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貴的鐵皮,就是上海的車牌:有錢也難買,黃牛也棘手。

上海拍車牌制度,到底是什麼?全名是上海牌照拍賣制度,根據百度百科的解釋:

「上海私車牌照拍賣始於1986年,真正意義上的拍賣制度建立於1992年。

為解決上海交通擁堵的狀況,1994年開始首度對新增的客車額度實行拍賣制度,上海開始對私車牌照實行有底價、不公開拍賣的政策,購車者憑著拍賣中標後獲得的額度,可以去車管所為自己購買的車輛上牌,並擁有在上海中心城區(外環線以內區域)使用機動車輛的權利。」

簡單的說,上海的車牌不是買車就有的,要競標的,而競標的規則非常複雜,光是搞懂就不容易,所以各種攻略流傳,甚至還有專門的探討網站。

詳細的制度規則,請見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pXj6RCPNzmd2TNTkDPYNtRKAZW4gPDd_wxT4EbEAUfoF1x59Spt333smlkSi6tfgh2qgxDL8WsWU34wLyP8MSq

以下文章,描述一位上海白領耗資人民幣10萬,歷經14次拍賣的血淚經歷,這幾天在大陸網上瘋傳。

以下金額,都是人民幣。

來源:第一財經資訊,綜合一財網、平紀工作室(微信公眾號id:pingjitv)

你知道,在上海拍滬牌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麼?

說出來滿滿都是淚啊,小編家的車子也一年沒拍到牌照了,現在因為外地臨牌的關係,已經在車庫積灰多日,一張滬牌已經把小編我弄到沒脾氣了~~

網上流傳一段平紀工作室的影片,真是笑中帶淚!您先觀看感受一下:

4月16日是上海4月份汽車牌照拍賣的日子,形勢是這樣的:參拍人數再創新高,達到256897人,比上月增加了35788人,本月牌照投放額度為11829張,中標率為4.6%。最低成交價人民幣85100元,平均成交價為85127元。有24.5萬人未能拍中車牌。

網友Potato93在論壇提車作業中寫道:「拍牌過程極其煎熬,每個月總要有那麼一天,守在電腦前,盤算著各種策略,和十幾萬人搶幾千個額度,體驗慢慢絕望和麻木的感覺。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第1張標書的最後一次機會,今年三月,22萬人參與,中標率只有3%多的時候,樓主親手以最低中標價83100拍中,當時的興奮程度,媳婦兒事後回憶起來,說是比考大學知道自己分數還激動。」

網友Gavinkan在標題為《歷時19個月,終於圓滿,本月拍中滬牌》帖子中寫道:「第三張標書,最後一次拍中,開拍時老婆還沒懷孕,兒子現在都快9個月了,說多了都是淚啊,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也就是說,現在即便黃牛變身「華爾街之狼」,也是無可奈何。一位上海白領向記者講述了自己一場耗資十萬、拍牌14次的辛酸經歷。

15個月前,滬上白領小可(化名)失戀了,為了安慰自己,他決定買輛車,於是在上海國際商品拍賣有限公司(下稱「國拍行」)花兩千元領了份標書準備拍滬牌。萬萬沒想到的是,相比失戀的痛苦,拍牌更痛苦,小可開啟了一段痛苦而漫長的辛酸拍牌歷程。


「此生最重要的決定」

先介紹下上海拍牌制度,為解決上海交通擁堵的狀況,1994年開始首度對新增的客車額度實行拍賣制度,上海開始對私車牌照實行有底價、不公開拍賣的政策,購車者憑著拍賣中標後獲得的額度,可以去車管所為自己購買的車輛上牌,並擁有在上海中心城區(外環線以內區域)使用機動車輛的權利。

雖然拍牌制度很早就有了,但一直以來要獲取一張滬牌,最大的問題還是錢的問題,只要你肯出錢,牌照就不會遠。但是這兩年,隨著拍牌的人數增加,上海對牌照的數量限制加強,並且對外牌的權限也開始限制,讓滬牌的價格不斷飆升,命中率也越來越低,目前基本維持在5%以內,滬牌已經不是出錢就能買到的一張「中國最貴鐵皮」了。

小可的一位同事小悅一直在慶幸兩年前做了拍牌的決定:「兩年前上海的車牌剛開始緊俏的時候我花2000元找黃牛拍了車牌,就是一個月後的中午我坐在馬桶上莫名的就收到了中標的簡訊,當時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就是從那個月開始,5天後黃牛價變成了3000元,兩個禮拜後變成了5000元,再過一個月就是10000元代拍費,即便如此,也很難拍中了。」回想當年的決定,小悅表示:「我覺得那個月拍牌這是我此生做的最重要的決定。」

