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60歲老人的淘寶店創業記-莫言老驥伏櫪,英雄事出有急。

本文作者:長蘇,常駐於中國電商網站派代網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寫網商故事的第一篇,我想起了這一句古語。

我親身經歷的創業故事,包括身邊的朋友,朋友的朋友聊到的事情,大多數帶有悲壯色彩,皆因為這一行競爭太激烈了,不斷有人起來、有人倒下、有人倒下再起來、有人永遠起不來的故事。因此,【風蕭蕭兮】這個題目,就作為我的網商故事的系列標題開頭語了。

第一篇,要寫的是一個60歲老人來做網商的故事。古人都說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花甲,對於花甲老人而言,不懂電腦、不懂技術、甚至不懂年輕人的思維,竟然跑來做電子商務,你別以為那是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就我的這個故事人物原型來說,根本配不上用老驥伏櫪來褒獎,因為他是被逼的才走上這麼一條路,當然了,就現在來講,全國60歲以上做電商的人應該也寥寥無幾​​,這種精神真是可歌可泣。他是如何被逼的,走上這條道路(我本想用“不歸路”這個詞,但是他成功了,怎麼說不歸?)的,且聽我一一道來。

我且用化名老萊來稱呼他吧。

老萊以前是常熟某村委書記,90年代村里有個紡織廠,後來廠子經營不善,需要承包了,老萊當時自己湊錢承接下來了。從此過上了自己拉單子、接業務的活。

話說那時候外貿出口業正是輝煌的時候,整個蘇州地區外貿工廠雨後春筍般起來,常熟作為服裝之鄉也是勢頭很猛。趁著那幾年的好勢頭,老萊的紡織面料生意源源不斷。

那時候日子很瀟灑的,經常出入各種按摩店、洗腳樓、酒樓、會所,可以說那時候真不把錢當錢,因為錢太好掙了。這些消費,其實當時還不足以讓他有了後面的窘境,最要命的是他喜歡打麻將、賭牌,玩大了,有時候一晚上據說能輸掉十幾萬,長此以往,你有幾百萬的家資也很快要吃空了吧。還好,那幾年生意好的時候,還看不出來什麼。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來了,外貿漸漸不好做了,這時候老萊的各種三角債出來了。比如,他欠毛紗廠和原料廠的幾百萬額度的大概有那麼兩三家,這就不得了啊,加起來一千多萬了。別人也欠他的錢啊,欠他的人也有幾百萬,有的人據說是坐飛機起飛了,也就是俗稱的跑路,還有的干脆被法院封了廠房,你去要錢那邊就成了老賴,不給了。

老萊從那時候開始,日子慢慢變得拙荊見肘,他十多年前買的標致車子,那時候十幾萬買的還算過得去的檔次,可是現在身邊很多人都換成了寶馬、奔馳甚至保時捷的,他還開著那輛車子。以前他走到哪裡,別人都喊他“萊總”,現在走到哪裡別人都叫他“老萊”。這其中的酸甜苦辣和世態炎涼,我估計做生意的人都能體會吧,誰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溝溝坎坎呢。

很多人憑藉智慧和周圍人的幫助,還能翻身吧,但是到了老萊這個年齡,60歲的人,很多人已經不相信他能翻身起來了。老萊這時候才體會到,原來以前身邊遇到了很多酒肉朋友,到了真正談錢要幫他的時候,竟然沒有一個人願意借錢給他,只有一兩個極好的朋友還願意賒賬給他做訂單,這已經是極好的了。

就這樣,老萊耗了三四年,也沒賺到錢,工廠也一度快面臨倒閉的邊緣了。到了2011年,他的面料廠真的面臨兩難的境地啊,再運轉下去,只會三角債越欠越多,如果他不賒賬給別人,他 ​​的的工廠直接就要停止運轉,如果工廠關了他連機會都沒有了。

此時,他聽說常熟有人做淘寶網店發財了的,他也不懂淘寶網是個什麼東西,但是他的面料生意現在是徹底沒法再耗下去了,必須想辦法再找一條路,他決心試試淘寶店這條路子 ​​。

