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臉譜:電商蓬勃發展的時代,中國90後的快遞員。


來源:中國網攝影:中國網記者鄭亮
都市裡的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壓力越來越大,很多時候繁忙的工作讓我們沒有了逛街購物的時間,電商在我們生活當中則變得越來越重要。
我們不再花上半天時間逛街,而是用滑鼠在網頁間瀏覽我們需要的商品,櫃檯後面的服務員被嘴裡一口一個「親」的客服所取代。
忘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多出來的一些如「雙十一」這樣的購物節,讓我們如臨大敵般午夜堅守。
正是因為如此,有這樣一群人離我們的​​生活越來越近,他們每天都會出現在他們負責的片區,他們會在大包小盒中等待著你來把商品拿走,他們就是所有電商方便我們生活的最根本一環——快遞員。

不管刮風下雨或是酷暑嚴寒,只要我們點擊那些​​頁面上的“購買”按鈕,我們都會很快看到他們,看到他們微笑著將貨品交到每個人手中。
快遞員小侯,一個93年出生的帥氣的小伙子,從事快遞行業已經兩年的“老員工”,偶然的機會讓我們的鏡頭可以深入到他的工作中,完整的看到了他們這個永遠“在路上”的工作。
走出宿舍簡陋的小屋,吃完簡單的早餐,小侯正式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站點的貨車已經開始有序的卸貨了,他認真的找著屬於自己管轄範圍的快遞貨品,然後裝到自己的“裝甲車”裡面。
小侯一共負責4-5個大的片區,一天至少也要有一百多件大大小小的商品要派送,遇到一些大公司的區域,他就在路邊等著客戶下來,而到了散戶比較多的寫字樓,他則需要一件件的給客戶送到門口,即便是一件幾十斤的商品也是如此。

“每天這樣累麼?”
“已經都習慣了,沒事兒”小伙子就回答了這麼一句,然後飛一樣的奔向客戶家。
為了趕時間,如果是同一個樓裡的快件,只要不是樓層相差太多,通常他都會選擇從樓梯上上下下。
在一般人的眼中看到快遞員帶著一車一車的貨物來來去去,似乎他們也變成了一個高收入人群,好像很輕鬆就月薪過萬超白領了。
當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小侯笑著說:“我現在業務好的話一個月大概7千多,但是我也是從三千塊錢一個月幹過來的。”他告訴我們說,其實快遞員送一個件的提成非常少,更多的收入來源是發件。
為了能夠有固定的客源小侯有著自己的一套“推銷”方式,除了正常送件時候順便遞張名片,他還有自己的二維碼,當客戶通過微信叫他來收件的時候,他會給客戶減一些快遞費。這樣“立等可取”的優惠方式讓他有了不少長期的客戶,每個月基本上他都是所在網點收件最多的一個人。

不到早晨7點,小侯就已經開始洗漱準備一天的工作。
“做快遞這些年,你丟過件麼?”
面對這樣的問題,小侯一臉自豪的說:“我就丟過一回,還是個小件兒,不小心讓我掉到電梯裡了,然後沒辦法只能自己賠了。”然後,他好像想到了什麼,頓了頓告訴我們,其實快遞這個行業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容易掙錢,很多人乾了幾個月還是沒辦法找到門路。
除了丟件要賠償,更多的時候是因為沒有客戶,收入也上不去。而且開始片區都是指派,有些人累得不行還是掙不到錢只能放棄,而自己算是比較幸運的,能一直這麼順順利利的干著。
不過,年少成熟的小侯對未來有著自己的規劃,“快遞員這個行業其實沒什麼晉升的機會,也就是你管理的片區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一個主管,也就這樣了。所以,我趁著年輕多幹幹,以後要考慮別的出路。”

公司為快遞員提供了簡陋的宿舍,像在雙十一這樣的日子前後,小侯都會選擇住在這裡,而平時他則會住到自己租住的房子裡面。
每年到了各種電商大比拼的日子也是快遞員最忙碌的時候,提到“雙十一”這樣的“節日”,小侯笑了笑,“一般這樣的日子我們都忙得不行,這也沒辦法,最長的時候我們要到晚上12點才能收工下班。
有時候忙了一天回家倒頭就能睡著。”本以為他會繼續抱怨什麼,結果小伙子緊接著跟了一句“不過這樣也挺好,多來點這樣的日子,我們還能多掙點。”
結束一天工作的小侯臉上帶著微笑,似乎看不出太多疲憊的感覺。其實不管是平常的日子也好,還是像“雙十一”這樣瘋狂的日子也罷,千千萬萬像小侯這樣的普通快遞員都一刻不停地在路上工作著。
也許有一天,你打開門的一瞬間,就會看到他那張不知疲憊的笑臉,和那句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您好,這是您的快遞,請查收。”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