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GDP飆到世界第二的那一年,華為駐非洲人員寫下「從非洲看中國,更真實」。

八妹說

2008-2009年間,本文作者徐廷芳,以華為市場人員的身份常駐非洲,經過一段艱苦和新奇兼備的歲月,他最直觀地感受到了非洲的人文氛圍和經濟環境。

此文是他寫在中國GDP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時的一篇文章,一篇站在非洲看中國,看清許多真實,看出很多深思的文章,推薦閱讀。

文:徐廷芳

2010年8月,從非洲回國整一年。一個話題在街頭巷尾熱議—-「中國GDP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由再次勾起在非洲時的一些感受。 

 

當兩年前剛踏上非洲大陸時,一個類似的話題也正在熱議中:「中國GDP超越德國,成為全球第三」。此情此景,不由讓人話說從頭。 

China你好!

平生第一次來到這塊神奇而陌生的土地,一切都那麼新鮮,尤其有感於當地人的熱情友好。雖是相逢陌生,但每每老遠就笑瞇瞇的招呼。只是開頭往往會先問我是日本人、韓國人還是中國人。當得知我來自中國後,便總是不約而同的豎起大拇指說:

「你好!My friend。」

雖然在他們可能只是禮貌,但對我來說還是非常受用的。既因為他們豎立的大拇指而感到自豪,也為他們的友好而感動。

或許他們是由衷的讚佩大陸的日益強大,或許是出於源遠流長的傳統友誼。很多年來我就知道,亞非拉是一家,都是第三世界的患難兄弟,當年就是這些窮兄弟把我們抬進聯合國的。我也知道,自毛澤東時代開始,我們就無私的支持他們民族獨立、援助他們建設家園(比如著名的坦讚鐵路)。深厚的歷史沉淀,讓初來乍到的我感受到一種兄弟般的熱情。

但不久我開始疑惑,為什麼他們總會先問我是哪國人,難道他們也對日本人有什麼情結?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每次問起時都是先日韓後中國呢?

China功夫!

時間久了招呼多了,發現他們還普遍懂得另一個中國詞匯:「功夫」。

打招呼時,他們說「Chinese功夫」的概率幾乎和「Chinese 你好」持平。當然,當說功夫時,他們也會毫無例外對我豎起大拇指,這同樣讓我極其受用。

但慢慢的,這種受用的感覺開始微妙起來。

因為我不幸的發現,對於絕大多數的當地人來說,提起中國的第一反應就是功夫,好像中國只有功夫,除此以外就再沒有其他東西能拿得出手似的。

當地的年輕人,對中國的悠久歷史、璀璨文明、偉大的革命、蓬勃的建設、奪目的成就等一概不予知,對毛澤東、鄧小平等老一輩主管人,對章子怡、李宇春等上過美國《時代》封面的新明星都沒任何概念。對於他們來說,好像提起中國事就只有功夫,提起中國人就只有「BJJ」了,即:BRUCE LEE(李小龍)、JACKE CHAN(成龍)、JET LEE(李連杰)。

某次,我讓司機Samuel帶我去當地的跳蚤市場買影碟。一條街都是賣盜版碟的,門面很多,貨物也是琳瑯滿目。但遺憾的發現,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歐美大片,中國電影除了黃飛鴻就是方世玉,除了成龍就是李小龍。偶見一部文藝片,還是陳凱歌八十年代的成名作《黃土地》,封面上一個陜北老農蹲在龜裂的黃土地上抽大煙袋,旁邊蹲著一個身著補丁衣服的丫頭,一個眼神空洞,另一個則眼神絕望。

不可否認,人們對外國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通過電影等媒介而形成的。我們自己對美國的印象,不是很多都來源於好萊塢大片嗎?因此不無遺憾的發現,很多當地人對中國的印象,其實就是「功夫」加「黃土地」。四五年前,當我們同事去尼日拓展市場時,人家移民局都格外不歡迎,說我們是第三世界窮國家的人,是去他們那裡淘金的。在這裡,我直接感受到西方文明的壓倒性的優勢,也直接感受到中國印象的單薄和卑微。

或許有人會對「友邦」發出「驚詫論」:他們難道對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點都不了解嗎?

別急,他們對此也有了解,並還有幾成共識的評價。

China fake!

