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商品包圍非洲,它們憑什麼賣得這麼火?

如果你親自到非洲去看一看,會驚奇地發現,中國國貨已經包圍非洲,非洲大陸實實在在地被貼滿了 「中國製造」的標誌。

為什麼一些在中國不起眼的商品,在非洲卻賣得這麼火呢?

早上六點

華為手機定好的鬧鐘叫醒了全家。

非洲農村的廣大地區還都沒有通上電,超長待機的華為手機就成為了全家的最愛。一個手機身兼數職,可以當電話,當鬧鐘,當手電,當計算器,當相機。

根據國際數據咨詢公司(IDC)2014年的調查顯示,中國移動設備製造商華為超越蘋果和諾基亞,一躍成為中東和非洲地區第二大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其銷量僅次於三星。

早上八點

全家人聚在一起吃早餐,傳統的皮塔餅旁邊居然放置了一瓶老乾媽。這是在中國留學的兒子剛帶回來的,媽媽還津津樂道:雞油口味的拌飯好吃,而豆豉醬配面食最佳。

有位記者在貴陽機場口岸曾經採訪過一位第一次來中國的非洲客人,問他初來貴州的印象。這位非洲人用非常生硬的漢語但卻異常響亮地說出了三個字:「老乾媽」!

非洲是全球第二大辣椒生產和食用大洲,大部分非洲人偏好辛辣。無論什麼年齡階層,無論什麼消費水平,都把辣椒當做生活必需品。

兒子這次回來,還帶了不少清涼油和風油精,這也讓家人非常高興。在當地,中國的風油精和清涼油被視為珍稀禮品,偶爾得到一盒,一般都要帶回家去送給父母。有時父母也捨不得用,而轉送給他們特別要好的親朋好友,珍貴程度堪比硬通貨。

在蘇丹,人們都知道這兩種家常保健藥的神奇藥用。當酷熱難耐時,用清涼油塗遍全身,便使人頓覺腦清體爽;當夜間受涼引起腹瀉時,摳出半顆黃豆粒大小的清涼油在肚臍上反復摩擦,便能收到立竿見影的止瀉效果;當身上長了癤子時,用清涼油在患處塗抹幾次,幾天後即會消腫止癢;飲茶時,往茶杯裡摻入少量清涼油更是常見的事情。

蘇丹的許多商店都以1美元1盒的高價出售中國的清涼油。幾年前,蘇丹電視台還對中國清涼油和風油精作了專題報導。


上午九點

肯亞第三大城市基蘇木,大街小巷上到處可見自行車。比起很少見到自行車的肯亞首都內羅畢,這裡可稱為「自行車王國」了。

這就是基蘇木的自行車計程車——「包達-包達」。

跟亞洲人比,非洲人普遍個頭高腿長,再加上載客的需要,基蘇木的自行車絕大部分是28、雙梁的重型車。除了很少的當地品牌外,大多數自行車來自中國和印度。特別是中國的老名牌「永久」和「鳳凰」,更是當地人的最愛。

午十一點

站在位於肯亞內羅畢北京路的長城公寓,塔尼亞一邊做飯一邊望著樓下修噴水池的中國工人。回想起20年前擁有的第一套房子,當時所有的材料,包括瓷磚,她都是從義大利買的。

肯亞內羅畢的長城公寓一期

現如今,非洲市場上很多建材、家具都是中國生產的,非洲人更喜歡直接購買這些物美價廉的中國產品。看著屋裡屋外的中國元素,她內心感慨:要不是周圍沒有中國鄰居,她簡直覺得自己身處北京或者任何一個中國城市。

「長城」公寓內的觸摸開關

這幾年,非洲一直是中國第二大海外工程承包市場。南非更是中國在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和最大投資目的地。目前中國在非企業超過2500家,涉及農業、醫療衛生、電信、能源、加工製造、餐飲服務等多個領域。

中國不斷加大對非援助力度,並更多向民生領域傾斜,包括建設農業技術示範中心、職業技術培訓設施、文化設施、氣象設施等。

位於埃塞爾比亞首都的非洲聯盟總部,由中國設計並投資修建。


下午三點

在南非比勒陀利亞以東40多公里的一所中學,初中學生在非洲孔子學院舉辦的漢語課堂上學習拼音。

2015年4月,南非國民教育委員會審議通過相關議案,基礎教育部發布「漢語作為南非學校第二語言教學大綱」,並宣布自2016年開始,中小學生可選修漢語課程,標誌著南非成為非洲第一個以國家法令形式正式將漢語教學納入國民教育體系的國家。

