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都在瘋網路直播,中國作為先行者,網路主播獲利模式已經成熟,估計有上百個平台運作中。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注:

網路直播其實不是新鮮的東西,但最近因台灣直播app「17」大熱,還有國外那位打電動高喊台灣NO.1的直播主,很多人才又重新注意到直播這件事。

其實網路主播在中國已經很多年了,玩法層出不窮,也已經有明確的獲利模式。

厲害一點的以捧紅主播為主要獲利管道,當主播紅了,就成了藝人或網紅,朝明星的撈錢模式轉型。

基本的則以網友的「奉獻」為主,這和早期台灣人耳聞較多的「情色視訊」類似,都是由男粉絲購買虛擬禮物獻殷勤來獲利,但情色視訊是非法,現在中國的網路主播則是合法,她們不脫衣不裸露無色情,純聊天賣弄才藝賣感情,各憑本事。

同樣是網路直播平台,也大致分有兩種:

一種是開放給所有素人都來玩、類似youtube的大平台,以「YY直播」為代表,這個「YY直播」已經是納斯達克上市公司了,可見網路直播可不是一門小生意。

一種是由網路公司和經紀公司合作的產物,以經營旗下主播為主的模式,目前最多的就是這種。

據業界人士估計,整個中國目前各類直播平台,起碼有一百個以上。

============

視頻網站的興起,為一些樂於分享、有自我展示欲的網民,找到了一個新的互動平台,大量80後、90後新生代,越來越熱衷於直播秀。

遊戲玩得好可以直播,唱歌可以直播,甚至連吃飯也可以。網路主播,享受著網友的掌聲、鮮花和禮物。

安徽阜陽,這間安徽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有三十多個直播室,每個面積從都只有十個平方左右。各房間都裝飾成各種不同特色,看上去像是女主播們自己的閨房。除了標配的電腦、麥克風和攝像頭等裝備,還有不同造型的床和玩具等擺設。

圖為網絡主播上班前會用簡單的化妝品花點時間用來化妝。
公司裡的女主播分為全職和兼職。全職主播,要保證一天8小時的直播時間,做六休一;兼職主播,一天只需要播三小時。

這些主播大多是從各行各業轉型而來。比如,能歌善舞的“韓公主”,曾是一名酒吧駐唱;才來半個月的“雪兒”,不久前還是一名動車乘務員;還有不善歌舞,卻很愛搞笑的“初晴”,早先在外地打工。

女主播有時也會敲開小伙伴的直播室門,相互借化妝品等物品。

正式直播後,和其他同行一樣,她們會第一時間取個藝名,以便保護個人隱私,“靈兒”、“初晴”、“韓公主”,都是主播們的藝名。

同樣,上線時,平台會自動幫主播們隱去所在地,以免“狂熱”粉絲的騷擾。直播時,偶爾也會遇到一些“執著”的粉絲,但主播們一般不會輕易給號碼,“最多給個QQ號”,實在煩的時候,她們就會喊管理員,把“搗亂的”踢出去。網路女主播在直播室工作時,除了上廁所,一般很少出屋。

幾名女主播上班時都會經過狹窄的走廊。

圖為女主播靈兒(藝名)在直播室門口。

美女主播們對著話筒,和粉絲們熱情地聊著;屏幕上的對話框中,一行行五顏六色的字體,快速地跳動著,並不時插播粉絲送來禮物的提示音。

“謝謝xx的棒棒糖,麼麼噠!”,“謝謝xx的跑車,麼麼噠!”通常,收到禮物後,她們會點名道謝。這些禮物,儘管是虛擬的,卻決定著主播們的收入。

另外,根據貢獻的大小,粉絲們也會被分為各種等級,貢獻越大,升級越快,等級也就越高。每個月,網站會統計主播們收到的禮物量,網站、公司提成後,剩下的會打到主播們的個人帳戶。

女主播雪兒(藝名)戴上耳機,在直播室電腦前對著話筒為粉絲唱歌。
同樣是每天不少於8小時的直播,主播們的收入卻可能相差好幾倍,好的資深主播月入過萬不是問題,剛來的菜鳥主播可能人民幣三五千塊,但是公司有保底工資最低也能拿到人民幣2000元左右。

這個貌似虛幻的網路世界,讓這些網路女主播們穿越在“明星”和“草根”之間。追逐著這個童話夢的姑娘,在這家公司內有大約30位。

和很多在家直播的網路主播不同,她們需要遵守按時上線的時間表,做六休一的上班制度。

加入公司,雖然規矩挺多,但相較於在家裡“上崗”的模式,它也有很多好處。比如,公司提供直播場地,有技術培訓、舞蹈培訓、底薪保障,若表現優秀,還會有額外獎勵。

在直播室之外也有專門的網管進行監管。

女主播雪兒(藝名)旁道直播室一旁用手機與家人閒聊一會。

累的時候也會自由地小咪一會。

圖為形體練習。

主播展示網友送的鮮花。

據這家公司的負責人康聰聰說,目前,公司的收入很可觀,正在考慮擴大規模,雖然發展速度很快,但免不了還會有一些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待這個行業。這些看法,或多或少會影響他們招聘人員。



同類文章:

中國焦慮症?每天看三次,不緊張!
》》進入中國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