客戶的機房起火,把購置的2千萬美金的愛立信設備燒得一乾二淨,這對於一個非洲小國來說,真是天大的損失。我們決定抓住這個機會,免費送他們等金額同功能的設備,借以做到無相關市場的戰略突破。我領命直接去與客戶談判。

這是一家總部設在歐洲的國際集團公司,這裡是其子公司之一,管理層團隊基本上都是拉美派來的白人。

對於我的合作建議,拉美白人不屑一顧。雖經一個多月的反復溝通,他們還是堅持傾向於再花2千萬美金重新購買愛立信的設備。在他們看來,中國根本就沒有能力造出令人信服的高科技產品來。

客戶的態度讓我很鬱悶,好歹我所在的華為公司還是大陸高科技的旗艦,也是覆蓋全球市場的業界巨頭。而且2008年已經超越北電、摩托羅拉等躋身全球通信設備製造商的前三名了。

見我鬱悶,Samuel便驅車帶我去大西洋岸邊兜風。

海風濕潤而清爽,很快便吹散愁緒,我愜意的玩起三寨手機來。MP3、收音機、電視、錄音、電子詞典等等,強大的功能炫目的花樣搞得Samuel羨慕不已,讚嘆我們中國人真是聰明,什麼都做得出來,而他的同胞們還在路邊用斧頭鋸子弄木頭,真是判若天淵。

感嘆完後,他要我送他個手機。當地人慣於要小費或者小東西,我見慣不怪所以就應允了。但意外的是,他不要剛才還讚不絕口的山寨機,卻指定就要我的另一個諾基亞手機。這個手機是我出國前買來作備用機的。價格僅兩百元左右,不僅樣式很老很土,而且功能簡單得只能通話和簡訊,還是黑白屏的,我平時都懶得用。但他就要這個。

我很納悶,要他說個所以然。他就說那個山寨機雖然功能多,花哨好看,但不經用,很快就壞了,是「fake」。而諾基亞的是正品,質量紮實。似乎還怕我不信服,又舉例說他身上的襯衫,腳下的拖鞋,家裡的水桶等,都是「Made in China」,但都很容易壞。因此他家裡貴重一點的東西都不肯買中國產的。

他的話讓我沉思。今年來,中國最流行的詞,除了「囧」就是「山寨」了。老百姓一度對之喜聞樂見,甚至不少人還以此為榮,覺得這是「中國製造」用小米步槍打敗西方的飛機大炮的秘訣所在,是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我曾一度在想「山寨」一詞該如何翻譯,也許Samuel的話就是最精當的註解吧,因為Fake就意味著偽造、捏造、冒充、劣質等。

我又想起,在客戶的機房裡,高端的交換機、路由器、服務器等設備基本上清一色是愛立信、思科的貨,我們只能在低端有所作為。而且性能一直不太穩定,總是在升級,總是出故障,一個龐大的售後維護團隊川流不息的服侍著。而愛立信、思科的設備賣進來後,常常一年半載也看不到他們維護人員一面,因為根本就沒有他們出現的必要,設備靜靜的躺著,穩健的運行著,一點不折騰,一點不鬧心。也難怪我們白送人家都不肯要了。

一路無語驅車返回。首都主幹道兩邊,國際知名品牌的廣告不斷閃過,「海爾」是僅有的一家躋身其中的中國品牌。半路上停車買飲料喝,好不容易找到了唯一一款中國貨—-紅牛,我毫不猶豫便買了。而Samuel要了瓶可口可樂,比我更毫不猶豫。

後來調到另一個國家,也不斷聽人以「fake」來形容中國產品。看來山寨路線就象練「七傷拳」一樣,雖然出功夫快,威力大,但對長期的品牌建設不僅力不從心,而且還反戕自身。

如果連地球上最落後的地方都如此看待,那中國製造的前面真還道阻且長啊。

China free!