小悅的話並不誇張,目前已經拍了二十多個月還沒拍中的競拍者們,他們一定非常能理解小悅的話。小可就是其中一個。

漫長而辛酸的拍牌路

剛拿到標書的時候,小可首先要決定是找黃牛還是自己拍,經過了解,小可認為黃牛跟自己拍都差不多,差別不過是網速、手速,還有運氣。面對水漲船高的黃牛代拍費,作為收入並不算高的普通白領的小可決定自己碰碰運氣。

運氣似乎並未青睞小可以及數十萬拍牌者,很多人都經歷了十多次才拍中,小可也沒能例外。最初三次,小可連碰運氣的機會都沒有,每次都是最後關頭價格沒來得及輸入、驗證碼出不來或者提交價格後出現錯誤。也就是說,試了三次,小可連將最後的價格提交上去都辦不到!

小可開始感到擔憂,但同時又不甘心,沒有試過就失敗了,有種「出師未捷身先死」的不甘心,第四個月,小可終於把價格提交上去了,可是結果卻還是沒中,雖然小可提交價格是在最後一分鐘的第57秒,但是最低成交價截止時間是最後一分鐘第58秒,也就是只有最後兩秒成功提交價格的人才有機會拍中牌照。

小可絕望了,這時候,小可曾經拍中過牌照的好友看到了小可發在朋友圈的牢騷,決定幫小可一把,自告奮勇要幫小可拍牌,此刻的小可已經心力交瘁,不想再自己拍了。小可這位朋友拍中牌照是在2014年,那個時候牌照拍中的難度並沒有那麼難,這位朋友顯然低估了拍牌的難度,兩次過後,小可的這位朋友放棄了。

六次過後,第一張標書已經作廢,小可因為疏忽錯過了一個月的拍牌。接著,小可去福州路國拍行領了第二張標書。顯然,這次小可再也不想自己拍了,因為對於拍牌,小可除了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還有一種無力感,因為這不像是一場考試或競賽,你通過自己的努力就可以提高成績甚至成功,就算小可拍牌前做再多的準備,看再多的拍牌歷史數據,拔掉家裡所有網線只留一根拍牌電腦用……結果只有一個系統消息:您沒有成交。

第二張標書,小可直接找了黃牛,還特意托人讓黃牛找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手來幫拍,這次小可已經不用直面失敗了,他只需要靜靜等待。


五個月很快過去,黃牛一直沒有拍到,看著還剩一次機會的第二份標書,小可好了傷疤忘了疼,決定再試試運氣,畢竟身邊好幾個好友都靠自己拍中了,他也從好友那邊求教來了不少成功經驗。

這是在2016年1月,上海市交管委破天荒地將牌照數量從上個月的7698張提高到了9409張牌照,這是去年一年都沒有達到過的數量,2015年,僅有兩個月牌照投放量超過八千,其他幾個月都是七千多張。

小可認為這是一個機會,重新燃起了希望,恰逢小可一個同學第一次拍牌,兩人互相交流了一下同時開拍,結果讓小可大跌眼鏡,老同學第一次自己在家裡拍一拍即中,小可再次落敗,看到老同學一次就中,小可又是羨慕又是嫉妒,死的心都有了。

小可幾近絕望,跟家裡商量要不要弄張外地牌照,就在此時,上海對外地牌照從嚴的消息不絕於耳,很多被認為是謠傳的消息一個接一個成為現實,小可放棄了上外牌的打算,很無奈的再次來到福州路國拍行,再次買了第三張標書。

此時的小可已經對拍牌不抱有太大希望了, 拿到第三張標書後,小可並未在意,直到快要拍牌的前一天,小可才想到去聯繫黃牛,不過小可聯繫的那位黃牛表示人員都已經排滿了,一時間無法多加小可一個名額,讓小可這次先碰碰運氣,下個月再幫拍,拍牌的結果依舊是落敗。

這次拍牌失敗後,小可第一時間將帳號交給了黃牛,而黃牛的報價已經到了20000元,小可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當初捨不得8000元黃牛代拍費,現在要花兩萬元,如果現在捨不得兩萬元,未來說不定要四萬呢,當然,這一切對已經心力交瘁的小可來說都不重要,能夠幫拍中就可以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在第十五個月,第十四次拍牌,小可終於中了,此刻的價格相比一年前已經漲了一萬多,加上代拍費,為這塊鐵皮付出的價值達到了105100元。

