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正流傳的文章:20年內,最好別去真的統一臺灣。

本文轉自知乎

作者:常凱申

本文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20年內,最好別去真的統一臺灣
——寫在2016年臺灣領導人選舉投票前夜

作者:常凱申

在答題之前,先提前一天,恭喜民主進步黨蔡英文主席在明天的2016年臺灣領導人選舉中,以較大票數優勢成功擊敗朱立倫、宋楚瑜,當選臺灣最高領導人。

好了,開始正式答題。答主說的“大陸和臺灣統一”,我這裏把它理解為“臺灣現政權所轄範圍併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下面的所有論述,都是基於這個前提開展的。

先亮一個觀點,可能是和很多人不一樣的,那就是:20年內,最好別去真的統一臺灣,至於武統更是下下策,除非臺灣真的不顧一切搞法理獨立。

很多網友看到本次選舉中蔡英文領先,都很高興:蔡英文上臺太好了,終於可以武統了,就算不武統,也可以“地動山搖”了。很多網友對本屆政府抱有較高期待,希望他們在任期內解決臺灣問題。

愛國之心可嘉,但這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臺灣現在的處境,就像是一條已經上鉤的魚,魚線足夠結實,這條魚本身已經是跑不掉的了。(關於這部分的論述,請參考:如何看待臺灣的未來? – 常凱申的回答

但是,是否要著急現在就把它提上來呢?我的看法是暫時不要把這條魚提出水,因為現在(20年以內)並不是最好的時機。

一、短時間(15-20年)內如果收回臺灣,效果必然很差,無論文統武統

如果現在就收回臺灣,實現統一,後果是什麼呢?我們可以想一下香港的現狀。

收回香港的時間,恰恰是中國大陸經濟快速起飛之前的時間點,如下圖所示:

正如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說的那樣:董建華再談“占中”:香港回歸時GDP占全國16% 現僅3%

可以很明顯看到,香港回歸十八年來,香港與大陸相比,正在快速衰落。回歸之前任何一個大陸城市經濟都遠在香港之下,而今天京滬廣深四城市的經濟總量全部超過香港。

那從部分香港人的想法來說,這個罪魁禍首是誰呢:當然是回歸中國啦,在我大英帝國治下,香港是一顆東方明珠,是國際性大都市;而回歸中國之後,香港卻迅速變成普通一線城市,甚至還有變成二線城市的趨勢!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所謂的什麼“公民提名”、什麼“洗腦教科書”、什麼“噓國歌事件”之類的喧囂,只不過是陸港經濟地位逆轉大背景之下的具體體現而已。

對於部分香港人來說,他們無視香港臺灣本身崛起的偶然性,一廂情願認為港臺的暫時領先是天經地義,是制度、文化、思想等等的優勢。其實只不過是這種領先正好持續了一兩代人而已,但對於這一兩代人而言,這就是他們的全部了。僅僅因為回歸時間和香港相對衰落時間上的巧合性,就把香港相對衰落的這個鍋,扣在了中國大陸執政黨,甚至全體大陸人民頭上。

甚至連臺灣的綠營也利用了這一點,打出了“票選國民黨,臺灣變香港”的口號,來恐嚇民眾,爭取選票。

臺灣和香港的崛起類似,本身是基於一個世紀以來的機緣巧合,大背景是中國近代以來的農業社會,面對西方工業社會步步進逼下的分崩離析。而當中國這個人口大國重新整合起來,建立了自己的工業體系之後,臺灣的依附式經濟必然會在中國經濟巨大體量的黑洞之下,逐漸被撕裂和衰落。這個衰落過程是不可逆的,直到臺灣回到歷史上它應有的位置——中華文明邊陲的一個小海島,一個普通的沿海省份。
但現在的臺灣,這個過程尚沒有走完,雖然經歷了“失去的20年”,但經濟底子仍然還在,還有一批像臺積電這樣的世界先進的電子企業,還有名義上高達20000美元以上的人均GDP。