不久,北京奧運會開始了。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麼響亮。歌唱我們親愛的祖國,從今走向繁榮富強……」隨著林妙可的領唱,戰鬥在海外的遊子們不由自主的站立起來一起唱。聲音越來越高亢,感情越來越投入,有人開始眼圈發紅,然後有女生的啜泣輕輕傳來。這濃烈的情緒一直貫穿整個開幕式始終,我們為所展現的祖國形象而自豪,掌聲和喝彩此起彼伏。

只有離開祖國母親的懷抱,才對祖國的形象和強大會有那麼深刻的感受和迫切的呼喚。

當然也不是沒有遺憾,比如正在精彩之處時,導播居然把鏡頭切換到主管身上,一人給了好幾秒鐘的特寫,搞得這全球矚目的開幕式居然平添了些許新聞聯播的色彩。

又如,領唱的林妙可從此居然就紅了,在她本該好好讀書而不該紅的時候紅了。一個剛剛9歲的孩子,就因為唱了一首歌,便成了超「超女」了。

而開幕式的精彩,不由讓人想到此前剛剛全球熱播的《功夫熊貓》、《美麗中國》(BBC攝制紀錄片)來,同樣的中國元素,同樣的大好河山,我們自己卻一直做不出文化精品來。是缺乏做精品的能力嗎,還是缺乏做精品的心啊?

當然,這些遺憾絲毫不影響我們的自豪。改日,我再次踏入客戶辦公室,自信而從容。這次,幾位拉美白人都一改以往居高臨下的態度,明顯的對我尊重友好起來。談起開幕式,一個個由衷的讚嘆道,真沒想到中國居然已經如此強大,讓他們心中起了翻天覆地的震撼。

客戶的話啟發了我,我決定用「新絲綢之路」的策略來拓展,就是讓客戶先改變對國家的印象,然後再接納公司的產品。於是我馬上刻錄了大量開幕式的光盤送給所有重要客戶。不久,客戶主動提起那2千萬設備的事情,表示準備和我們合作。

但不幸的是,「三鹿奶粉」之事突然爆發,日、美牽頭抵制中國產品,不少國家的商場裡貼出「China free」(產品跟中國無關:無論原料、加工還是包裝,都沒有從中國來的)的標示。

當再次與客戶見面時,對方不斷問起同一個問題,「聽說你們政府用毒奶粉喂孩子?」我趕緊盡力解釋,雖然英文不太流利,但關係國家形象時自然義不容辭。等我面紅耳赤的解釋完,對方笑笑也不置可否。後來再提那2千萬設備的事情,對方還是笑笑不置可否。

是啊,虎毒還不傷子,如果中國人都能用毒奶粉來喂自己的孩子,人家完全有理由擔心,我們的設備裡萬一埋有不定時炸彈呢。看起來只是一個奶粉的事情,但卻影響著國家形象,影響整個中國製造的形象。最終,客戶還是花了2千萬重新購買了愛立信的設備。

不久後,我調往另一個國家,看到了另一個角度的中國印象。

China NO.1!

Ahim是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在我部門實習。跟我一起跑久了,談起話來沒有顧忌。 

我問他對亞洲國家的印象,他直言不諱的說日本第一,韓國第二,對中國居然不提,絲毫不給我面子。當我直接問起對中國的印象,他才象突然想起一樣,「哦,中國也不錯」。

我有所不快,就提醒他注意現在全世界人民都在使用中國生產的東西。他不以為然的表示,雖然我所言非虛,但都是些低廉劣質的東西。我更不爽,正告他中國也能造出很好的高科技,比如我們華為公司的產品。

他嘻嘻的笑道,那都是「fake」,是你們抄襲別人的,亞洲國家只有日本、韓國能自己獨立創造。我生氣的正告道,華為連續幾年的專利申請量都是全球業界第一。他充耳不聞,轉而質問我,人家日本有SONY,韓國有SAMSUNG(三星),你們中國有什麼?我一時語塞。

是啊,雖然這幾年來,我們有中石油、中移動、工商銀行等500強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但確實拿不出一個在國際上響當當的名牌來啊。而且在崇尚企業家精神的西方人看來,我們的有些500強只不過是政府下屬的一個經濟實體罷了,根本無法讓人真正的尊重。

不得已,我轉移話題,從歷史談起。告訴他日、韓歷史上從來都是中國的學生,只是近代才情況稍改,但是中國一定會很快超越他們成為亞洲乃至全球的NO.1,讓他拭目以待。他撇了撇嘴唇道,「of course!」然後說他也相信能看到中國成為NO.1的那一天,因為他堅信自己能活到150歲。

