台」:

伍王應曾非常直接地說起自己做「找記者」項目的原因,來自於滴滴打車等 O2O 模式,想做一個「滴滴寫稿」。他對媒體說:「每一個創業者都有創業的權利,每一個創業者都有被報導的權利。」

然而,一紙通知,大概已經斷了伍王應這條財路。

據知情人士稱,這個通知已經發到了幾大國家級媒體的相關業務部門,並要求記者們如果有註冊過這個平台還拿過錢的,必須向部門說明情況,否則要處理。

該通知所呈現的理由是「該平台嚴重破壞了新聞宣傳的正常秩序,有的甚至進行有償新聞交易」。凡是接受過系統新聞訓練的媒體記者和新聞學子都知道,無論是西方還是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在反對有償新聞這一點上,是一致的。

伍王應所說的「每一個創業者都有創業的權利,每一個創業者都有被報導的權利」,前半句是廢話,後半句是錯話。雖然創業者有權利被報導,但媒體並沒有義務去報導每一個創業者。

新聞媒體對創業者報導與否,取決於其是否有新聞價值,是否有真正創新的商業或科技模式,是否促進了社會的發展。並不是每個創業者一創業就可以享受珍貴的公眾注意力資源,而媒體報導正是這種稀缺資源的載體。

15 日上午,一篇來自界面新聞記者方圓婧澄清明星衣櫥報導事件背後事實的文章,在創業和科技媒體圈流傳,其根本矛盾在於,創業公司對媒體的認識僅限於「媒體應該是個服務者」,一旦媒體開始監督創業公司,那一定是在收競爭對手的錢黑我,否則它平白無故為什麼跟我過不去。

在這樣的認識下,許多創業者覺得,媒體的價值就在於能 PR 能服務。


我的同事駱軼航曾說:2011年以來,隨著「tech media as a service」模式的興起,很多創業者和投資人都被慣壞了,覺得媒體的存在就是為他們服務和鼓與呼的,誇讚是正常,質疑和批評是有幕後指使。

今年以來,越來越多媒體(更多是非創投類媒體)開始質疑一些誇張的創業公司和投資機構個案,一方面是媒體自身功能回歸和調整的結果,也實在是因為泡沫破的時候總要留下些什麼東西被人們關注到。

尤其是從 2014 年到 2015 年上半年,大量創業公司沉醉於火熱的輿論環境,無從得知創業的泡沫在哪裡。

「找記者」這種在傳統媒體眼裡荒誕、奇葩的項目正是畸形輿論環境發展到極致的產物,伍王應們把公關與新聞混為一談,把軟文與報導混為一談,把創業服務與媒體曝光混為一談。

當然,他也扯下了許多所謂的媒體記者的遮羞布,讓拿錢寫稿從業內灰色地帶擺上了台面。這種影響是雙向的,媒體慣壞了創業公司,創業公司也慣壞了媒體記者。

即便是這樣的環境中,還是存在一些值得敬佩的異類。以國際知名的時尚雜誌《GQ》中文版為例,去年來曾陸續報導過一批中國年輕創業者,這種站得更遠的視角顯得更為客觀中立。

但習慣了讚美的創業者們非常不接受這種媒體監督,他們認為媒體報導了一些真實但不為人知的情況就是在有意抹黑。


然而,這些闖入商業和創業輿論環境的破壞者式報導,才恰恰是回歸了新聞本質的。一位媒體前輩曾對此評論說,長期以來眾多科技類媒體對互聯網行業的報導,早已不單純有關新聞業務,而是由大小公司、投資機構的無數職業的公關人員與不那麼職業的新聞界共生的結果。

這種結果導致的是矯飾遍地,真相闕如,調查和監督就更難找了。偶有一兩篇不按套路出牌的報導,回歸新聞本質的報導,那就像喊出皇帝沒穿衣服一樣。

這種新聞報導的核心在於「祛魅」。這個概念最早出現於社會學領域,是理性發展的現代化過程對歷史中神秘和神聖部分的變革,在當下互聯網領域,它則是對創業神聖性和政治正確的變革。

互聯網是一種工具,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並非任何領域都能用滴滴打車的 O2O 模式來改造的。

「找記者」這種項目如果成功了,那「找警察」、「找官員」等更具尋租空間的項目也完全有可能出現,因為其本質邏輯一模一樣。

事關公眾利益的社會公器,自有一套不同於市場野蠻生長的行為模式,創業也應當回歸商業本質,新聞報導更不等同於創業服務。創業者需要加強對新聞報導的認識理解,媒體記者更須反思自己真正的社會角色。

閱讀原文

微信號:wepingwest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