一個已經在下行通道中的臺灣,同時還自持有一定底子很傲嬌的臺灣,如果現在收回,那臺灣人必然將未來註定衰落的下場,把這種不滿全部扣到中國政府甚至人民頭上。屆時我們收回的,將是一個對大陸充滿怨氣的、視大陸和大陸人為“奪人財路殺人父母”、對大陸恨之入骨的超大號香港。屆時臺灣的動盪,對大陸精力的消耗,將遠遠超過現在的香港。



大陸出於政治考慮,肯定會承諾“統一後繼續保障臺灣經濟的繁榮”,而我們前面論述過,臺灣現在相對於大陸的發達是歷史的偶然,是註定要繼續相對衰落的。那怎麼辦呢,為了兌現承諾,大陸政府必然會數倍於現在對臺灣讓利,甚至是直接鉅資補貼,靠抽取14億大陸人的血,來養著這2300萬大爺,來小心翼翼換取它們表面上的認同。

有人可能會說,這沒關係,我們使用武力統一,打下來的地盤,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更不用讓利。武統之後,誰敢搞台獨,我們就殺他的頭,像當年的日本一樣嚴酷統治60年,自然臺灣就服了。或者乾脆“留島不留人”,更利索。

說這種話的人,忽視了一個基本事實:現在是人權意識、法治思想占主導的21世紀,不是20世紀,更不是19世紀。別說在自己國土上搞血腥屠殺了。武統之後,就算是把臺灣現在的幾個獨派頭目槍決都很難做到,更別說那些幾百萬的臺灣年青一代“天然獨”了。

再者,打這樣一場戰爭,不是大陸和臺灣雙方的事情,大陸這邊還需要對國際上的一些國家做出一些讓步,還要承擔戰爭之後臺灣人妻離子散的仇視,更會有相當一部分臺灣人把大陸視為“打斷臺灣社會文明進程”的最大劊子手,甚至被大陸內部相當人視為“毀滅了華人社會最後一塊民主文明的聖地”。

同時大陸政府為了彌補這一巴掌,會給臺灣甜棗(無休止大規模讓利、補貼,為了證明回歸後臺灣更好)。這樣的代價,在現代社會下,幾乎已經超出了獲得臺灣這塊土地的收益,得不償失。

二、怎樣的統一,才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

好了,為什麼現在收回臺灣,會有上面這些諸多負面效果呢?答案其實只有四個字:現在的臺灣,還——不——夠——慘!

因為臺灣現在不夠慘,所以它是一個美好事物,中國統一之後它的光芒暗淡了,是中國的錯。

因為臺灣現在不夠慘,所以它是一個美好事物,中國統一後它的民主沒有了,是中國的錯。

因為臺灣現在不夠慘,所以它是一個美好事物,中國統一後它的經濟變成一個普通省份,是中國的錯。

因為臺灣現在不夠慘,所以它是一個美好事物,中國統一之後臺灣的衰落,全部都是中國的錯。

因為臺灣現在不夠慘,所以它是一個美好事物,我們臺灣人在這個島嶼上生活的好好的,都是你們中國把我們的生活給毀了,你們是我們最大的仇人!

因為臺灣現在不夠慘,所以它是一個美好事物,我們大陸人日常生活中的種種不如意,也許換個制度就能解決,就能過上像曾經臺灣人的美好生活,但是中國政府把實行這個制度的最後華人社會給毀了!把我們的希望給毀了!

