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剛舉辦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烏鎮,聊聊當地人的網路生活。

作者/圖片:張璵

在非周末非節假日的一天,剛舉辦過第二屆 世界互聯網大會 的烏鎮街道上顯得些許冷清。距離烏鎮景區僅一牆之隔的烏鎮集市,僅有店家的霓虹燈在閃爍,店員百無聊賴地坐在店內,不見遊客身影。

移步近百米,通過烏鎮東柵景區停車場的大門,才看到逐漸增多的遊客聚集在景區售票大廳門口的雕塑前合影留念 —— 作為眾多國家元首和科技界大佬剛剛下榻過的地方,緊隨主管者的腳步總是一種風潮。

只有城管在巡街的烏鎮集市

網上關於互聯網大會的爭論,相信你也看過不少了,其中的荒誕意味也無須多說;只是作為江南千年古鎮的烏鎮,似乎乍聽之下與走在時代尖端的互聯網不具備共同點:前者清幽靜謐,古樸守舊;後者熱鬧非凡,總在想著創造新的東西。

社交媒體上的論調不外乎那麼幾種,看多了越來越覺得單調,於是我突然萌發了去烏鎮看看的想法:舉辦世界互聯網大會,到底使烏鎮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或者更確切地說,一直以旅遊景區存在的烏鎮,到底在如何應對這個聽上去準備改變世界的聚會?他們在做什麼?

遊人在景區入口售票大廳門口留影

Seven,上海廣告從業者,90後

剛下高鐵的 Seven 和她的朋友,興奮地在高鐵站留影紀念

從上海到烏鎮的高鐵40分鐘,在桐鄉站(離烏鎮最近的高鐵站)我遇到了帶著些許興奮的來烏鎮遊玩的 Seven 和她的朋友,便與她們結伴而行前往我們共同的目的地。

「我們平時工作壓力挺大,下了班就喜歡回家躺在床上玩手機,現在連電視也不太看了 —— 昨天和我朋友還在家研究遙控器怎麼用,因為真的很久沒用了,」 Seven 對我說。

「這次來烏鎮玩,也不是因為互聯網大會,而是之前就和朋友說起要來烏鎮散心,最近剛好有空。我倆昨天才在網上訂的來烏鎮的票,還在同一個網站上定了民宿什麼的。我們並沒有看攻略,就大概看了下大家的評論。就是要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嘛。」

「平時休息的時候我喜歡逛街,周一到周五在家用淘寶逛,雙休日去實體店逛,來烏鎮也是來散散心,看看什麼特色的東西可以買,再吃一些特色小吃,興致好的話就在朋友圈跟朋友分享一下。」

桐鄉計程車司機,80後

「民宿生意太好做了,」 當計程車司機聽說 Seven 一行訂的是景區內的民宿時,忍不住開口評論說。「現在那些民宿定價都比較高。遊客來定那些民宿肯定是被黑了。一般民宿五六十塊一天就夠了,現在都標價120、130塊,逢年過節更要200-300塊一天。」

隨處可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廣告牌

街邊延綿不絕的世界互聯網大會的廣告牌,提醒著我們即將到達景區目的地。談起上周的大會,司機師傅有些激動地說:「我們都交通管制了,進出景區附近都查得比較嚴。其實景區裡我都沒進去過,門票要100多,太貴了,作為本地人也沒有優惠。」

超超,民宿老板,85後

超超的位於烏鎮東柵景區內的民宿。照片由 Seven 拍攝

跟隨著 Seven 的行程,我見到了她們預定的民宿的老板超超。他非常熱情,在大巴站接上我們後一路都在介紹如何實惠地玩烏鎮,在哪吃飯,哪家的醬鴨好吃又實惠。

「我和我媽媽一起開民宿。我們有7、8個房間,在民宿裡做得算一般的,我朋友做得好的,有20多個房間呢,」 超超告訴我說。「開7、8間房間的收入和上班差不多,不過我就喜歡打遊戲,除了接送客人之外的時間我都在打遊戲;如果開20多間房間的話,我就沒空打遊戲了。」

「上周開互聯網大會,我們民宿都暫時歇業了,我就回縣城家裡睡了好幾天,睡得頭暈目眩,醒來了就躺在床上玩手機遊戲。最近是淡季,但對於女孩子來說,現在來烏鎮拍照挺好的,人多的時候拍照甚至都有人在後面做鬼臉。最近你可以拍一整個街道,照片拍出來效果很好。」

