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50週年,中國官媒社論定調:「文革」那一頁徹底翻過去了。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5月16日是文革50週年,這幾天大陸網上湧現大量討論文革的文章,其中部分涉及敏感而遭刪除。

5月17日凌晨,官媒(黨媒)色彩濃厚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論,指文革再也不會發生,這算是官方的一個定調。

該文由環球時報總編輯兼總主筆胡錫進執筆,他通常用的筆名是單仁平,大陸新聞界是名氣很大的一號人物,著有「複雜中國」一書。

他原本有另一篇文由人民日報在稍早時發布,但以下文章算是比較完整的版本,也是凌晨大陸網上轉載的版本。

  互聯網上有一些關於「文革」的談論。那場持續十年的內亂給中國帶來巨大災難,在「文革」發動50周年這個時間節點上,出現一些討論是正常的。但另一方面,若是把這種討論看作一種認識上的「撕裂」,恐怕與社會真實思想面貌不太對得上。或者換句話說,中國社會看待「文革」的共識遠遠大於分歧。

  中共中央1981年《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文革」作出徹底否定的權威定性,從那時起,幾代中共主管人都堅定維持了《決議》的結論,黨的所有正式文獻也都未出現過任何異議。徹底否定「文革」,不僅是全黨上下的認識,而且應當說是中國社會整體上相當穩定的共識。

  黨的十八大以來,隨著「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協調推進,改革開放之初「國家現代化」的目標,也在爬坡過坎的突破中不斷接近。從當年「被開除球籍」的焦慮,到今天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盡管「發展起來以後的問題」還有不少,但中國人前所未有的「獲得感」是真實的,對今天所走道路的認同是真切的。公眾在這個時候尤其不會把「文革」重拾為樣板。應當說,站在今天的高度上,中國人對「文革」的集體認識比那個時候更加清醒而堅定。

  「文革」在中國不可能重演。十年浩劫給中國發展造成了嚴重損失,也讓許多中國人留下了永久的人生傷痛。那份集體記憶無法抹去。「文革」結束後,山西農民、棉花專家吳吉昌對新華社記者穆青動情地說:「老穆,俺不怕窮,只怕亂。今後可不能再折騰了,越折騰越窮,將來國家靠什麼呀?」徹底否定「文革」,有助於中國社會對各種失序的危險保持高度敏感和警惕。最近這些年,不少發展中國家持續發生內亂,但卻難以撼動中國,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文革」的慘痛教訓給中國人帶來了某種「免疫力」。沒有人比我們更害怕動蕩,沒有人比我們更渴求穩定。

  輿論場變得開放後,各種各樣的聲音一直都存在,這樣的多元化在互聯網時代表現得更為顯著。而「文革」發動50周年又是一個「難得的命題」,網上出現了一些不正確的觀點,也不足為怪。這些聲音雖然有的調門不算低,但它脫離了中國人的現實關切,終究掀不起大浪。

  黨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帶領全國人民,在思想上、組織上、法律上已經對「文革」做了深刻反思,對林彪、「四人幫」反黨集團案主犯進行公開審判,既清算了他們的罪行,也教育了更多的人。那一場大反思,奠定了中國全面走向改革開放的思想基礎。隨後三十多年的偉大實踐則徹底覆蓋了「文革」,它大大超越了否定「文革」的政治評判。

  可以說,中國這幾十年的發展,是從「撥亂反正」邁出的第一步。在思想上是徹底否定「文革」,在實踐上則是停止「以階級鬥爭為綱」,把黨和國家工作重心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上來。30多年來,我們憋著一股勁「把失去的損失奪回來」,發展走上正軌,生活也變好了。大家一起謀發展、向前看,這為國家的前進提供了強大動力,也為我們鞏固社會團結減少了不少困擾。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這個道理經實踐反復磨礪變得愈發強大,獲得了人民的廣泛支持。

  「文革」那一頁徹底翻過去了,改革開放的大跨度前進把中國帶到全球化的前沿,我們用一心一意做實事,創造了與外部世界相比的贏局。而把發展放在中心位置,是最基本的歷史經驗。無論是嚴懲腐敗、依法治國,還是發展民生、縮小社會差距,必須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努力做世界上最有活力的探索者、實踐者。這方面,我們理應有「三個自信」。在最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候,最要緊的是凝心聚力、團結奮鬥,不忘「發展才是硬道理」,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一些干擾或許很難避免,但只要我們有排除干擾的能力,有不為干擾所動的定力,中國的前進就不會被打折扣。

  我們早就對「文革」說拜拜了,今天可以再說一遍,「文革」不能也不會捲土重來。中國今天的格局中已根本不再有「文革」的位置,關於它是否會重演的爭論,答案是非常明確的。計算機聯網的時代,何須擔憂算盤會不會漲價。中國人的集體思維升華了不知幾個維度,人們絕不會允許「文革」那一套再追上來糾纏我們。

參考:>50年前(1966年5月),文革拉開序幕,多個攝影集帶你重返當年的中國。

閱讀原文

微信號:people_rmw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