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很多假「協會」,商業合作要看仔細;大陸媒體陸續揭發中。

頂級的「中字頭」,官方調調的「文件」,「中華醫院管理協會」「中華醫院管理學會」……這些欺世盜名的山寨協會大行其道背後,是一套犬儒的利益鏈。

拉幾家名醫院掛名收錢,基層醫院交錢買榮譽傍大牌,所有人都清楚內情,但誰都不願說破——而最後受騙埋單的,無疑是分不清真假的患者。

本文首發於南方周末

微信號:nanfangzhoumo

「鑒於貴院在醫療技術水平、學術交流、行業研究等領域的影響力,特邀請××醫院為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理事會副理事長單位,××同志擔任理事會副理事長。」

2015年末,不少醫院院長的辦公桌上,多了封邀請函。它發自一家名為「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的機構,抄送:各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字樣、落款的公章,看上去和正規國字頭行業協會的紅頭文件幾乎毫無二致。

字裡行間的調調,更是像極了官方文件——協會是「通過政府註冊登記的社會組織」,「立足於大陸醫療管理建設發展事業機構,共同搭建大陸醫院之間交流互動平台。多年來,協會圍繞衛生行政主管部門的工作任務,做了大量工作。」

協會網站的醒目位置,放著「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專題,「國家衛計委黨組召開2015年度專題民主生活會」,是最新的頭條新聞。協會下屬,「辦公室」「秘書處」「培訓部」等機構一應俱全,還列有九大專業委員會。而展示的合作理事醫院,幾乎無一不是國內頂級。

「該不會是中國醫院協會的下屬機構吧?」一些院長犯起了嘀咕。「中國醫院協會」是衛計委直屬的全國性醫院行業協會。他們找到莊一強,這位原中國醫院協會副秘書長,求證邀請函的真實性。

「假的,別信。」面對這樣的詢問,莊一強總是用相同的答案回復。在微博上,他直指邀請函「有違常理」——正規協會的副理事長,不可能是發函邀請參會的。

「第一步邀請入會,第二步就會問你要錢了。呵呵。」他用調侃的語氣將此事貼上微博,引來不少網友圍觀。

頂著「中華」光環的「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究竟是全國性正規行業協會,還是欺世盜名的山寨機構?在其背後,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

1

醫院管理建設的「交流平台」

直到今天,合作者們依然選擇相信,中華醫院管理協會是家「正規」的機構。理由很簡單,在其舉辦的會議上,能見到不少正兒八經的三甲醫院主管。

慎格醫院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曾與協會合作過兩次。2015年11月,總經理韓金魁還受協會邀請,參加了「2015中國醫院創新管理論壇暨公立醫院改革與發展峰會」。會議由「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主辦。

「來了不少公立醫院的,還有幾個三甲醫院主管上台發了言。」韓金魁回憶,會議的主題是「新形勢下醫院創新管理和公立醫院改革與發展」,包括大慶油田總醫院院長孫啟玉、福建省龍巖市第二醫院院長盧穗萬、洛陽市婦女兒童醫療保健中心黨委副書記郭俊惠在內,多位醫院主管參加了會議。

「如果真是山寨協會,三甲醫院主管會來嗎?他們難道沒有警覺性嗎?」韓金魁反問。

瀏覽協會網頁,不難發現,類似的交流會議,至少從2009年11月起,協會每年都會不定期舉辦;組織醫院主管到港台地區參觀考察,也幾乎成了每年的「規定動作」。

根據工信部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的統計,預計到2020年,中國醫療健康產業總規模將超過8萬億元。與此相對應的,卻是略顯落後的醫院管理水平。醫改政策如何執行、醫院發展何去何從,醫療機構,尤其是基層和民營醫院,迫切渴望得到醫院管理方面的交流與培訓機會。

旺盛的需求,讓醫院管理咨詢成為快速成長的新興行業,也讓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獲得了生存土壤。

在協會網站上,中華醫院管理協會部分活動常被描述為和某官方機構或協會「聯合舉辦」。

2012-2013年,協會分別舉辦了第三、第六和第七屆「海峽兩岸醫療機構對口交流與合作發展論壇」。通知寫著論壇由「台灣兩岸醫療事務交流協會邀請,中華醫院管理協會與其共同主辦」。

「台灣兩岸醫療事務交流協會,從沒有合作舉辦過這樣的會。」該協會會長吳一昌明確表示,協會期待兩岸間密切的交流活動,但前提是合法、公開。

吳一昌隨即向中華醫院管理協會交涉,對方解釋,活動是由台灣方面主動聯繫的,對此並不知情。不過一天後,當吳一昌再次瀏覽網頁時卻發現,「台灣兩岸醫療事務交流協會主辦」的字樣已難覓蹤影。