剛開始的時候,做淘寶對於一個老人來說,真不知道從何下手。但他畢竟是做了很多年生意的,他知道要先找個懂這一行的人來做做。

老萊找了蘇州一家代運營公司,那家公司收了老萊一年8萬的代運營費用,剛開始無非就是開直通車了,直通車燒了3萬沒效果,還要他繼續充值,眼看11萬已經花下去打了水漂,老萊開始不願意了,叫代運營公司自己想辦法,代運營公司沒辦法了,只能刷單了,結果刷到2鑽的時候店被封了。

那時候刷單其實也查的很嚴格的,​​但也沒嚴格到2015年這種程度,只不當時可能是刷單手法過於粗糙吧,所以封店很正常。第一次的嘗試就這樣不及而終。他身邊那些50歲、60歲的朋友,都在笑話他,說一大把年紀了,讓你幹淘寶、讓你幹淘寶,現在被人騙了,真是活該啊……老萊就當沒聽見。


老萊的性格裡面不是不放棄,要不然他也不會那麼想把麵料生意轉型啊。他是被逼得沒有路了,因此儘管遭遇出師不利,他還是想繼續嘗試。繼續找人,結果那家騙了他的代運營公司裡出來了一個業務員,跟他說很想幫他操盤,暫且稱這個小伙子刀刀吧。

刀刀其實以前就是個做業務的,對於網絡和電腦都不怎麼熟練,他也不懂,但是他不想再天天日曬雨淋去跑業務了,他想坐在窗明幾淨的辦公室里當白領辦公,他也想改變自己的命運。

老萊被騙了一次之後,對他們公司的人沒有太多信任感,但是在2011年那樣的大環境,確實找不出幾個能夠稱之為運營的人才來操作網店,於是老萊就對刀刀說這次可以讓他嘗試一下,但是每月只給1500元工資做生活費,做到了利潤就給他30%分紅,讓他嘗試3個月,3個月不行就走人。

時間到了2011年11月了,於是乎刀刀開始準備大干一場了。他開始重新給老萊開了1家C店,刷了幾十單做到了2心級別,到了12月份,他做到了3心,此時距離老萊給他的期限只剩下1個月了,再做不出什麼東西來,他就要走人了。

他慌了,他懇求老萊允許他招人來操作網店,他只做管理也行,老萊答應了,但是工資不能超過他,於是刀刀開始在幾個招聘網站招人,他此時招人的待遇定的工資也是每月1500元,因為老萊現在也不會再拿錢死砸了,他必須見到兔子才撒鷹。

12月月底,刀刀正好篩選出2個比較靠譜的人來,他們見面聊了。一個叫做小蘇,一個叫做小李吧。小蘇和小李的老婆是同事,小李的老婆有個閨蜜在揚州開淘寶網店做到了2皇冠,在揚州買了一套房子。小蘇和小李就是被這樣一個故事誘入了淘寶這條大船上,這家2皇冠店的級別在2016年來看真的不算什麼,但在2011年可不得了啊,別人能賺1套房子出來。

小蘇和小李就是憑著這個故事,天天逛淘寶論壇,學習別人的經驗,順便自己拍照身份證開了一個店。

那時候2人都有月薪3000元的工作,他們覺得自己年輕嘛,小蘇剛剛大學畢業,小李跟他同歲,反正年輕有時間去闖蕩,於是小李勸小蘇辭職了。一起在網上投了簡歷,由於沒有經驗,投了很多月薪3000元的工作,都沒人給他倆打電話。

於是情急之下,連月薪1500元的工作也投了簡歷。於是才有刀刀和他倆見面的場景。但是見面的時候,馬上要面臨春節了,他們相約2012年春節之後,開始開工。


2012年之後,刀刀做管理,小蘇和小李開始行動,那時候小蘇和小李其實心裡很虛,連直通車都沒有真實玩過,只不過是在淘寶論壇看了很多經驗帖子,但是真正到實際運用的時候還是怕啊,怕做不好。小蘇和小李來了以後,找朋友刷了幾筆,就說必須試試直通車了,老萊對這2個小伙子觀察了1個星期,覺得人還是比較靠譜的,於是充值了1000元進去。

於是乎,小蘇和小李,各做了1個寶貝的計劃,在開始燒車,每天每人燒100元,而且顫顫噤噤的,生怕浪費了錢而出了大錯。刀刀管理網店的那2個月,每隔四五天才會賣出1單2單的樣子,他那時候從沒有連續2天出過單子。

