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何總是不耐煩、不愛排隊?陸客在外為何總有形象問題?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說明:

最近發生多起陸客旅遊爭議,比較出名的有兩件:維珍航空和泰國搶蝦。(如果不清楚這兩起事件,本文略有說明。)

這兩起事件,跟長期以來大量的「哄搶」事件,有著本質上的雷同;包括大陸各大醫院人滿為患,連掛號都出現黃牛喊價的常態。

這些事件多到數不清,光是「微信上的中國」就不知道貼過多少,最近的例如:

上海某戶政事務所公告,離婚人數過多忙不過來,要每天限量辦理:

中國政協委員公開表示:大醫院的掛號黃牛問題嚴重,一個號碼可以炒到人民幣幾千塊錢。

太多了,以下面這篇2015年的文章充當概論:

>大陸民眾面對別人的災禍,一哄而上的搶掠行為頻傳,知識份子自省:這是我們的「種族天賦」嗎?

這些事件堆積起來,幾乎就反映了中國因為人太多而衍生的各種素質和秩序問題。

本文嘗試對此提出個說法,這個說法是一種解釋,意不在譴責,這是中國當前討論類似事件的主旋律—-「情有可原」。

另請參考:

>這世界對中國不公?大陸網民:不是中國人沒素質,而是有些人沒教養。

以下文章,已獲新周刊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文/小新

春天一到,中國遊客的躁狂症仿佛一下子爆發了。

昨天,廣東地區普降大雨,各大機場皆有大批航班延誤。國內每逢航班,常常會有乘客鼓噪,這次也不例外。

昨天網上陸續有人爆料,深圳滯留了至少數千名旅客,部分旅客在候機大堂鬧事宣泄不滿,並且打砸推翻航空公司預備的飯盒,堵塞登機口,更有人打傷地勤工作人員……

在飛機、機場等公共場所,在外國旅遊,中國人可能是最不耐煩的一群人。

受不了排隊等候,於是在機場鬧事;也沒辦法安安靜靜地坐完一趟火車或飛機,像個患有多動症的小孩一樣千方百計地換位置,要這個要那個,就不肯按照票面上的座位好好坐著

維珍航空事件,只是因為外國人不給她換座?

「維珍航空歧視中國人」的新聞,這幾天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

網友「PP不休」3月3日在微博發文稱,兩天前她乘坐維珍航空VS250的航班從倫敦飛往上海,登機之後,她彎腰在座位找耳機,被一名白人男子辱罵是「中國豬」,她去求助空乘,反而被空乘要求她不要吵鬧,否則會趕她下機。

最近事件經過「英國那些事兒」和「王尼瑪」的傳播後,引起了轟動,帝吧甚至勞師動眾,再次遠征臉書,去維珍航空的主頁洗版。

由於維珍空乘被指控「種族歧視」,維珍航空的老板理查德·布蘭森表示會調查清楚,「決不容忍任何惡意侮辱的行為」。

昨天維珍航空官網發布了布蘭森的公開信:

「我們已就該事件進行了全面調查並與所有相關人員進行對話,其中包括同一航班的乘客和在場機組人員。飛機上的一位女性乘客與一位患有帕金森症的男性乘客曾發生爭執,雙方最後均一度情緒失控。看到這種情況後,我們的機組人員盡全力控制了局面,以避免影響其他乘客。發生爭執的兩位乘客被請到分開的座位,從而制止了事件的進一步惡化。」

在指出社交網路扭曲了整件事的真相之後,他特別重申:「維珍航空、所有維珍子公司和員工,都對種族歧視零容忍。同樣,我們對殘疾歧視零容忍,對任何形式的歧視都零容忍。」

布蘭森沒有說具體過程,卻含糊地提到了「殘疾歧視」。

網上已有爆料稱,那名外國人是殘疾人,患有帕金森氏症。而事發原因,是因為中國女乘客在起飛前試圖擅自調換座位,被外國男乘客出言阻止,可能罵了這位姑娘素質差。然後雙方開始互噴。

另外,一名叫做Catherine Jones的乘客也在網上曝出跟中國女乘客不一樣的說法:

1、這 名中國旅客並非是因為找耳機與外籍男乘客發生口角,而是因為在起飛前調換座位;

2、雙方情緒都非常激動,並且相互辱罵;

3、乘務員對雙方都做出警告,並警告男乘客如果不冷靜下來會被驅趕下飛機;

4、爭吵是男乘客的責任,但是並不確定是否涉及種族歧視;

5、男乘客表示他當時患病,但不是精神疾病;

6、男乘客無禮,但看起來並不會有暴力行為;

7、Catherine認為乘務員處理得當,男乘客起飛後一直睡到上海,並沒有再生事端。

那麼,誰才可信?「PP不休」等人的文章中有很多非理性的民族主義情緒和邏輯不通的描述。

下次遇到這種新聞,也許你首先應該警惕的是爆料者,以及網上浪潮一般的民族主義情緒。

這幾年來,飛機上中國人脫鞋翹腳、罵人起哄的新聞屢見不鮮,甚至有遊客向空姐潑泡麵,簡直可以編一本厚厚的《當代中國人海外丟人現眼錄》。

航班延誤,然後中國人「起哄」,成了一道標誌性的景觀。

去年初,一架土耳其航空的飛機在加德滿都機場起飛時沖出跑道,導致機場關閉,所有航班延誤(加都機場只有一條跑道)。回不了家的中國遊客為此發起了「示威」,在機場以及杜巴廣場拉起橫幅散步,要求航空公司賠償。