小可的拍牌路漫長而辛酸,經歷了自己拍、找朋友代拍、找黃牛代拍、自己拍、找黃牛拍,歷經15個月共拍牌14次。

也許有人說是多虧了黃牛,但事實上,小可曾經找過黃牛,黃牛也一樣沒有拍中,小可看來,能夠拍中,更多是運氣成分吧。

「拍牌儼然成為一場靠運氣的心理戰,心理素質不高的人我勸你不要熬了,還是找朋友或者黃牛代拍吧。」小可如是說。


國拍行一年僅牌照拍賣所得就超人民幣2億

國拍行是上海市人民政府指定的唯一機動車額度拍賣商,拍牌儼然成為國拍行最大的業務之一。

參與上海車牌拍賣每次每人要繳費一百元,以最新結束的4月16日上海車牌拍賣為例,有25.69萬人參與拍牌,國拍行今日就盡收2569萬元,其中,有24.5萬人未能拍中車牌,相當於2450萬元白白交給了國拍行。

按4.6%中標率計算,每位拍牌者,平均拍20次以上,才能拍中。每位拍牌者,均需向國拍行繳納押金2000元,每拍一次扣除100元,這意味著,平均每位拍牌者需要繳納2000元以上才能拍的一塊牌照,不算人均2000元押金所得利息,國拍行一年僅牌照拍賣所得就超過2億元。

而事實上,這兩年來,很多拍牌者抱怨國拍行系統不穩定,很多人最後提交價格的時候,要麼出不來驗證碼,要麼提交價格失敗,給了錢卻沒有享受到相應的服務,加上最終大多數人都無法拍牌成功,因此引發了大量拍牌者對國拍行的埋怨,甚至有的拍牌者一紙訴狀將國拍行告上了法庭。

國拍行是一家企業,借助政府提供的「壟斷」地位將老百姓的錢變成企業的利潤是否合理?為了質疑這筆利潤的合法合理性,去年,東政法大學(下稱「華政」)幾位大學生組成了公益夢之隊,狀告國拍行,質疑上海車牌拍賣過程中拍賣公司收取100元手續費的合法性問題,引起廣泛關注。

該案今年1月6日已在黃浦區法院法庭上與上海國拍行激辯過,而最終以被告拒絕調解為結局收場,目前,此案還在等待黃埔法院的判決。

在辯護中,原告稱,提出訴請,不僅是為捍衛個人100元權益,更是基於對社會的責任。國拍行毫無依據的收費行為是對權力的濫用,違背上海交通委等政府的信賴,損害的是廣大市民利益,撼動的是社會公平正義的根基。

實際上,原告曾對手續費的性質、定價向上海市交通委、上海市財政局申請信息公開,兩機關的回復均是,此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內容。


這說明此手續費並不是在政府指導下進行,而是國拍行自行制定。原告認為,國拍行是上海市人民政府指定的唯一機動車額度拍賣商,具有壟斷地位。

100元手續費的制定並未與廣大競拍者商議,原告失去了訂立合同內容的自由權。作為具有壟斷地位的被告,並未提供服務合法公開的依據,而是濫用其壟斷地位,無疑此條款嚴重顯示公平。

對此,國拍負責人回復,手續費的用途在於維護國拍系統。而在當今IT軟體、硬體成本與人員費用日益透明的情況下,一套每月僅生產運行1小時的信息系統卻逐月耗費1000餘萬元的維護升級費用,令很多人覺得無法理解。

實際上,現在越來越多的拍賣可以通過電子商務做到零手續費。在100元手續費被起訴以後,阿里就第一時間表示,「可以為上海牌照拍賣提供免手續費服務」。

而在公益夢之隊將國拍行告上法庭之前,巨額拍賣資金是否收取合理、如何管理等問題,已經引起有關部門重視。之前,上海交通委宣傳處副處長黃曉勇曾向媒體表示,上海正在考慮是否開設專項財政帳戶管理拍牌押金。

可以看出,政府正常嘗試降低拍牌成本,但牌照價格還在持續增加,拍不中牌照的人也在不斷增加,如何解決公民需求與資源稀缺之間的矛盾,考驗著政府的智慧。

閱讀原文

微信號:yicainews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