2

「協會」其實是企業

中華醫院管理協會自稱,是「由依法獲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的各級各類醫療機構自願組成的行業性、非營利性的群眾性團體」。但實際上,這是家在香港特區註冊登記的企業機構。

協會的登記證號碼最先「露了馬腳」——這是個商業登記證號碼。南方周末記者查詢商業登記冊內的資料,發現協會實為私人股份有限公司——「中華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的分行。

分行即分公司之意,它依附於總公司,沒有獨立的法人地位,所有的帳目編入總公司,由總公司對外承擔法律責任。

輸入002和003的分行號,還能檢索到另兩家分行——「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和「中國標準化科學研究院」。

「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和「中華醫院管理協會」高度相似,同樣自稱行業性、非營利性研究機構,服務內容包括為政府有關部門制定政策、法規、標準、規範提供必要的科學依據,也為兩岸三地的醫院管理實踐服務,提供崗位培訓、管理咨詢、學術交流、組織考察等工作。

「中國標準化科學研究院」亦以非營利性社團組織標榜,自稱由國內外企事業單位、科研院所、社團法人單位及個人工作者等自願組成,專門為各類企業提供專業化、實用性強的高品質標準化培訓。

不過。網路上,兩家機構的信息寥寥無幾,占據了大半螢幕的,是另兩家名稱極為相似的正規行業協會——「國家衛生計生委醫院管理研究所」和「中國標準化研究院」。前者是衛計委直屬的科研機構,後者則是國家質檢總局的直屬事業單位。

「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及其分行,不在警察牌課照社團註冊或豁免註冊的名單內,不享受作為慈善組織的免稅資格。」香港警務處社團事務處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換言之,這幾家機構並非其聲稱的「非營利組織」,而是批量生產的「山寨協會」。

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登記在香港九龍旺角花園街2-16號好景商業中心2309室。南方周末記者通過Google搜尋發現,在相同的地址,還註冊有包括中國風水研究院、中國先鋒作家出版社、中美國際抗衰老產業集團有限公司在內的數家公司。

而公司的法定秘書——香港港盛會計秘書有限公司亦註冊於此。值得注意的是,這是當地一家代理註冊公司。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事實上,2008年5月13日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註冊時,並非此名,而叫「德昀國際商務集團(香港)有限公司」,註冊資金為香港公司註冊最低限額的一萬港幣。當年10月10日,原公司董事楊平辭職,由中國安徽籍的王曉道接替董事,持股100%,該狀況延續至今。同月17日,公司正式更名為「中國醫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

在內地,王曉道也有頭銜——華醫盛康(北京)醫學研究中心(以下簡稱華醫盛康)的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的主營業務,同樣包括醫院管理服務和會議服務。

華醫盛康和「協會」「研究院」的關係,更像是左手倒右手的遊戲。作為醫療管理咨詢公司,華醫盛康曾多次承辦「中國醫院管理研究院」和「中華醫院管理服務協會」主辦的會議。

但有意思的是,最初與南方周末記者接觸時,王曉道自稱並不了解中華醫院管理協會,「協會具體有多少人、如何操作,我不太清楚。」

面對追問,王曉道才終於承認,「確實參與了這些機構的活動。」因考慮到直接以公司名義舉辦此類會議不太合適,他採取了協會、研究院主辦,公司承辦的方式。

至於為何要在香港註冊以「中華」「中國」打頭的公司,他的解釋是「內地註冊太費勁」——根據《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的相關規定,全國性社會團體的名稱冠以「中國」「中華」「全國」等字樣的,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經過批準。

「我們既沒打著任何正規行業機構的招牌推廣,也從未強迫醫療機構加入其中。」王曉道說。

3

山寨協會「生財路」

「香港註冊的總公司需帶有‘有限公司’字樣,而分行取名自由,」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NGO研究所所長鄧國勝介紹。一些內地人士通過香港企業的分行設立協會、研究中心,主要目的就是方便在內地宣傳,「給人一種非營利性機構的感覺,以此贏得消費者信任」。

王曉道名下的一眾山寨協會即為如此。門戶網站「健康界」曾披露,要想參加中華醫院管理協會的考察活動,前提是先入會,「5年任期內繳納會費2萬元」。

「交一萬或幾千塊錢,就能獲頒理事單位的牌。受邀參會的醫院大多是理事單位。」韓金魁也曾聽人說起過。

南方周末記者多次聯繫參加過協會活動的洛陽市婦女兒童醫療保健中心,求證醫院與協會的關係。院辦工作人員表示,醫院確實收到過參會邀請函,但以「書記正在開會」為由,截至發稿亦未安排採訪。

