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返鄉之後,中國科技階層感嘆:三四線城市才是互聯網消費的未來。

年過完了,狗蛋們終於能恢復成Tom、Michael或Jason了。

在北京的咖啡館,鄰桌討論的都是如何互聯網創業,在老家的網吧和菜市場,聽到的都是哪有好吃好玩的。

中國現在形成了一個奇特的城市消費錯位:在最繁華的都市,大部分人忙於勞碌無法享受生活,而在小城鎮,人們的生活才是最接近悠閒的中產生活,生活成本便宜,手中有閒錢去吃去玩。

正因為這樣的錯位,三四線城市逐漸有潛力成為互聯網消費的主力市場。

當然,除了生活成本低廉,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2014年年底曾談到鄉鎮互聯網消費興起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基礎設施差帶來的機遇」。

當下,中國的電商、O2O能對傳統零售和消費行業摧枯拉朽,正是因為中國的零售業服務業等並不成熟,互聯網為大眾提供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商業服務。

對比有一定娛樂、零售、服務基礎設施的中國一線城市,在三四線城市,互聯網帶來的幾乎是城鎮居民唯一的購物、娛樂等消費升級入口。

參考:

>集結馬雲內部講話的新書:「中國是因為什麼都不好,電子商務才好做。」

(據統計2015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在沒有買房購車壓力之下,這些錢大多用來「享受生活」)

中國人均生產總值將破萬,可支配收入大增之下,城鎮的消費方式正在被互聯網全面「改造」,以下是筆者在回家過年中記錄的觀察,我用年齡來分層。

10~20歲

用互聯網娛樂

三四線城鎮中,娛樂設施匱乏,對於現在的青少年來說,麻將和KTV等娛樂方式對他們吸引力已經有限,但電子競技遊戲如CF(穿越火線)、LOL(英雄聯盟)等,正成為10~20歲青少年的集體娛樂方式。

這使得三四線城鎮網吧體驗越來越好,就我去體驗的一些三線城市高端網吧,機械鍵盤+蘋果螢幕等配置,已經不輸萬達少東家王思聰同學在北上廣大筆投資的「網魚網咖」的設備配置和環境。

用遊戲每年賺一百多億的騰訊,主要的遊戲用戶群體就是三四線城鎮青年。

現在由於觀念、環境的升級,很多女生也都加入了互聯網電子遊戲娛樂中,我高中曾經兩個模範生女同學,已經開始熬夜打LOL了。而和我一波成長起來的朋友,只要當年玩遊戲的,也大多願意砸錢去支付遊戲花費。

(互聯網娛樂成為大多數「小鎮青年」的首選)

一線城市的青少年生活學習緊張,甚至大多數人每天要花費一小時以上的時間在交通上,娛樂時間寥寥。而小城鎮的青年們有大把的休閒時間,互聯網遊戲、手遊等成為他們願意花費時間和金錢的地方。

20~30歲

用互聯網消費

一線城市工作後的年輕人,面對的是三四線城市10倍房價壓力,3~5倍日常開銷,但是普遍薪水只能比三四線城市同樣的年輕人多2~3倍,其生活壓力可想而知。

一個收入8000至1萬2的一線城市年輕人,支付3000左右的房租,500~1000左右交通費,1000~1500的餐飲花銷,再加上娛樂和交際費用,他如果有了買房買車的心思,只能硬著頭皮存錢沒法任性消費。

而沒有房子車子壓力的三四線城市年輕人們,如果月收入達到正常水平的4000~5000,除了不到1000的餐飲花銷,餘下的大部分都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消費資金。

面對沒有壓力的生活,城鎮青年反而擁有更多可支配的資金——這種環境下,最開始爆發的是小城鎮電商。據阿里2014年報告顯示,有的三四線城鎮人均網購額度和次數是超越一線城市的。

三四線城市可以沒有沃爾瑪、Zara、CBD購物中心,但通過淘寶、天貓、京東,他們可以與一線城市享受同樣的購物資源,網路電商成為了他們重要的消費出口。

而且,三四線城市的年輕人們不但「有錢」更「有閒」,不像一線城市競爭激烈,三四線城市普遍沒那麼多加班,交通時間成本也低,所以他們有更多時間去享受生活服務消費,大眾點評、美團等周邊服務消費已經成為年輕人經常使用的工具,滴滴和Uber今年的戰略重點也是下沉,而阿里、京東早在2014年就提出了「下沉計劃」。

30~50歲

用互聯網理財,看新聞

父母長輩們在今年已經全面占領微信,他們的朋友圈刷得比我們還頻繁,搶紅包比我們還快,在PC時代被遺忘的30~50歲人群,正在今年全面被納入移動互聯網社交網路時代。

(許多家庭在這兩年已經用微信作為主要溝通管道)

而經過移動互聯網的教育,他們已經開始通過互聯網去獲取信息,而不再只是電視、報紙,許多家庭都有了自己的微信群。部分理財的家庭也用互聯網為工具,而不用去銀行以及通過理財中介。

(互聯網已經成為父輩獲取信息的重要管道)

辛酸的一線城市互聯網市場

在大家紛紛返鄉的過年期間,一線城市的互聯網服務基本處於癱瘓狀態,消費人群與維持經營的人都紛紛「人去樓空」。互聯網本就是一個人聚財聚,中美互聯網興起的基礎正是巨大的互聯網基礎人群。

或許,一線城市更加繁榮只是一個「假象」;或許,一線城市只是一個巨大的「互聯網血汗工廠」,人們在一線城市創造互聯網模式,而真正潛力消費人群卻深藏在三四線城市。

一線城市的人們現在要面對更高的生活成本以及更惡劣的自然環境,當互聯網抹平一線城市與三四線城市的諸多鴻溝,也許未來互聯網的「共享經濟」可以延展到城市層面——一線城市負責創造互聯網形態,而擁有中國最大居住人口數量的三四線城市才是主流消費市場。

在我做風險投資接觸的項目中,當下太多互聯網創業者,太沉迷於一線城市的消費模式與消費志趣,這不得不說是一種窄視——對比巨大的三四線人口,北上深三大一線城市總計約6000~8000萬的人口,可支配資金還得面對巨大的生活成本壓縮,這並不是中國最大的消費潛力市場。

參考:

>集結馬雲內部講話的新書:「中國是因為什麼都不好,電子商務才好做。」

<a id="js_report_article3" class="media_tool_meta tips_global meta_extra"
閱讀原文

微信號:idiaa-org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