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滔天大案,魏則西之死、百度、莆田系醫院事件的始末。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簡單的說,一位名叫魏則西的大學生,因罹患罕見的滑膜肉瘤晚期,在百度上搜索醫療院所,在排名前列(其實就是競價排名,也就是關鍵字廣告)的資料中,找到一家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

和醫生面談後,又上網找了該名醫生的資料,發現他上過很多媒體,看似靠譜,遂借錢進行治療;沒多久轉移到肺部。

他在網路上控訴,療程開始後才發現,該醫院採用的醫療方式,根本是國外已經捨棄的過時醫療,在中國卻吹得神乎其技還買廣告。

魏則西不久後過世。

這位西安的大學生並非孤單地死去,他有摯愛的雙親,生前也在大陸問答網站「知乎」上,和多位網友密切互動請益;在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上,有許多人陪伴著,包括知乎上的海內外菁英。


有人開始動手,扒出醫院背後令人震驚的騙子結構,也就是當前中國熱門關鍵詞「莆田系」;

有人把矛頭指向「將廣告和真正的搜索結果混淆」、「只管拿錢不管審核」的百度,加上去年百度將旗下醫療論壇管理權「出租」給醫院的醜聞;

整起事件在多路菁英的合作(炒作)之下,滾成滔天大案,許多媒體和網路意見領袖,放著五一假期不過紛紛撰文批判,聲勢浩大,席捲中國互聯網。

5月2日消息,包括百度CEO李彥宏在內,多位百度高層遭中國有關部門的約談,顯示此事非同小可。

5月3日,中國國家網路監管部門,會同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衛生計生委,成立聯合調查小組進駐百度公司,對此事件及網路企業依法經營事項進行調查;同日,百度股價大跌8%,市值蒸發約54億美金。

短短兩三天,中國多個新聞媒體、自媒體、意見領袖都嚴厲譴責百度,措辭激烈(例如無恥),相關文章堆滿網上。


他們對百度的批判遠大於醫療結構的問題,一方面是醫療結構的水太深不好下手(或說尚待調查仔細),一方面是百度作為中國最大的搜尋引擎,壟斷、獨享巨大的流量這麼多年,所作所為卻匹配不起這樣的身分,對比牆外的Google,完全不在同一個檔次。

看百度不爽的人太多了,這幾天很多文章、很多網友的留言,都「很不政治正確」地公開呼籲:希望谷歌早日回歸。

後續雪球愈滾愈大,莆田系醫院也陸續被披露,但真真假假到底怎麼回事,還需一段時間調查了解;這幾天大陸相關資料很多,有興趣的人可以谷歌看看(當然,也可以百度看看)。

下圖是百度創始人、CEO李彥宏,中國互聯網大人物中的翩翩美男子。北大畢業,留美碩士,1999年創立百度,2005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根據2015年的資料,他的身價超過180億美金。

以下文章,轉自虎嗅網

5月1日,五一小長假的第二天,本來應該是一個外出遊玩的輕鬆愉快的日子,但是因為朋友圈一則被瘋傳的文章而讓這一天的早上變得格外沉重。

微信公眾號:有槽的一篇《一個死在百度和部隊醫院之手的年輕人》的文章在朋友圈裡被刷屏般分享,並被媒體大量轉載。

該文講述了一個21歲的年輕人、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大學計算機系學生魏則西因患有罕見的滑膜肉瘤晚期,他從百度上了解到,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有一種號稱與美國斯坦福大學合作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在對生的極度渴望下,借錢完成了治療後,發現不僅沒有效,反而發生了肺部轉移。最終,魏則西去世了。

注:上述微信公眾號的《一個死在百度和部隊醫院之手的年輕人》文章11點前能夠點開,後來再打開顯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就在14:00的時候,當我再次點開上文,發現又能點開了,不知道微信和百度這是唱的哪齣。

魏則西爸爸用魏則西的知乎賬號透露,魏則西於4月12日早上去世:

「我是魏則西的父親魏海全,則西今天早上八點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媽媽謝謝廣大知友對則西的關愛,希望大家關愛生命,熱愛生活。」

魏則西,百度,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中心三者是怎麼聯繫在一起的?