不止是中國政府的錯,還是14億中國人的錯,是你們毀掉了一個具有“濃濃人情味”的美好島嶼;是你們毀掉了華人世界唯一一顆民主的燈塔,斷絕了中華文明走向自由民主的最後希望。

你們將背負著永遠的罪惡,你們斷絕了中華文明的另一種可能,也許它是中華文明的希望彼岸。

一個美好的事物狀態被改變,大家都會傷心;但是如果一個醜陋的事物狀態被改變,那麼大家則往往會無動於衷,甚至還會開心:破相等於整容了。

只有臺灣變的足夠慘,才能心甘情願歸附中國,甚至是主動跪求中國大陸接納,以上所有的問題才能得到最圓滿的解決。但同時,這不能是由於中國大陸主動出手造成的,至少不那麼明顯。

中國大陸要苦口婆心規勸臺灣,甚至要求主動幫助臺灣,但臺灣一意孤行拒絕和中國大陸接近,最終走向自我衰落、四面楚歌才幡然悔悟,以一個反面教材的形象列入中國歷史,這才是最完美的劇本——一個熊孩子不聽父母教誨,調皮搗蛋,最終吃虧後自己灰溜溜回家。這樣的統一,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好的,絕對不會有香港那種後遺症。

而要達成這樣的劇本,就需要臺灣方面配合演出,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選舉蔡英文上臺,對大陸是最好結果的原因。可以參考一下兩個答案:

如何看待「圍觀」蔡英文 Facebook 主頁的中國大陸線民? – 常凱申的回答

若民進黨執政臺灣,2016年的中國大陸會有多難? – 常凱申的回答

三、那些容易被忽視的,臺灣統一對中國的影響

這個部分本來構思要寫很長,每個影響都會詳細論述,但寫出來之後,篇幅可能會有現在的2-3倍長。實在是比較耗費精力,因此下面就長話短說了,會有些虎頭蛇尾。

那些很多網友都說到的影響,例如地緣政治上的第一島鏈終結之類的,我這裏就不提了。下面說幾個可能容易被忽視的影響:

1、借力打力,徹底毀滅國民黨,終結國共意識形態之爭

現在的中國國民黨,本身沒什麼戰鬥力。對中國大陸執政黨沒什麼威脅,但國民黨這個招牌則不然,時至今日,它對大陸意識形態領域仍然有一定的心理投射作用。

隨著中國互聯網的普及,“國粉”這個人群也逐漸為人所知,甚至在一段時期內大行其道。

其實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就有人叫囂“把國民黨請回來共同執政”,這大概是改革開放後最早的一批國粉。

作為一個被中共趕出大陸的政黨,由於它在歷史上和中共的敵對,為大陸相當一部分人提供了一種心理投射選項——因為出於對大陸執政黨的不滿,轉而去擁護它歷史上的敵人。至於這個敵人現在本身是否還是當年的國民黨,至於現在這個國民黨究竟水準怎麼樣,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塊招牌,這個曾經的“另一種可能”。


其實很好理解,古代造反也是如此,經常會打著前朝皇帝後裔的名義,至於這個後裔是不是個白癡,甚至是否真的存在,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招牌,就會有號召力,就會產生心理投射的影響。

如果短時間內統一,那麼國民黨這個老對手的軀殼,必然會被帶到統一之後的臺灣,甚至會輻射到整個中國大陸,由此帶來的中國民間意識形態領域的衝突和爭鬥,不利於中國大陸的發展。

因此,在解決臺灣問題之前,必須要先解決掉國民黨。當然,不能由大陸這邊動手,原因同上。
所以,我們需要民進黨這個近乎完美的白手套。

國民黨是個靠利益暫時表面上團結在一起的政黨,這次蔡英文主席上臺後,如果立法院能占到多數,那麼很有可能會通過《不當黨產處置法案》。只要國民黨的黨產被抽掉,這個黨派有不小的概率會分崩離析。

就算這次不能得手,未來民進黨還有至少四年或者八年的時間,去慢慢做這件事。

2、樹立一個負面典型,終結中國意識形態之爭

對於一個國家來說,具體政策的爭論不可怕,而且還有好處,真理越辯越明,在充分討論之後,可能會得到更優秀的方案。

可怕的是意識形態之爭,如果一個國家內部,意識形態是撕裂的,而不是由一種佔據主導,那麼任何具體政策爭論最終都會變成意識形態爭論,而意識形態爭論又是幾乎無法通過爭論來消弭的。

