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期間大陸瘋傳的文章;上海女孩到農村見男友父母,一頓飯後分手;中國城鄉差距就是這麼大。

(以上圖片僅為上海女孩示意圖,非當事人)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都市快報(dskbdskb)

過年前,一篇帖子開始在網上熱傳,一名自稱小康家庭出身的上海女孩,處了一個男朋友,男方工作能力很強,長相自己也很喜歡,但是沒有家底,兩年內買房無望,倆人處了一年多,女方父母仍極力反對。

在男友再三要求下,上海女孩隨男友第一次去了其江西老家農村過年,交通不方便一路顛簸,在見到男方父母準備的第一頓飯後,女孩更是被嚇了一跳,當即便提出與男友分手,並立即回了上海……

女孩將自己的經歷po文傳到網上,一時間引起網友們的圍觀和熱議,迅速發酵成一個熱點事件,國內眾多權威媒體和自媒體、大V都紛紛轉PO評論了這一事件,這也讓該事件在很快的時間內迅速傳播擴散,引爆成為了猴年春節期間的一個話題性事件。

大量的網友評論中,有聲討指責女孩的,也有支持她果斷分手的,從大多數網友的評論看,贊成兩人從此分手的居多。

以下是事件男主角發表在微博上的聲明:

以下是都市快報記者採訪了另一對情侶,過程和結局卻大不一樣。

都市快報記者 董呂平 金潔潔 羅傳達 呂磊

家湖北的小劉,大學畢業後留在杭州工作多年,今年也是第一次帶馬子回家。小劉平時工作和生活中是個非常耐心和細心的人,這次帶馬子回家,因為提前安排考慮周到,效果非常之好。

小劉說:

2016年春節帶她回老家,我籌劃很久

我的老家在湖北一個偏僻山村。

從山裡出去的小夥都不容易。你以為通過一次高考就可進入城市生活,其實還要用一輩子融進這種生活,期間要經歷無數考驗。恐怕最先遇到一個大考驗,就是帶馬子回老家見父母。

我和馬子(城裡人,父母都是國企主管)在一起快兩年,2016年春節帶她回老家,籌劃很久,可以說用心一年。

用心一年之意,是指我在過去一年,都在小心翼翼地和她開心在一起,用心維護這段感情。小夥子們,千萬不要最緊要關頭,惹她不高興……

早在2015年初,我們開始討論共同意願–回家互見父母。年中,我們有過幾次吵鬧,還好我們的脾氣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更是忘得快。在這一年裡,我會時不時告訴她,回我老家的話,會很艱苦。我會形容怎麼艱苦,比如洗澡不是淋浴,而是用浴盆;比如走的山路,有點崎嶇難走……總之讓她提前有個預判,不至於到了被驚嚇到。

過去一年,我們相處愉快。不勉強,有基礎,談得來,這是見父母的前提條件。

我父親用心造出一個城裡人用的那種蹲坑

2015年12月,我打電話通知父母:你們至少提前一個月回家,準備下見面的事情。

父母在外面打工,見兒媳婦是他們期盼已久,自然樂意張羅這件事情。他們答應了。我給他們買了臘月初一的車票。

回家要準備哪些事情?

他們主張徹底改造。但我跟他們說,不要太鋪張浪費,就是見一次面的事情,不是在這裡過一輩子,總體原則是——乾淨整潔。就這麼簡單。

說簡單但也不簡單,我老家的房子都是木頭造的,很難打掃,而且有很多方面說不上乾淨整潔。

比如廁所。

老家蹲的糞坑,那坑裡,都是積累的舊物,你懂的,一般要過一兩個月整掃一次,用作肥料……

廁所怎麼整?