老萊2011年讓代運營公司運作,還壓了20萬多的貨,都是毛呢大衣,現在春節過了,馬上不賣掉的話,手中更加緊了,本來他就沒有多少錢周轉。

大概過了3天,讓老萊看到了希望,自從這2個小伙子來了以後,開直通車第三天竟然開始賣了5單,這是有史以​​來他看到出單最多的一天,而且這之後每天都有連續出單,這是自刀刀管理網店以來,老萊第一次看到了希望,同時他發覺刀刀這個年輕人不靠譜,老萊認為刀刀沒有這2個年輕人有闖勁。

於是乎,打算讓小蘇來代為管理網店的事情,此時刀刀在這裡就顯得非常尷尬了。最終刀刀自己覺得留在那裡沒​​意思,離開了。

有一天,突然賣了20件衣服,老萊非常興奮,趕緊讓網店的人出去吃了一頓飯,還喝了酒,這對於他來說意味著希望啊。

當時是3月份了,單量每天就是在增長,也就是燒點直通車了,連刷單都沒有。小蘇事後回想起來覺得當時單量增加有2個原因:一是由於老萊急於拋貨,衣服都是按照成本價賣的,賣的便宜;二是由於當時直通車還比較好,競爭還算可以。

到了4月中旬,老萊的毛呢大衣終於賣完了,20萬現金流回來了。對於往年來說,這20萬他根本不放在眼裡,可是對於如今缺錢的他而言1萬元也是很重要啊。任何做過生意遇到難處的人,恐怕對此都有深刻體會吧。

此時衣服雖然賣了,難題又來了:老萊沒有夏季的貨,人不能都閒著啊,店裡的2個年輕人也坐不住了,他們覺得他倆為老萊創造了價值,應該漲工資,老萊暫時還沒答應。

到了5月份,眼看著貨源還是沒有著落,自家只有毛呢面料,做衣服也只能存在秋冬賣。由於以前也不是做淘寶這一行的,夏季去怎麼整合到貨源,還真是一時半會沒法解決。兩個年輕人此時就坐不住了,說再不解決貨源,他們拿著1500元的工資留在那裡也沒意思,要走人了。

月底,小蘇終於下定決心要走了,小李決定留下。老萊拼命勸小蘇說:“我看好你,你別走,給你漲工資,漲到2500元,貨源我去想辦法,我這裡現在不能散。”小蘇經過多方打聽,知道常熟有其他大店在招人,就說:“萊總,現在我真想出去閱歷一番,在你這裡,缺的條件太多了,貨源又沒有,我留在這裡有什麼意思呢,我也不是衝著這2500元工資就能留得住的,我來常熟之前工資是3000呢。讓我出去走走吧,咱們以後還是朋友。”

老萊覺得自己很誠心在留,而小伙子太不給他面子,畢竟他是60多歲的人了,就說:“你要走可以,把小李也帶走!”

於是尷尬的一幕出現了,小李沒打算走,老萊因為他倆是一塊來的,一個走了另一個也不想留了。小李很生氣地說:“我沒打算走,你卻趕我走,要我走也行,必須補償我3個月的工資。”


雙方吵架火藥味很濃,老萊聽了這個話就更想讓他走了。小蘇還算是明事理的人,老萊想早點解決這些事,於是讓小蘇從中勸小李,讓小李折中一下。最後商議,賠小李2個月工資。小蘇走了,小李也走了。

老萊繼續著他的這條剛剛看到希望的路。他決心夏季不賣貨了,因為找來找去,他選的款不太好賣,他畢竟是60多歲的老人了,選款按照自己的眼光,竟然都是拿了一些又老氣又過時的老頭衫,賣不動,還壓貨了幾百件T卹,他決定在外面借點錢,養兩個客服,然後再做一批貨準備留在秋冬賣的,同時繼續招聘運營,此時他把運營的工資定在3000元。

但是過了2個多月,竟然也還沒招到合適的人,也找了2個試試,比之前的刀刀還不如,他辭了他們繼續招聘。這時候,老萊又回憶起小蘇這個小伙子了,他對這個人還是戀戀不忘,小蘇是大學生,竟然還能拿著1500元的薪酬來闖蕩,老萊對他抱有好感。