跟超超告別才十來分鐘,他便通過了我的微信請求,並發來他自己民宿的微信公眾號鏈接,非常歡迎我在烏鎮多玩,再重復地告訴我公眾號裡有一些烏鎮遊玩攻略,加上十來個表情符號,甚是熱情。

有 「烏鎮人家」 認證的民宿在烏鎮大街小巷非常普及

唐焱飛,網吧顧客,90後

相比較冷清的烏鎮街道,工作日網吧內的生意卻不差

對於 Facebook 和 Twitter 這些無法訪問的網站,這裡的年輕人好像並不需要 —— 至少對在烏鎮留守的年輕人來說,大多數人不會去瀏覽這些英文網站,在網吧打遊戲才是主要的休閒方式。

「我是烏鎮本地人,在這長大,在這讀書,現在就在這裡的旅遊飯店裡做廚師。平時中午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沒別的地方去我就來網吧,平均每周要來兩三次。下了班很累,就回家呆著,在家上網一樣的,」 網裡一位叫唐焱飛的90後顧客對我說。

「我來網吧主要是打遊戲,英雄聯盟之類的,我的朋友們都喜歡來網吧打遊戲。除了網吧之外,我們也沒有什麼別的娛樂活動,偶爾聚在誰的家裡燒烤,生活都是平淡的,好像也沒有遇到過新聞上說的 ‘網路威脅’,不知道別的人是怎麼樣的,反正我們基本就是這樣。包括上周開互聯網大會,對我來說就是有幾天出行不方便,別的也沒什麼。對於未來,我現在還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菲敏,旅遊紀念品店員,85後

店內閒暇時玩手機的李菲敏

「我是跟隨我老公來到烏鎮定居的。我是湖南人,我老公是千島湖人,他在烏鎮綠城雅園的房地產項目做園林景觀的現場工作。在湖南時候,我是在國企裡上班的,很穩定,現在換了一個省份,只能做點幫人看店的活。」

「烏鎮現在旅遊業發達,這兩年發展越發好,店鋪多,就業機會多,暫時我們都不會走。我也不會做生意,能力不夠,以後還是想找個穩定的工作。我們店主要賣一些烏鎮特色的背包、首飾、裝飾品之類的,雲南特色也做,只要客人喜歡的都賣嘛。旺季生意很好,過年的時候初一到初七每天要到11點多才關門。像現在這樣的淡季就比較輕鬆,沒事就用手機上網看看新聞、玩玩微信。」

「上周開互聯網大會是禁遊客的,我們就放了7天假,我就去杭州玩了幾天。」

小沈,中國移動店員,90後

離西柵景區最近的中國移動門店生意非常好

「我們店裡平時都很忙,烏鎮的年輕人跟隨潮流跟的很緊,一些手機剛出新款,他們就會來店裡問,」 在西柵景區附近一家中國移動門店工作的小沈說。「烏鎮人一般選擇2000塊左右的、性價比較高的手機,店裡的 iPhone 這類高價位手機很多都是遊客買的,因為我們拿貨的價格比一些大城市便宜,他們發現便宜又正宗就會買。」

「在這大家最看重手機的功能就是上網快,但烏鎮的居民其實不會選擇有很多流量的套餐,他們會說:‘烏鎮是 WI-FI 全覆蓋的,家裡也有 WI-FI,我們不需要流量套餐。’ 」

「我自己大部分時候下了班都很累,回家就是睡覺。以前景區沒開發的時候,老人們都喜歡去老區逛,我便跟著大家一起去。現在景區對本地人也要收門票,就漸漸不去了,反正也去膩了。如果說互聯網對我現在有什麼影響的話,就是到處都有 WI-FI,跟機場一樣,手機註冊發個驗證碼就 OK。我們看電視電影都在網上。別的好像也沒什麼影響。」

依舊忙碌的景區酒店登記處

除了在旅遊業扶持下吸引了更多遊客和就業之外,互聯網大會還給這個水鄉帶來了新的商機 —— 會展業的發展。在剛剛落下世界互聯網大會帷幕的枕水酒店,又馬不停蹄地迎來了某鋼琴品牌的經銷商會議;一批又一批的遊客和商務人士來了又走,而烏鎮的年輕人卻又好像與這繁華的水鄉若即若離,置身事外。

和其他地方一樣,烏鎮街頭也隨處可見拿著手機上網的年輕人,看上去互聯網與他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他們卻又獨善其身地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上班、休息、娛樂。景區內互聯網大會裡的世界離他們很近,又在牆外看不見、摸不著地離他們很遠。

閱讀原文

微信號:vicechina



同類文章: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