魏則西在回答知乎上“ 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時,描述自己得病和治病的過程:

想了很久,決定還是寫下來,不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就不把那家醫院和那個醫生的名字說出來,不過相關的癌症病人應該能明白我說的是什麼,希望我的回答能讓受騙的人少一些,畢竟對腫瘤病人而言,代價太大了。

我大二的時候發現了惡性腫瘤,之後是我痛苦的不願意回憶的治療經過,手術,放療,化療,生不如死,死裡逃生數次。

我得的是滑膜肉瘤,一種很恐怖的軟組織腫瘤,目前除了最新研發和正在做臨床實驗的技術,沒有有效的治療手段。

我是獨子,父母對我的愛真的無以言表,拼了命也要給我治,可當時北京,上海,天津,廣州的各大腫瘤醫院都說沒有希望,讓我父母再要一個孩子吧。

那種心情,為人父母的應該可以體會,所以我爸媽拼了命的找辦法。


百度,當時根本不知道有多麼邪惡,醫學信息的競價排名,還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應該都明白它是怎麼一個東西。

可當時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條就是某武警醫院的生物免疫療法,DC,CIK,就是這些,說的特別好,我爸媽當時就和這家醫院聯繫,沒幾天就去北京了。

見到了他們一個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話是這麼說的,這個技術不是他們的,是斯坦福研發出來的,他們是合作,有效率達到百分之八九十,看著我的報告單,給我爸媽說保我二十年沒問題,這是一家三甲醫院,這是在門診,我們還專門查了一下這個醫生,他還上過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當時想著,百度,三甲醫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術,這些應該沒有問題了吧。

後來就不用說了,我們當時把家裡的錢算了一下,又找親戚朋友借了些,一共那花了二十多萬,結果呢,幾個月就轉移到肺了,醫生當時說我恐怕撐不了一兩個月了,如果不是因為後來買到了靶向藥,恐怕就沒有後來了。

我爸當時去找這個人,還是那家醫院,同樣是門診,他的話變成了都是概率,他們從來沒有向任何人做過保證,還讓我們接著做,說做多了就有效果了,第一次說的是三次就可以控制很長時間,實在是。

後來我知道了我的病情,在知乎上也認識了非常多的朋友,其中有一個在美國的留學生,他在Google幫我查了,又聯繫了很多美國的醫院,才把問題弄明白,事實是這樣的,這個技術在國外因為有效率太低,在臨床階段就被淘汰了,現在美國根本就沒有醫院用這種技術,可到了國內,卻成了最新技術,然後各種欺騙。

我現在住院,找到了真正靠譜的技術,家裡卻快山窮水盡了。

但不管怎麼說,路還是要走下去,有希望就要活下去,不能讓父母晚景淒涼,而且還有那麼多人在幫我,這是前兩天幫我從香港買藥的朋友,一天之內就送到了醫院,真的非常感動。

希望明天會有好轉,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辦法。

寫這麼多,就是希望大家不再受騙了,這段時間有很多腫瘤病人和家屬聯繫我,問這個醫院,這個治療的人相當不少,希望不再有更多的人受騙。


後來被人扒出,魏則西接受治療的這家醫院是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中心,所接受的是DC-CIK細胞免疫治療。根據魏則西在上述的回答可知,“在臨床階段就被淘汰了,現在美國根本就沒有醫院用這種技術,可到了國內,卻成了最新技術,然後各種欺騙。”

這家武警北京總隊二院到底是一家甚麼樣的醫院呢?