當他們留在機場吃泡麵抗議的時候,一些外國旅客攤了攤手,離開機場去郊區遊山玩水。

不耐煩的中國人,鬧哄哄的中國遊客

搶著上飛機,搶著買東西,甚至像饑民一樣搶著吃。上周六,一段僅30秒的「搶蝦」影片在網上瘋傳,各大媒體紛紛轉載報導稱,一些中國遊客在泰國一酒店自助餐廳用盤子瘋狂「鏟蝦」,且帶走多盤。然而,這些遊客最終卻在離開酒店後剩下多盤未食大蝦。

BBC國際台泰語科的Praiyada Chantrasuriyasak說,這段影片在過去兩天也見諸於多家泰語媒體,在泰國的互聯網上引起大量轉PO與討論,有些媒體甚至還給這家酒店支招,稱下次要給中國遊客「定量供應」。

不過據北青報報導,這是一兩年前的事,而曾去過的遊客則表示,這家自助餐廳除了大蝦,就沒什麼別的菜了,導遊只給半小時吃飯,所以吃的急了,而且沒有夾子,只好用盤子鏟。

好吧,就算只有蝦,就算只有半小時,也不至於這樣搶吧?再急,也要像個人啊。沒有夾子,大可以問餐廳要。餐廳若不給,投訴報警都可以,這麼多人還要不到幾個夾子?

而且從「案發現場」的照片來看,似乎並不是「除了蝦,其他的飯菜都只有殘渣」。

目前還沒有媒體去調查取證。如果導遊半小時就催走,那麼這些遊客可能是參加了野雞團,被導演拉著走,景點沒逛成,賣場倒去了不少,而且在酒店住得也不舒坦,更沒有好好吃過東西,幾天下來憋屈地很,好不容易到了跟團的最後一站,這時只想著狠狠吃一頓補回來。

中國人就像被按下了快進鍵一樣,做什麼都急匆匆的,到處不耐煩地橫衝直撞。

我們喜歡插隊。我們當一米黃線不存在。我們搶計程車。我們在交通燈變黃的時候加速衝過去。我們為了節省五分鐘去翻越馬路中間的欄桿。

我們由親戚帶著走VIP通道進去,因為排隊要半小時。我們在機場大鬧值班櫃台。我們在電話裡對著客服人員吼:「馬上給我搞定!馬上!」我們急急忙忙旅遊,急急忙忙拍照,急急忙忙離去。我們走後門。我們送錢。

我們很急。我們很不耐煩。

人在機場和飛機上容易發怒

首先要知道,航空旅行令人煩躁,是一個全世界普遍存在的情況。

《連線》曾經刊登過一篇文章《讓我們抓狂的33件東西》,列舉了33件現代生活中讓我們無法忍受最終崩潰的事物。

排在第一位的是航空旅行,作者對航空延誤和堵塞的憤怒之情溢於言表:「去年(2007年)有超過1/4航班停在停機坪上,在夏季高峰時期,這個數字幾乎達到30%。如果你在網上訂票的話,你也許可以選擇準點的航班。可是,現在還有誰不是在網上訂票的嗎?」

的確,在候機廳裡突然被告知必須繼續枯坐兩個小時,是非常讓人惱火的事情,更不要說那些在機艙裡連膝蓋都不能伸直的可憐人了。

此外,還有信用卡、顧客服務、醫療記錄、復印機、列印機、道路、電話會議……這些東西都被列入了「抓狂物件」。

我們發明了很多東西來試圖解決煩躁症,但實際上卻只是發明了另外一些煩躁症。

當你迫切需要解決一件事情的時候,卻看到他慢條斯理地露出八顆牙齒笑著說:「我們正在跟進。」跟進?!誰發明的這個詞?

中國人不耐煩,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公平

但為什麼中國人比外國人更加容易煩躁?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公平。

你可以不在銀行裡排在第33位。只要你是VIP,你就可以施施然地直接走到櫃台前,把那32個可憐蟲拋在腦後。難道就不可以給非VIP的人提供舒適的基本服務嗎?可以,我們的基本服務就是在鐵椅子上坐兩個小時。

你可以不在醫院裡看病,排一上午掛一個號。只要你認識醫院裡任何一個員工,從院長、主治醫生到行政人員,他們就可以直接帶你走到專家診斷室裡。難道就沒有普通人看病的便利嗎?有的,就這麼幾家醫院,你看哪兒人少你就去哪兒吧。

你可以不排隊買房,反正漲起來,你賣了也沒有住的地方。你可以不急著結婚,反正你還沒有買房。

你可以不在春運排通宵隊買火車票——你可以去訂機票。難道就沒有底層人民承受得起的回家方式嗎?當然有,你可以在火車站廣場上買黃牛票,多付一個月薪水而已,你付得起。

人們的煩躁症,來自於社會結構的不穩定。

因為你總在擔心,如果這個機會不抓住,你就被社會拋離了;如果你現在乖乖排隊,那麼就一定會有人插你的位

所以我們一定急躁,我們不顧規則——實際上也沒有什麼規則,抓到手的才是硬通貨,排隊等待的永遠都只是願景。

我們就像在超市收銀台前的購物者,推著購物車在幾條長龍之間躑躅,無論排隊還是不排隊都是兩難。插位加塞擠來擠去,一分鐘也不願意等,焦躁不安。

而且,我們總覺得別人排的隊比我們的快。

(編輯:奉阿)

本文經新周刊公眾號授權發布。

新周刊丨new-weekly


閱讀原文

微信號:new-weekly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