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大黃鴨」嗎?創作者為中國打造了一隻「粉紅魚」,象徵魚躍龍門。

霍夫曼新作浮魚。

眼前的這位身材高大的荷蘭帥哥,恐怕是目前最為人所熟悉的當代藝術家之一——霍夫曼。那隻在世界各地引發瘋狂的大黃鴨,就出自他的手。

最近,這位專做「大玩具」的荷蘭藝術家,為水鄉烏鎮定製了一條巨大的粉紅魚,這條魚現在正靜靜地「浮」在烏鎮西柵景區的水劇場內。

「粉紅魚」有兩層意義,設計靈感來自鯉魚跳龍門。

這條粉紅色的大魚長15米、7米高,全身覆蓋著色彩粉嫩的鱗片,魚鱗特地選用了可回收利用的泳池浮板作為材料。霍夫曼給這件作品取名《浮魚》(Floating Fish)。

為什麼是條魚?霍夫曼告訴大陸媒體記者,烏鎮水劇場的格局讓他聯想到了水族館中的海豚表演場地,於是他希望在這裡創作一個水生動物的形象。「浮魚的形象取自金魚和鯉魚。魚對於中國人來說,象徵著富足,並且鯉魚跳龍門具有豐富的文化寓意。」

和霍夫曼之前的諸多作品類似,浮魚依舊是想營造快樂愉悅的氣氛,傳遞一種積極樂觀的態度。霍夫曼說,在烏鎮的白牆灰瓦和蔥榮綠樹間,這條粉色的魚能夠為古鎮增添一筆鮮亮的色彩,它「浮」在小橋流水間,等待著大家與之親密互動。「浮魚周圍沒有設置護欄,觀眾可以去觸摸它,只是動作要溫柔一些。」

記者也了解到,這條體型巨大的魚,搭建起來頗費周折。僅僅為了魚鱗布置的方向,霍夫曼就通過電子郵件和施工人員累計發送了上千封郵件,幾乎讓施工團隊「抓狂」。由於郵件溝通速度太慢,他甚至學會了使用微信。最終,大魚達到了霍夫曼心中完美的狀態。

大玩具能產生新思考,「觀眾也可以成為作品的一部分」。

霍夫曼被許多中國人所知道,大該還是因為他的「大黃鴨」。

這隻大黃鴨從2007年開始遊歷世界,去過十多個國家(地區),每到一處,都引起萬人圍觀。2014年,大黃鴨在杭州西溪濕地展出。

然而,大黃鴨並不是霍夫曼的唯一作品,人字拖鞋組成的彩色猴子,鵝卵石堆成的大黃兔子……雖然形象不一,但相同的是這些作品全都保持著「很大」、「很萌」的風格。

「創作大型物體的靈感來源於一種觀眾與作品進行聯繫的渴望,龐大的形象可以給人以全新的視角,從而在截然不同的位置進行觀察。」霍夫曼告訴記者,觀眾在一定的距離觀察這些卡通形象,同時也會對自身進行審視,對這些可愛的形象產生新的思考。

「我做的很多作品都是超大型的玩具,其中很多是動物形象,但對我來說並不只是把他們當做單純的藝術作品。」霍夫曼說,隨著這些作品在全球各個地方的展出,與世界各地不同的人接觸,本身就是一種學習,是一個讓他認識人本身的過程。

大黃鴨在各地的巡展開始前,總會有大量遊客聚集在一起,等待大黃鴨的到來,這讓霍夫曼十分難忘。用他的話說,「就像期待聖誕老人發放禮物一樣。」與此同時,媒體和網路社交平台也密切關注和探討這這只大鴨子,形成了轟動一時的傳播影響。「所以說在很大程度上,觀眾也是作品的一部分。」

如何看待「山寨鴨」?希望大黃鴨能成為關注版權問題的催化劑。

2013年5月,大黃鴨在香港火了之後,形態、大小不一的山寨黃鴨就開始在多個城市出現。然而,這些山寨黃鴨同樣吸引不少人駐足觀看、拍照留念。

那麼霍夫曼如何看待火熱之後,不少地方冒出「山寨」大黃鴨?身為設計師的他大度表示,假的大黃鴨與真實的大黃鴨非常相似,很多人也和大黃鴨合影,這似乎並沒有什麼。

不過,他也坦言:「如果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藝術家或者設計師,創作了一個很好的作品,然而卻被別人仿制,那你的心裡一定不好受。希望大黃鴨可以成為一個催化劑,引發我們對版權問題的思考和討論。」

在霍夫曼看來,玩具本身是一個給人帶來輕鬆和愉快的載體,作為一個藝術家只是把他們設置成容易親近的視覺形象。與此同時,創作中使用的紙張、泥土,甚至塑膠拖鞋等材料也是人們日常生活中非常熟悉的。霍夫曼說:「當作品進入公共空間當中,也就顯示出了幽默性。」

人物檔案

霍夫曼,1977年出生於荷蘭代爾夫宰爾,早年畢業於柏林魏森湖藝術學院。他常以動物和兒童玩具為靈感,將其放大到如同建築物一般大小。代表作品包括《胖猴子》、《大黃兔》、《大黃鴨》等。

(摘自浙江在線)

閱讀原文

微信號:people_rmw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