對於「花錢買稱號」的說法,王曉道明確否認:「我們會根據醫院規模、床位數、是否有負面信息等指標,綜合評價醫院能否成為理事會員。」

協會官網顯示,包括北京協和醫院、上海長征醫院在內的數家三甲醫院和二級醫院,都是副會長單位成員。

「我們從未加入過這個協會,他們冒用了我們的名字。」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宣傳科答復。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協會的副理事長。至少在我的任上,醫院沒有加入過協會。」無錫市第八人民醫院院長嚴於蘭說。

王曉道對此解釋,部分資料是網路部員工從醫院官網上扒的,「不合規之處會整改」。

「這種聽起來響亮、實則毫無含金量的獎項,主要客戶可能還是基層醫院、私立醫院或個體醫療機構。」西南地區某三甲醫院一位不願具名的宣傳科工作人員說,公立醫院對經費支出管理較為嚴格,大額會議費、培訓費都需明確用途,而私立醫院對資金的檢查則寬鬆得多,他們也需要靠這些噱頭吸引患者。

山寨協會拉幾家名醫院掛名收錢,基層醫院交錢買榮譽傍大牌,所有人都清楚內情,但誰都不願說破——這正是此種協會大行其道原因所在。

山寨機構的另一牟利方式,是舉辦會議。公開資料顯示,協會舉辦的會議,已遍布廣州、深圳、南京、杭州、鄭州、青島、太原、長春等城市。

與中華醫院管理協會合作過的慎格公司、濟南誠創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均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會議籌備基本是由己方完成」,對方主要起協助作用。

「我們主要借他們的影響力吸引參會者。」韓金魁稱,協會主要起到「掛名」的作用,方便用此招牌進行宣傳。

會議所得收入,雙方「互利共贏」。在韓金魁看來,合作純屬「願打願挨」,「現在這個社會,本就是大家各取所需嘛」。

(梁淑怡/圖)

4

離岸社團,還能逍遙多久?

這並非是第一家遭到曝光的山寨醫療協會。2014年,央視《焦點訪談》曝光過另一家山寨醫療機構——「中華醫院管理學會」,學會以評獎為名,向參會醫療機構販賣獎牌,僅2014年年會就斂財近千萬元。頒獎當天,甚至還有多位曾在相關主管部門任職的主管前來助陣。

「凡是拉大旗做虎皮、打著政府名義開展活動的,十之八九都有問題。」民政部民間組織管理局局長詹成付向南方周末介紹,中央八項規定以來,政府部門一般不再與社會組織合作開展活動,也不會出席社會組織開展的頒獎、盛典、評獎等活動,「民政部一而再、再而三地下發通知,絕不允許社會組織打著政府機關的旗號。」

「李鬼社團」在其他領域同樣存在。

2012年,央視「3·15」晚會曝光了「中華學生愛眼工程」。這家在香港註冊成立的有限公司,自稱是致力於保護青少年視力健康的公益組織,實際卻通過免費眼鏡片吸引眼鏡店加盟,再針對學生進行鏡架及其他相關產品的高價銷售,謀取巨額利潤。

2014年,公安機關成功偵破「食品專家」董金獅涉嫌敲詐勒索案。十多年來,董金獅掛著「國際食品包裝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的名頭,而這同樣是家在香港註冊的「野雞協會」。

詹成付這樣概括「李鬼社團」的共同特徵——未經民政部門依法登記,擅自在境內吸納會員、開展活動,名稱與依法登記的協會、學會相似,容易造成視覺混淆的離岸社會組織。

海南醫學院附屬醫院常務副院長郝新寶曾向衛計委和中華醫學會舉報過一家醫療領域的山寨協會。不過,舉報信息發出後,卻沒了下文。「一是沒精力,二是不好管,很難找到他們。」他揣測。疑惑是,協會的行為算違法嗎?如果違法,如何處罰?

「李鬼社團非法活動亂象頻發,說明在社會變革時期,對社會組織從登記到事中、事後監管的法律法規和相關制度還有不完善之處,讓一些企圖非法牟利之人有空子可鑽。」詹成付說,需要多策並舉,讓「李鬼社團」寸步難行。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NGO研究所所長鄧國勝亦表示,大陸現行的社團管理相關規定,還未能將境外註冊的離岸社團納入監管。

離岸社團在內地通常有三種生存方式——社會團體、民辦非企業組織和基金會。目前,共有三部針對社會組織管理的行政法規,其中《基金會管理條例》已允許基金會在內地設立分支機構代表處;而對於社會團體和民辦非企業組織能否在內地開展活動,《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條例》和《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條例》並無明確規定。

不過,「無法可依」的狀態可能將終結。2015年4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草案二次審議稿)》。

草案第五十七條規定,「未經登記或者未取得臨時活動許可,以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名義開展活動的,將由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機關予以取締;沒收非法財物和違法所得;對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情節嚴重的,處十日以下拘留,並處五萬元以下罰款。」



<a id="js_report_article3" style="display:none;" class="media_tool_meta tips_global meta_extra"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在這裡,讀懂中國!infzm.com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