他這種彎酸的諷刺固然讓人生氣,但其態度卻並不僅是個例。

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陌生人和我招呼時,總會先問我是不是日本人、韓國人了。

不日,因為按錯電梯,我們幾個同事下到辦公樓的另一層樓裡。意外發現,電梯口的報刊架上有本法國期刊,其封面居然是毛主席在天安門上的頭像,但眼睛部分做了惡意處理,一隻眼睛眼皮耷拉地閉著,另一隻眼睛被一根火柴棒撐開茫然的看著前方。其諷刺中國人一貫絕視塞聽固步自封的寓意昭然若揭。

看到此畫,有外國人哈哈大笑,而我們則義憤填膺,一個兄弟沖上去就把該封面撕了,然後和保安發生了嚴重的肢體衝突。

看來要徹底改變外人心中的國家形象,光有GDP和外匯儲備的增長數字是不行的,還要有過硬的紮紮實實讓人信服的品牌。品牌就是國家的名片,就是中國人的臉。

但歸根結底,還是要足夠強大。否則,人家連了解你的興趣都沒有。就象柳傳志所說的,當你把自己鍛煉成火雞那麼大時,其它小雞才會承認你有點大;但只有你成長成鴕鳥那麼大時,其他的雞才會心服口服,才會徹底改變對你的看法。

那麼,現在的中國,是火雞那麼大了,還是鴕鳥那麼大了呢?事實上是,甚至連非洲人都沒有心服口服。

China弱夫?

滄海桑田到今天,或許我們再也不是李鴻章淚濺龍旗於甲午時、不是梁啟超痛心疾首呼喚少年中國時、不是孫中山痛感中國一盤散沙時、不是魯迅先生決定拿起另一把手術刀來醫治國民性之時,舊中國的那一切似乎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我們也再也不是「病夫」了。但是,我們是否已經成了真正的強者了呢?

都說強國必先強種,一國之強弱完全根植於國民之強弱。對此,有幾件事讓我難以釋懷。

在我工作過的兩個國家的代表處裡,都發現一個共同現象,就是外籍員工(包括當地黑人與西方白人)基本上沒有戴眼鏡的,而中方員工基本上沒有不戴眼鏡的。外方普遍強壯而有力,中方則基本上都斯文而孱弱。就連同樣矮小的韓國人,也顯得結實精壯得多。

周末,我們常常去大學校園裡打籃球。在球場上,我們根本無法和肌肉發達個子高大的當地男生分庭抗禮,一般都是各玩各的。終於有一次,我們和該校女校隊邂逅,於是進行了一場友誼賽。上半場上還能勢均力敵,但下半場時體力急劇下降,一直被對方壓著打,場面很是難堪。別忘了,我們可全是二三十出頭的男生,而對方全是女流之輩啊。

無獨有偶,還是籃球賽。我回國探親時,村裡搞了場比賽,二三十歲的年輕人組被四五十歲的中年組打得落花流水,還是體力跟不上。

不久,「十五年的較量」再度引起關注。1993年,《夏令營中的較量》震撼了中國教育界。在那場較量中,無論是體質還是精神意志,中國孩子都輸給了日本孩子。15年過去了,通過中日韓美四國高中生比較,發現許多問題反而較當年更加嚴重,不僅在體力上,尤其在精神意志上。而這15年來,從「80後」到「90後」,中日青少年有過許多次「較量」,但我方始終未走出「失敗」的陰影。

雖然我們在奧運會金獎牌榜上的排名那麼可觀,但青少年狀態如此,大陸能言強乎?

溫文而軟好欺負,曾經是我們留給西方白人一百多年的印象,現在,不幸讓遠遠落後於我們的黑人也有了深深同感。不知什麼時候,他們都知道欺負中國人沒後顧之憂,往往風險很低,獲利卻甚豐,是一本萬利的買賣。於是,不僅劫匪愛搶劫或綁架中國人,就連官方也經常敲竹杠。

隔不久,就會突然襲擊我們集體租住的別墅公寓,以查簽證為名把所有人拉到移民局去,不管有無簽證以及是否過期,最後都要拿錢去贖人。尤其奧運會前夕國內清理黑人簽證,不少國家都進行了報復似的處罰。而我們也只有老老實實的反復去交罰金或贖金,總是一副忍辱負重顧全大局的樣子。

每當我們同胞進出飛機場時,從門口保安、安檢、托運行李處,到查驗簽證的移民局官員,都公開的要我們孝敬小費或東西。尤其在離開非洲回國的那一次,被移民局的官員直接敲了100多美金,大有「此路是我開,留下買路財」之勢。

