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故事 / 東莞,曾經的世界工廠,從「製造」向「智造」轉型中。

圖為東莞一家製造企業,為了減少產品的人為損壞,廠家將標語貼在生產線的上方。

在中國早已成為工業機器人全球最主要市場的背景下,那些從「製造」向「智造」轉型的東莞工廠,已經在產業技術升級和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的環境中先行一步。

本文紀錄的是2015年底,廣東一場機器人博覽會落幕後,當時東莞機器人工廠的情況。

圖/文:中國青年報 李雋輝

東莞唯一一個國家智能製造示範點企業的總裁辦主任曹豪傑說:

「人口紅利沒了。以前過年的時候,東莞很熱鬧,站在街上滿是找工作的人。但這幾年不行了,不到正月十五馬路上是沒人的。

即便每年過年期間增加工人10%的工資,也還是有人願意回家,最多的時候用工缺口能達到30%。有的企業為了救急,只能去學校尋找’社會實踐’的學生,但這些學生工人的效率和產品的品質又成為了新的問題。所以製造業企業第一季度季報都不會很好。」

在廣東智博會上,來自美國的一家數控機床銷售代表為客戶做了很久的介紹,但實體經濟的不景氣讓不少企業在購買器材上顯得很謹慎。

銷售代表謝子梅靠在機床上,神情疲憊。今年她的業績相較去年下降了30%,而為期四天的展會中,她一件機床也沒有推銷出去。

而一家專門製造機器人零件的外資公司會場內,二樓的談判室走馬燈似的換著人。

作為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的先行城市,“世界工廠”東莞率先掀起了“機器換人”的熱潮。為期4天的智博會吸引了10.7萬人次的專業觀眾、採購商入場參觀、洽談。

參觀的人好奇地打量一款由東莞本地工廠製造的送菜機器人。

這是一台六鏡頭的拍攝機器人工作時的狀態,它負責掃描拍攝線路板從而自動檢測製造流程中出現的錯誤。

東莞唯一一個國家智能製造示範點內,一名工人推著小車為機器人送原料。很快,該工廠將設置AGV無人搬運車代替人工搬運。

“’機器換人’後,很多問題都得到了解決。12月份正式對外開放的智能工廠,200台機器人只需要20名配套管理人員就足夠了,而真正在車間操作的只需要5名工人,在這之前則需要200名工人。

現在生產效率提升20%的同時,機器人將運營成本和產品不良率分別降低20%和30%”。

曹豪傑在模擬監控的大屏幕前,看著機器人的工作。

樓下的200台機器人就是由這樣的計算機終端控制,機器人反饋回的資料也將被製作成大數據。

用人成本降低、企業生產工藝提升和人才結構優化這些“機器換人”後的成功經驗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製造業企業。

根據國際機器人聯合會(IFR)的統計報告, 2013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佔全球市場的1/5,2014年已上升到1/4,對工業機器人的迫切需求已經讓中國成為最大的機器人消費國。

在機器人慢慢佔領工廠的過程中,東莞製造業的人才結構也開始嬗變——低​​技能、高危險的一線普工崗位需求減少,調試、維護和控制智能裝備的技術性崗位愈發走俏,這也刺激了更多的產業工人通過轉型來提升個人競爭力。