重造。我父親用心造出一個城裡人用的那種蹲坑,用水一沖就沖乾淨。

再比如碗筷。山裡人一輩子節儉慣了,用的碗筷只要不壞,基本不丟棄不換新。

但這次,我父母全部買了新的,舊的先放著。我回家後首先注意到了茶杯,是很時尚那種,倒上水還會閃光,有點驚艷到我了。

還有被褥枕套,全是新的;洗臉盆、洗臉帕、浴盆也是全新的;還有窗簾,因為是木房子,以前沒有的,窗戶只是裝了磨砂玻璃,現在為增加安全感,特地裝了好看的窗簾……


我跟爸媽說過,她喜歡吃這兩個,他們就買回來了

2016年2月5日,我們坐高鐵回老家。到高鐵站後,以前要轉幾道車,坐2個小時車才能到鎮上,這次我花200元打了個計程車,用時一個小時就到了。

第一天我們住鎮上叔父家。因為家裡人迷信,說這一天見父母,不是個好日子,第二天才是。

早前叔父買了一套150方的房子,裝修得跟城裡人有得一拼,但叔父和嬸嬸擔心我們住不習慣他們家裡,就出錢開了一間比較好的酒店房間住下。

2月6日,在叔嬸的目送下,我們包了一輛車進村了。進村路上,蜿蜒盤旋,我跟馬子介紹了很多樹木、景點、趣事,這樣,她路上就不害怕不枯燥了,反倒對很多新鮮事很感興趣。

進村後,父母親自來接,幫我們拎行李。

忽然馬子說,「停一下,這是溪水的聲音嗎?」我說是的,回家的路沿小溪而造,腳下就是溪水。

她說她沒看見過那麼多山,這些溪水和山,把她驚艷到了。

到家後,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帶她去廁所。

往後幾天,盡管我知道她知道廁所在哪,但我都是陪著她去,畢竟女孩在陌生地方上廁所很需要安全感。

休息了兩個鐘頭,我又帶她去田園間散步,在含苞待放的油菜從中,她拍了很多照片。拍了遠山,拍了竹林,拍了人煙,拍了木房子。

她說,農村人好少啊。我說,其實人還是多的,都隱藏在山山水水之中,判斷他們位置很簡單,哪裡升起煙,哪裡就有人家。

到了晚飯時間,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我和她、弟弟圍著一個桌子坐著,我媽做了十幾個菜,雞、鴨、魚、豬肚湯、還有幾道野菜……中間是一個大火鍋……

我媽媽怕她吃不慣主食,就做了一道以前我都沒有吃到過的主食,她吃了一個,繼續吃,連著吃了好多個。

最驚艷到她的是,居然有蝦、螃蟹!

是的,我跟爸媽說過,她喜歡吃這兩個,他們就買回來了,買了好多斤,佐料也買了。我當著眾人的面,給她剝了殼,蘸了醬,夾到她碗裡。

我們倆舉杯敬爺爺奶奶和父母兄弟,大家吃得不亦樂乎。

我觀察了下,所有的碗筷都是新的,火鍋的鍋也是新的,連吃飯的桌子都是新的。

母親後來告訴我,說她當時見小姑娘吃得這麼歡,她那顆心總算踏實了,因為她最怕小姑娘吃不慣她做的菜。

在山村,晚上可以看星星

今年春節的天氣很是配合,連著晴天。要是下雪天下雨天,肯定狼狽不堪。

在山村,晴天的福利還有,就是到晚上,你可以看星星。

晚上我陪馬子去上廁所的路上,我停下來,把手指上天,我說,老婆你看!

