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和facebook創辦人佐伯格對談,都說了些什麼?

3月19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會上,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以及Facebook創始人、CEO馬克佐伯格上演了一場巔峰對話。他們到底都說了些什麼呢?

1、2016年會是VR元年麼?

佐伯格:2016年會成為消費級VR年。去年FB就在和三星聯合,今年也會有Oculus Rift上市,會帶來非常好的體驗能很好地模擬環境。這種感受可能要親自嘗試之後才能體會。

接下來的一個產品是類似智慧型手機應用的產品。現在智慧型手機應用會有更多形態。可能五到十年之後,VR手機也會成為市場主流。馬雲可以幫忙賣我們的產品嗎?  

馬雲:沒問題。實際上很多技術我都不太懂。這和我開始做阿里巴巴的時候很像,當時對互聯網行業不是很熟,只是靠理想把公司做起來的。但現在和當時很像,如果有,我們願意幫忙。

 2、如何看待中西方文化差異? 

馬雲:我的一個很好的美國朋友問我,他說他對中國經濟很擔心,認為中國未來幾年會超過美國。我問你怎麼這麼認為?他說,因為你們這麼想。我認為西方文化中,總在尋找競爭對手,研究對手在做什麼。

但中國文化中,佛教,儒家文化,都是在研究與自然達成和諧。所以我們的文化決定了我們不是這麼有競爭性。

在美國,父母總問孩子,你問老師什麼挑戰性的問題了嗎?在中國,父母總問孩子,你跟人打架了嗎?中國文化強調智慧,西方強調知識。誰會贏?我認為只有兩種都利用好才能贏。兩種文化,兩種宗教,都應相互學習,相互協作,而不是如何競爭。

佐伯格:我對中國特別樂觀的一點,是中國非常關注理工科教育。未來可能在全球就業方面,可能更需要技術相關的工作。

馬雲:我很尊重小扎,因為他本能裡很喜歡中國文化,而不是為了在中國做生意。

中國人在給自己買東西的事很小心,但是在買股票方面卻特別大方。

美國人對中國知之甚少,但中國人總在研究美國。但在美國,能說中文的人有多少。我認為,應該以尊重和欣賞的態度去觀察中西文化的差異。

 3、對創業,馬雲和小扎有什麼建議? 

佐伯格:我通常會說,你要想著解決問題,而不是想著去開一家公司。這在矽谷是很普遍的問題。很多人在沒有想到解決什麼樣的問題之前就開了公司,在我看來這是很瘋狂的。

馬雲:如果你有夢想,你不會為了錢去做,你會不惜賣掉房子也要去做。

我當過老師,我希望我的學生會比我強,過得比我好。我是阿里巴巴的首席教育官。我希望,技術能讓每個人過得更好。

有些人說,jack我要加入阿里巴巴,我要為你工作。如果你為了贏而加入阿里巴巴,你的未來會很糟糕。如果你為了夢想加入阿里巴巴,你的前途才光明。

 4、談對女兒對期望 

佐伯格:我承諾過我要教女兒中文。我希望教給她的是一種好奇心,世界上很多東西不是顯而易見的。我希望她能夠自己去探索。那本書是朋友送給我的,叫《給嬰兒看的量子力學》,我想她也沒看懂。

我希望她無論做什麼,都能問自己為什麼不能做得更好。世界大部分的變化變革是一直有人在問為什麼不能做得更好。我覺得這種價值觀對她是有益的。

馬雲:我不在乎我女兒做什麼,我希望她能去解決一些問題。我們努力工作,就是想讓下一代生活得更好。


 5、談技術發明 

佐伯格:AlphaGo帶來了很深的感觸。AI研究速度現在非常欣喜。希望會有更多的應用出來。

如果我們時間夠長,AI會比人駕駛汽車更安全。它在對人的健康和安全方面來說,是最近幾年最大的成就。衛生方面,AI也有促進,能提高診斷準確率,和治療的有效率。另外AI還可以研究匹配每個人的基因,對症治療。

馬雲:我覺得教授和創業者之間的區別,是教授會預計大的變化。但企業家會從小問題著手,思考技術怎樣解決問題,最終解決大問題。  

大的創新可能要等200年才能完成。我們現在也在看第三次技術革命的到來。接下來的三四十年,我覺得技術在人體科學方面會有更大的突破。在過去300年裡,人們對太空了解越來越多,但對自身知之甚少,接下來三四十年,人類會更好地了解自己。

過去300年,我們了解的是外在的世界,未來三四十年,我們會了解內在的自我。

  

只是沒辦法讓人更明智,只有有挫折的人生才能讓人變成熟,成熟的人知道要放棄什麼,要追求什麼。我們在未來要了解我們要追求什麼放棄什麼,不然會有大問題的。

 6、做到互聯互通,有何建議? 

佐伯格:亞洲有很多人沒法接入互聯網,但中國在這塊做得非常好。互聯網的普及率在不斷提升。研究表明,接入互聯網對減貧帶來很大的幫助。

馬雲:農村的基礎設施需要提升。我們該如何通過技術使農村人受益。我們去過很多農村,發現有巨大的潛力。

來源:新華網

閱讀原文

微信號:newsxinhua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