祁進源今年24歲,數控專業畢業,現在是一家機器人工廠的CNC前段主管,他負責的機器共136台,只需要10個人,而之前的機器則需要60人。

王建朝(左)與黃志強,正在東莞一家生產電子配件的工廠研發中心內討論改造新的機器人。

東莞橋頭鎮一家生產電子元件的工廠內,一輛自動運貨機剛剛駛過,它能幫助工人搬運200斤的物品。

東莞寮步鎮一家工廠內,工人們在沒有改進的生產線上勞作,而旁邊的新辦公室已經順利被改造。

東莞寮步鎮的一家工廠,在新蓋的廠房內,“機器換人”的工作正在悄悄地進行,這個原本需要十幾名工人的車間現在只需要4個人就可以完成操作。

東莞寮步鎮一家生產手機屏幕的車間內,一位工人在已經完成了“機器換人”的廠房內巡視。目前這個有著200台機器的廠房只需要10名工人進行維護。

在升級版的“東莞製造”中,有的企業破土發芽,有的企業卻在暗潮中倒下。

11月底的一個中午,東莞市厚街上屯村工業園區的馬路上車來車往,厚街治安隊的大劉卻在路邊樹林的吊床上沉沉睡去,他和另一名同事已經輪流看守身後的東莞普光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自從工廠關門後,不少村里人跑到工廠偷東西,大劉沒辦法,只能和同事在門口看著。

普光液晶顯示器廠是中韓合資企業,主要生產韓國三星品牌的手機液晶屏。

普光於2015年6月22日停工,員工也接到放假通知,但是沒有拿到工資的員工並沒有離開7月31日,580名員工集體到東莞三星視界維權,工人包圍了工廠,有的還爬到樓頂示威,要求發放拖欠的工資。

後來,厚街鎮政府進行調解,調解結果是要求東莞普光支付員工工資和補償金,普光結業關門。

普光液晶顯示器廠原本熱鬧的安檢入口人去樓空。

普光液晶顯示器廠的保安室,原本十幾名保安現在只剩下1人上班。

廠內的櫃子中,還有員工遺棄的鞋子。

普光液晶顯示器廠的生產車間已經貼上了封條。

而普光並不是2015年東莞唯一一家停工的大型合資企業,2015年10月的長假過後,台資控股的東莞金寶電子廠四個廠區中的一個廠區以“調整”為由將生產線關停。

金寶電子廠位於長安鎮沙頭社區,是一家遠近聞名的台商控股的工廠,但是自從2015年工人們國慶節休假回來之後,發現自己平時熟悉的生產線不見了,後來他們才知道這條生產線已經遷往了東南亞。

與普光關停時發生較大範圍的勞資糾紛不同,2015年4月,位於南城區的微軟諾基亞通信有限公司東莞分公司的“退出”就表現的相對平穩。

早在2014年的7月,微軟諾基亞就推出了員工“自願離職激勵計劃”,按照勞動法的相關規定給予經濟補償,引導、激勵員工自動離職。公司的員工已分兩批有大約3300人按照這一計劃離職,2015年初所有員工都簽訂了離職協議。

記者在微軟諾基亞東莞分公司的廠房前看到,門前的綠植已經快要覆蓋“Microsoft”的標誌,除了門口的保安,工廠內已經空無一人。

在東莞厚街三屯的一家飯店內,相比較幾年前排隊吃飯的場景,現在中午來吃飯的人少了很多。

「在製造業升級的過程中,企業有進有退是一個正常的現象。東莞將近30萬家中小企業,不可能每一家都升級改造。東莞製造企業普通工人的月工資現在約為600美元,是東南亞國家的2倍以上,人工成本的提高也使得東莞在低端製造業達不到從前的競爭力,所以一定會有一批小企業退出或者轉移到勞動力更為廉價的東南亞甚至非洲。」曹豪傑說。「這是一個必經的過程,很痛苦,但卻能看到希望。」

在普光隔壁的一家鞋廠,30歲的小勞剛剛在這裡找到了一份工作。他的上一份工作是在東莞的一家電機廠做普工,由於效益不好,小勞覺得賺的有些少,就辭職選擇了這家鞋廠,現在每天可以賺到一百元。

而同樣靠為製鞋企業“打工”的連經理有著一個加工鞋底的小作坊,由於不少周邊的製鞋企業搬遷或者倒閉,他的生意也大不如前。

坐在成堆的貨物前,他一邊玩著手機一邊和記者說,“這行我做了二十年了,現在這邊的鞋廠搬了一大半,好多也撤資或者倒閉了,明年如果還沒有起色,我就退出’江湖’嘍”。

東莞厚街鎮的一個十字路口,曾經熱鬧的地方如今已經變得冷清。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