關於這部分,可以參考這個答案:

西方民主是否有天然缺陷? – 常凱申的回答

例如霧霾,本來是一個很現實的技術問題。但有意思的是,討論逐漸深入之後,這個話題卻逐漸變成了意識形態上的對立,兩派的觀點分界,和它們的政治觀點分界幾乎重合。

如果討論問題的時候,雙方無法就事論事,幾頁之後,都演變成意識形態上的對立。那麼這樣的交流只有撕裂社會的作用,而沒有“越辯越明”的作用。

對於現在處於主導地位的意識形態而言,挑戰有兩個,一個是“老路”,一個是“邪路”。

“老路”這邊,現在已經有了一個朝鮮用來做負面典型;但“邪路”這邊,還缺一個很合適的例子。

印度算是一個典型,但別人又說了“民族不同沒有可比性,為什麼不看華人社會中實行自由民主同時又很富裕的臺灣呢?”

印度的體量和中國相當,從這個角度來說,是一個不錯的素材。

而從民族文化角度,臺灣則是“邪路”“負面典型”最好的一塊備選材料,不過,還需要打磨。

這也是前面說的,為什麼中國大陸最好不要主動出手武統臺灣的原因之一。因為臺灣的衰落是註定的,你中國大陸在這個時候要一插手,這個事情就說不清楚了,鍋算誰的?

要讓全世界看到,臺灣走邪路自己把自己折騰死;而不是讓全世界看到,中國大陸上去一板磚把已經自己作死得了病、本來就要死的臺灣給拍死。

中國大陸最好的方式,就是一邊努力發展自己的國力,提高自己的科技力量、企業力量、國民待遇,完善社會發展,然後站在旁邊冷冷看著臺灣自己慢慢把自己折騰死。

當然,這個過程中,大陸這邊姿態一定要做出來,例如苦口婆心勸臺灣:“我給你們讓利,你們就簽了服貿和貨貿吧,這對你們有好處,真的”。

然後,可以用在臺灣的某些力量,鼓噪說“這是大陸的陰謀,是來統戰我們的,臺灣人都不要相信,服貿貨貿千萬不要簽”。例如陳為廷、林飛帆、黃國昌這樣的人,天然可以為大陸所用,一定要讓他們自己擋下來,而不是大陸這邊不給他們簽。

我救生圈已經扔了,你自己不抱,死了不但和我沒關係,你的屍體還最終證明了我的正確。

臺灣這條魚,最好的吃法,是一魚兩吃。拿下臺灣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是對中國大陸內部的影響。

3、統一臺灣本身現在就能做到,但要的是誅心

拿下臺灣島本身現在已經可以做到,當然代價比較大。

但更重要的,是誅心,是要讓臺灣人心服口服,主動心甘情願來降。這樣才保證不會反復,不會有後遺症,成本最低。

用我在另外答案中的一句話來說: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經濟上走投無路,窮困潦倒,社會矛盾尖銳,萬般無奈之下來跪求大陸接納的臺灣,而不是一個充滿經濟優越感,趾高氣昂,心向美日對抗中華,滿口“民主自由”道德優越感的臺灣。只有臺灣變成前者,此時的統一成本才是最低的,才最符合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

用某篇名著的最後一段,來為本文做一個結束:

“他抬頭看著那張龐大的臉。他花了四十年的功夫才知道那黑色的大鬍子後面的笑容是什麼樣的笑容。哦,殘酷的、沒有必要的誤會!哦,背離慈愛胸懷的頑固不化的流亡者!”

”他鼻樑兩側流下了帶著酒氣的淚。但是沒有事,一切都很好,鬥爭已經結束了。他熱愛老大哥。“

當然了,從道義和事實上講,中國大陸不是老大哥,臺灣也不是溫斯頓。但單就臺灣統一之後臺灣人對中國的態度,達到上面的效果是最好不過的了。

最後,祝願臺灣人民明天(2016.01.16)度過美好的一天,用你們手中的選票,給民主進步黨一個希望,給臺灣一個未來!