上述《一個死在百度和部隊醫院之手的年輕人》文章抽絲剝繭地扒出了這家醫院背後不為人知的關係:

該網站標明是武警北京總隊二院的官方網站,表示引進了腫瘤生物治療領域的代表技術,採用DC免疫治療以及CIK免疫治療消滅癌細胞,可達到延長生存期,提高生活質量和抑制腫瘤惡化的目的。

然而經驗告訴我們,但凡主頁做得如此花哨,又有對話框出現的醫院,必然有蹊蹺。我們的第一步從檢查主辦單位ICP備案開始。嗯,備案主體是個人,而非醫院。

繼續追查醫院域名註冊信息,北京武警二院註冊人單位為: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

再反查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可以看到該醫院投資管理公司名下還註冊著其他多家醫療機構域名,其中不乏同樣以細胞免疫療法為特色的“公立醫院”。

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是何方神聖?不太好找,不過我們發現在領英上有數位醫療領域人士有該公司工作背景,從英文名反向查出,該公司中文名稱為“康新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查到此處,我們可以判斷出:北京武警二院的腫瘤生物中心與康新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簡稱“康新公司”),他們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除了 ​​武警二院,康新旗下還管理著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療為特色的腫瘤專科醫院。

顯然,這家備案資質是個人的醫院有作假的嫌疑,並且還成功騙過了百度的審核機制。

百度激起憤怒

這件事情,人們除了對魏則西不幸去世的消息表達沉痛外,將矛頭指向了“罪魁禍首”百度。

因為競價排名和莆田系的問題,百度這些年備受質疑。而正是因為魏則西出於對百度的信任在百度搜索,並蒐到了這家具有部隊背景的醫院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中心,並來北京實地考察,讓魏則西一家相信了這家醫院和醫生,卻沒想到這是噩夢的開始。

根據新浪科技4月30日的報導

據魏則西母親回憶稱:“當時都說沒辦法,我們也沒有放棄。在百度上搜,看到武警北京二院,然後又在央視上看到,就和魏則西的爸爸先去北京考察了一次。發現這醫院人很多,全國各地哪兒都有人來治療。而且醫生告訴我們他們這兒有美國斯坦福引進的生物免疫療法,保10年20年沒有問題。於是我們決定在這裡治療,雖然費用不菲。”

魏則西母親進一步解釋說,當時原本希望去307醫院治療,但是到北京考察後發現武警北京總院二院情況不錯,而且醫院內還播放著央視的報導,一聽能保10年20年便很開心,“我們就四處借錢湊錢,決定花多少都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最後總共治療4次,花費20多萬後,沒有明顯效果,醫生也開始改口稱,治好是概率事件。”


而百度此時的回應非但沒有起到公關的效果,反而激怒了網友,百度在4月28日通過官方認證微博賬號 「百度推廣」發表聲明推託稱,

“網友魏則西同學與滑膜肉瘤持續抗爭兩年後不幸離世,引發很多朋友的關注和哀悼。得知此事後,我們立即與則西爸爸取得聯繫,致以慰問和哀悼,願則西安息!對於則西生前通過電視媒體報導和百度搜索選擇的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我們第一時間進行了搜索結果審查,該醫院是一家公立三甲醫院,資質齊全。 ”

網友西喬女士曾評價百度的“惡”:“百度控制著普通人接觸信息時代的入口,卻把路標指向邪惡欺騙的世界。它讓人們對互聯網世界失去信任、對技術失去尊重、在使用這個時代最先進的知識/信息獲取方式時感到恐懼。加劇了信息佔有乃至智識上的不平等。這種對弱勢群體對普通大眾的經年累月的作惡,是最深的惡。”

百度的惡扮演了什麼角色?監管部門是不是也該問責?