 「哇!好漂亮,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多星星!」她興奮地拿起手機拍照,可惜星空是手機拍不下來的。

她喜歡吃零食,家裡就準備了甘蔗、橘子,還有各種零食,讓她一天都停不下來。

就這樣,在家這幾天,白天我帶她到處閒逛,或在家休息,晚上陪她吃喝玩,總之時刻陪著她。

兩個人在家一共呆了3天(時間太久怕她不習慣)。


臨走前一個晚上,鄰居邀我們家去他家吃年酒,拗不過他們夫妻的熱情。父親,還有我倆,就上去了(他家和我家都傍山而築,他家靠上)。

女主人炒了十幾道菜,算是盛情款待。忽然,女主人跟她說,「我學著包了幾個餃子,不知道你喜不喜歡,賣相難看了點。」

馬子眼睛一亮,說真的啊,我喜歡的。女主人拿來一碗水餃,放到火鍋裡煮熟,小姑娘吃得停不下來。

她說,她最喜歡吃的主食是餃子,這次她好感動,女主人特地為她做了餃子。其實,是我事先跟女主人說好了的,嘿嘿!

而我媽,擔心她在鄰居家吃不習慣,來回跑了兩次,第一次端來她特制的那道主食,第二次端來小姑娘曾盛讚的那道野菜。

這道野菜濃縮成一碗菜,其實需要到山間采集半天,是我媽我弟當天下午去采的。

2月9日,我們離開老家,返回浙江……

這次馬子跟我回家,盡管呈眾星捧月之勢,但總歸有所不習慣,所以我很體諒她,理解她,也心存感激。

昨天,我一個朋友發了一條朋友圈動態:「城裡的媳婦回男人農村老家,真的會遇到很多問題。」

我回復他:看人的,我老婆這點面子還是給我了。

是的,她本身脾氣不好,但能在我家耐住性子,什麼都客客氣氣,受了委屈只在我面前流淚,人前總是一副很滿足的樣子,不容易!

還有,我也沒有做到盡善盡美,肯定有些做的不好的地方,她能包容,我心存感激。

我不知道我和她的結局如何,但這一次,我很感謝。

小劉的女友小許說:

有一點點不適應,但我過的很開心,很滿意

我一直住在市區,爸爸媽媽在國企上班,山裡什麼樣子,以前不大有概念,牛啊、羊啊沒見過,而男友老家在湖北一個山村裡……

今年是第一次去他家。

去之前,他告訴我,他們那裡很窮很窮,地方很髒很髒,沒有信號,春晚都看不了,可以說,與世隔絕,路程遙遠,讓我心裡有準備。

我當時嚇傻了,心想現在中國哪有這麼窮的地方啊?我真的做了準備,例如用Ipad下載了好幾部電視劇,這樣路途不至於無聊。

他之前告訴我,去他家要轉好幾趟汽車,到了湖北高鐵站,先到縣城,再到鎮上,再到村裡,再到他家。結果這次回家,他全都是包車,可能是怕我吃不消吧。我心裡很感激。

到了他家,有一些驚喜。心裡原本已經準備好了很窮很窮的樣子,當我看到他家的樣子時,突然發現,原來並不是那麼窮嘛。

他媽媽提前一個月就從外地打工的地方回到老家,重新買了窗簾,碗筷。

特意把原來的廁所鋪上了瓷磚,每次我去廁所,男友都會站在廁所旁,陪著我。

他媽媽買了幾個大紅燈籠,掛在屋簷下,把我住的小房子裡貼了貼花,很有家的味道。

去他家之後,他很多親戚都來了,大大小小給我紅包,連鄰居都給我紅包。真是受寵若驚了。

原先,他家那邊主要吃米飯和糍粑的,他們怕我吃的不習慣,特意從鎮上買了很多我喜歡吃的螃蟹、蝦,還包了我最愛的水餃。

盡管水餃包的不好看,但我吃的很開心,讓我很感動。還給我買了很多我愛吃的水果,特別甘蔗、橘子。

我在那邊呆了好幾天,有一點點不適應,但我覺得,他們真的很用心,我過的很開心,很滿意。

小劉女友小許用手機拍下的小劉家照片

小劉總結

我覺得,農村出來的小夥子們,帶城裡媳婦回家,不要自卑,要用現實主義看現實,不要用理想主義看現實。

就是你要清醒地知道,兩個人是不同的環境中長大的,你的家庭、生活習慣和女方有所差距,你要看清楚,並大度接納自己。你還要知道,女人在一個新環境,不太能突然一下子能接受。

