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有一萬個女孩沉淪的山西許西村,為什麼被形容為比香港更繁華的地方?

這裡是一個震驚中華、享譽海外的大學生同居村。

許西村深入山西大學腹地,是全世界唯一一個三面被大學包圍的城中村。

支持它經濟的、包圍它的山西大學,還有不遠處的財經大學,以及周邊的無數個三本專科技校。

學校被它完美地剖成兩半,右面是理科,學生唯一的樂趣是打乒乓球,左面是文科,唯一的樂趣是洗衣服。

許西的東村口,正對百年大學的圖書館。每一個剛來山西大學的大一新生,都會聽到班主任反覆囑咐他們千萬不要去許西村。

不過這說明不了什麼問題,一個許西村養活了整個學校的社團。不少老板甚至直接在門口貼出「不拉贊助」的告示。

走過屬於大學的靜謐之後,穿過一個像是陰道一樣的黑暗狹小的入口…

屬於另一個世界、光怪陸離的景象,突然撲面而來。


兩旁的地攤兒和小館子擠壓著不足兩米的磚路,向前延伸出去兩百多米。

每個老板都在擔心自己的廉價LED廣告的位置不夠高,努力地擺在更顯眼的位置。

不過,往往能占據至高點的都是小旅館和成人用品。這些層層疊疊的發光廣告牌,就是被不遠處學校所排斥的全部生活氣息。

很多人說它是小香港,然而只有和它息息相關的人才知道,它有一種香港比擬不了的繁華。

這個狹小的路口,每天都要承擔十萬的人流量。

許西這條街,充滿了愛情。

誰也記不起,是誰第一個搬出學校住進許西村的,誰也記不起,是誰家第一個租房子給大學生的。

這是每個山大男人戰鬥過的地方,許西每年有上萬女孩在此失身。

旅館的入口,可能出現在任何地方,飯店、商鋪、網吧、撞球廳的深處,都可能隱藏著「住宿登記」。

辦理入住的體驗,有點像是給飯卡充錢,隔著狹小的窗戶把錢和各類證件,遞給窗口裡面擺著一張臭臉的大哥。遇到周末什麼的,窗口也會排起長隊。

很多年後,那些懷著忐忑心情把錢往裡遞的學生才知道,不論旅館大哥還是食堂大嬸,都是許西村的村民。

房間的條件固然很差,不過大多數情況下,愛情只需要是一個做活塞運動時的支撐點。

不過對於隔音的問題,反正隔壁也都是在浪叫,大家互相廉價的傾聽著,也別有一番趣味。

許西村的相關論壇裡面,永遠置頂著「許西村黑心旅館曝光名單」。


為了支持整個震動整個村子夜晚的愛情,不大的許西村擁擠著十幾家打胎的黑診所。一家計生用品店在門上還張貼著「無痛人流」四個大字,廣告很直白,直接就寫著賣性藥,甚至還可以送貨上門。


這裡的麵筋產業,還分成「五塊五串黨「和「五塊六串黨」,看似細小的差別,卻能引起山西大學內部如同豆腐腦鹹甜黨爭一樣的爭端。

許西村大概有157家烤筋的攤兒,如果你找山大的一個女孩,她會告訴你每家筋的區別是什麼,甚至你可以拿著筋在前面30米的玩具店裡領取兩個髮夾。在這裡筋攤也是有競爭的。

以下影片是,一個大哥為了讓自己的烤串生意,打出免費代打「節奏大師」的招牌。一手烤串、一手打遊戲,比他分高的還能免單。

髒攤是一種情懷,但是許西的小吃攤從來沒有瑪莎拉蒂停過來,這裡真的很髒,學生真的很窮,就像我們每個人的小時候,那會兒我們真的很喜歡髒。

在這裡開攤兒,你從來不需要營業執照,你只需要把自己的攤兒支起來,過一會兒自然有人過來收錢。


像是全中國所有的城中村一樣,這裡也暗娼遍布。

一個剛畢業的女大學生,如果面試的時候被得知住在許西,那麼不論應聘什麼工作,最後一定會被到公關部,坐在新工位的第一天,會有主管拍拍她的肩膀滿意的一笑。

然而,山大女生都逃不過住許西的命運。

總有人會覺得這裡不好,計程車司機從來不會把人拉到村子裡面。他們知道只要進了村子乘客就絕對不會給錢了。

曾經有個大哥在自己燒烤攤上喊了一句「這是誰的車給挪一挪。」然後就被一陣暴打。

千奇百怪,所以有人說「我連在許西都能迷路,我能壞到哪兒去?」

學校曾經試過無數種方法,不讓學生進入這裡。有次加了欄桿,當天就有無數學生翻越。記錄最高的是有一次直接用牆把路口砌住,牆修好的第二天晚上就被村民鑿穿。

現在在用的方法是,因為村口離學校的大門口很近,所以乾脆封鎖了大門口來強行降低村東口的地理地位。

對於這裡的大學生而言,這裡由貧窮擠壓而成的繁華,總能把他們對髒亂差和喧囂的忍受能力,很早就提高到一個客觀的高度。這也成為他們學校和社會之間最大的中間帶。

不過,不論如何,他們再也找不到一個比許西村更像社會的地方。

閱讀原文

微信號:zailushangzazhi



同類文章:

給你今日中國各大媒體的重點新聞!
》》進入新聞專區