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在中國的頭號難題是什麼?上廁所!因為西方人「不會蹲」。

壹讀微信號:yiduiread

選自華聞周刊(微信號:thechineseweekly

文丨張雅晶

在1978年聖誕前幾日,當時的美國總統卡特被報導患上了嚴重的痔瘡,疼痛難忍,甚至不得不「曠工」一天。幾周後,《時代周刊》雜誌採訪了一位名叫邁克·費雷利奇的直腸病學家,他對總統的病痛進行解釋:「其實我們在盥洗室中排便時不應該是坐著,而是應該蹲著。」

 

蹲和坐著上廁所,對於中國人來說僅意味著哪個更舒服或更潔淨,而從未想過身體上對此會有什麼反應。

先不討論這位專家的診斷是否正確,但是對於我在北京的外國朋友們,蹲廁成了他們來到中國後需要克服的頭等難題。

 

北京的公廁數量居全中國之首,而北京胡同中的廁所尤其密集,在某些地段每二十米就有一個室外公廁。

在沒有現代化的下水道系統的胡同房,若要在室內安裝可沖刷的廁所,需要花費很大一筆改造費,很多居民寧願用尿盆,也不肯自掏腰包升級廁所。

因此政府為了防止人們「隨地大小便」,在胡同區設置了許多公共廁所。

按照中國人的習慣,室外公廁基本都是蹲廁,即易清理又節省空間。

然而對於外國人,尤其是西方人,蹲著上廁所,幾乎是他們一生中不會去觸碰,也不可能完成的一個動作。

每每在胡同酒吧和朋友聊天暢飲時,他們總要時刻面臨著用最不擅長的姿勢來上廁所的現實問題,給快樂周末平添了幾分哭笑不得。

北京胡同裡的廁所

曾有一位來自荷蘭的朋友在室外如廁後回到酒吧,向我們抱怨這短短的幾分鐘的「公廁之旅」是如何鬧心:當她竭盡全力不靠任何外力、在便坑上方把雙腿彎過小於90度的「蹲姿」並保持身體平衡時,旁邊一名40多歲的「大嬸」一邊悠閒地蹲著「方便」,一邊偷偷地拿出手機打算拍下這位朋友的如廁窘態。好在朋友眼疾手快,發現後立即用中文大喝一聲「你幹嘛」,用手擋住了這個好奇心略重的鏡頭。

 

這位大嬸的行為的確有些難以接受,但是北京胡同區居住著許多初次來大城市、很少近距離接觸外國人的外來務工人員,在沒有隔間的公廁中,看到與平時大街上衣冠楚楚不一樣的「老外」時,他們免不了因為新奇要多瞅幾眼。所以,北京胡同裡的公廁,成為了西方人的「眼中釘」。


我的一位來自英國的朋友Ceinwen初到北京時,每次遇到沒有隔間的公廁,都要等到裡面沒有人後才敢進去解決自己的問題。不過經過幾次「厚臉皮」的訓練後,她也慢慢習慣了和他人同上廁所,也能忽視旁邊飄過來的窺視目光。

 

之所以「蹲」對於西方人來說如此困難,還要從身體結構說起。

當我們深蹲時,用到的部位是小腿肌肉和跟腱(足跟與小腿之間的連接肌腱),而對於大多數生活在高度自動化社會的西方人,一生中很少用到「蹲」這個動作:不用蹲著在盆裡洗衣服,不用蹲著用抹布擦地,尤其不用每天蹲著上廁所。所以他們的這部分的肌肉是僵硬未開化的。

這與舞蹈中的劈叉是一個道理。若要像中國人那樣能夠輕鬆地蹲下並使大腿貼到胸部,並保持身體的平衡,他們需要長期忍受筋骨撕扯的痛感並不斷堅持練習。而對於肥胖者來說,讓厚重的腿部對折,更是難上加難。

 

公廁內部

另外一位英國朋友在兩年前剛來中國時,在北京的一個俄羅斯酒吧,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蹲廁。

內急催生智慧,他把皮帶從褲子上解下來,綁在廁所門把上,兩隻手各拉著皮帶的一端,然後靠著皮帶的拉力慢慢蹲下,才能確保身體穩定而不向後倒。

即便如此,分泌物也沒能完全準確入坑。後來經過幾次練習後,終於可以不靠任何外力、惦著腳尖蹲下使臀部最大程度地接近廁坑,然而,若保持此姿勢超過10分鐘,膝蓋還是會變得酸痛難忍。


對於很多來中國短途旅遊的西方遊客來說,他們並沒有時間和心情去逐步適應蹲廁,所以上廁所時,有的人索性脫下褲子,以防出現分泌物弄髒弄臭衣服的尷尬局面。

如果在高速路邊碰到一間無人清理的公廁,污物手紙到處灑落,惡臭沖天,甚至還用蹲坑作為淋浴的下水道,可以想像一下在他們眼中,上廁所將是一場多麼巨大的災難。

(圖片來自網路)

雖然有人如此厭惡蹲廁,但是在科學界有一種說法,也就是本文開頭那位專家所支持的觀點,蹲著上廁所其實有助於排泄,對便秘者尤其有幫助。

因為蹲式排便可以減少肌肉緊張和腹壓,使直腸完全張開,排便變得容易,也使腸子中的致命細菌排除得更徹底,進而減少痔瘡的患病率。有資料顯示,與來自以蹲便式為主的國家的人相比,發達國家的人們患腸疾的幾率要高很多。

無論以上說法是否正確,蹲便式廁所肯定將會繼續存在,來中國的外國遊客還是需要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參考:

>為什麼中國人喜歡蹲著?而且是「亞洲蹲」,西方人不會的那種。

閱讀原文

微信號:yiduiread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