千萬不要幻想以愛情的力量讓對方無條件接納所謂完全真實的自己,這是對對方的不尊重。

之後,你還需要知己知彼,做足準備,打好預防針。

我想說,馬子願意跟你回農村老家,這就是最大的好,自己得好好把握,得做足準備。

在自己家裡,要給女孩子重視她的感覺,實際上女孩子也要面子的,她想讓婆家知道,自己的男人對自己有多好。

另外要打好預防針,比如去之前,你跟她說,我老家很苦的,很差很差的,你還要去嗎?她一般會死要面子,說我看中的是你這個人,又不是你老家,然後硬著頭皮要去……

最後就是盡人事聽天命。當你做足了文章,對方還是不接受,要鬧一鬧,那也只能由著她了。

到最後,還就是看她是什麼、要什麼的問題了。


三位杭州外嫁媳婦談鄉下過年,最想說的是什麼?

昨天都市快報也邀請了一些老公在農村的城裡媳婦,聽聽她們去農村公婆家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王女士父母都是醫生,老公老家在重慶偏遠農村,他是村裡當年唯一的大學生,「雞窩裡飛出的金鳳凰」。

「說在重慶,其實離市區還很遠呢,要坐四五個小時大巴,先到鎮上,然後在集市找到中巴,再坐到村裡。村裡連手機信號都沒有,講的全是方言,我聽也聽不懂,大部分時間就坐著發呆,要麼就是看看電視,也收不到幾個台……」

韓女士老公家也是重慶農村,第一次去,兩人先到重慶,再轉三次車,才到村裡,但老公家離村口還要走50裡山路。「全是泥巴路,沒有公車車,只能靠三輪車或摩托車,而且要走很長的盤山公路,非常窄,山裡沒有信號,山下就是懸崖,我坐在車上,兩腿都在發抖。」

魏女士第一次去時,兩人也還沒結婚。老公家在蘇北徐州農村,到徐州,先轉車去縣城,縣城到家裡沒有直達車,只能包黑計程車或摩托車到鎮上,從鎮上再坐三輪車到村上。魏女士說,她每次去,都有一種想趕快「逃」的感覺。 

 「太偏了,我又不認識路,加上語言不通,想逃都沒法逃……」魏女士說。

最頭疼的是上廁所,還有洗澡

提到第一次的見聞和感受,這三個城市女人不約而同談到了最讓她們頭疼的廁所,還有洗澡問題。

王女士老公家有兩層房,但廁所是糞坑,氣味難聞,連門都沒有。「每天我都盡量憋著,實在忍不住才去上廁所,而且廁所在山上,周圍很荒涼,每次都嚇得我膽戰心驚。」

韓女士老公老家管廁所叫「茅坑」,人住的屋子隔壁搭個小棚子,小棚子是個豬圈,養了好多豬,廁所就是豬圈裡挖的一個糞坑。

韓女士說,豬圈蓋得很矮,走進去要彎著腰,人才能蹲下去,廁所沒有門,別人什麼時候進來都不知道,她在老公家呆了五六天,除非實在憋不住,能不上廁所就不上,「每次我上廁所都會叫上婆婆,在門口把風。」

魏女士老公家蘇北農村,也是拿糞坑當廁所用,屋旁砌個小棚子,棚子裡就是糞坑,沒有門。有人要去蹲坑,走到糞坑前,先咳嗽兩聲,如果有人在裡面,也會回應一下,或說一句「裡面有人」,魏女士頭一次上廁所,因為不懂「規矩」,徑直朝小棚子走了進去,剛好是晚上,快蹲下來才發現裡面有人,嚇得之後幾天都不敢再去。