中非交往日益密切,特別是經貿領域交流的不斷深化,激發了非洲人民學習漢語的熱情。漢語不僅是非洲人了解和認識中國的窗口,也成為非洲人謀求發展的重要手段,非洲的漢語熱已勢不可擋。

2005年12月,非洲第一家孔子學院落戶肯亞內羅畢大學。目前非洲有26個國家(地區)開設了31所孔子學院和5個孔子課堂,還有10個國家正在申請開設孔子學院。

下午五點

尼日小夥兒穿著全套印有「中國」字樣的復古運動服穿梭在尼日拉各斯阿拉巴電子市場裡。尼日拉各斯阿拉巴電子市場被譽為「非洲之最」,這裡熱銷著來自中國的各種小家電,能夠滿足這個城市1800萬人口對於日常生活的各種需求。

小夥說,中國商品真的好用,連我自己的家人也在使用。我自己的手機雖然不是中國產的,但是我的移動充電器是中國製造的,又便宜又耐用。

除了尼日,塞內加爾、南非等許多非洲國家的商人都與中國義烏的供貨商保持密切聯繫,從琳瑯滿目的中國商品中挑選最適合非洲市場的產品,他們是中國商品進入非洲的源頭之一。

非洲商人們在義烏購買的商品包括服裝、布匹、廚具、小電器、文體用品、玩具等等,涵蓋了非洲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

2000年,中非貿易額首次突破100億美元;
2009年起,中國連續六年成為非洲最大貿易夥伴國;

2010年起,中國已經在讚比亞、埃及、毛裡求斯、尼日、埃塞俄比亞五國建立了6個經貿合作區;
2014年,中非貿易額超過2200億美元;
截至2015年3月,中國已同47個非洲國家建立經貿聯委會機制,同33個非洲國家簽訂雙邊投資保護協定,同13個非洲國家簽署避免雙重征稅協定。


晚上七點

毛裡求斯正在彩排新年聯歡晚會,毛島人民將非常流行的隊列舞與太極相結合,鏗鏘的節奏、整齊劃一的動作,博得滿堂喝彩。領隊的小夥還參與了另一個壓軸節目——舞龍舞獅,在南半球的夏天裡準備中國冬季的春節活動,小夥子們舞動得大汗淋漓卻激情四射,一招一式,有模有樣,出神入化,行雲流水,令人叫絕。

毛裡求斯是目前唯一一個將春節定為法定假日的非洲國家。截至2015年,中國已在非洲國家設立五個文化中心,分別位於毛里求斯、貝寧、坦桑尼亞、尼日和埃及。

中非之間的友誼源遠流長,從古代的鄭和下西洋,到非洲兄弟幫助新中國恢復聯合國合法席位;從中國援助非洲建設坦讚鐵路、抗擊伊波拉病毒,到如今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中非始終是互惠互利的朋友。大到工業工程小到文化生活,中國元素已經貼滿了非洲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然而,中國和非洲一直以來的親密關係也伴隨著非議。一些西方輿論又開始鼓吹中國正在非洲加速推進「新殖民主義」,想把這裡變為「中國的第二塊大陸」。那麼事實究竟是怎樣的?

中國與非洲合作是為了搶占資源,榨乾就走?

眾所周知,非洲大陸資源豐富,但卻經歷了西方殖民者長時間的侵略與掠奪,成為了「輸血之地」。中國與非洲的合作,究竟是正常貿易還是等同於西方殖民者的瘋狂掠奪,數據說話明明白白:

中國已經連續六年穩居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國,2014年中非貿易額達到2220億美元,是2000年的21倍,增速極快。15年來,中國對非洲直接投資年均增長37%,投資存量超過300億美元,是2000年的60倍以上。在中非經貿合作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合作領域和結構也不斷拓寬和優化,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聚焦非洲市場,工業、金融、旅遊、電信、航空、廣電等行業成為中非經貿合作新的亮點。

南非金山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謝爾頓在受訪時表示,推動非洲的經濟增速很大的一個因素就是來自中國的商品需求,中國推動了對石油、天然氣和其他原材料的需求,對於非洲資源出口型國家的經濟發展產生直接或間接的積極作用。


中國向非洲轉移大量落後產能,要甩包袱?