因此那2個月還繼續跟他保持著聯繫,有時候宵夜也請小蘇出來喝兩杯啤酒,聊聊他最近在新網店學到了什麼知識。到了10月份,老萊這邊的貨備了50多萬了,但是銷量遲遲不見動靜。他很著急,招的人又不合適。於是又苦勸小蘇回來。小蘇說要我回來也行:“工資要給我開到月薪5000元,因為我覺得我現在值得這個價。”老萊也是沒辦法,就答應了。

小蘇事後常常感慨,怪不得那幾年這一行流動性這麼大,他也就從老萊這裡出去了5個月不到的時間,在一個2皇冠店學習了開直通車和報名天天特價、淘金幣等活動了,轉了一圈回來就發現自己的工資竟然能從1500元升到5000元,而且都是他掌握主動權,這是其他行業很難見到的吧。

老萊此時的想法就是今年要比去年好就行,反正要能夠繼續看見希望就行,他前幾年倉庫壓了好多毛呢面料,他夏季全部加工成衣服了,他想進行廢物利用。何況男裝又不像女裝那樣,男裝只要款式不太另類,只要是個基本款,就行,不會過時太厲害的。老萊這一把賭對了。

小蘇給他那時候的店鋪已經做到了皇冠店,並且當年開了天貓和京東店。但是也遇到了瓶頸,就是依賴於直通車,利潤上不去。

小蘇於是想到了招數,發現做批發也能賺錢,因為他看到有個團隊從外貿街拿貨,已經是二道販子了,還在阿里巴巴做批發,一年能做2000萬營業額。他覺得老萊有面料生產的這個優勢,價格可以達到全行業最低,別人賣衣服賺錢,老萊可以通過低價批發衣服賺個面料的錢。

於是當年迅速啟動了阿里批發和一件代發的模式。同時老萊出去跑大客戶,給常熟1家大網店供貨。

那年到雙十一,大網店拿他的一款大衣做聚划算賣了2萬件,當時備貨的時候只備了5000件,於是拼命趕貨。老萊自己店裡也賣了幾千件,也沒貨發。趕出來的貨,優先發給那個大客戶,不敢得罪。年底再算賬,發現做了500萬銷售額,而且批發供貨佔了大份額。

其實2012年年底,整個淘寶就開始變得很不好做了,競爭異常激烈。老萊的網店自己才做了180萬銷售額,大部分靠批發和供貨。但是這一年給了他更大的信心。

吃年夜飯的時候,老萊把下一年的目標定為3000萬,小蘇覺得他定太多了。這一年,老萊發現原來那些笑話他的60歲老頭子朋友,此時又開始喊他“萊總”了。

還有好多人跟他年齡差不多的,總想讓他傳授經驗,也想開網店賺錢。原來好幾年不跟他做生意的人,現在跑過來請他吃飯,說下一年要好好合作一把,老萊說我資金不夠啊,那些人紛紛願意賒賬給他做。老萊一下子又成了朋友圈裡的勵志對象。

老萊真是感慨萬千,他對小蘇說:“小蘇,你看看這世態炎涼,當你混得不好的時候,連你老婆都會看不起你,當你剛剛好一點點的時候,一堆人過來拍馬屁。男人一定不能失敗,男人一定要成功!”小蘇心想,老萊這幾年應該受了不少罪,估計老婆沒少嘮叨他吧。


2013年春節過完的時候,又到了開工下一年夏季的時候了。此時老萊的電商團隊12人了,他打算擴張到20人以上,以便實現當年3000萬的銷售目標。小蘇覺得他目標太高,哪有人上一年做了500萬,下一年就要翻6倍去做的啊。

老萊呢,也是被逼得沒辦法,他覺得這條路已經看出希望了。他對小蘇說:“我現在老了,只求這幾年把生意做上去,把我欠的債務還清,讓我每年過個安靜的春節就行,到時候你們年輕人做的好了,我就讓位給你們,誰有能耐挑起這幅重擔,我就給誰。”小蘇只是笑笑,他才不相信呢,他還有個兒子,只不過他兒子不成器,他兒子對做電商壓根不感興趣,每天在家打打dota,然後昏昏欲睡到第二天中午起來吃飯,下午繼續dota。