不管重慶還是蘇北,那時很多農村家庭都沒有熱水器,村裡人幾乎都是隔好幾天才洗一次澡,每次洗澡前水壺燒好開水,倒進木桶或大的洗澡盆,人坐在裡面洗。三位女士都說,這種洗澡方式,她們太不習慣了。

方方面面都能感受到巨大城鄉的差異

韓女士從小家裡用的碗筷都很精細,炒菜樣式多份量少,到了農村,吃飯大盆大盤,「吃個土豆燉粉條,就是一口大鍋裡燉,然後一桌子人圍著一個大碗,每人都伸筷子進去……」

王女士老公老家重慶,愛吃火鍋。「雖然從火鍋裡夾菜也有公筷,但他們有時用這雙筷子夾東西之後,就放在自己碗裡了,有次我提醒說這是放在火鍋裡公用的,結果公公婆婆習慣性地把筷子放嘴巴舔舔乾淨,然後又順手放在火鍋裡……」

農村人吃飯不像城裡那麼豐富,過年吃得最多的就是豬肉,而且是自己殺豬自己吃。

王女士記得那年去老公家,一個星期吃的就是一頭豬,吃完肉吃內臟,吃完內臟吃蹄子,今天吃剩下的留在明天吃,明天吃不完又留到後天。「農村人特別是上了年紀的人怕浪費,不管是一盤菜還是一個火鍋,哪怕煮爛了,炒透了,一定要吃完才行。」

魏女士說,在老公老家,吃飯時女人幾乎都不上桌,甚至有的地方要等男人吃完後,女人才開始吃,然後男人坐著聊天,女人收拾碗筷。

魏女士第一次去老公家也是過年時,跟著老公到長輩家拜年,老公一進門就跪下了,說這是當地風俗,還要她也跟著下跪,當時把魏女士弄得很尷尬。「我從來沒看見過拜年要這麼拜的,真受不了。」

魏女士說,老公家四面透風,冬天特別冷,農村人習慣早起,婆婆每天六點多就起床,而且起床後,都會習慣性地來敲她房門,讓她要起來幹活,「很奇怪的是,我婆婆從來不讓她女兒起床,為什麼非要讓我起來呢。

「後來我發現,兒子在家裡地位特別高,有點男尊女卑的味道,不管是燒飯洗碗還是倒茶拖地,永遠都是女人幹活,男人坐在椅子上黏了膠水一樣。」

「我老公在他們家地位很高,婆婆還主動讓我倒茶給老公喝,說這是規矩。」王女士說。

最看重的一點,其實還是男人的品質

說過了以上種種不喜歡不適應,三個女人也不約而同提到了一點,農村人待客的淳樸熱情。

「他們會把他們認為最好的東西拿出來給我,比如家裡的臘肉,把小公雞宰了給我吃……

「那裡的蔬菜也比城裡的,吃在嘴裡都是甜的,空氣質量更不用說了……」

最終她們都和老公或當年的男友走在了一起。三個人都覺得,最看重的一點,其實還是各自男人的品質,老實、「潛力股」、顧家。

三個女人也都說到當初的想法:反正也不會經常去婆家住,去了也就住個幾天,以後還是兩個人一起,在城市紮根生活,何必在意一點點的「委屈」?

王女士說,剛結婚時老公只是科員,現在已經是研究所主管了,所有的錢和薪水卡都交給她。「他可能就是用這種方式表達當初我選擇了他吧,反正我覺得兩個人要相互體諒,才會相互依賴。」

他們兩人在杭州靠著自己的努力,買了房買了車,王女士說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老公的老家那麼窮,他還有他那些同學朋友,還是那麼願意回去?

有一次王女士和老公一起回到他從小住的老屋時,突然間明白了。

 「我老公非常高興甚至很自豪地看著一面老牆,那些泥巴牆上糊著八十年代的破舊發黃的報紙,報紙上滿滿都是老公小時候在上面畫的畫,那些全是他小時候的回憶……」

閱讀原文

微信號:nddaily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