最好的方法當然是不用百度,但是在國內的網絡環境下,幾乎不可避免地要用到它。正如一位網友在朋友圈裡說的:“有時候不得不上這個網站,非常鄙視自己。”

知乎上一個“如何看待百度推廣針對魏則西事件的回覆?”的問題下面,有一位網友的評價如下,相對客觀:

這件事情,總結一下過程:

惡人手裡沒有有效的治療技術,只有落後的被證明無效的治療技術。惡人為了賺錢,為了高利,投放了廣告,在百度上面。百度在對惡人的證件做了審核後,收了錢,將相關鏈接置頂。魏則西同學,聽信了百度呈現的搜索結果,後面的事情發生了。

所以,整個事情裡面,出現了四個角色:惡人,百度,發證部門,魏則西同學。

先說惡人。

他是真真實實的最大的惡人,殺人者中那個拿刀的人。他應該受到制裁。但是他是誰,要怎樣找到他,是否有道德法律甚至俠客能夠制裁他?我不知道,我找不到。

再說百度。

作為一個大流量的互聯網工具,它用世人詬病的競價排名的方式,人為地干涉了搜索結果,使得惡人能夠更加方便地作惡,這是大家鄙視它噴它的原因。

所以,他的罪在於,收錢,人為干涉,導致的結果是方便惡人。且不說他作為一個廣告商,一個廣告渠道,是否真的幫有需要的正經企業做過對企業對社會有幫助有意義的推廣。我沒有數據和案例證明。

現在只說競價排名這個事情。

搜索結果的排序,一定是有規則的。如果這個規則不是競價排名,是另外一種規則,比如說關鍵詞,點擊量,評價等(SEO)。

惡人就不作惡了麼?

馬克思說:“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就會有人為此鋌而走險;假如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有人敢踐踏道德和法律,甚至走上斷頭台。”我相信,惡人還是會找到辦法讓自己置頂的。不過是麻煩一點罷了~不過是刷個單罷了~在這樣高的人血饅頭的利潤面前,這不算什麼。

我智慧有限,沒辦法幫百度找到比審核相關證件更好的篩選辦法。唔……也許更多的證件審核會更好一點。

另說一句,我也蠻討厭百度的競價排名的。我不是討厭它收錢。我是討厭它在某個程度上阻礙了好產品的展現,對於想要改變現有不合理產業的創業者們,是不友好的。如果有競爭,也許會更好。

然後說相關發證部門。

這個社會的規則應該是,每個單位認清楚自己在整個鏈條上的角色,擔任好這個角色。更高效率地讓下一個環節的角色明確地知道流到它面前的半成品究竟是個什麼東西。而不是閉著眼睛讓東西就這麼流過去,讓禍順延,延遲爆發。在這個事情當中,相關部門應該擔任起審核篩選的責任。


最後說魏則西同學。

我不會說他聽信百度結果是他傻。我也不會說百度在考驗大家智商。這樣冷血沒有同理心的說法我也是厭惡的。在癌症這樣的事情面前,在走投 ​​無路的心境之下,在百度這樣的大公司輸出的結果背書之下,當看到惡人發布的這個信息的時候,如果我是魏則西同學,很可能我也會去這個醫院試試。

我想活。我還有美好未來。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祝逝者安息。如果能夠通過這次事件,讓整個事情有所改變,讓更多的人遇到他們真正需要的,讓更少的人遇上惡人,相信魏則西同學會稍微安慰一點點。

綜上所述,我覺得,最大的惡人是那個醫院,那個科室,那個醫生。他是拿刀的人。其次的惡人是相關發證部門。他閉著眼睛漏掉了禍,讓禍進入了下一個環節。再次的惡人是百度。他錯在讓信息更快地流通,讓惡人更便利快捷地作惡。魏則西同學是無辜的。他沒做錯什麼,卻成了負擔整件惡事的結果的那個人。

為什麼更多的人在噴百度?因為惡人,網民們找不到他是誰,他在哪。相關部門,一向是神秘的飄渺的存在。噴魏則西同學自己傻的人更是傻逼。百度是唯一一個能看見的,用來表達憤怒的,靶子。

讓烏合之眾們嗨起來很簡單,給他們一個靶子。——王記·載納坎德

最後,願逝者安息,願作惡的醫院和醫生得到法律的制裁,願李彥宏能夠早點關掉百度該死的競價排名,願谷歌早日歸來!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