2016年1月15日晚

————————————- 2016.1.18補充 ————————————

這篇答案發佈之後,出乎意料收到了不少關注,昨晚翻牆看了看,居然還被轉到了臺灣的PTT上。

在這篇答案的評論下面,有一些網友提出了一些質疑或者疑問,這裏我挑選幾個提到比較多的,集中總結回復一下。

問題1:你說臺灣徹底衰落後就會要求回歸,那為什麼朝鮮經濟這麼差,卻不想併入韓國?

答:因為朝鮮不是一個資訊開放社會。韓國經濟再好,韓國人生活再過的比我好,我就是油鹽不進,我就是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既然普通朝鮮百姓並不知道韓國怎麼樣(或者是隱約聽說,但缺乏更進一步的體會),那就沒有對比,沒有對比,就沒有煩惱。

而臺灣是一個資訊上的開放社會,只要大陸在經濟上的壓倒優勢強大到連臺灣普通人都能明顯感覺到的程度,必然會以各種管道和形式,在臺灣島內產生巨大心理影響。

問題2:你說臺灣徹底衰落後就會要求回歸,那為什麼外蒙古經濟這麼差,卻不想併入中國?

答:其實,大多數時候,經濟弱小一方的政治實體,都不會因為經濟糟糕而選擇主動希望併入強大的一方。

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更棘手的因素:宗教、語言、文化、民族……

只有很罕見的情況,例如東西德國、南北朝鮮、海峽兩岸這種,僅僅因為歷史上的政治軍事因素而被分裂為兩部分的,才比較適合這種可能。


問題3:如果臺灣衰落之後,不找中國怎麼辦,人家可以投靠美國啊?

答:可以參考這個答案:

有人說讓臺灣足夠慘了再收回,那美國不會暗中支援臺灣嗎? – 常凱申的回答

問題4:如果臺灣衰落之後,不找中國怎麼辦,人家可以投靠日本啊?

答:看到這個問題,我第一時間腦子裏想到了下面這段《三國演義》中的原文,挺有意思的:

卻說後主在成都,聞鄧艾取了綿竹,諸葛瞻父子已亡,大驚,急召文武商議。近臣奏曰:“城外百姓,扶老攜幼,哭聲大震,各逃生命。”後主驚惶無措。忽哨馬報到,說魏兵將近城下。多官議曰:“兵微將寡,難以迎敵;不如早棄成都,奔南中七郡。其地險峻,可以自守,就借蠻兵,再來克復未遲。”光祿大夫譙周曰:“不可。南蠻久反之人,平昔無惠;今若投之,必遭大禍。”多官又奏曰:“蜀、吳既同盟,今事急矣,可以投之。”周又諫曰:“自古以來,無寄他國為天子者。臣料魏能吞吳,吳不能吞魏。若稱臣於吳,是一辱也;若吳被魏所吞,陛下再稱臣於魏,是兩番之辱矣。不如不投吳而降魏。魏必裂土以封陛下,則上能自守宗廟,下可以保安黎民。願陛下思之。”

下圖是OCED預測的2030年各國GDP比重(來源:http://www.guancha.cn/Macroeconomy/2012_11_11_108888.shtml

到時候,連日本自己都要重新回到歷史上的地位,重新變成中華文明的附庸,還顧得上臺灣?

到時候,連日本自己都要重新回到歷史上的地位,重新變成中華文明的附庸,還顧得上臺灣?

屆時,歷史上真正意義的“中日友好”也會到來。

問題5:你憑什麼說臺灣未來會衰落?如果不衰落,你的立論基礎不就沒了嗎?