老萊看出他不相信,於是繼續說:“我是真有這個心啊!”小蘇說:“別說你還有兒子,就算不傳給兒子,你也不老嘛,現代商場,60多歲的人還在的多了,只不過你現在在做電商而已。”

由於種種原因,2013年4月份,小蘇還是走了,老萊對他依然不捨,每年還保持著聯繫,此後二人成為朋友,老萊知道這個年輕人有更大的抱負要做,也攔不住。

老萊在2013年又招了好幾個店長,進行試驗,看誰能勝任,繼續保留阿里批發的團隊,兩條腿走路。事後發現2013年天貓店競爭越來越大,直通車投入很少產出。還好批發生意和一件代發模式比較穩定,老萊繼續諮詢小蘇該如何抉擇,到底該把精力花在哪裡。

小蘇說:“天貓做不起來,對於負責人而言確實難度大,那就應該捨棄難的,去做容易的。”小蘇勸他全面轉型做供貨,分兩步走:老萊親自跑大客戶,原有團隊管理好阿里的一件代發和散貨批發。老萊採納了這個意見。小蘇後來忙,也沒顧上經常交流。

到了年底再打電話問,老萊做了3500萬銷售額,可是家裡還壓貨了3萬件。其實3萬件此時來說,應該是小數字了。也就是說這一年賺的錢估計就在這3萬件衣服裡面了。

老萊把2014年的目標定為6000萬,小蘇通電話的時候認為他目標定的還是太高。老萊想一把梭,把他這幾年欠下的債務還清,也是給自己和團隊一點壓力吧。那一年老萊給他的阿里批發的負責人,是一個客服提拔上來的女孩子,分紅了30萬,女孩子在常熟付了首付買了房子了。

2014年經過波折的一年,其實是競爭更加激烈了。原先那些給大客戶供貨的,大客戶牛的不行,經常拖欠貨款,找各種理由扣錢,此時老萊又想撿起他的天貓店再次運作,於是讓他兒子去到處學習。

他兒子前兩年對這個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他親眼看見他爸爸做到了3500萬銷售額,於是對這個又很感興趣了。出去學習也比較用心吧,回來做天貓店,還是很難做。

老萊那一年還是把重心放在阿里批發上,此時對於不守信用的大網店停止供貨,增加對一件代發和散貨批發的重視程度。

年底的時候,沒有衝到6000萬,只做了3000萬,也就是說比上一年度還少了500萬,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大客戶減少了好幾個。

這一年最頭痛的是他庫存壓了10萬件大衣。都是因為他想冒進造成的惡果。還好,總體計算下來,他是賺錢的,只不過賺了一堆庫存。他這兩年從周轉的現金中慢慢扣一點出來,換了一大半債務了。剩下的缺口只能放在庫存裡,以及加工廠賒賬一部分。


經歷了2014年的教訓,老萊約小蘇出去喝茶,好好聊了一年來的得失。他認為小蘇說的對,他不該那麼冒進,不想再到年底又壓那麼多貨了。他說他把2015年的目標還是定在3000萬這個檔次了。

2015年老萊一年只給小蘇打了2次電話。以往每次遇到問題時,老萊就喜歡找他聊聊,而2015年聊得比較少了。小蘇估計老萊2015年的目標應該是沒問題。同時,老萊的兒子全面接班了。老萊說自己年齡大了,準備回家抱孫子了。小蘇估計他的債務應該差不多還完了,因為老萊最近連朋友圈也很少發了,以往老萊總愛轉發一些雞湯段子勉勵自己。

小蘇常常感慨,英雄都是被逼出來的,老萊真不容易啊,莫言老驥伏櫪,英雄事出有急!成功真的不易,靠勇氣、靠拼搏、靠試錯、靠堅持。

每當有人在小蘇面前抱怨現在網商難做的時候,小蘇總要對人說:“你看看老萊,他就是榜樣!”

而那個小蘇,就是本文的作者。

年年難過年年過,老萊的精神也時刻鼓勵著我,埋頭苦幹。心裡念著:待到出頭日,天下誰人不識君!

祝福老萊!

微信上的中國補充:老萊的淘寶店鋪:https://csjianan.1688.com/?spm=0.0.0.0.U79ylc小蘇本人如今已經獨立創業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