一度,我還以為這是當地風俗使然。但有幾次,當我被阻攔盤剝時,卻發現不斷有白人從旁邊昂首挺胸的經過,黑人卻都點頭哈腰的極其禮貌,沒一人敢開口強要東西。我才意識到,這其實更是民族心理優勢的問題。

因為西方人殖民了他們幾百年,因此直到現在都還心虛氣短。而對我們之所以如此猖狂,歸根結底還是我們的國家印象讓人如此,和政府的表現也不無關係。

國家名片,是由軍事硬實力、文化軟實力、工業產品、商業品牌、國民言行、政府表現等綜合鑄造的。有時候,我們格外盼望能聽到娘家政府在國際上發出強硬的聲音,但聽到最多的,仍然還是「深表遺憾」、「密切關注」,最多不過「嚴重抗議」罷了。

坐在歸國的飛機上,想起這一切,想起一代又一代的「陳真」還在螢幕上揮舞著拳頭義正詞嚴的吼道,「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不由感到自欺欺人的好笑。這鋒利的拳頭,這玄乎的Chinese 功夫,這遍布全球的「中國製造」,以及這日益上升的GDP排名,都無法使中國成為真正的強者。

強國必須先強種,只有民強才能做到國強。大不等於強,富有時候只是意味著肥,鴉片戰爭時,大陸的GDP還是世界第一呢。必須強壯又必要的強硬才是真的強大。剛自為柱,柔自為束,當我們徹底改變了這積文積弱好欺負的形象,才有資格言強大。

China希望!

杜拜轉機,遇到一夥農民工,扁擔挑著編織袋,在候機廳裡焦急萬分的亂轉。我見狀急忙上去招呼,得知是某工程公司外派去非洲做勞務的,剛從北京過來,因為都不懂英語,現在不知道如何轉機了。弄明原委後,我趕緊把他們送到目的所在的候機廳。

其實每次杜拜轉機,我都能遇到類似的同胞。看著這些扛著扁擔下西洋的父兄們,我想起了剛剛去世的同事禚佳春。他和我一樣,也是戰鬥在海外的普通一兵,只是因為所乘的法航飛機失事,離家的腳步便永遠定格在27歲了。

當事情發生後,有人向我們華為人表示敬意,說為了華為的騰飛,幾乎每天都有華為兒女在天上飛。其實,我覺得更確切的說,應該是向我們的同胞致敬,為了祖國的復興,每天有那麼多的優秀兒女在上天入地打拼世界。

我突然有種深深的感動,並因感動而生豪邁和自信。「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澤…與子偕作……」。因了這麼多奮發進取的同胞,因了一代又一代的奮鬥和犧牲,中國一定會強大的!一定會讓整個世界刮目相看肅然起敬!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杜拜至香港的飛機上。恰逢早晨,天光初開,窗外雲海翻卷,恰如江山奔騰,層層盡染,分外壯麗,不由久久神馳。

心中有個聲音突然響起,牽出了一串百多年前的痛句,「勞勞車馬未離鞍,臨事方知一死難。三百年來傷國步,八千里外吊民殘。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寰海塵氛紛未已, 諸 君莫作等閒看。」歲往星馳,世賦新篇,而今民族中興在即,萬事待舉,責在匹夫我輩。心潮起伏,遂湊句次韻以和故老:

國步蒼莽又百年,於今猶思鼎興難。病老涕淚嗟後士,狼孫肝膽報前賢。何惜萬死春秋事,敢擎只手星月天。四海紅日九州血,一闕風雲等閒看。

落花時節,恰歸國一年。中國GDP進一步超越日本,一舉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與此同時,華為也已成為全球業界第二強。振奮之餘,不由再度勾起昔日所見所想。不知何言,遂有上述。

言不盡意,復向我的「少年中國」 再進一語:紅日初升,其道大光。任重道遠,山高水長!


關於作者【徐廷芳】

徐廷芳:北京大學法律碩士,現任福田清潔能源有限公司總裁,公益組織「一啟小飯桌」創始人兼職業發展研究會會長。

閱讀原文


關於作者:

田潔,金融八卦女,金融分析師。

微信號:jinrongbaguanv



瞭解中國?從看新聞開始!
》》進入新聞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