這種言論讓人啼笑皆非。產能轉移是世界經濟發展中的普遍現象和客觀規律,並非中國人創造的。而且,資金、技術、設備和管理經驗等生產要素通常總是從先發展的國家向後發展的國家進行轉移的。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初,也承接了大量發達經濟體的富餘產能和技術。

具體到中非之間的合作,已從一般貿易逐步向產業對接、產能合作和技術轉移升級,這些已經成為中非合作的新亮點。

換個角度來看,在全球化的今天,非洲企業完全有能力辨別是否適合自身,不會甘心做「冤大頭」的。非洲大部分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水平都相對落後,他們對基礎設施建設所需要的鋼材、水泥、玻璃等需求量巨大。事實上,許多非洲國家和企業制定各種優惠政策,期待能承接這些轉移的產能。

中國只援助不合作,項目自己弄,不帶非洲人玩?

截至今年9月,中國通過援助和融資在非洲已建和在建鐵路5675公里,公路4507公里,中國的相關企業向非洲派出了大量員工。

有個說法是,中國企業在非洲的融入性做得很差,項目一般都是自己弄,不帶非洲人玩。即便在當地招工,也是幹體力活,都是最初級的崗位。

這種說法又是閉門造車了。以正在建設的肯亞蒙內鐵路為例,修路期間,將帶動當地就業3萬人,僅中國路橋在肯亞就有當地員工1萬多人,占員工總人數的90%。

當地員工可不是就「搬搬磚」而已。據介紹,蒙內鐵路第八項目部有當地員工680多人,中國路橋為他們辦夜校、搞培訓,開展技能大賽,提升他們的技術能力,其中不少當地人成為電焊、機械操作、電務通信等領域的行家裡手。

中國在非洲只會修路蓋樓,好處都給政府,民眾不買帳?

有人說,中國在非洲只會修路蓋樓,最後都成了當地政府的政績工程,甚至有些資金還被政府官員貪掉了,老百姓獲益有限。

一個事實是,非洲基礎設施的薄弱,正是影響經濟發展的主要原因。中國有句話,「要想富先修路」,截至今年9月,中國通過援助和融資在非洲已建和在建鐵路5675公里、公路4507公里,極大幫助和改善了當地的交通狀況。以蒙內鐵路為例,它建成後將把肯亞全國各地乃至整個東非地區連接起來,該地區人員、貨物流動成本也將因此大為降低,一定會惠及周邊的民眾。

另一個事實是,中國目前在非洲建設項目中,絕大多數或都是惠及非洲民眾的,既有修路蓋樓,也有建體育場、學校、醫院、飲水供水項目、城市電網,這些都跟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這些帶給民眾的好處也是實實在在的。

另外,在伊波拉肆虐的時候,中國第一時間向塞拉利昂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是第一個為塞拉利昂提供援助的國家。這些例子不勝枚舉,相信非洲民眾也都記在心上。

中國在非洲大搞建設,破壞了環境?

非洲大陸是野生動物的天堂,有媒體說,中國修建的道路和鐵路切斷了野生動物走廊,破壞了棲息地,水電站改變了河流的生物和物理性質。

實際上,非洲許多國家雖然並不富裕,但對環境保護和野生動物保護相當重視,要是破壞了環境,中國企業很難獲得訂單。而中國政府一直非常重視中國企業在非洲開展活動時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在審批項目的時候,凡是可能造成當地污染或公害的項目一律不予批準。

蒙內鐵路途經肯亞著名的察沃國家公園,這裡有大象、獅子、獵豹、羚羊、斑馬等野生動物活動,它們在這裡生存、繁衍、遷徙。在這一路段施工的時候,中方企業想方設法,減小對動物的影響。具體的做法,就是建設專門的「動物通道」,把鐵軌墊高,讓動物能自由通行。考慮長頸鹿的特殊高度,多個通道需要建設到7米以上。中國企業的努力獲得了當地環保部門的認可。

中國在非洲建軍事基地,為軍事擴張做準備?

東非的吉布提最近屢被提起,關於中國將在這裡建設軍事基地的傳言不絕於耳。更有甚者,猜測中國將以這個軍事基地為跳板,為將來搞軍事擴張做準備。

對於這種猜測,國防部最近明確答復:中國和吉布提正就在吉建設保障設施事進行協商,為的是更好地保障中國軍隊執行國際維和、亞丁灣和索馬裡海域護航、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這對於中國軍隊有效履行國際義務,維護國際和地區和平穩定具有積極作用。

對此,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鐘建華更是直截了當地說,「我覺得不值得把它誇大為一個所謂的軍事基地,哪有相互幾個大國把軍事基地建在同一個港口的地方,這叫什麼軍事基地呀,就是一個補給港口。」鐘建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會積極參與非洲的和平安全建設,但絕不會反客為主。

 


關於作者:

作為新主流財經門戶,鳳凰財經感謝您的關注!每個工作日下午5時左右為您推送當日重點財經新聞,祝您財源滾滾,生活滿滿!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