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居在北京的鋼管舞女孩,很多人學舞就為了賺錢。

在北京東三環外一座寫字樓的地下一層裡,一群來自全國各地的女孩在鋼管舞教室裡認真的做練習。
在不少人的印象中,鋼管舞是有色情色彩的舞蹈,在當今社會仍缺乏認同感。

所以,她們中的有些人,不敢告訴家裡,偷偷用自己打工賺來的錢報名學習。其中也不乏有些女孩,是為了能用鋼管舞快速賺到錢而來學習的。

但是,鋼管舞是一種新興的競技項目和健身方式的觀念也在被漸漸普及。

北京,一個鋼管舞培訓班的學員們在老師的演示後,爬管做練習。李白/視覺中國

鋼管舞分為三種:一種是健身鋼管舞,可以起到塑形的作用,主要針對白領、上班族。

一種是表演鋼管舞,在酒吧或者參與一些商演。但是現在一些酒吧的女孩並不是在跳鋼管舞,有些甚至一個技巧都不做,只是拉著鋼管舞走了一圈,拿鋼管做道具,扭動身體,表演色情。所以很多人給鋼管舞貼上了“色情”的標籤,覺得這種就是鋼管舞。

第三種是競技鋼管舞。

“啥時候我也能不疼,看著別人疼,很爽!”來自吉林的月月看到同學被拉筋拉得很痛苦,在旁邊感慨。

她19歲,上完大專來的北京學鋼管舞。上學時邊打工邊賺錢,開始家人不支持學鋼管舞,後來家裡人看了視頻,她學的是競技類的鋼管舞,與色情沒關係,也就接受了。

她說,學成以後想去南方當教練。

學​​員在練習的時候,旁邊要有同學保護,這樣才不會發生危險。

圖上做動作演示的是她們的老師宋瑤,中國鋼管舞國家隊隊員。

她解釋,皮膚淤青和繭子都屬於外傷,最後都會好起來。

但是,內傷才是最嚴重的——肌肉拉傷和筋拉傷。一旦內傷,就要休息好幾個月,但又不能完全休息,只能暫緩運動,平時還需要繼續練,這比傷筋動骨還久,因為是持續性的,會隱隱作痛。

宋瑤坦言,在她最早去跳夜場的時候,跳完就走,沒有遇到過有人調戲我,她歸結為可能是她顏值太低的原因。

現在的學員,如果想去夜場,她會支持。她認為,去酒吧跳能練習技術,為以後比賽不怯場打基礎,但是一定要把鋼管舞是什麼跳出來,不要去磨時間,讓人覺得把鋼管舞給拉低了。圖為宋瑤的課上,學員跟著她熱身。她的課一般學生不敢逃課。

宋瑤很不喜歡有人拿鋼管舞做調侃。她講道:“有一次,朋友帶著出去玩,介紹我的時候,說這是我朋友,鋼管舞教練。對方說,啊?鋼管舞啊,來跳一個唄。現在沒鋼管,那我來當鋼管唄。”圖為上課之前,宋瑤在換衣服。

宋瑤表示,因為鋼管舞在酒吧比較吃香,酒吧每天都會有鋼管舞表演,但並不是每天都有民族舞、有街舞或者瑜伽。所以,不否認很多學員是覺得鋼管舞的工資比較高才來學的。

尤其是一些發達城市,很多女孩學鋼管舞後去酒吧,酒吧的大款比較多,跳鋼管舞又能拿到小費。

跳鋼管舞的女孩手上先是會被反复打磨出水泡,水泡磨破了,才能起繭子。圖為5個女孩展示他們手上的繭子。

這些學員大多住在東三環外​​教室不遠的宿舍,一個房子住七八個人左右。房租在人民幣800-1200元之間。圖為早上10點半,學員們陸續起床,第一節課是在中午12點。很多學員報的是一年期限的集訓班,一周只休息一天。

“我是個單親媽媽,孩子7個月大,剛斷奶時,我就開始學鋼管舞了。”這位學員是有鋼管舞基礎,來北京進修的。

她25歲,在東莞的夜場跳鋼管舞,同時也開了個鋼管舞培訓班,據她說,在酒吧跳好了能招攬學員,下場後會有人來找她學。

因為是在東莞,她說她的學員中很多不是真正的來學鋼管舞技巧的,就是來學著玩的。

宋瑤現在仍然單身。親戚朋友總是催她,說她還在外面混,不結婚,也沒有啥名堂。

宋瑤每年回去都找些說辭給他們洗腦。但這兩年她的事業做起來了,親戚們就婉轉的勸她,說:“空了還是要把對像這個事落實了。”圖為宋瑤住的房子裡有兩隻貓作伴。

她們都是宋瑤的學生。宋瑤2010年從四川來到北京學習鋼管舞,剛開始經驗不足,窮了好一段時間才找到后海的一個能演出的酒吧場子。

那個老闆人好,在那裡跳了十個月,讓她可以維持生活,並且有了開培訓班的啟動資金。幾年間,她的學生就有上千名,她的培訓班現在每個月的支出就七八萬元。

圖為宋瑤剛從家出來去上課。她租的房子每月人民幣7000元。

開了鋼管舞培訓學校後,孟孟一家的生活變得好了起來。媽媽說:“沒學鋼管舞之前,帶孩子出去玩,買什麼東西都要精打細算,現在也不是說能賺多少錢,但是不用太去介意,以前很算計很算計的。”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