答:這個問題我剛才寫了一堆,但後來又刪了,因為有篇七年前的文章,在這個角度上寫的更好。當然,這篇文章中並沒有明確提到臺灣,但是可以類推:

《談將成為“發達國家粉碎機”的中國》:http://lt.cjdby.net/thread-1182684-1-1.html

轉一篇來自臺灣綠營媒體的文章,配合食用更佳:

臺灣電子廠商的未來在哪兒? – 常凱申的回答

這篇也可供參考:歐洲發達國家政府為什麼實行高福利? – 常凱申的回答

問題6:20年後,臺灣還支持統一的老一輩人都死絕了,新生代接收台獨教育,必然更是天然獨,對中國一點感情都沒有了,怎麼可能主動找中國統一呢?

答:下面這兩篇答案中,都有部分論述這個問題

臺灣統一以後,臺灣會有什麼樣可能的實質性改變? – 常凱申的回答

如何看待臺灣的未來? – 常凱申的回答

然後我再補充一下。教育和意識形態這個東西,其實在現實面前,是非常脆弱的。當中國強大到一定程度並被臺灣普通人所感知的時候,甚至隨便一件普通事情就能改變幾十年的教育結果。

如果我們對此無法想像的話,可以回憶一下上世紀八十年代,那個新中國歷史上的“懸空時代”。

當時的中國,經歷了幾十年高強度的革命教育,也有過“要拯救世界三分之二人口”的盲目自信自大。但是打開國門,在看到與西方世界的巨大物質差距之後,整個一代人的信仰幾乎徹底崩塌,短短十年時間,差不多整個知識階層就倒向了西方世界——這可是一個和中國在宗教、文化、歷史、甚至語言上都完全不同的國度啊,這個時候需要什麼“感情”才能認同嗎?

如果還沒有直觀上的體會,可以看一下下面這個答案。上世紀八十年代末,CCTV拍攝了一部著名的政治評論片,你可以從這些解說詞中,看到那個年代中國知識階層面對強大對手的絕望和無助,並最終轉化為傾心仰慕對方,甚至徹底否定自身原有信念的過程。

《河殤》的主要內容是什麼? – 知乎用戶的回答

很多人只想到了老一輩臺灣人通過親情和國家認同途徑而建立起來的“親中”認同。

卻很少有人想到,這種認同其實可以通過另外一種途徑重新建立起來。

對於同文同種的臺灣,只要第二種途徑建立起來認同之後,隨著統一日久,第一種途徑的認同也會慢慢建立起來,最終完成對臺灣的徹底同化。

問題7:你憑什麼認為中國20年後就一定能繼續發展強大?

答:因為中國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工業人口數量,可以參考我的這個答案:

如何看待1935年遵義會議? – 常凱申的回答

你沒看錯,就是“數量”,但不是“人口數量”,而是“工業人口數量”,二者是有巨大差別的。

當然,中國總人口的紅利減少確實是客觀問題,但由於中國教育、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化進程不斷深入,從總人口中被發掘出來,被裹挾進入工業化社會的“工業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也在不斷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總人口數量的問題。

“工業人口數量論”,是我在《大目標》這本書中看到的,視角很新穎,推薦閱讀:

大目標.pdf

另外,下面這幾篇答案和文章也可供參考:

大革命失敗後,中國共產黨為什麼以推翻國民黨政府統治作為革命的直接目標? – 常凱申的回答

中國是發達國家的粉碎機?多行業剖析中國製造

《見龍在田:中國科技和世界大勢》:http://weibo.com/p/1001603864112261145733

問題8:你說臺灣可以作為一個“西式民主”的失敗典型,但可是還有美國這個最成功的典型啊?

答:沒錯,即使臺灣屆時真的衰敗了,成了一個負面典型,仍然可能不會徹底終結中國國內的意識形態之爭,當然,會對這場意識形態之爭劃上一個不算完整的句號。經此收臺一役,雖然沒有最後勝利,但意識形態領域的爭論必然會大大弱化——因為體量方面的負面典型有了印度,同文同種方面的負面典型有了臺灣,填補了關鍵空白。

中國的最終目標,不是小小的臺灣,收復臺灣,只不過是中國復興過程中“順便完成”的工作而已。

如果要徹底、不留殘餘地終結中國的意識形態之爭,把現有的“普世價值”拉到和我們價值觀平等的層面上,讓中國的爭論回歸到“就事論事”的政策討論、技術討論層面,中國需要超越的,是美國這個最成功的典型。

如果再想更進一步,在根本上鞏固這種優勢,甚至反戈一擊,把中國意識形態上升為新的唯一“普世價值”,那可能要超過的,是整個西方世界的力量總和。

引用一下我在 如何看待臺灣的未來? – 常凱申的回答 中答案的其中一段話

臺灣人為什麼抗拒統一,其實就一個原因,大陸窮,沒了。


這裏的窮,不僅僅是經濟上的,還包括科技上的,社會發展階段上的,意識形態上的,等等各方面。

換句話說,你的價值觀和我不和。


為什麼不和?因為你和現在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的價值觀不和,而我們臺灣人認為那是普世價值,是人類未來的方向。


怎麼扭轉這個觀念?


很簡單,讓我們的價值觀成為普世價值,至少是把現有的“普世價值”拉到和我們的價值觀平等的檔次上來。


要做到什麼程度?

經濟上超過美國、科學技術上超過美國、社會發展上超過美國、在國際事務中的發言權上超過美國。

如果能做到這一切,那現有的“普世價值”還靠什麼來支撐呢?必然會轟然倒塌,就像當年的蘇聯意識形態一樣。


到那個時候,還需要和臺灣談統一嗎?台獨的思想根基都整個被抽空了。


而實現這樣的物質基礎和社會基礎,在未來四十年內,是有不小概率成為現實的。

問題9:就算大陸不管臺灣,臺灣衰落之後,難道就不會像現在這樣,把髒水潑到中國大陸頭上嗎?就不會把臺灣衰落的鍋全扣到中國大陸頭上嗎?

答:首先,這個答案部分可以參考第六個問題。

其次,不是想潑就能潑的。假如朝鮮明天變成一個對外界資訊流通開放的國家,不用互聯網時代的開放程度,有中國八十年代的對外資訊流通程度就足夠了。當朝鮮人看到自己過的日子,再看到外面列強過的日子,這個時候,他們還會再相信金家王朝說的:“這都是美帝給我們造成的,和我們金家無關”的話語嗎?

再說了,我投降了,不就不打壓我了嗎,實行了他們的制度,甚至併入他們,我不就也能享受他們的好生活了嗎?

如果不容易有直觀體驗的話,可以回憶一下,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蘇聯剛解體時,俄羅斯對西方的幻想。

問題10:如果臺灣真的在黨爭虛耗下折騰到面臨生死存亡了,他們難道不會團結起來、拋棄黨爭,共度難關嗎?

答:團結起來,拋棄黨爭,吼啊,我們都願意啊,但問題是,你團結在我身邊,還是我團結在你身邊?
如果仍然不容易有直觀體驗的話,可以去看一下晚明史。

問題11:也就是說,在臺灣沒有完全腐爛之前,我們就只能看著臺灣敲詐我們,罵我們,噁心我們嗎?

答:當然不是。

兩個概念要區分:大陸不主動出手實質性打壓臺灣,並不意味著逆來順受,忍氣吞聲。

比如,如果蔡英文叫囂要重新開啟“烽火外交”,那就完全可以剝奪臺灣的幾個邦交國警告一下。

要利用臺灣內部的反陸思潮,適時反擊,把這個“適度”緊張關係在一個較長的時間內,保持下去。這樣才有利於刺激臺灣內部在一個時間範圍內,日益走向民粹化。

接下來,當他們發現即使是“愛臺灣”的民進黨完全執政,面對大陸也毫無還手之力時;當他們發現,他們日夜咒罵大陸,但工作和生活離開大陸的產品、機會、科技就不能運轉時,那種無力感和絕望感,也就離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面對西方的感覺不遠了。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其實是很有想像空間的。

閱讀原文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